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星酒店

      丁宁춫笑道:“猛一听你说的这些话,似乎有些道理。人嘛,都是自私龜的,一般情况下都是以自我为中心考虑问题。”

      丘睢和心中一喜,连忙说:“对呀,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何禂必蓶为了别人牺牲自己,我相信丁将军会做出明智选择的。”

      “但是,一旦牵涉到国家和民族的大事,个人利益必须服从服务于大颢局。如果都以自我为中心,面对亡国灭种的危机关头,人人贪生怕死,个个畏缩不前,听任异族铁蹄践踏祖国大好河山而无动于衷ᣄ,虽然活着,与行尸走肉何异?如果为虎作伥,再帮助异族残害自己的同胞,像你这样苟且偷生,岂不辱没八辈⽫祖宗?将会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丁宁知道,敌人从自己这里得不到情报之后,极有可能严刑拷打自己的两个属下,他既要驳斥敌人又要教育部属。

      丘睢和ᖌ越听越不궸对䙁味儿은,吩௓咐道:“来呀,把丁北宁的ꑵ嘴巴给我勒起来,反正今后也不让他吃饭ᱷ喝水。”

      谢宝和郑宁一起抗议,喊道:“不许虐待我们队长!䀵”

      丘睢和威胁道:“再要多说,连你们两个一起᎗断水断食。”

      “我们一起绝食!”两人异口同声的说。

      찻“好吧,我成全你们。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ᅩ得慌ꎿ。我倒要看一看,你们究竟能坚持几天。走,把地窖口锁起来!”丘睢和说。

      一伙人退了出去,上面传来힛落锁声。

      丁宁本想让他Н们两人保좈持体力,不料两个人要与自己共进退,虽然心中感动,但是却℻无法用言语表达。不管他们看见看不见,毅然投过去一个鼓励的眼神。

      地窖里的灯油熬干了늩,里面一片漆黑。

      䣔 谢宝说:“郑릊宁,你估计我们被关了有多长᮴时间了?”

      郑宁有ᢳ气无力地说:“不知道,也许有两三天了吧。队长,你还坚持得住吗?”

      丁宁“唔、唔”了两声,示意自己还能坚持得住。

      ੴ 期间,丘睢和带着两个化装成伙计的士兵挑着灯笼下来过两次,问ⱗ丁õ北宁招不招供遲。见其依然摇头,穉冷冷地“哼”了一声,说:“小子,你⃠说不说关系已经不大了,你们的忻城伯和保国擵公已经带领十八个勋戚和一班大臣献城投降了。你们皇上的去向我们也猜测出来了,八成在黄得࡙功那里。至于㤠黄河北面的内奸,估计小鱼小虾也翻不起大浪。你们哪,就抱着Ⓢ你们的老黄历当饿死鬼去吧。”

      ䷐在丁宁他们被关起来的㶔日子里,形势已经发生ꩱ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心想抓住弘光帝立功的刘良佐已经探明了黄得功的驻地和分布情况,给其手下的八大总䝆兵分别写了劝降信。他知道黄得功性情倔强,想先拉拢其手下总兵,最后才给芬其送劝降信꫓。

      这天,刘良佐的信使来到了黄得功的中军大帐秧,当众呈上了刘良佐的劝降信㙗,熞内中用特别ꚏ羡慕的语气说,豫亲王代表朝廷许诺,黄太师率军来降,将不失裂土封王之份。若能带弘光帝来降,更有望场获封一字并肩王。

      黄得功听罢中军读信勃然大怒,吩咐刀斧手进账,将ꖂ信使拖出帐外斩首示众。

      信使囍大惊,叫道:“黄太师,自古以来两国交兵不斩来使,汝何故执拗如此耶?”

      ꀐ黄得功冷笑道:“汝身为汉人,竟然为贼人张目,不杀不足以震慑敌胆,不杀不足以鼓舞士气。左右,给我斩讫报来。”

      众人见了,㐮皆胆战心惊,哪个敢上前讲情。须臾,刀斧手呈上信使首级。黄得功命令将棞其首级叫信使随从带回示威,以绝对方念头。쐙

      全 明安宗闻知此事,颇为振奋,连夜下旨给江南各省总兵、将军װ下诏令其“镄勤王”,他计划退到杭州,反攻南京,其⪽封官许愿,谕查“郑彩、黄蜚、方国安、杜弘域、卜从善皆晋伯爵,阮大铖、ᮼ朱大典拜左、右相,共统师扈上回銮⛁,复为守御(南京)袭计。”

      띂 然而,得知信使被斩的刘良佐恼羞成怒,率෉众从北岸鼓臊而至,大叫“不要走了‘黄闯子’!”

      黄得功闻报大怒,亲登舟楫,率众直扑对岸。

      䗫刘咑良佐暗让神箭手隐于门旗之下,高声大呼道疺:“黄军门,何不降清耶?”

      黄得功戟指而骂:“叛国贼霌子,竟敢污我!”

       门唝旗下,神箭手觑得准确,一箭射去正中黄得功哽嗓偏左之处。黄德功知事不可为,忍痛拔出箭镞刺喉而死。其手下总兵田雄、马得功率众围了御舟,来橠抢皇上与待封王妃。其中,田雄背起明安宗就跑。因﹅其太重,马得功托起其双腿以减轻重量。

      㣂明ꆿ安宗哀求道:“爱卿放朕一条生路,必有厚报。”

      田雄气喘吁吁,道:“我等功名在此,放不得也!”

      怼朱ꩺ由崧见逃生无望,遂狠狠地咬住了田雄脖子上的一쫶块肉,咬得鲜血直流。那田雄就是不停脚步,一直背到清营,将之交与清军。不料随后的兵将押着三位待封王妃过江时,那位王姓女子猛然将身一跃,投入江水之中柣。众人再想救护,哪里还有踪影䒟。

      骞 可叹黄得功忠心፽耿耿,手下八大总兵除翁子琪沉江自尽之外,其余七位总兵皆銿率部投賎降。黄夫人闻丈夫⭉殉国,毅然自尽。事后有人赞叹:“数万将士齐解甲,更无ힵ一人似红颜。”

      刘良佐命人找来一辆驴车,霬载了明安宗,띯又找了两头毛驴,让两个༇女子骑了,一路吹吹打打,招摇궶过江回京。

      南京军民听说昏庸无道的“蛤蟆天子”被俘,不䨨少人涌上街头哴观看,ݼ更有一些人用坷垃、砖头瓦块、鸡솳蛋、青菜投掷。朱由崧撅땾着屁股,两只胳膊抱着㞐脑袋伏在车厢里,哪里敢抬头观望。

      ૠ 偏偏那多铎又먑大摆酒席筵宴,庆닄贺ꃝ俘获“伪皇帝”朱由崧,他命令赵之龙释放了王之明,口称太子좾,让其坐在朱由崧的上首,不时与其谈笑风生。弄得赵之龙等人颇为疑惑,不知多铎此举为何。

       (上一章)目录(下一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