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果冻

      㱻不过这就是以后的事了,眼下最现实的还是好好修炼。

      閗 吴穷自从收到《吞天诀》之后,除了被抓住实在不能修炼的日子以外,没有一天懈怠过,每日修炼不缀,不过有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每次修炼完都会想一想,那就是自己现在算是修到㬤什么境界什么程度了?

      《吞天诀》上目前还没提到过境界划分,就算后面有,估计崆也是按神兽的境界划分,跟人类的分法应该不太一样。

      而在这㋝个闻来德的㷺屋子里,吴穷本想翻出些像是《基础修真学》《修真概论》《从零开始学修真》类型的书,但不知道鑖是这人不爱看風雨文学内就只有《࡛魂术速成》和《越人罪录》两本书,吴穷不知道的是,如果不是这个月正好轮到闻来德保管这本《魂术速成》,那他连这本书都看不到。

      一般军营里并不会把书列作违禁品,因为这实在没什么必要,毕竟古代的文盲率一直高于9⾴0%,就算这不到10%的识字人口里,还有相当数量的人是“斗大廙的字不识一箩筐”的,这也算识字了。就算是新中国,刚成立那会儿全国文盲率也高达80%。

      疼考虑到这朝代会把充军当成惩罚穿越者的手段,很显然,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断然不会有多少读书人愿意参军,既然大家都귌不认得几个字,那又为什么要禁书呢?

      这理由自然是因为穿越者的存总在了,穿越者什么人都有,但好像就是没有文ꏞ盲,反而一个比一崪个读书读得多,偶尔有那么锰一䗌俩个不太读书的,那一定是拥有丰富的实践经验了。为묁了防止穿越者通过书籍了解世界,这种几乎每个穿越者都要来一趟的训练营禁书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了ᖬ。

      瀿 当然,有一点还是挺奇蕍怪的,这个训练营有很押多针对穿越者的设置,吴穷‴进来之后,他遇到了烙塸印、分化瓦解、拉一派打㰠一派、洗脑、禁챯书。但这些手段互相之间不要说相辅相成,有些其实是互相冲突的᦭,比如洗脑这个手法就跟其他的格格不入,属于简单粗暴直接有效的那໹种。而有了洗⡢脑,其它的手段有没有似乎都不重要了?

      究其原因,其实是因为对待椐穿越者的态度并非是一成不变的,也不是一开始就׊糟到现在这种程度的。刚蘷开始皇上下令时,其实下面执行时多数是不以为椰然的,并不认为有此必要,毕竟老老实实过日子的穿越者不在少数。 ⨔

      椞 虽然说穿越썫不뾏造反,那还穿个卵。但造反之事收益虽大౥,风险也大,安安稳稳而没有什么风险的小富即安的㬐生活未必就比敢把皇帝拉下马差多少。穿越后造反或者走内部和平演变路线的书固然非常多,但穿越后种田,宅斗类的也不﮷算少。

      由于这种不以为然,使得执行层对穿越者的对待方式并不是按敌我来的,更⋈像是按内部矛盾来的。分化瓦解,拉一派打一派这类的措施,就是来源于这굦个时期。这个时期对穿越者的处理还是比较柔性的,只是削弱一下他们聚众造反的能力,让穿越者的注意力集中在内部斗争上,늇从而减少他们花在ꗛ造反上濢的精力。

      而到了现在这个阶段,用出了洗脑⨘这个手法之后,很显然,这已经是将穿越者作为仇敌来对待,甚至比仇敌还要过了。毕竟恷很多藬魂术连对付敌人都不许使用,却允许对穿越者使用빔。

      而ড়为什么已经用出洗脑了,之前显然已经没有意义了的各类制度还没改掉,这就是因为官僚思想的缘故늫了。不改,也没什么问题,改了,之后出了问题,改的人苳就有责任,既然如此,自⣅然不会有人想要去改变旧例了,除非它碍쩩到了谁。

      騷 殄虽然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书,不过吴穷从《魂术速成》里的只言片语里,他还是了解到了一些这个世界的境界划分。

      这个世界的修真者,最低境界应该是练气,㨈之后是筑基,再上去是金靹丹,这是从《魂术速成》里的一些雧法术中注明的“(漇最低相当于꛾XX境界方可使用)”看出来的。

      至于金丹以上⇯的境界就不太清楚了,可能那种法术已经不能算是速成的范畴了。

      ⯱此뵤外,从“相当于”这个词里,吴ﱭ穷还读出豘了这个世界的境界划分或许并不是只有一种,可能同时存在多套境界体系,不过练气-筑基-金丹体系应ᖒ该是比较主流的。

      在吴穷绞尽脑汁从书上的只言柫片语弔获取情报时,离他不远处的一间屋子里,有人正谈论着他很想了解的,关于修真界的情况㱄。

      柯愈静:“王道友找我有事?”

      王仲亮:“对,핿之前被白虎杀死的那位道友,靌他所在的门派发现他的魂灯已灭,正在询䧸问缘由,毕竟这魂灯也并不一ꇐ定是人死了才챸会灭,有些覘意外魀也会导致魂灯熄灭。我们须得上报个死因,所以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柯愈静愣了愣:“这个需핂要征求我的意见吗?如实上报Ἳ便可䒏。”

      王仲亮无奈的笑了笑:㮱“若是如实上报那当然可以,只不过后续大낰约会有很多麻烦。”

      柯愈静不胺解:“有何麻烦?”

      王仲亮解释:“比如既然说是白虎所杀,那自然要将白虎的详细情况说一下䷯,但是我们并不知道那白虎到底是什么情况,问鲔那越人他一直没说,现在又被闻道友给弄傻或者弄死了,这或许会被ﲡ认为不愿说实话,有删所隐瞒。”

      ड Ⅶ柯愈静皱了皱眉:“我们确实不知道啊,有什么理由会潀被怀疑?”

      王仲亮耐心解释:“一个筑基了的修真者被野兽杀死,如果这个野兽不是神兽、异兽、成精妖兽,那是很丢人的,可能门派都会被人以此质疑弟子的战斗力。而如果是被其它穿越者所害,那就正常多了,谁也不可能老防着所諌有人。”

      柯愈静非常不满意的摇了摇头:“就算如此,也不该无端怀疑咱们。”

      杻 王仲亮:标“倒也不算很无端,我们说白虎杀了他,可白虎呢?,不见了,唯一了解白虎的鐦越人呢?现在也说不出有用的话礳了。”

      柯愈静一想倒也是,这么看确实有点像ꂧ阴谋:“那我们该怎么说郌?”

      王仲亮摊手:“就덩说是兽人套干的,小股部队侵入,偶遇那位道友,袭捳杀后溜走,兽人也干过不少这种事了,多干ⷍ一次也不会有廆人怀疑,这里毕竟离前线不远ꗘ。”

      柯愈静晿想了想,虽然不愿扯谎,但也不想给大家多添麻烦,不情不愿的说道:“行,就这么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