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不要舔浑水摸鱼

      “飞扬”,林生指꒧指看台正洭中间的雅间;“正鐏主来了,这面相都不是个坦荡之獡人,我担心,接下来与胡军打擂比试的会有他的人插进来违反规定暗算偷袭”。

      林飞扬说;“他还碀能笑,说明这几千两对他无关痛痒。台上动手脚,我到觉得칎不会。席台看众少则五六百多则七八百谁都知道他输银子了,如果台面上做手脚无异于自爿损招牌。黄沙城这种杀人亮刀ᵇ的地,失去诚信,势力再大也解释不了”。

      林生看看胡军,又看看雅间里的周云。“你是说,只有让他感觉到痛,才有可能拿出碧血花做赌注”。

      “噗~”,林飞扬吐出枚枣核,“秀才就是秀才,该打守擂了,咱去看看军子”榒。

      开场前♫胡军休息的,旁边女眷伺候,捶捶打打揉揉擦擦。清水,果盘,酒帵坛,糕点,一应俱全。半个时㉅辰后开擂,这中间空档也是席台上看客买定输赢的时间。

      林飞扬摆੃摆手,胡军맮旁边伺候的都撤走了,拿起扇子给他扇风的,“输了二十两”。

      “什么蜏,输”!胡军眼瞪的直直,“你没押我赢”。

      翶 “兄弟就是綁兄弟,太了解我了。银子得挣,不挣怎么吃饭。好了,别计较这些细节░了”。说完,拍拍胡军裸露的粗肩。

      胡军不។放弃的,“你老实说,是不是压我输了”ਸ਼。

      “怎么可能,짣当然是压你赢”。

      “真的”?

      䡶“假的。接下来,你必须打赢所有人,打擂赢的和赌局赔送的到达六万两,我就可以要求周云拿碧血花一赌。赢了,你多半还会与奴隶打最ឥ后一场,届时我来”。

      亞“怎么,你觉得我打不过奴隶”。

      “我担心他们不会轻易让咱把碧血花拿走㙵。我上你讟留下,是吸引目光。秀才化好妆了,偷梁换ষ柱暗中带走碧血花。姚算算时辰伸小凯也该到铁手李那,只缺碧血花做药”。

      “嗯,明白”。

      樞 铛啷啷,敲钟声响起大鼓擂的砰砰胡扩军在欢㉋呼中走向擂台뻙。

      林飞扬嘱咐,“稳住퍈”!

      第一个上台是练螳螂拳的,双手如刀耍弄起来快如刀影威风赫赫。岲步伐也如螳螂捕食,迅速敏捷。可胡军是虎,以黑虎掏心把螳螂的双刀打折。

      “啊~,我的手我的手……㸝”

      裁判摆摆手人被拉下去。

      第二个上场挑擂겓的主动与胡军商量能否用棍,结果还是一样棍断人飞撞出擂台砸到人群里。

      胡军快追过去问候,“怎么样,有没有伤到人”?

      搆“没事,没事,他崵就是晕了”。

      裁爓判依然摆摆手把人抬走。

      第三个善借力打力,胡军的撼天拳刚猛有力震袖有声,뙪每次却都ꩤ像打在棉花上无处着力吃点暗亏后,火一大,直接将他撞出去赢得比试。

      “ꤞ嗯”,场司敲敲锣,“下一个”。

      参擂价格已经涨봷到万两林飞扬忐忑起来重赏下必有勇夫接下来的擂,不好打了。

      霧一口气,胡军连赢两局金池总数已ឈ经达到四岿万一千两,一直谈笑风生的周云也把目光转到胡ﰉ军身上对他打躳量起来,这一切抖被林飞扬捕捉到,“你终于肯正眼看了,不容易”。

      重慀财诱惑之下必有勇夫,这句永远正确。席台上看客由最初的欢呼雀跃变得咒骂连连恨不得胡军栽个大跟头,因为他赢的是他们钱。比试达到六万两一场时为翻本也为挫败胡军由几十人共同凑出比试金,推崇一位⨡用环刀的与胡军比ﳐ试。

      在拥护中他上场了,一身灰糙布没有像其它人似的花活缠身图个气派图个好看,对胡军施江湖礼抱拳说,“你▚很厉害,连赢这么多场。我叫于莽,༜你呢”?

      胡军还礼的对这干瘦子抱抱拳,癸“胡军”。

      “嗯。ᠹ比试前先把话讲清楚,我是用刀的,环刀。你我并无怨恨我需要银子你有银子쌯,他们推崇,我就过来了。如果你同意动壹兵器比试咱方可动手,但你要也先休息休息。如果不同意我也不过多纠缠,如何。

      胡军暗说,“这家伙长得柴柴瘦붏瘦其貌不扬,到也是个磊落汉子馇,对我脾气”。“没问题,兵器就兵器。如果你打赢我⴫,他们给你多少”。

      “五千两”。

      “哈哈……,原来我身᠆价这么高。好,按你说,半个时辰后开打”。

      一点头,两人各自退到鮂场下。

      殷勤的林飞扬为胡军⦪捏㉡捏捶捶松筋缓骨缓;“行啊兄弟,武功太高了,这叮当五六,把他们一顿胖揍㗸”。

      “哎~,别这样,谦虚,虽然我也就发挥了三成功力,죀没办法,武功太高势不可挡一路破竹雷霆万钧”。

      “停!说你胖,你还喘了”。

      “没办法,事实而已”。看林飞扬要拔刀,“镇定镇定…,低调低调低调,一吼一挺脖的,低调不了”!

      “那家伙低沉的很,有把握吗”? ⡲

      胡军也뙚不闹了,“先试试”。

      林飞扬说,“䝄等会你不需要和他要硬碰硬还尽量托他,使环刀的,都前三十招猛恨不得将对方兵器都给砍断。他与咱年岁相仿,这样年轻能够达到七环数必是天之骄子心态没핥有磨平。啥时将他拖的心生焦躁,机会就来了”。

      “嗯”。

      ֥㓴开场了湰,于莽把银票压到台上,也将兵刃在布罩中取出。一柄镶有七环的金色大刀还有根单独的长铁棍,应该是接在握柄变成长柄大刀。

      于莽转向场司的,“场司,ቺ我以与擂主商量他允许我用兵器”。

      场司笑笑,“我只是负责协调,至于你们双方怎么比试,互相同意既好”。

      毸 在裁判点头摇旗后,于傫王相互施礼很快交上手,胡웯军听从林飞扬建议主拖,也真如他意料那样,于莽前三十招勇猛异常,⏔后三橒十꼯招开合有力把胡军刀都给劈断,刀气在石擂上割出深浅不一长长短短的裂痕。

      他俩的㶅身法很快뾶,紧늣紧抓住席台上看众的眼球在对到ᄗ百招左右于莽果然心生焦躁,刀明显下的更狠更芺急,胡军不可破윍防的招式出现破绽。

      林飞扬点点头。

      胡军说,ꤠ“你的刀法很厉害九九八十一路,变换莫测,比先前那几个加起来都厉害。可你的刀慢了,手也抖了,破绽也出来了䳘。我本身并不用刀看好了,这是你웂的刀法”!

      一动手,胡军果然使出他的招式可能被刺激到了,也可能自己感知到什么了,胡军几道狂猛的究招式过来于莽防的有点匆忙。

      “就现在!啊~”,一声大吼,刀锋划过空气镶在刀Ɍ背的铁环悉数ﹳ斩断直取他咽喉看着逼在眼前的刀尖于莽神伤的,“我输了”。 诅

      盲 结果分晓᎜,观席台又不安了,比输阵的于莽还要难受,声音聬最大的还是给于莽凑银子茇那帮人;

      “完了,又输了,我的银子啊~,银子……另人不高兴呵斥的,行了,唧唧歪䟦歪ﵽ,输也是大家一起输。不中用的家牰伙,亏我⋥们这么㞧信任你还是输了。对胡军骂去的,这哪来的山野村壸夫赢这么多银子不赶紧走,㶆最后有没有命享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