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君慈

      老群被封了,欢迎꺏加入新群。群名“亮剑之军工系统”,群号:953䌥838560。

      ———萆—————————ꒇ

      늩 当王学新和李大锤从团部走出来时,王学新背上就多了把三八大盖,兜里还有十发﵍子弹……子弹不多,但没办法芋,这已经是八ﻤ路军的平均弹药量了。

      王学新那个䇦得意啊,借着几分斌酒兴就一边摇头晃脑的走着一⃽边哼起了东北小曲:

      “你要让我埋呀!”

      奠 迦“꺔谁他妈不愿意埋啊落!”

      “哪个犊子才不愿意埋啊……”

      ……

      (ps:有想听这曲的可以加Q群,不笑来找作者算帐)

      那斜戴军帽开着风纪扣的样子,再加上飘忽摇⼯晃的步伐,活脱脱就是剧里的一个汉奸形៳像。 

      李大锤这个敌工部委员怀里晐抱着两听罐头d,倒溢像是提东西的跟班。

      옩不过李大锤可不在乎这些,此时的他还没缓过神来。

      䎓他ⓥ努力回忆团长的每一句话,生怕自己没能准确领会。

      “撤编?谁说要撤编了?”

      “我告诉你,赀李大锤!你少给我闹情绪,一有个ḇ屁大点的事就给珰我摆谱撂挑子,老子不吃你这一套!”

      “你看看人家獮小东쀇北,啊?工作积极、意志坚定、思想觉悟高!”

      “亏你还枏是个委员,好好向人家学习学习!”

      李大锤哪敢说什么,只能一次次挺身应“是”。

      完了Ŗ后,李云龙还拿出两听罐头递了上去,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们独立团有个规矩,谁缴的东西就归谁,有本事自个去鬼㠜子那抢,谁也别眼红。൛”

      “但是敌工部情况特殊,你们上滴战场的机会不多,缴获也不多。”

      “这是给你们立功的奖励,往后会酌情考虑给你们改善伙食!”

      “不过,你也不许骄傲,要再接再厉,听明白了没有?” 蓧

      李大锤挺身应道:“听蚪明白了!”

      其实李大锤什么也没明白。

      立功?

      璍 敌工部有多久没听到这个词了?

      袨难道就ᜁ是因为钻床底?

      想到这,李大锤三步并作两步的追了上去:“我说小东北,团长都跟你说了些啥了?”

      “班长!”王学新摆出䮝一副为难的样子:“团长不让说,说是军事机密,您看……”

      李大锤୎表情一滞,刚想发狠,但一澆想是团长的命令,又是军事机密,于是就改了副笑脸摇摇手㭁道:“哎,㜗算了算了!反正我也不想廯知道!柠多大点事啊?”

      转过身李大锤就呲牙咧嘴的直挠胸,这心悬半稶空的滋味真特么的不好受。

      䋙敌工部设在村尾一间茅屋里,虽说是一个“部쇧”但包括李大锤这个委员在内全部只有九人。

      띲因此李大锤都不让他们喊“委员”只让喊班长。

      缒用他的话说,就是:“带八个兵的委员,说出来丢人不?咱也不做那猪鼻子里插大葱的事,喊班长得了!”

      此时夜幕降临,分散到各地刷标语的兵都回来了。

      “咋不见班长♣呢?”老先生拍了拍身맗上的肖白灰,疑惑的问。

      老先蔣生其实并不老,三十出头正值壮年,他加入八路军之前是个私塾先生,写的一手好㎘字也有些文采,敌工部写ꪘ传单就靠他。

      正在门外劈柴的丑娃听到这话就停下脰了手中的ꘄ事朝里头喊道:“你们还不知道哪?班长被团长喊去了!”

      丑娃天生五大三粗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有些笨手笨脚的,端着枪都能磕到橝自己脚丫子,作战部队都⾝不爱要。

      䟺李大锤心想,八路军讲究宽待俘虏,这要是审问俘虏一不能动手二不能动枪,要没个人吓吓욇他们还怎么开展工作?于是丑娃就成了敌工部一员。

      丑娃这么一说,所有人都从屋里窜了出来。ꀈ

      “什么?被团长叫去了?”

      “知鱖道为的啥事?”쎁

      ……

      冢丑娃晃了晃脑袋,回答:“俺……不记得了,好像说是带兵啥的!”

      “坏了!”指导员看了看周围,说道:“还有小东北没到,准是为了小东北的事!”

      㫇指导员姓吴,原本班一级的编制是不应有믨指导员的,쵎但敌工部不同,审ꡗ问俘虏时需要一个指导员对俘虏汾做思想工作。

      但吴指导员有些泄气ꆯ,因为抓的俘虏要是鬼子,那怎么做思想工作都没用。

      要抓到的俘虏是伪军吧……就根本不械用做思想工作,当场就跪下了。

      于是ʊ指导员在敌工部做的也是打杂。

      阝过了好一会儿,老先生才打破了沉默:“要我说啊,安排小东北回去种田也比在部队里强!不是有句话吗?因材施教因地制宜,小东北就不是块当兵的料!” 袢

      “就是!”小喇叭接嘴道:“一上战场就腿软,一见鬼子就发怂,他丢得起这人,咱敌工部也跟着一块倒霉!”鞯

      小喇叭名叫伍国豪,油腔滑调的好说闲话,于是落下小喇叭␺这外号。

      “诶!”指导员挥手制止了两人:䝷“都是革命同志ﶇ,没有谁连累谁这说法。我们应该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能搞割裂。小甎东北的情况比较特殊,他是从敌占区逃过来的,是在鬼子的刺刀和伪军的白色恐怖下长大的。对于这样的同志,我们对珅他要有充分的理解和包빴容。只要给溂小东北同志一点时间,我相信,他很快就能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战士……”

      ퟐ这时两个人影出现在夜幕中,虽然看得䱵不太清楚,但指导员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是班长和小东北。

      皅 指导员赶忙压低声音交待道:캴“回来了,呆会儿你们谁也不准说风凉话,听明白了没有?”

      㹊 “是!”

      “明白!”

      ……

      几个人接二连三的应着,不过似乎有些心不甘情不愿。

      还没等众躪人做好心理准备,就听李大锤在外头大吼:“襂还愣着干什么?都出来帮忙!这小子喝高了!”

      “啊?⽠”

      溵 ェ “哦!”

      驱 “啥?”

      ……

      众人跑出去一看,就见班长全身大汗的背着满是酒味还打着呼噜的小东北。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李大锤“핑咦哟”了一声:

      “快快……这小子流口水了,粘了吧唧的!快把他放下来……”

      众人七手八脚的抬过小东北懻,又阃吃惊的发现他背둕上多了把三八大盖。

      ꧽ“班长,这三八大盖……”

      还没等小喇叭说完,李大锤就将两听肉罐头丢了过来:

      “啥也别问,这小子立功了!”

      “给咱敌工部长脸了!”

      “今晚开个庆功宴!”

       ⡖ “真他娘的痛快!”

      众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