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良仙人

      听鹲到母亲的⺊训斥,林辰也反应过来,这还有三个人在看着呢。于是,林辰连忙上前问咺好,林仁三兄弟也随之回礼。

       说来,刚才他们仨见六夫人训林ꔪ辰也是愣住了,他们想到自己的母亲昨晚训斥他们的样子和语气,竟是跟林雪芯今天如出一辙,不禁也是被吓到了。

      当初,林仁三兄弟听林辰说愿意借他们钱,他们不知道林辰少爷这说的是不是客套话뎈。后来见林辰因为他们的关系和林霄打了起来,更觉得过意不去,哪还有脸真去向林辰借钱。

      于是륞,林仁他们把这事憋了三天,才敢给他们的母亲讲,为此他们的母亲当场训斥他们不知礼数。她说,林辰那是看到起他们,他们怎么能够不知礼节,不亲自去感谢人家呢。所以,今天他们母亲一大早就把他们赶出来,逼得他们去见林辰,要求只能感谢不能借钱。

      此时,林仁三人踌躇了一下,起身给林辰说了几句感谢的话就打算走人了。这使林辰有点摸不着头脑,䄵感谢他什么,他们不是来借钱的吗?

      林辰不想让他们죀这一来就走,便是立马拦住他们,开诚布公的说道:“我知道你们今天来是干什么的,上次我说好借你们钱那是一定会借的。”

      说着,林辰忙找自己的钱袋,可是一抹腰带却发现什么也没有。林㮤辰这才想起来,今莥天起床急急忙忙的,竟是把钱袋子给忘在床上了。没办法,林辰只好向林雪芯说明缘由,希望母亲先为自己给点钱。

      “你们仨为何需要钱呀?”虽听林辰说明了情况,但林雪芯作为长辈,还是要慎重的再问一下才是。

      林仁仨见自己这事被六夫人知道了,显得非常不好意思。但六夫人竟然问了,他们也只能如实告知。

      说来,林家本是有规矩的,每个林家内员都有机会免费得到一门心法修炼,但想得到功法却有限制。要学功法首先要达到一櫇定修为,其次还要缴纳一定的钱才可以学。

      这些限制林家也是出ᘃ于几方面考虑。一来功法是一家族立足之本,好功法稀྿有难得,不能轻易给人;二来林家长辈不希望后辈不劳而获,从而轻贱了功法;而三来,林家也是当心一些不懂事的后辈会把林家功法偷偷带出去卖了,所以便立下此规矩。

      正是由于这些限制,让靠每月几힍两月钱生活的林仁三兄﷦弟,很难得到像样的功法,为此也拉大了他们和逳林枫等人的差距。

      林仁他׋们知道自己的差距,所以他们想另辟蹊径,学习合击术。可惜林家所能适合他们三人的合击术都㎅太贵了,就算花光他们一年的月钱也买不起。后来他们在茑外面的一家书店里,看到有一本适合他们的功法,价钱也不是太贵,只是他们一时也拿不袷出钱来,所以那时才会向林辰提到缺钱的事。

      林雪芯知道他们是为了学习功法而借钱,倒是觉得他们很懂事,心里也想要帮助他们一把。于是,林雪芯说道:“修炼合击术对你们仨来说的确不错,不过在外面买的十之八九是假的,这种功法的真品一般不会拿出来展示的。所以,你们也不必借钱去外面买假货了,我这正好有一本这样的功法,很适合你们。就不知,你们틿要不要了?”

      听了这话,林仁三兄弟一时竟不敢相信六夫人会借他们功法书籍,六夫人可是筑基高手,她手上的功法还会差吗。

      对此,林仁三兄弟当然很想要了,可是他们又不敢说。见此,林雪芯也不管他们同不同意,就把那功法书籍拿了出来,这本功法正是《三元合击术》。

      《三元合击术》乃是当年林雪芯在村里时,从死去的九鹰中的老四身上找到㦉的。这是一欈门非常不错的功法,所以林雪芯一直留着,现在见林仁三兄弟需要,便转借给了他们。

      可是看到这书籍,林仁三兄弟却是不敢收。而林辰见这是母亲的一番好意,也帮衬的ப让他们收下。于是乎,林仁三人千恩万谢般的收了下来。

      而后,林雪텄芯送他们回去时候还叮㛾嘱道:“我借你们书也有规矩,你们可要记䍭得,此书不能给外人说,给外人看,更不可转卖。借多久倒无所谓,等到你们把놺功法都练成了,再还我也不迟。知道了吗?”

      “谢谢六夫人,我们知道了。”

      告辞后,林仁三兄弟那是一路兴奋啊。他们䡒终于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合击术了,而且还是六夫人给的。

      此时,林义拿过书,一边走一边ㅉ看还一边念,好不高兴。而也就在此时,林仁看到前ϋ面好像有人来,赶忙抢过书塞进了怀里,深怕被人看到了这本书。不过,等发现来的人是林辰的结拜兄弟秦峰,三人倒也松了口气。

      “你们好,我们好像见过,你们是林仁、林义、林礼三兄弟吧,看你们的样子︲好像刚从林辰那回来?”

      “是的,我们刚到六夫人那坐了⮗下,现在正准备回去。”

      秦峰正和林仁仨聊着,突然他发现暗处躲着一个人,在那不怀好意的看着他们。而且,秦峰还注意到那人正在施法,怎么看都像是冲他们而来的。䑐果然,那人放出真气,就向着不知情的林仁打去。

      情况危急,秦峰不免大吼一声:“什么人!”

      随即,秦峰便扑向了林仁,帮助他躲过了一击。

       这一吼也惊动了林家的护卫,数十名읥护卫赶了过来。见人来,秦峰赶忙告知有贼人刚才攻击了他们,并指明了方向让他们去追。

      而很快的,林家进贼的消息传开了,护卫全都调动了起来。而陆陆续续的也传来发现贼人的消息,但抓了很久也没抓到。

      的确,这贼人身手了得,竟是躲过了一次次的搜捕。现在这贼人正好逃到后花园,赶巧的꓄碰到也在逃跑的钟둓归。

      说来,钟归今ع天溜进林家本是想再见见吴念君的,可人还没见到,就听到在抓贼。不得已自己也得逃,而更没想到的是,钟归在路上竟是碰到了真的贼了。而且这个곱贼还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人,正是他的大哥,弗山九鹰的老大伍秋鹤。

      伍ⴣ秋鹤也没想到自己能在这里,见到自己失散多年的三弟。见到彼此,他们俩人虽然很是激动,但也没再在这里矫情,后面还有护卫追着呢。所以,钟归也不多说啥,带着他大哥就翻墙离开了林家。

      之后,在穆瞑城一处院落里,伍秋鹤与钟归相对而坐,这里正是伍秋鹤现在的藏︄身之所。

      两兄弟十六年不见,现突然再见,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为此,沉䜲默了许久之后,还是钟归率先打破了沉默:“大哥,뢙你況这十六年去哪了,兄弟们呢?”

      见问,伍秋鹤喝了口酒,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也知道,十六年前我督们夜袭林家失败,五弟、六弟和九妹当场死了。后来我们逃出来一直不见你,也认为你出事了。于是我就和着四弟、七弟、八弟带着你二姐躲了起来,这一躲就是十三年啊。

      㢤这十三年来你二姐一直昏迷不醒,我一直守在她的身边。大约三年前,四弟他们决定出去帮二姐找药。那时涎我正好要突破,又要守着你二姐,所以我就没跟着一起去。可没想到等我突破到筑基期出来,他们三个已经被害身亡了。

      这几年来,我一直在寻找杀害他们的凶手,最后查到他们的死和穆林家有关。今天,我看到林家的一个后⫚辈手中竟是有四弟才有的功法书籍,这让我更加确定害死他们的就是林家人!”

      钟归完全能体会他大哥的悲痛与激动ģ,他又何尝不是呢。接着,伍秋鹤也问起钟归这几年来是怎么过的。

      “十六年前我重伤昏迷,过둹了不知道多久才醒来,那时已经找不到你们了。其实我也没脸去找你们,都是为了我才害了众兄弟姐妹。”

      롄 “你不必这样说,这一切都是林家的错,咱们会让他们血债血偿的。”

      “对,血债血偿!”钟归亦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后来我四处漂泊,一方面去寻找你们,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提高自己的修为。终于,自己现在也突破了,成为筑基修士。后来我还加入了띸一个叫‘火鸟’的组织……”

      鮥 錗“这组织是做什么的?”

      “这组织很大,要干什么我不知道,不过有一点我清楚,这组织要灭了林氏家族。也不瞒大哥你说,我这次凮回来也是组织派ﮨ来的,我一定可以亲手灭了整个穆林家!”

      “真的吗?这‘火鸟’组织有这么强大吗。”伍秋鹤不븀敢相信有这么强大,却不为人知的组织。

      “是的얇,就我所知,这픒次来錏的组织成员,和你我修为一样的不下一二十个。我们行动的领导者修为更高,而且现在一直都在准备着。”

      ȱ 鬐伍秋鹤心里也明白,自己想要灭了林家,光有筑基修为还是不够的,他们需要有帮手。若三弟说的没错,加入这个组织,或许能为他们的复仇提供有利的帮助。想到这,伍秋鹤就问钟归自己能不能也加入该组织。

      ᚗ一听这话,钟离归当然高兴,他相信组织上也一定会同意的。 늽

      竟然大哥有心,钟归ƒ自然立马行动起来,很快将此事上报。而这一得到同意后,钟归就带着他大哥去见了那里的头。

      火鸟组织的确是存在的,而且这组织势力很大且ꆑ不为人知。以至于穆瞑城里,不管是林家还是其它大家族,都不知道有它的存在。这组织的一个据点就在城外的山里头,出入口藏在谏属于张家管理下的一鮔个小村寨中。

      就在这组织贡的这个聚点内部,此时正有两个人在那交谈。其中一人,身穿黑色大衣䌑,戴着面具,胸口秀有一只火红色的鸟,此人正是该组织的죢头目,马统领。另一个人是个身穿红驎色长衫的男子,此人竟是贾家之主,贾城主。

      “你做的不错,咱们离最后的行动还有很长一段时间,现在稳住穆林分家是很有必要的。你上次说的计谋很好,我觉得可行,已经向上级禀嗙告了。你为组织作出这么大的贡献,组织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贾城主听了ొ这话,毕恭毕敬的答道:“这是小人应该的。”

      这正在交谈时,有人上来禀告说钟归带人来求见马统领。听了禀告,马统领先让贾城主回去。贾城主点了点头,便蒙上脸悄悄的走了。

      贾城主ᗮ走后,钟归带着他大哥来拜见马统领,马统领发现钟归带来的人竟是筑基高手,不无兴趣的问道:“钟쾆归你此行何来,髪带着㥩又是何人?”

      “禀告大人,此춘人是我结拜大哥伍秋鹤,我与他失散多年,今日得以相见。我特意带他来见马统领您,⅖乃是希望能引荐我大哥,加入我们的组织,和我一样成为组织的一员,为组织寝效力!”

      听钟归这一说,马统领也知道来者是谁了。他知道九鹰和穆林家的过节,自己要对付穆林家,收九鹰老大自是再好不过的了。但马统领处事还是比较小心的,他要确定这伍秋鹤是真是假,是否是真的有意加盟的。

      “伍秋鹤是吧,听闻你与钟归失散多年,也不知这些年来你身在何处?又在做些什么?”

      伍秋鹤见马统领问自己问题,也不隐瞒궥,一五一十的把쀕这些年的经过都说了出来。同时,他也表露出自己愿意加入组织的决心,表示组织若ퟒ能够帮助他灭了林家,他绝对愿意为组织效犬马之劳。

      听了这一番话,马统领倒也能樳确定摖,眼前的伍秋鹤没有问题,自然乐意多一个筑基期的高手加盟了。

      “伍兄弟,灭穆林家是你的目奅标,也是我们的目标,我们大可ꭰ通力合作。你只要加入我们组织,你早晚可灭林家,甚至整个穆瞑城都会被我们攻陷。我现在正式问你,你是否愿意成为我们组织的一员,听从组织的安排,遵守组织的纪律?”

      “我愿意!”

      “好,等下我就开祭奠,让篞你成为我们组织的正式一员。”

      听了此话,伍秋鹤和钟归不免大텎喜,立马跪拜谢恩。此时,钟归见马统领很是开心的样子,便是连忙提了个请求:“大人,我还有一个二姐,现在处于昏迷之中,不知道统领是否可以相救?”

      “你二姐竟然还在世?那你就带她过来,让我看看能不能医治吧。”

      “谢统领大恩,我现在就去。”钟归没想到马统领会这么爽快就答应了,喜出外僌望之余,就想着赶快带二姐过来。伍秋鹤也是激动不已,要是马统领真救ﴻ醒他的二妹,那让他上刀山下火海他都愿意。

      很快的,钟归他们带着昏迷的二뤍姐来见马统领了。묲马统领看了对方两眼,很轻松的说道:“她的魂魄受损,不过并无大碍,只要吃一枚丹药既可。”

      一听这话,伍秋鹤连忙问笑是什么丹药,马统领告知是一种四品丹药,叫作补魂丹。鬡

      钟归和伍秋鹤面面相觑,这丹药他们听都没听过,而且还是四品的,他们上那里去找呀。

      见此,马统领告诉他们道:“你们不用担心,我这里正好有一枚,也只有这唯一的一枚了,这就送给你们吧。”

      说着,马统领取出了丹药,伍秋鹤感恩戴德的接了过来,给二妹服用了下去。 ש

      二妹服下后,不久身体就发生了奇妙的变化。她死气沉沉的脸变的有光泽,整个身体散发出奇异的气息,这正是四品丹药补魂丹起的效果。果然不久之后,昏迷了十六年的九鹰的二姐,奇迹般的醒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