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田杏梨 ed2k

      次日清晨,大谷吉继裹头蒙面,召集村中农兵。

      家里虽然败落,但多年的积威尚在,农兵还不敢不听招呼。

      地侍在武家中只是个再小不过的角色,可在村落中却是主宰村民性命的大人物。

      再加上这次主家还管口粮,春耕后农闲时节,大家也乐意出去赚口饭吃,给家里省点粮食。

      只是看着大谷吉继包裹着脸的白布缝隙,时不时露出一些溃烂的红斑,让农兵恶心得背后称呼为病鬼。

      大谷吉继也不在乎,这些年听惯了。悲伤过,绝望过,自残过,到现在已经是心如止水。

      农兵们背后的不恭敬她毫不在乎,反正路上乖乖听话就好。

      真到了打仗的时候,溃散就溃散吧,也不指望这二十三名农兵派得上什么用处,无非是做个样子给六角家看看。

      这次的命令处处透着蹊跷。一面说是京中重要的贵族,另一面却派自己这个六角家认定病重将死的姬武士去随行出战。诡异得很。

      她已经下了决心,有机会就诈死逃走。大谷村在六角家的核心领地,出奔难免遭人泄露。被六角家发现她装病,必然暗中灭口,维持主家的形象。

      这次出战,趁着战事混乱偷偷溜走,也不会留下什么漏洞。免得自己在外出仕,忽然就被伊贺众甲贺众收钱办事,死得不明不白。

      京都三渊府邸外,三渊晴员正陪同斯波义银等待细川藤孝。

      斯波义银还是一身白羽织,身后的前田利益倒是穿着义银送的那身兜胴,这次出战她是斗志满满。从入仕斯波以来,好处拿到手软,可做出的成绩却是汗颜。

      这次出战近江,义银可能不情愿,但对她来说确是正名之战,必须英勇作战,证明主家的投资没有眼瞎。

      日头渐起,细川藤孝却还未出现,三渊晴员有些心急。这次女怎么回事,平时挺靠谱一姬武士,这次却让男士久等。

      何况她已经想着两人结缘,更担心斯波义银心中不满,说笑几句,就去前头街口看看。

      义银倒是没有多想,脑子里都是近江国的地理与武家。为了不打无准备之仗,他硬是几天吃下了尽可能多的近江情报。

      这时候脑子里塞得满满,哪有心思记恨人家迟到。昨天也是看书看得头昏眼花,被担心的利益拉出去走走。

      利益站在义银身后,他的努力她都看在眼里。努力得甚至让她有些心疼,默默看着,却发现了一件事。

      “主上,你是不是又长高了?”

      “恩?好像是的。”

      义银听了利益的话,回头看她,发现以前的直视变成了少许俯视。

      义银体质跟随前世,过了冬天就15岁了,正是男人拔高的时候。

      想想前世长到了183厘米,只要不出问题,这身体应该也可以,那可真是鹤立鸡群的高度。

      两人正说这事,三渊晴员带着两名姬武士自街头走了过来,远远还能听到她不断埋怨的唠叨声。

      义银仔细打量,这两名姬武士都是超模的身材比例,再加上五官秀美,常年练武的体魄,远看如雌豹般蓄势待发,美丽不可方物。

      前面被三渊晴员责备的姬武士,温和的脸上带着一丝矜持,灵动的眼神不偏不散直视前方,自有贵气。

      后面跟着的也不差,优雅地迈着步,不急不慢跟着走。看似匆匆却给人从容的感觉,优雅淡然气质出尘。

      “来,义银。我给你介绍介绍,这是细川藤孝,和泉细川家的少主,我的次女。她武艺高强,是京都有名的姬武士,此去近江必定能保护你平安。”

      “这是尾张斯波宗家嫡公子斯波义银,我和他母亲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手帕交。”

      三渊晴员说着不免忧伤的摇头。

      “斯波家遭遇惨事,只留下他一人。以后他就是我们的家人,要好好照顾人家!听到没有!”

      对细川藤孝的迟到非常不满,三渊晴员语气凶狠地说。

      “是的,母亲大人。斯波公子,安好。”

      “细川大人安好。”

      义银在打量细川两女,两女也注视着他。

      明智光秀忍不住挑了挑眉毛,之前听了传闻印象很差,但见到真人还是被惊艳到了。

      很少能看见这么高的男子,相貌也能打个九分,而且看起来不是那种弱不禁风的高门公子,喜好涂脂抹粉,更像是上阵武士的打扮。

      明智光秀躲在后面偷偷看还好,正面迎上的细川藤孝感觉更为强烈。

      迟到是她故意的,一方面想给义银留下个不好的第一印象,另一方面也是想少听点母亲的唠叨,时间紧张自然要快点上路。

      可真的见了人,和脑海中想象的刁蛮公子完全不一样。这外形,难怪母亲大人动了心思,母亲她一直是个颜控。

      两女对视一眼,默契地抬了抬下巴。虽然是个品行恶劣的骄纵少年,但这外貌还是很养眼的。

      呵呵,女人。

      义银也不知道,自己这才进京几天,名声已经烂到了谷底,只是觉得这细川藤孝和另一个姬武士的眼神有些怪异。

      “请问,这位是?”

      “这是我的密友明智光秀,这次应我邀请,一起前往近江。”

      细川藤孝礼貌地回答了义银的问话,不失礼也淡淡保持了距离,让人挑不出错来。

      三渊晴员眉头一紧,这傻女儿干嘛呢,刚想说话又被打断。

      “这时间不早了,我们还是早些出发吧?母亲大人请放心,此行一切有我。”

      “恩。。那你们出发吧。”

      看了看太阳,三渊晴员只好让细川藤孝得逞。心里却感觉不安,也说不出来哪里不对。

      四人都是骑马,府中牵出义银的坐骑,细川藤孝表示了惊讶。

      “看不出斯波公子竟然还会骑马,只是路途遥远,沿途不便换乘,还是坐牛车妥当些。”

      “不必了,我上京就是骑马来的,没问题。”

      感觉被小瞧了,但义银还是和气地回答,一旁的利益不满地说。

      “我家主上可是初阵斩首十余级的豪杰,你看不起谁!”

      “是,是。”

      细川藤孝毫无诚意的点头。

      义银与利益两骑先行,细川藤孝与明智光秀在后。

      “这家伙说话阴阳怪气的,我讨厌她。”

      “少说几句,这次近江之行不比尾张时候,万事小心,安全第一。”

      义银告诫利益,利益撇撇嘴,瞄了一眼身后。

      “那斯波义银公子的家臣吹牛吹得太夸张了吧,是不是暗恋她的主君?”

      “长得美呗,总有舔狗的。”

      “还好你是细川家少主,换个人学你说话早被打死了。”

      明智光秀翻了个白眼,跟着笑嘻嘻的细川藤孝策马跟了上去,两人都没把利益的话当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