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有穿胸罩去男友家

      距离小联盟开考还有55天2ᠥ2个小时

      天气:闷热

      状态:平静

      傄 复习(뫖划掉)学习进度条:39%

      西因士说完这句话后戴滴很久没有说话。

      就在西因士想要恶毒的追问他“是不是哑巴的时候”。

      他兜里的手机震ਭ动了一下,西因士的手机不会胡乱提示信懑息。

      四方公会旗下媒体推送的时事新闻还有自己社交媒体的联络信息才有被提示的待遇。

      就在西因士打算放任手机不管턆的时候,他的手机就像和他作对一般不停詡的发出信息提示。

      “这种程度的轰炸,是你马子吧。”

      戴滴这时候突然说到蒕,西因士心里骂了Ꮜ一句自己椩怎么就突然有뛋马子了。

      他马子没有工作一堆。

      “算是吧...”

      西因士讽刺的应付着接着翻出手机。

      彩蛋回归仪式后一个星期,四方公会再放重磅炸弹。

      钥匙能力者排行榜第四位,芬恩昨日在医院苏醒,目첖前身体各项指标正常。

      这个消息总给西因士羶一种不伦不类的感觉。

      芬恩苏醒与否好像与钥匙能力者界逐一爆破的问题毫不相干。

      芬恩苏醒更像是一个医学奇迹。

      砸西因士扫了几眼这个普天同庆的好消息后撇撇嘴把手机关上。

      他实在是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世界知名能力者苏Ɛ醒有媒体如此的铺陈排场。

      对了。껚

      西因士差点忘记了芬恩是机械城城主未来的孙女婿。

      机械城主手棈下掌握着吹拂四方的媒体机颙关。

      “她们巴不得把男人拴在自己裤腰带上,动不动视频查岗,真是闲得蛋疼。”

      西因⍑士听到这里,不自觉托了托自己的蛤蟆镜。

      “说这么多有的没洇的,就是不打算坦诚相待的意思。”

      西因士往外看着逐渐远离市中心ꆠ一路的灯火阑珊。

      ᳹孤独的高速公路只有⊿路边的防撞荧光灯还有四周开夜车匆忙经堒过的朋友们。

      “没必要,萍水相逢的人互不相知才能各自安好。”

      䁿戴滴也没和自己计较什么,他甚至给了西因士社团并没有想象中这첚么黑暗的错觉。

      ˱此时此刻戴滴是这么的心平鑥气和,说话不急不㪷躁。

      戴滴没有动不动开枪耍刀的粗鲁模样,对方먅安静휯的握着方向盘。

      西因士远远的看见金砂岛那个灯光密密麻麻钢筋混凝土怪物,觉㔯着这一幕实在是庱好笑。

      텓“你要失望了,社长打算和你们好好的ৄ周旋。”

      ԡ

      西因士目ⶻ光下移酞,瞥了一眼悄然反锁的车门。

      刚才妲斯琪还在车上的时候这车锁还不是这样的。

      媎 墨 戴滴没有接话,他沉默的开着车,车还是像刚才一般见娫缝插针抢位占线好不蛮横霸道。

      “按我对社长的了解,她应该不蜾想和你碰面才对。”

      西因士看着车窗外,他和妲斯琪认识不超过半个月。

      说出这句话的自己真是ာ脸皮比城墙还厚。

      䎬 “社长可能只是念在旧日情面上勉为其难的应酬一下,冒昧的问一句你们曾经究竟是朋友还是别的什么关系?”

      西因士㞜就只是冒昧的问一下他们的关系。

      嬆美名曰关㎘心隐形䙃下属的过往方便开展未来工作。

      딚戴滴握放线盘的手紧了紧,西因士看在眼里。㪢

      他뙡歪着头百般无聊的看着外面,因为₝戴滴的鬼神赶车技术金砂岛近在眼前。嬊

      还是那个加油站,还是那个专员,西因士看着专员熟练的把车的车牌拆掉换上新的。

      㛲 看来他回去要做做功课,这些加油站都是怎么运作的。

      驾进金砂岛这个横街꣌窄巷里,一路上车开得磕磕绊绊。

      戴滴手下暴躁的喇叭声不绝于耳。

      西因士摇摇呃呃了半天终于看到了自己住的那栋爽摇摇欲坠的危楼。

      他拍拍戴滴驾驶座前面的车板示意自己要下车了諽。

      “到了,就是前面那栋楼,记得开车门。”

      戴滴缓慢的开了쎓一会儿,突然猛的刹车。

      听着他拉手刹的声音,西因士表面不声不响内心里在想这家伙一路上表现得淡淡定定内心准有鬼。

      “告诉你也无妨,我们以前是恋人。”

      西因士听到这里,ᅲ拉汽车把手的手受惊一用力。

      戴滴只䆒听到“嘎啦”一声,金发青年已经把反锁上的车门推녜开。

      恋人...恋人秫?

      西因士把车门甩上的时候脑꒴子还晕乎乎的。

      䍷这个“恋人”有没漙有同音词,他是⬲不是听错了?

      戴滴看到青年直接把反锁的车门撞开后内心一惊。鱡

      㱗 㱉他来不及查看殉职车门,他赶忙开锁틋打开车门。

      金发青年此时已经大步流星走过了马路傱对面,青年留给他一个竖了拇⹆指的意义不明背影。

      等到金发青年消失在两栋楼之间昏暗的过道后,戴滴才去检查这ओ台车副驾驶恴座的伤势。

      忆 妲斯琪的打手只是简单的一撞就把反锁的车门撞开了。

      阕 戴滴看着好像脱了臼般的车门——它们现在怎么都关不上。

      戴滴拿出随身的传呼঻机,他按了一个短号。

      “喂,修车仔啊︌,在店铺里吧,我这里有台车的车门坏了要换。”

      戴滴看了眼对面的那两栋逼仄的危楼。

      如果金发青年没有撒谎,侰那么他就住敢在眼前这栋夜晚楼层闪着五光十色魔球灯效的单体ム楼里。

      这里两栋楼Ҵ,左边就属于周门街右边就属于朱门街。

      这里真是好一个三不管的交叉口。

      戴滴自己住在金砂岛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知道这么这么暧昧的地方。

      戴滴拿着传呼机再输入了一个短号。

      “白沙滩发现的那群打手最后一次出⍙现在什么地方?”

      传呼机沙哑了片刻回复到。

      “听说是在朱门周门的交界。”

      ྛ 听到回复,戴滴把传呼机掐掉,从下往上仔细的看了眼夜生活热闹的单体楼。 㱕

      敢情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

      西因士以往吃那些绯闻消息的瓜都吃得津津有味的。

      今天这个瓜吃完突然有种多人游戏后的无尽空虚感。

       ⇄全世界怎么就只剩下他这ꖜ个孤独根号三。

      现ꋖ在全世界只有他感情履历这么清白了吗?

      㮦 回到家,还是没有灯,开了空调西因士躺在自己床上看着梅б梅妹妹的会话。

      听完妲斯琪的黑历史后西因士瞬间感觉自己被隕欺骗了。

      敢情这世界上一瞬间大家都感情生活丰富,除了自己。ዔ

      不行,这太劲爆了,西因士᫖打了一行字直接发了过去。

      ——

      四方公会成员㹙认证.西因罥士:原来你和戴滴曾经是恋人?

      梅梅妹妹༭:?!

      乽 ——

      妲斯琪刚在家里坐下,枸她的猫蹭过来想要伺机跳到她大腿上的时候。

      因为西因士的神经三叉戟信息,妲斯琪直接从座位上蹦了起来。

      听着自己쐫的猫因为受惊发出惊叫后背毛竖起。

      ꝵ妲斯琪看到信息直接目瞪口呆。

       ——

      四方公会成员认证.西因士:失敬失敬僼

      梅梅妹妹:这话谁说的...

      四方公会成员认证.西因士:Ỳ戴滴

      꼮梅梅妹妹:戴滴真是个妙人!

      四方公会成员认证.西因士:?

      梅梅妹妹:妙就妙在他妈了个逼!

      四方公会成员认证.西因士:这你也太粗鲁了,ొ你怎么能说脏话...

      梅梅妹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