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具交友app下载

      奥尔在“远离”了莎拉之后,马上拉开船帆控制着船向附近的南延岛驶进。

      在奥尔风法术的加速下,整艘大船很快就到了南延岛的岛缘,而莎拉此时已经在主甲板的炮台上整装待发了。

      “小鬼,可以开炮了吗?”莎拉懒懒道。

      看到自己要辛辛苦苦地控制船的加速驶进,这个女的什么事都不要做的在那里闲待着,奥尔心里一下子不平衡起来了,嫉妒让他不满回道。

      “还没呢!”

      其实已经差不多了,他也看到周围海域不远处就有一艘巡逻的海盗船,如果现在向海中开炮一定可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后奥尔他们只要跳到岸上就可以继续行动了。

      “砰!”

      出乎意料,奥尔刚不满否决了莎拉想开炮的决定,她就朝着岛上开了一炮,巨大的声响让奥尔吓了一跳。

      “你干什么?”奥尔停下来施法,质问道。

      此时整艘船已经非常接近岛岸以至于几乎要搁浅了,他也没必要继续加速了,

      “哎啊,在这一直带着可是很无聊的,只有刺鼻的火药才能让我兴奋。”

      好吧,反正现在也的确可以开炮了,奥尔也不打算在这方面纠缠,但···

      “你为什么朝岛上射啊!?”

      “我手滑了。”莎拉双手滑搓着。

      奥尔怒目以视。

      大炮还能手滑?

      “好啦好啦,我只是觉得反正是吸引人的注意力,不如往岛上打,万一一炮轰死那个老货那就好了。”莎拉摆摆手道。

      “但是如果···”

      “好了小鬼,你不觉得你现在应该关心的是听到动静后赶过来的其他海盗船吗?”莎拉脑袋一歪,眼神示意奥尔看向船首一边驶过来的巨影。

      奥尔先是愤愤看了莎拉一眼,只觉自己这个“辅助”毫无体验感。

      AD不听话啦!AD造反了!这怎么打?说好了我带节奏她到时候再收割就好了,结果居然不听我的指挥擅自行动。

      但马上他也缓过来,看到远处不断赶过来的一道道船影,自知现在也顾不得这些小事了,同时自己的心也有些紧张了。

      “我们赶快下去吧。”

      现在是真正关键时刻了,毕竟之前和莎拉对付船上海贼的时候风险是比较小的,被发现了他们既可以正面对决,计划失败了也可以他们也可以退走的,等休息几日之后再作打算。

      现在就不一样了,如果他们两个被发现了,大概率就只能被一众海盗船炮轰至死。

      奥尔可不能拦截那么多的炮弹。

      听到奥尔的话,莎拉冲着他笑了笑,从主甲板的炮台附近迅速掠到奥尔身边,抱起了奥尔从船尾果断跳下船,吓得奥尔脸都白了。

      安稳落地后,奥尔心神未定,怒问道:“你干什么?”

      “当然是抱你小船,难不成你还想飞下来?”莎拉放下奥尔,就转过身子看向大海一侧,毫不在意地道。

      “不行吗?”

      “你这样的每次飞行还要脱鞋的法师,还是不要丢人现眼为好。”莎拉毫不留情嘲讽道。

      “是吗!?很遗憾等会儿你要依靠这位丢人现眼的法师来行动呢。”奥尔看了看眼前近乎搁浅的大船,不甘示弱地回道。

      虽然话语交锋奥尔在话语上没有输,但他内心已经输了,因为奥尔也是比较同意莎拉的看法的。

      每次就那么点高度的飞行都还要脱鞋,很糗,不过自己觉得糗那也是自己的事,不能别人揭穿啊,特别是这个女人!

      话说,挺软,咳咳。

      想起莎拉抱起自己,奥尔脸后知后觉地红了起来。

      “哦?那法师大人,你还不赶快行动?”莎拉斜着眼看向奥尔。

      收敛起心里乱七八糟的想法,奥尔又恢复了那一丝丝的紧张感,他知道自己该行动了,于是缓缓走到岸边,蹲下将手伸进海水里。

      “小鬼你不用风吗?”

      “嗯,我想顺便试试自己可不可以控制水流推动这么大的船。”奥尔慎重的点了点头,同时精神下潜,一下子就集中在了放在水中的双手上。

      “水遁,大瀑布之术。”

      又是在心中默默念了念,虽然自己使用的也没什么技巧,就只是单纯的把法术释放出来让它们推动海水就行了,但心中有了对水流大概的形状后,奥尔还是为这次的出手起了个名字。

      随着奥尔心中默念,成堆的水立马在海盗船的船尾汇聚,形成一道漫长而耸高的水浪,但是水浪并没有立马像常识那样卷下去,而是在奥尔法力的驱使下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勾成一道圆滑的弧线。

      再轻轻给与向前的冲击力,这道大波浪就像地龙从底下卷土而至,狠狠拍打在海盗船的船尾。

      紧接着这艘大船犹如离弦之箭,破开稍有波澜的海面,冲着最近的一艘海盗船飞去。

      ······

      “船长,刚刚毒刺海盗团那些家伙干嘛往岛上发射炮弹?他们难道是奸细?”

      朝着奥尔他们驶来的海贼海盗船上,头上包着头巾的小海盗还不解地问道。

      “放你他娘的屁,谁的奸细?那些诺克萨斯的杂碎?”海盗头子斥得唾星飞舞。

      “对啊,这次那个铁钩帮的卡塞不就是怕他们报复才躲起来的吗,还雇了我们替他巡查?”

      “你懂你他娘的屁,卡塞那老杂毛是躲着诺克萨斯的报复不错,但诺克萨斯现在就一泥潭的牛,自己的硬仗还没打完呢,哪有那么大精力和你搞奸细这一套,早他娘的直接*你老母了。”虽然骂的很生气的样子,但是海盗头子心里还是很舒畅的,同时自己也疑惑这个毒刺海贼团到底在干什么。

      “那这是什么情况?”

      “估计是有不知道哪来的敌人在船上,真是*他娘的,先过去看看情况。”海盗头子抽出弯刀,心里做好开战的准备。

      “船···船···船长。”那小海盗忽颤颤巍巍地叫嚷。

      “你他娘的又怎么了?”海盗头子旋过头去,看着小海盗不耐道。

      “我们不用过去了,它、它过来了!”船员颤颤巍巍地指着如同被掷过来的奥尔刚刚坐着的大船。

      “什么!”他蓦然回首。

      “快放信号弹,啊————”

      火光于遥远的海面上忽起。

      ············

      “呼。”看到两船相撞,奥尔终于吐出一口气。

      “小鬼,现在可不是松懈的时候,我们要赶快躲起来,跟我来。”莎拉刚刚也一直看着奥尔弄出的动静,但此刻对奥尔催促道。

      说完不容奥尔反应,直接拉起奥尔的手臂把他向一个方向拽去。

      “哎,等等,你先别拽我的手,这是去哪啊?”奥尔半跑半跳,勉强跟着莎拉脚步。

      莎拉见状停了下来,听了奥尔的话,松开了抓着奥尔手臂的手。但倏忽,她又捏住了奥尔的鼻子!

      又来这套!

      我是叫你别拉我的手,没叫你扯我鼻子。

      奥尔没有想到莎拉会在这个时候偷袭!一时没反应过来,便被牵着鼻子走。

      “快点,去我刚刚炮弹打到的地方。”没让奥尔抱怨,莎拉开口解释道。

      “为···哈···为什么啊?”

      被捏着鼻子同时自己还要全力跑动,哪怕自己已经有了一定的喘气经验,此时也有些气短,这样的情况也没办法思考。

      “动静那么大的炮击,哪怕卡塞的哨子主要是来探查海上的情况,刚刚的炮击位置他不可能不管吧?我们就在那等着,准能蹲到。”

      这话倒是让奥尔不由得高看了莎拉一眼。这个粗中有细的说法勉强挽回了一点这位女船长在奥尔心中的地位吧。

      话说莎拉在第一次和他去追查荡妇开膛手的时候,由于自己对这里不怎么熟悉,再加上那次基本上全凭莎拉的主意,奥尔还觉得莎拉挺靠谱的。

      结果从这次的行动中,奥尔越来越发现莎拉的作死行径,这让她的形象从一开始的运筹帷幄到现在变成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莽妞。

      厄运小姐的称号不是浪得虚名的,不管是对手还是队友。

      “哎,看样···子,呼呼,莎拉你,呼,有时确实,也还是有···呼···脑子的。”奥尔上气不接下气的讲。

      “啊!”奥尔感到鼻尖一痛。

      他差点忘记自己鼻子正被莎拉捏住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