刷宝下载短视频app

      孷沈十一换乘三次车才回到江城,벼虽说身体伤势不重,但稳쵊妥起见,还是去医院看了看。

      左腿右臂有轻微的骨折,还有一些部位软组织挫伤,在医院住了一周,身体恢复的基本没问题了,就回到别墅静养。

      静菴养期间,买了一部手机,又把手机卡和银行卡都补办下来。

      这天傍晚,ᬸ沈十一正在逗弄小白,就是那只小猫。小家伙长得还挺快的,体型翻了一搉倍多。

      赵梑成器从外边回来了,搬着个大箱子,说道:“老沈,今天店里来个人,说是祝贺你早日康复,这箱子둠东西是送给你的。”

      等赵成器把箱子放앞下,沈十一问道:“谁送的?”穎

      赵成器回道:“不认识,问是谁,对方没说。只说遵照老묱板命令行事,还说,你一看里边的욠东西就明白᥁了。”

      沈十一这桅阶段,차夜以继日的修炼长生功,ꡟ身体早已恢复如初了。

      ɍ至于静止的那种感觉,他也摸出了规律。那就是在晚上十一点到一点,也就是子时的时候。只要他运转长生功心法,就会产生或多或少的清浊气息。

      长生功因此在前些日子顺利进阶到了第二层,这也是身体恢复如此迅速的原因鑟。

      䙜 放下手里的小白,沈十一找出剪刀剪开纸箱,里边有泡沫包裹的一只瓶子,看样子是个古董。

      整个瓶子拿出来一看,沈十一愣住了。찗这就是当初锦盛珠宝拍卖的那件⯭赝品青花如意瓶啊,怎么会有人送这种东西给自己。

      难道是苏锦年送的?不应该穹啊,有这东西不如蕼卖钱呢! 䥡

      难道是...?

      沈十一把瓶子放在茶几上,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想了想,问旁边的赵成器:“对方还说什么了吗?什么话都算”춲

      赵成器回忆着说道:“对方总共也没说几句话,我想想啊,哦,想起来了,对方쇿说让你开车注듺意⺽安全,尤其是下雨天走下坡路。”

      听到这句话沈十一脸色一变,赵成器忙问:“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ཀྵ”

      沈十一平复了一下心情,畟说道:“没什么”接着转移话题问道:“今天店里怎么样?”

      赵成器说道:“不怎么好,没샜有生意,一周时间就卖出去一件手镯。”

      沈十一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厼旁边的小白一下窜上沈十一的腿上,趴了下来。

      赵成器问道:⸭“晚上吃什么?我下厨。”

      ࡪ 沈十一说籏道:“你自己吃ﱀ吧,我不饿。”接着调笑道:“怎么,今天赵蕾没约你出去吗?”

      ࢚ 赵成器一边往楼上走,一边摆了摆手。他和赵蕾偶尔会去外边住一宿,一直没搬出去,是因为两个人觉鶴得没有必要时时刻刻的在一起。

      而쳵且귲他俩都打算好了,等到年后,钱攒的差不多了,就直接买个房子。然❁后准备结婚,算是一步到位。 ﲣ

      ⥧鹦等赵成器上楼了,沈十一重新望㕽向茶几上的青花如意瓶,心里有一种难以言明的感ꮑ觉。

      这些日子他一直在想最近发生的一连串텭的事,自己开店先是有人泼油漆,然后又有人来售卖翡翠原鴏石,接着就是出车祸坠下山崖。袨

      夏辉的电话变成了空号,还是在自己出车祸那天,这让沈十一更倾向于发生车祸并不是ⲩ意外的判断。极有可能是有人故意撞自己,起码夏辉逃脱不了干系。

      今天又收到了这只赝品青花如意瓶,听赵橢成器复述,对方话里话外的意反思不加掩饰的提起雨天늧的车祸。其中下坡这一信息,沈十一没和别人提过,对谁都只是说雨天懱路滑不小心滚落山崖。ၢ

      现在一切都清晰了,自己被撞绝不是意外,而且和造假团伙有关。对方送来这个瓶子,明显有恃无恐,并且威胁意味十足。

      蚝 沈十一没想到对方下手会这ṥ么狠,简直就是想要他的命。也是啊,断人财路如窨杀人父母,这东西一件能卖大几千万,上亿都有可能。

      칙 估计出了锦ꢗ盛珠宝那件事,这帮人想在江城继续做赝品买卖是很费劲了,甚至茮极有可能被顺藤摸瓜,而后一网打ࣚ尽。

      细想下来,S沈十一发现自己对他们生意的破坏极大。

      现訑在怎么办呢?

      思来想去,沈十一给陈老打了电话。塺大致说了自己出车祸,收到赝品瓶子的事,还有켐自己的猜测。

      陈老沉默了好一会儿,叹了一口气,说鼾道:“没想到啊,这Ủ帮人竟如此丧心病狂。小鐪沈,你不要饯担心鱒,我请求赝品调查小组派쉍人保护你。”

      沈十一忙ᴮ说:“不用,不用。多땈谢陈老的一片好心,我想他们要想动手早动手了。而且我说的一切都只是猜测,不能作为证据。”

      陈老想蹘了想说道:“也是,咱们现在就是苦于没有证据。不过可韛以先把相关人员的信息收集起来。你还记㶦得那个夏辉长什么样吗?”

      ꓮ 沈十一早就有了过目不忘的本事,说道:“记得,而且店里还有监控。”

      䛧 陈老说道:죩“那就好,也别拖了。迟则生ﳽ变,我现在就给那边打电话,让他们接你到警局画像。”

      沈十一说了声好就把电话挂了。陈老说的没错,沈十一也不想每天提心吊킽胆的生活,这件事越早解决,越好。

      냶 十五分钟左右,警车过来接ꐵ走了沈十一坡,又顺路去十方阁取了记录监控录像的硬盘䛰。

      这是人生中第二次进警局了,上次是协助调횇查盗墓团伙案。

      那次要뺶是早听老道的话,不去参加红白喜事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沈十一一愣,忽然想起,在自己要諨离开清虚观的时候,老道쭢提醒说‘下山的路不太好走,沈居士路上小心。’

      当时他的确放在心粿上了,从道观下山的时候,垖很是小心,最敹后发现什么事都没有,就忘了这茬。

      现在想来,当时老道好像并不希望自己下山,最后可能出于无奈才提醒他一句。

      沈十一想到这,心中一震。难道世上真有人可以未卜先知?

      不管如何,这几天一定要找机会去清虚观看看,顺便请教些修行上的问쾦题。

      警方通过监控在加上沈十一的描述,很快就完成了对夏䎗辉的画像。之后,沈十一就回别墅了,剩下的工作不是他能参与的。

      坐在床上,沈十一心下总感觉整件事透着诡异,⢎今天送来的瓶子,是不是过于明显了,露出这鍾么大的破绽,对方会这么傻吗?这明즪显是想让他往赝品团伙上联想,难道是㷜他疑神省疑鬼,想太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