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grand老妇人

      “它是谁?!”

      ෥张逸看到这里,汗毛뭝根根倒立,捏着纸张的手掌已被冷汗浸湿。

      在越发뇃强烈的好奇心的催使下,张逸急忙掀鱓开下一页。

      “没了?”

      张逸错愕的盯着手里的书本,后面一页有明显的断痕,显然是被人藓故意撕掉。

      背景故事戛然而止,再也没有下文。

      “背景故事少了一页?”

      张逸抬头看着῅樱岛雪奈,一脸无助。⧉

      “看我干什么?”樱岛雪奈回了他一个冷漠的眼神,不满的翘起嘴唇,“我捡来时就是这样。”

      “好吧。”

      张逸此刻的心情,五味杂陈。就像是电影看到精彩片段뤣,幕布上突然出现ᥣ剧终的字样。

      “虽然从背景故事里得到的信息有限,但这本游戏说明书里,或许还有别的线索。”

      张逸捧着书本,继续往后面翻动。后面的内容是深渊公司所有游戏的怪物、武器、物品介绍,其中自然包括女佣艾丽莎,上面还配有栩栩如生的插图,这就是燄让张逸误以为是漫画书的原因。插图下方是关于游戏角色的具体介绍。

      手指快速翻动,张逸的视线定格在游戏第一章《逃亡之地》的怪物⡶介绍。

      【名ꏹ称:艾丽莎】

      【身高:167cm】

      【体重:49kg】

      褃 【白化病患者,视力较差ᕅ。由于屋主残忍的报复,她被死寂和诡异缠绕。晚上十一点过后,恶灵占据大脑,艾丽莎会陷入癫狂状态,使用电锯猎杀外来者。】

      【危险等级:D级】

      作为深渊游戏的忠实玩家,这些东西张逸早已滚瓜烂熟,再看下去也没稑有任何意义。

      将整本书大致浏览一遍后,他心里深深的怀疑,难道《恶魔之瞳》就是深渊公司所有恐怖游戏的大杂烩?

       那么,艾丽莎的出现是否表明,这些恐怖游戏里的Bos塧s全都来到了现实世界?

      深吸一口气,张逸面色逐渐凝重,“事态的发展越来越难以用常理解释。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对手。”

      짘 乔伊凑到张逸身旁,扫视着书本上的内容,很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ࡌ

      “这G显然是戴维杜撰的背景故事,应该用不着放在엱心上吧?”뷢

      “不。”张逸果断的摇头,郑重的道:“你可以计算一下,戴维去世时是多少岁?”

      ꏿ “哦?”乔伊将信将疑的掏出手机,打开计算器。

      “我记得戴维·柯鲁克是全球富豪榜第八十붑三名。出生于19⻸55年,⇲1995年创办深渊游戏公司,在今年三月去世..嫌.”

      读到这里,乔伊握着手机的手掌已经开始明显的颤抖:

      “他去世时刚好六十五岁?!”

      乔伊领悟了张逸话里的潜藏含义,顿时察觉到了一丝⯒诡异。

      “不仅둙如此。”

      圻与乔伊的震惊相比,张逸的脸色较为平静,但是注视着游戏说明书的眼神却是极为复杂,“仔细对照就能发现,《恶魔之瞳》的背景故事里,主人公的身世、经历都与戴维完全符合쩤。可以说,这完全就是鬢戴维的自传!”

      “上帝啊!”乔伊低头看着张逸手里的书本,惊疑的叫道,“你的意思是,背景故事全是发生在戴维身上的蹘真实事件?!”

      “没错。”张逸郑重的点头잤,冷静的分析道:“如果这书上的故事果然不假。那么艾丽莎很有可能就是故事里的女佣,目前可以确信的是,一股诡秘的力量,让那女佣变为了游戏里的角色,或者说让游戏里的角色变为现实。然后艾丽莎杀害了戴维,将其尸体藏在了客厅的墙壁里。”

      “什么?!”

      乔伊倒抽一口凉气,深邃的眼瞳里布满怀疑,“这也太夸뮟张了吧?你敶的判断没有任何确切的证据。更൳何况,安娜在信中明明说...”

      “安娜绝非善类!”

      张逸毫不犹豫的打断了乔伊的话,脸色无比的凝重,

      “你仔细想想,安娜在信中有告诉过我们,别墅里住着变态杀人狂吗?!也许她从始至终就没有说过一句实话。我甚至怀疑...戴维是被她和艾丽莎联㔓手所害!쏋”

      “这...”乔伊沉默了,张逸的话确实让他无可反驳。一方面,他也被其大胆的推测震撼。

      ⯣“直觉告诉我,安娜是一个比艾丽莎还要危险的角色!”

      张逸重重的吐出冘这句话,深幽的眼神凝望着房门,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

       “那么,背景故事里的神秘老人是什么身份?”乔伊玿摸着下巴上的胡茬,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他和戴维完成交易,改变他的命运,赐予他无穷无尽的财富,究竟是什么身份,才会有如此强大的能力?”

      再度将游戏说明书翻回背景故馿事的一页,张逸的眉头拧成一股麻绳:“他给出的信息太少,暂时还不知道那老人的来头,关键信息都在背景故事的下一页,可惜已经被人撕掉了。不过看戴维的描述,不难猜出,老人是因为戴维没有履行约定,怀恨在心。誤它是来复䅉仇的!”

      “等一下!”乔伊面色骤然惨白,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夺过游戏说明书,手指指向背景故事的第三段内容: 䩹

      “根据背景故事上的描述,戴维如果食言,它将会收割与其获得财Ⱪ富相当的灵魂。如今戴维身价896亿美元,全球也只有60亿人,它想要收割全世界紉所有人的灵魂吗?!”

      “谁知道呢,我们的灵魂总不可能只值一美元吧...”嘴角牵强的扯出一丝苦笑,张逸淡淡的道:“ꝴ这家伙有没有这么大能耐,我尚不清楚。但我唯一确定的是,戴维虚构的角色出现在现实世界,绝对和它タ脱不了干系。不过,我们现在的处境,能不能平安的活过这一晚都是问题...”

      “唉...你说的没错,我们已经自身难保,这些显然不是我们能考虑的事情...”

      乔伊微微点头,很难不表示赞同。想到门外就有一个手持凶器的变态杀人狂뷘,到处追杀他们,其余的事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说完了吗?”

      一直保持沉默的樱岛雪奈,롈突然开口,星辰般的庈灵动眼瞳里,闪烁着点点寒光:“现在不是推理的时候,我们需要思考厍的是,怎么在艾丽莎手里存活下去。”

      ꌤ乔伊皱起眉头,内心对这位尚未成年的小女孩很不以为然,轻哼道:“小妹妹,你恐怕忘了,游戏要求只是让我们存교活至明天天亮。这个房间很安全,我们只要一直待在这里就是最好的ᖭ通关方法。”

      樱岛雪奈表情漠然,坐在床头,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冷冷的盯着乔伊:“你真的觉得,那扇木门可以抵挡住艾丽莎的进攻?”

      “那她刚才为什⽄么不进攻?”乔伊不甘示弱的反问。

      “因为视野。”樱岛雪奈冷静的回答道:“艾丽峽莎视力很差,在黑暗的走廊里,她就相当于一个盲人。但是,她现ᨫ在已经知道我们的大致位置,只是在默默等待一个出手的机会。”

      “这...”乔伊扯了扯嘴角,想起艾丽莎手里锋利的电锯,内心的侥幸心理彻底消灭。

      沉默片刻,ꓯ他抬起脑袋,迟疑的ꈏ道:“那不如...我们向纽约当地的警方报警?”

      㱘 “我刚才已经试过了。”樱岛雪奈掏出口袋里粉红色的手机,毫不留情的浇鄲灭了乔伊心中的火光:“这里信号太弱,根本打不出电话。”

      回想起쁌直播嵡时模糊的画面╻,张逸赞同的点軨头:“她说的没错,这里的信号确实不好。但是我刚开始直播时还有信号,艾丽莎袭击我们镄后,直播就羁中断了,据此推测,应该是那个时候,有人打开了信号屏蔽器。”

      “嗯。”樱岛雪奈总结道:“所以说今天的这场游戏,是有人精心谋划的。” 퐏

      擘此刻,看到樱岛雪奈冷静、成熟的模样,张逸彻底打消了对她通关《逃亡之地》的怀疑。 㯩

      他不知道眼듷前这位十二、三岁的小女孩究竟经朹历过什么,竟蒒然磨练出比他们这些大人还要沉稳的性格。

      놱 收回思绪,张逸紧张的看向房门,不由自主的压低声툔音,“艾丽क莎现在还在门外吗?我好像很久没有听到动静了?”

      稳稳的坐在床嶼上,手里的武士刀对准房门,樱岛雪奈獳轻哼道:“刚才你们进屋的时候,我听到艾丽ﴷ莎下楼梯的声音,按照游戏里的设定,她极有可能是ᢂ去给电锯加油。一旦托她拿着电锯折返,这房门抵挡不了多久。”

      “那该怎么办...”܅乔伊忧虑的望着房门,忽然想起了什么,提醒道:“如果艾丽莎果真是游戏里的角色,那么按照《逃亡之톹地》里的设定,我们需要烧毁房主的尸窬体,才能驱逐她身上的恶灵。”

      “这个我当然知道。”樱岛雪奈摊了摊雪疽白的小手:“可是以我们现有的工具,如何把尸体从混凝土墙壁里挖出来?”

      张逸嘴角轻挑,露出一丝狡黠的浅笑,“不用挖出尸体。或许,还有一种更简单的方法。”

      “什么方法?”乔伊茫然的眨着眼睛。樱岛雪奈也侧头看向张逸,脸庞上透漏出一股好奇。

      张逸语气微顿,慢条斯理的解释道:“还用说吗?这一切都源于电脑上的《恶魔之瞳》游戏,퀗戴维也ﶼ在游戏说明书上提醒我们不要打开游戏。现在为时已晚,游戏无밦法关闭,那么唯一补救的办法,就是将那四台电脑直接砸烂!”

      张逸此话一出,房间里鸦雀无声。两名听众微微皱着땆眉头,都在思索他的方案是否可行。其实张逸心里也没有把握,但这是目前唯一行得通的办法。

      “好,我和你一起去!”

      乔伊率先开口,他对张逸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很感兴趣,毕竟要从墙壁里挖出尸体难ૅ度实在櫎太大。相较之下,砸毁电脑就要容易许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