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空吉泽明步

      王若兰姑娘把车开到一个不起眼的小吃店门前停了下来。

      ᰍ四人下车后,走入店内,每人吃了一碗汤粉。

      临走时,赵首长对沈醉道:“你吃饱没有,如果没吃饱,再来一碗?”

      “好的,还真没吃饱。我以为首长请客要吃大餐的ᗿ,竡谁知这么鞮小气,就吃一碗粉条打发了。”沈鄬醉微笑着说道。

      “亏你说得出口。我瞣们三人远道而来,你却一毛不拔,还想吃大餐?不觉得害羞么㽮?”赵首长也笑道

      陈局喬看着这一老一小互相“挖苦”,觉得有趣,也在一旁偷笑。

      沈醉吃完第兕二碗汤粉之后,四人回到车里。

      陈局从ꪵ公文包里拿出一个牛皮信封交给沈醉,然后对沈醉说道:“这是你去A国所需的全部资料,你按照上面的说明去办就行。这份资料的内容,你必须在晚上七点വ钟登机之前记在脑海里,然后处理掉。”

      뇫陈局说到这里,停了ฦ停。又拿出一个公文包,然后说道:“这里面是两张从S市国际机场飞往A国的机票,王若兰是你的助手与翻译。

      为了工作方便,你们两个假扮成夫妻,结婚证及护照都在这里面。你们去A国度蜜月。”퀇说着把公㠇文包递迓给沈醉。

      落而沈醉在陈局说话时已把牛쟈皮信封里的内容全部记下。这时他接过公潳文包,拉开一看,见里面果然有两张机票与一张结婚证及两本护照。

      沈醉看퉐了一땬眼坐在驾驶位置的王若兰,见슋她若无其事的坐在哪里,好像对陈局的话鮙没听见一样。

      但结婚证上这个漂ꭘ亮的姑娘明明就是面前的这个王若兰。

      显ⷴ然,王若兰是知道这一切的。

      沈醉有点担心崺,如㶽此危险的任务,却叫一个女孩子前行。虽说A国还有几个帮暎手。但这不氝是演习,而是럛真枪实弹,在异国他乡。天时地利人和不占一项的⦍情况下,一个女孩子去那里,确不是明智的选择。

      沈醉想到这里,于騀是说道:“陈局,我可以提蟣个要求吗?”

      陈局笑道:“当然可以,此⠓次任务凶险异常,頿A国正发生挧大规模的骚乱,且有多股外国势力潜入了A国。他们的目标,也是奔那两位科学家而去的。”

      “嗯,∩正因为如此湯危险。我建议把王若兰同志换下来。”沈醉毫不客气地道。萈

      “你是说퐊把我换掉?“王若兰娇容变色,柳眉倒竖,“我倒想썗让陈局换你呢。”

      陈局䟎笑道:“你们二位不要争了,沈醉你身经百战,这个人人知道。可王若兰同志既然被称做警界霸王花,自然不頱是浪늬得虚名之辈。

      她曾参加过大小十余次真枪实弹的抓捕行动。曾经轰动苍南的二王抓捕案,就是她追捕破获的。你放心,她决不会拖你的后腿。”

      “可是,我总认为一亮男一女同行不方便。”沈醉仍在坚持自己的意见。

      赵ᗻ首长发话了:“沈醉,你放心好了,王姑娘也是个经验丰富的老侦察员,经历过十余次枪林弹雨。我相信你俩会合作愉快的。쏬”

      沈醉苦笑:“但愿如此。”

      䠵 沈醉见进❛言未果,只得接受了这个美女㎂搭当,但他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如果你们两个没什么问题的话,就去机场,提前进入候机室,适应一下“夫妻”᧲过程。

      “好吧,去机场。”沈醉说道。

      癌 꽏“这是你们的换洗衣服,是王若兰买哌的,到时候,你找个地方把你这身行头换掉。今日你订婚却穿成这样,我真怀疑那个富家小姐怎会看上你?”쀶赵首长说道。

      “喂喂喂,你做为一个首长,应该全方幏位为你的部下考虑。你的部下好不容易泡上个갴富家姑娘,你却在此说风凉话,如果被她听到,产生不好的后果,你身为首长,可要负全责的呵,哈哈哈̨。”沈醉爽朗一笑。

      “你这小子,越来越贫嘴了。没ᕿ大没小的。小王,륵走,去S市国际机场뵇。”赵首长高兴舀地道。

      王若兰答应一声,发动了车벘子,向S市国际机场飞驰而去。

      一路上,王若兰心里不是滋味,她乃警中精英,没有人敢怀疑她的能力。

      她自认为自己巾帼不让须眉。可今日这沈醉根本瞧不起自己。

      沈醉大名,她在中䐩央警官学校读书的时候就齾听说过。知道羰此人囶精通擒拿格斗,火器射击,交通工具驾史等众多项目,而连续八届军中比武,名列榜首。

      而王若兰自己在警界中也是一流好手,虽没沈醉那么出色,但也可算得上瞛鼎鼎大名的女霸琻王花。今日当沈醉的助手,她自己䪜觉得很委屈,认为大材小用。可沈醉却饰想另换他人,真是岂有뛿此理。

      王若兰一膰肚子气地把车开到S市国际机场。把车停好后,回头把那个装换洗衣服的袋子从后面抓了过来,把沈醉要换的衣服拿了出来똉,随手丢到㾧后座,然㾺后打开车᧸门,提着这个装衣服的袋子쀽下了车。

      赵首长与陈局见状,摇了摇头,两ཱི人相视一笑,然后下车而 去。⣭

      沈醉会意,等他们下完车后,迅速换好ꈫ了衣服。然后下了车。

      䫤“哟,我说沈醉啊,平时倒没看出,썖你西釔装革履后,还真有点风流倜傥啊。”沈醉听赵首长这样㋱说,好像不是夸呀。

      汬 但沈醉自揼我感觉맽良好地笑道:“赵首长,我ĉ这个优点你才发现啊。”

      赵首长亦笑道:Ꟙ“年啘轻人,谦虚ㄒ点,樈戒骄介躁。好了ⷡ,你们进候机室吧。”뚢

      陈局也笑䖺着说:“是呀,小沈,小王,你们两人进去吧。”

      沈醉与王若兰相互看了一眼。沈醉开口说道:“两位首长,我们走了。”

      王若兰似乎还在生气,只向赵、陈两位首长点了点头。然后拎着旅行袋向候机室走去。

      沈醉提着那个公文袋,却把那个牛皮信封交还给陈局,然后对两位首长说了一声再见。接着大踏步向候机室耕走去。

      沈醉听到身后两位首长的声音:

      勛“我ಲ等你们凯ﭗ旋归来!”

      “祝愿你们马到成功!”

      “谢谢!歎”沈醉在心里说道。

      櫖赵首长与陈璎局一直目送这两位年轻人进入了候机室。方才拉回视线。

      两位老人相视一笑,但已是眼中湿润。

      他俩知道,这也许是生离死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