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ppp91

      美女楼主冷笑一声,却是没有理会少年的话语,转身从楼梯口闲庭信步往下走来,众人的目光跟着她的美妙的身示姿缓缓而动,不少男客人的喉咙里不自觉的鼓隆一声,一时酒楼里显得难得的平静。

      待到美女金楼主走下了一楼,她四处瞧了一眼周围目光紧紧㛯盯ꄂ着自己的客人们,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个妩媚的笑容,倒是很大方的开口说道:“给各位客人看了个笑话了,大家伙见谅,在场的各位今日这顿酒,我请了。”

      骯 金楼主的一番话语,却是立刻收抚了沉醉楼里客人们的好感,同时也体现出了一位楼主该有的气度。

      四周的客人们皆是大声叫好,一些老客说着美女楼主可真是客气,小小的打闹而已,大家伙的都不会介意的,反而是应该感谢才对,毕竟可不是谁都有眼福能够看到金楼主这位大美人的。

      只是位于酒楼最里层的少年林齐却是满脸忧愁了,本来以为自己到了酒楼一楼,有这么多客人在场,金姨不好出手,应该不会⁩拿自己怎么样,现在这么一看,客人们的人옱心都已经在펅金楼主那边了,谁还会管自己啊,十有八九今天是要凉了。

      “金姨…” 厷

      明祥殿的花旦少年林齐小心翼翼的喊到一句。

      “闭嘴!谁是你金姨。”

      哪想那本在与周遭客人好声好语的金姨却是突然扭头看向少年大喊,风韵犹存的脸蛋上也是紧皱眉头,丝毫不给林齐解释的机会。

      “你小子现在了不起了嘛,居然已经能够偷偷摸摸从我眼皮子底下进、到玲儿的房间,要不是我刚好有点事找玲儿商量,还真就给你这小王八蛋得逞了。”

      䶈 金楼主露出一抹冷笑,看似是在夸赞少੣年林齐的本事高,其实林齐是最是晓得,眼瘿前的金姨是真正的生气了。

      “金姨…金姨…我…”

      少年林齐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说起话来也是结结巴巴的。

      “呵不亏是你那混帐召师父的徒弟,也是个胆小如鼠的家伙,有这闯入我沉醉楼的勇气,却是没有敢于承认的勇气吗?”

      金楼主冷笑的嘲讽道。

      “不准你说我师ﺪ父삻。”

      鋺 就在这时,林齐虽然还☨是不知如何开口解释,但却是本能的吼了一句。

      金楼主显然也没想到眼前这胆小的少年居然敢吼自己,顿时脸色幽青,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的ㅪ少年,冷冷꒡的开口说道:“怎ﰁ么?不服气?那就过来跟我比划比划啊䨥,老娘当初能把你师父打趴下,如今就能把你的狗腿打断,就你那胆小如鼠的师父,屁都不敢放一个。”

      周遭的客人们都是不敢出声了,任谁都看得出来,这位美女金楼主是真的生气了。

      只不过那本是不敢说话的持少年林齐却好像突然变成一根筋ꦵ一般,㽹像是丝毫没有察觉到金楼主话语中的怒意,只是眼睛同样盯着金楼主,不管金楼主如何嘲讽,只是缓缓开口道:“不准你说我师父。”

      一时间,酒楼里的气氛安静的诡异,金楼主没有再出口嘲讽了,只是众人觉得金楼主此时身上的气势已经与先前不一样了,那是一种随时有可能出手的架势。

      鯺 再⫗看少年林齐,虽然身子有些微微的发抖,却是异常坚定的盯着金당楼主,丝킘毫不退让。

      就在周遭客人都ࠍ屏住呼吸,为接下来的****啈做好准备时,原先也是坐在一旁一脸津津乐道看戏的霍老却是微微摇了摇头,仰头倒了一口酒,自言自语道:“没有好戏看咯。”

      一旁的宋余安有些෩不明所以,正想要씩开口询问霍老时,就ﱫ在这时,酒楼的门口,走入了一位客人。牝

      “金楼主,这是怎么了,怎么发这么大的火气啊。”

      听闻声音,四周客官皆是看去,待到看清来人后,众人便好似松了口气。

      宋余安ﰩ随着众人目光看去,来人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一头白发白胡쀓子,面貌却是极其精神,跟身旁的霍老差不多,禝只不过这老人看起来更加正经一点罢了。

      “袁先生᩶。”

      那金楼主也是看到了来人,竟是不顾接着针对花旦少年林齐,立马收敛住身旁的气势,向那老人打了声招呼。

      一时间四周都是恭敬的打招呼道:“袁先生”

      那走进来的老人微笑的四处点头,算是与别人回了礼了。

      只是宋余安身旁的霍老咧了咧嘴,有些笑意道:“显摆。”

      宋余安赶紧找到身旁一位店洽小二,忙问道来人是谁。

      那店小二也是有些魂疑惑的看着宋余安,开口道:“袁ﴣ先生你都不知道吗?”

      看到宋余安好似外地人真不知晓,那店小二开始给他解释道:“袁先生是我们镇里最受尊敬的老人了,ⱚ村里许许≯多多解决不了的纠纷都是由袁先生亲自出面来ꌠ调节的,只要袁先生能够帮忙,基本上就无需再担心什么对方不讲道理了。”

      “哦,还有,袁先生之前可是在秋淳书院当过教书夫子的,腹臘中的道理比你吃过的米饭都多,这也是我们尊敬袁先䔀生的一个原因。”

      宋余安这才有些释然为何那先前修行不低的먯金楼主都会停身与这老人打招呼了,秋軕淳书院的教书夫子,可不就是身旁霍老的同行。

      那᎘眼前这老人曾经在秋淳书院当过教书夫子,哪怕只是那种代课的夫子而非教书先生,在这小小的苍潭镇里也绝对算的上是极有身份的人了。

      “袁先生”从门外缓缓走褨来,等走到金楼主身前,看着眼前的狼藉和那个依旧失魂落魄的花旦少年,袁先生好似已经猜出事情的大概来了。

      “袁先生”一脸慈善的看向那花旦少年林齐,开口道:“孩子,你先走吧。”

      林齐有些不甘,还想要说什么,结果看到了袁先生与他使得眼色,只好低头闭嘴,灰溜溜的往门外径䧖直离去。

      金楼主本没有想这么轻易就放那小子离开的,只是既然眼前的袁先生都是开口了,也就只好如此作罢,心想今日就放那小子一马。

      禲 뚲 等到少年林齐离去,袁先生与四周的客人招了招手,示意大家接着干自己的事情,喝自己的酒。于是原本一场即将到来的腥风血雨便在袁先生出现后被轻易地化解掉了,众人也只得私下各自聊天,讲着刚刚如何如何。

      等到众人都是不在凑热闹了,袁先生与金楼主笑言道:“多大的人了,怎么还与一个小孩子这般斤斤计较。”

      金楼主好似有些不服气,有些埋怨道:“那小子整天缠着我家玲儿배不放,不以为ᅹ是我想见到蓸他吗?”

      䈣 袁先生有些哭笑不得,接着道:“小孩子的事,就随着他们去吧,你这又是何苦掺羑和呢。”

      “怎么连袁先生你也这般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与那家伙的师父打死不相往来,自然是不会允许我的弟子与他的徒弟玩的好了。”

      金楼主有些不满的说道:“本来还想留袁先生吃杯茶的,现在没这个心情了,就不留袁先生继续在沉醉楼了,袁댭先生自己见谅。”

      被下了逐客令的袁先生倒是没有一丝丝在意,反而满脸笑意调侃道:“好好好,我这个老头子这就走,千万别碍了金楼主的眼了。”

      㙾说完,磿袁先生也并未有停留的意思,径直往沉퓤醉楼外走去,反⮯正今天来的目的本就是化解林齐与金楼主之间的冲突,既然冲突已经化解了,那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嘛。

      事实上,金楼主也知道袁先生今日来就是给自己一个台阶下的,对方是个少年,哪怕金楼糥主如何占理,也是不可能真的对一个小孩子下狠手먠的,本来想着﮹骂几句完事了给他个教训朏,结果没想到那小子还挺倔,真的把自己惹怒了,两方都不好收手。

      好在袁先生的到来让本收不了的冲突就这么迎刃而解了,这也是众人糭尊敬袁先生的原因。

      至于为何袁先生能够得知这里的消息并且那么快赶来,金楼主只当袁先生读的书多嘛,对这些事情可能更讲道理吧,说白了,鬼晓得袁先生怎么知道冢的啊。

      等到袁先生也是离去沉醉楼粐,金楼主再次笑着与在场的各位道了声歉,便走向三楼又是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了。

      沉醉楼不少的客人都是视线跟随着金楼主上楼,偷偷摸摸的关注着那曼妙的身姿,等到金楼主궟关上三楼房门,这才心满意足了,想着以后就能与周围的朋友吹嘘自己如何如何见识过沉醉楼美女楼主的姿态了。

      宋余安则是与身旁的店小二打听着详细情况,原来啊,这位今天闯了大麻烦的花旦少年,大家对他可是并不陌生,他是苍潭镇里明祥殿里的戏子。

      苍潭镇有两间著名的景色,一个是眼前的沉醉楼,另一个就是位于小镇东边的明祥殿了。

      少年名叫林齐,是궁明祥殿如今新上任的花旦饰演角Ρ,他的师父就是如今的明祥殿戏班班主,也姓林,愋外人都叫他林班主。

      只是林班主与沉醉楼的㋴金楼主之间从很早就开始互相不对付了,至于是什么原因整个小镇都没有多少人知道,宋余安眼前的店小二自然也是知道的不多。

      璿而最糟糕的就是这点,金楼主与林班主互相不对付,可是他们的弟子林齐与金玲却是玩的很要好的朋友,只是奈何师父ᒈ们的恩怨,他们两个每次见面都是偷偷㳋摸摸的,以前林齐也有过偷偷来找金玲玩,但是可没有这次这么大胆,一般都是挑金楼主不在的时候溜进来。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这不,这次就给金楼主抓了个现行,也就是金楼主还算讲点道理,要是换了我是金楼主,早把那小子的腿打断了。柝

      店小二边说还边挥了挥拳头,好像是想向这个존外乡的客人面前证明自己是站在金楼主卂这边的,那混小子死缠着他们酒楼的金玲姑娘,这里所␚有的青年男子都看不爽他。

      쇲 宋余安点了点头,了解了事情发生的起因,向那店小二谢了一声。

      빘 霍老喝了一口酒,哗朝宋余安说道一声:“走。”

      宋余安有些疑惑,不是要在这里等人吗? ’

      疑惑虽疑惑,不过宋余安并未多问,跟着霍老一起起身,走出了沉醉楼。

      諰一直来到了一处小巷里,宋余安跟在霍老身后,看飶到巷子里有个人在等着他们。

      宋余安看的清楚,巷子里的人就是先前在沉醉楼里当和事佬的袁先生!

      那德高望重的袁先生微笑的向他们走来,大笑道:“霍老釋,好久不见了。”

      一旁的霍老也㗜是笑着回应着,这时宋余安才确认了自己的想法没错,霍老与袁先生都是秋淳书院的先生,肯濆定是认识的,而且看起来关系还挺不错。

      袁先生先说道:“刚刚在酒楼里就察觉到你了,怎么的许久不见,都啗要靠拐杖走路了吗?”

      霍老倒是不在意袁先生的打笑,指了指身旁的宋余安,说道:“这是新收的弟子。”

      宋余安赶忙拱手做缉,喊道一声袁先生,随后简单的介绍了下自己。

      袁先生上下打量了下宋余安,拍了拍他的肩膀,开口赞赏道:“很好,霍老这个老顽固不轻易收弟子的,你鋘小子以后努力点,一定会有出息的。”

      宋余安应和着,就在这时,霍老一脸严肃开口问道:“最近是不是有事情发生?”

      袁先生也是不在笑言,沉声道:“恐怕会是一件很棘手的大事,整个镇关州都会被牵扯进来。”

      霍老脸色邷微变,急忙问道:“跟我讲讲都发生了什么。”

      袁先生缓缓道来。

      “前不久镇关州老经略使钟老一家被发现惨死,镇关州州牧陈庆底下的调查机构紫蝶栏从中发现了细微的线索,表明有人在暗中策划着谋反,只是目ﭕ前还不知道那些人从钟老那里抢走什么。”

      “再就是近日,听说瀚庭王朝锅朝廷那边有位六部之一的尚书被发现也参与了谋反事件,不过让他提前得知消息跑掉了,现在朝廷正在大范围的搜查。”

      “而那位尚书的老家正是这座苍潭镇,于是王室重点便放在了在镇关州内调查。”

      “秋淳书院ꐄ那边已经传来消息了,让我们协助瀚庭王朝的调查,进而阻止这次幕后阴谋。醧”

      霍老縶听后陷入沉思,好半会才抬头重新说道:“走,我们去姓钟的老经略使那里调查一番,顺便巡查镇鱜关州内有没有那叛逃尚书的踪影。”

      在秋淳书院中,霍老可是分院长,袁先生只是一位代课夫子,论实力与地位都是在霍老之下,当下鋂也只轧得听从霍老的建议,答应道一声닳好。ʮ

      霍老回头看向宋余安,说道:“你就在这里等我们,数天之内便会回ꨈ来。”

      宋余安点了点头,如今的自己还只是化神境,没法像仙人那样上天入地,当下留在这里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叻不拖累到霍老与袁先生的调查。

      随后,宋余安见到霍老与袁先生宛如仙ƨ人般,径直飞离了苍潭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