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似于花瓣短视频

      夜色下,篝火前,雷恩坐在一块石얶头上守夜횎。

      已经晚上九点了,即使是星月齐现的夏天,树林里七点也完全黑了,难以继续赶路,雷恩安排了几个人在不同方向上守夜,其他大部分人则都躺在睡袋里睡着了韙。

      尼尔走了过来:“大哥,你箥是在担心莱軈纳阿尼他们吗?”

      鎉 雷恩揉了揉额头:“并没有,我更担心马可艾伦他们。对了,周围有什么情况吗?”

      尼尔:“一切正常,守硨夜换班的人都安排下去了。”

      “很好,࡝不要大意。”雷恩有些心不在焉。

      人被杀就会死,15名盗匪可能去抢1班的立体机动装置了,他们虽然只为求财,但他们手上有枪,如果起了冲突,未必不会伤到人。

      他也只能希望莱纳三笠他们及时赶到了,或者说艾伦他们足够警惕。

      ﻛ 一夜无褄话,下半夜尼尔和雷恩换了一班,这边并没有出现什뒓么意外。

      清晨,朝阳缓缓升起,等大家吃完早餐干粮,雷恩带着众人继续出发,大稹概两小时后,他们到了交汇地,但1班的人并没有到。

      셸 一直等,黄花菜都凉了,ᶮ上᭔午11点对面的1班才姗姗来킎迟,莱纳阿尼三笠他们也在ܢ1班的队伍里。

      1班众人很明显的士气低落,赫里斯塔更是哭ꌜ红了眼,尤弥尔在安慰她。

      “你是对的。”托马斯有些丧气的对雷恩说㹴道。

      “发生什么了?”雷恩有些不好的预感。

      “你过껊去看看吧。”阿尼欩抱着双臂道。

      雷恩走了过去,发现莱纳手里正抱着名男训练兵,那位训练兵已经死了。

      ꕖ艾伦和让、马可、萨莎他们正站在一旁,每个人心情都十分低落。

      “发生什么了?”雷恩问站在一旁的阿明。

      伌 阿明有些难过的告知了꽷事情的经过。

      那伙盗匪晚上袭击ͻ了1班,并挟持了Ȫ赫里斯塔,马可艾伦他们太大意了,连个守夜的人都没安排裊,他们被抢走了立体机动装置后倒也没放弃,抄近路袭击了盗匪的马车,抢㝭回了立体机动ꜱ装置和人质赫里斯塔。

      然后那群晱盗匪急眼了,直接朝训练兵开枪,有个叫巴特的士兵不幸腹部中了一枪,情况危急,还好阿明行动前发射的信号弹被뻂雷恩这边派出的莱纳三笠他们6人看到,又有䈧枪声定位,莱纳他们直接偷袭릭这伙盗匪后方,和艾伦马可他们前后夹击制服了这伙盗瓌匪。

      但是,巴特已经中弹了,盗匪用的火枪射程有限,准头也不好,但如果近距离被打中了要害,同样必死无疑。

      别说树林里根本没有救治条件,以墙内的医疗水平,就算是城镇里也未必有办法。

      巴特腹部中了一枪,死于肠道内大出血,尽管덂米娜已经很用心替巴特包扎伤口ʉ了。

      让很后悔:“如果我们没有大意꩓,如果我们一开始就下杀手,是不蘶是巴特就不用死了?”

      畄没有人知道答案,没有做选짪择前,谁也不知道结果会如何。

      艾伦没有回话,巴特死后,他差点想砍死那群已经被他们俘虏的盗匪,被阿明和康尼阻止了,揖这伙强盗也是一群走投无路的家伙,失去了玛利亚之墙,墙内很多人的日子就不好过了。

      ࡘ之后两队在沉默中交换了路线图,往训练兵团基地赶去。

      雷恩招呼莱纳阿尼三笠继续出发怡,和来时比较轻松愉快的心㟖情相比,回去的时候㺫队伍就比较压抑了。尽管2班并没有伤亡,但毕竟1班发生减员的事,巴特ᘦ人缘不错,2班里不少人都认识,雷恩也뛩认识他,只是不꬛熟而已。㞖

      托马斯突然说道:“我有些理解你的话了,不拿战友的生命去赌。”

      刀꺕枪无眼,ﵘ正常人挨了一枪都可能会死,战斗的时候真的的没有多少犹豫的时间諤,那啥回忆过去,然后爆种秒天秒地,逆ऩ风翻盘,别当真,想想就行了。

      真要战斗起来,犹豫就会败北,当一个人在战场上开始分神回忆时,这个人差不多Ъ就要死了,不会有什么奇迹,这一点已经挂过一次的雷恩可ϭ以క作证。

      雷恩:战斗往往一瞬间决定胜负,不流行回忆杀,因为回忆真的会被杀。

      还没等雷恩回话,尤弥尔突然插嘴:“巴特已经没有亲人了,他死前只说了一句‘我还不想死’,赫里斯塔很自责,我怎么安慰都没用。”

      “不是赫里斯塔渒的错,如果不是她发出警示,1班的立体机动装置被拿了恐怕都不知道谁അ干缰的。”莱纳为赫里斯塔辩解了一句。

      雷恩叹息一陵声:“艾伦他们在被抢了立体机动装置后还닱能重提士气偏抄近道袭击盗匪马车夺回装备和人质,其实表现得很不错了,只是之前ꈼ太不像话了。”

      与 当时马可艾伦他;们太大意了,根本不认为会出现危险,直接睡觉连守夜的人都没有!

      发现有些不对劲的赫里斯塔自发守夜,然后一转头就被盗匪们用好几把火枪指着脑袋,赫里斯塔只来得及发出声惊叫就被俘了。

      赫里斯塔:我也很绝望啊。

      雷恩很无语,☯在森林里睡觉都不派几个人守夜,这得多心大啊。他可派了8个人分成四组在四个方向守夜,还有一싺波人员轮换,他还觉得不放心自己守了上半夜。

      雷恩:总有刁葊民想害朕!

      下午3点,两个班都回到了鍥训练兵团基地,基斯教官脸色阴팏沉的站在木制高鐒台上看着下方的训练兵。

      基斯教官拿着两份记录表和路线图,冲着众人大吼:“待会我会把这些贴在告示板上,你㝸们都看看对方班的表现,和自己誴班的比较一下,尤其是1班。

      我告诉过你们!虽然你们大多数人都是十五岁左右的少年,ê但你们不是捡石头拔草的废物,你们是士兵!时刻记住,你们是士兵!永远保持警惕,永远保持战斗意志!”

      又众人皆是沉默不语,马可,艾伦、让他们更是羞愧的低下了头。

      下午五点,基斯教官的办公室中,阿明和三笠还有尼尔(三笠去支援1班了,尼尔也做了2班一段时间的记录员)作为记쨒录员正在汇报工作,毕竟记录纸上不可能太详细,基斯教官需要知道咡具体发生了什么,谁表现比较亮眼,谁又拖了后腿。

      汇报完后,基斯教官并㞻没有作什么䵩评价。

      阿明忍不住问道:“我们做了对的选择븽吗?如果把一切交给宪兵团来处理,是不是巴特就不会死?”∢

      基斯摇摇头:“我不知道,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困难的那条路。就好像雷恩一样,在敌人的生命和战友的安全中选择战友,㋼即使敌人罪不至死也会优先杀死敌人,你很难说他就一定是ꣃ正确的。

      阿诺德,你觉得哪条路更困难?哪条路你不会后悔?”

      阿明沉默着没说话,三笠拍了一下阿明的肩膀:“走吧。”

      基斯目送三人离去。

      那伙盗匪被交给了宪兵团,训练兵们也算立了一功,只是没几个人觉得高兴就是了。

      ᫏几天后,到了848年6月份,训练兵们放了半个月假,看起来挺长的,但这也是今年最后一次放假了。Ჽ之后就要训练到849年1月份才有15天ỹ假期。

      佾巴特讂被安ꅚ葬궢在训练兵团驻地不远处的一个公墓,那里埋葬着不少因各种训练或意外死去的训练兵。

      一百多年来,训练兵团为墙内培养了无数优秀的士兵,쑼是调查兵团、宪兵团、驻扎兵团的主要兵源,前调查兵創团团长基斯·夏迪斯,现调查兵团团长艾尔文·史密斯、分队长米克·扎卡利亚斯、分队长韩吉·佐耶,宪兵团团长奈尔·德克,驻扎兵团南部司令多托·皮克希斯都曾在在这里学习。

      䬭一㷄代又一代新兵在这里成长,或死去,或开始他们的传奇。 幆 馝

      放假了,有人回家了,也有无家可归的人留在这里,而未뢯来的事,谁还知道呢?

      正如三笠所说,这个世界残酷而又美好!

      办公室内,基斯教官整理着这次训练兵们鳰的考核成绩。毫无疑问,作为新兵,这群少年还有一段路要走,至于未来他们会成为什么样的士兵,他也不知道,但他会在这里默默见证,并送上祝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