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app一直显示最优路线

      “刘坚小儿!今日我李傕败你岂能受此大辱,你若是英雄,就一刀杀我!”

      被捆得和粽子一样跪在公堂上,李傕虽为败将,但嘴上却是利害,还真是一副不屈不挠的做派。

      “只恨当日新丰,没手刃你这厮!”

      “那你自己后悔去吧。”

      懒得跟李傕闲扯,刘坚挥挥手让左右卫兵把李傕扛下去,虽然直接杀了李傕可以有效震慑对面凉州兵的士气,但如今刘坚缺少能战之才,李傕虽不是什么名流,但本事还是有的,比起刘烛之流只强不弱,而且精通步军操练,若能收降,也算是替于禁分担了压力,毕竟于禁现在整天围着新兵转悠,都快堵在刘坚家门口抗议不让他统兵亲战了。

      “至于你……”

      “贾诩全凭主公吩咐。”

      见刘坚看向自己,跪坐在一旁的谋士不紧不慢站起身子来到大帐中央,刘坚原本不打算直击三辅地,但这位自称是西凉军军师的贾诩连夜前来,向刘坚通风报信说李傕等人倾巢而出将于三辅地展开。

      刘坚虽将信将疑,但也仍率全军八成兵马于右扶风与京兆伊之间展开,严阵以待西凉兵马。

      而平阳郡一边,虽然围城的并州诸小将手中兵马不多,但守城西凉军未能识破并州军疑兵之阵,仍不敢妄动。

      可以说,刘坚本次大获全胜几乎是仰仗于贾诩将西凉军的配置、布阵、战术全盘托出的结果。

      “我任你做我军师,你意下如何?”

      看贾诩一副镇定自若毫不慌张的态势,刘坚微微皱起眉头,早知贾诩善运筹帷幄,是不可多得的安民良士,但今日得见,这贾诩反倒更对得起岛国人民随便给他扣的毒士帽子。

      “我觉区区一个主薄实在屈才,文和为我军谋大胜一场,使我诛将免死沙场之中,此等功劳怎一主薄可抵,此若传出,只怕外人要笑话我并州吝啬了。”

      “公若验我何需如此。”

      听刘坚说罢,贾诩抬头眯眼开口笑语,就好像是在和刘坚谈玩笑一样,就是其中言语实在叫在坐众将捏了把汗。

      “贾诩关注刘公久矣,昔刘公任于京,便知公之才非比寻常,今天下乱,公可大展宏图,非文和信口胡言,公之心,在坐诸将军不若我知!”

      “哈哈哈……”

      听贾诩说罢,刘坚沉声笑起,然这笑声之中全然没有半分高兴的意思,在坐众将从未见刘坚如此姿态,谁也不敢多言。

      “沮授,他说他懂我更甚你等,你怎看?”

      “此事自当由刘公定夺,公之所想,怎为我等所知,古往今来自诩知人心者无数,也未闻有何人名副其实,皆不过隔雾观花罢。”

      见刘坚把话题抛到自己这头,坐在侧位的沮授起身来到帐中央抱拳垂首道。

      “此战可轻易得胜皆仰仗贾诩,在坐诛将皆知,贾诩若非真心投奔我军,又何必以其旧主为投名状?”

      “你也听见了。”

      看沮授表完态,刘坚摆摆手,示意贾诩起身。

      “既然沮授觉无妨,我也不好独断,今日鞍马劳顿,众将皆疲,陛下亦惊扰,若有事,明日再言不迟。”

      “主公哪里话,我军将士得机雪耻,如今激昂,正是一举大破凉州军好时机,西凉军首战失利,又为我军擒帅首,如今一触即溃,我……”

      众将长出口气准备离帐,大帐内霎时间的肃杀之气让众人满后背都是冷汗,没闹出人命也算是谢天谢地,只有典韦这个傻大个是真什么也没看出来,见刘坚遣散众将闭口不谈破西凉军之事,他倒是跳出来有话。

      “刘公,典韦将军太兴奋了,毕竟难得雪耻。”

      害怕刘坚动怒,同行几个并州小将赶忙把典韦半推半架抬出大帐,生怕刘坚变了脸色。

      待众人走干净,在帐外绕了个大圈的沮授、贾诩这才探头回到帐中分左右跪坐案后。

      “不愧是你贾诩,无一言信口。”

      见两人回来,刘坚脸上严肃一扫而空,哈哈笑起来,又回到往日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沮授,你是不是故意跟着贾诩?”

      “主公哪里话,就许贾诩知君,就不许我沮授识主么?”

      听刘坚说话,沮授哈哈笑起来,伸手捋捋短须打趣道。

      “若我等为美女,主公你这可就是喜新厌旧,如此看,公才是靖王嫡系。”

      “美女有何不好,又不是全天下女子都是你家母老虎。”

      刘坚盘腿坐到大帐中央,与两位谋士靠近,也不是刘坚不信贾诩,贾诩的能耐他可比谁都清楚,但若是直接就赏要位,怎能叫诸将信服,沮授也是看看透,于是才上台来说话,也替刘坚省了不少的麻烦。

      有沮授开口,其他诸将也不好意思不接纳,若再有不满,也不会怪到刘坚头上,只会背地里说沮授太窝囊,还替竞争者说话。

      “沮授自作主张将吕布及我旧部精兵两万遣兖州击曹操,得益于此,我也被迫发兵攻三辅皇土司州以连兖州。”

      看一眼把事件全都提前了的罪魁祸首,刘坚长叹口气,万一曹操被自己这么一通操作给退到了袁绍那,那可一切都好玩了。

      “公如今以仁义称于世,攻兖州未尝不是为我等造势使天下人交手赞叹。”

      贾诩摇摇头开口道。

      “若公惧袁曹联手使一家独大于天下无我等施展之机,那叫回吕布便可。”

      “可这岂不为天下人嚼舌?”

      皱起眉头,刘坚向前探身。

      “请先生指明。”

      “今我等迎天子,主公不得不拱手让权,但若我等弃天子,使众多诸侯来争,再使西凉军小胜我军,便以兵败危急为由,调回吕布,使曹操重得兖州,后以护送天子为由将天子置袁曹二者之间。”

      说一半,贾诩抬头看一眼会神静听的二人,继续开口道。

      “此二人皆英杰,知天子之利害,定愿迎驾,二者相争……”

      贾诩抬头,手作刀装向下一挥。

      “必断其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