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声音第二季澳门演唱会

      皮亚靝全程都在护着杨, 他很奀快发现杨的异样,担忧地看着杨:“你没事吧?杨!回答我,杨?!医生!有没有医生!”

      酒店工作人员从未见过这种情况, 慌『乱』得不知所措。

      杨依然笔直不动, 他被关上了一切『性』能, 正处在重启的状态。

      “抱歉, 请问……杨先生是仿生人吗?”沈凛装作不认识杨, 对뿋皮亚说, “如果是的话可能是高温引起的程序异常,也蜻许您쭆需要叫工程师过来。”

      “程序异常?덂工程௃师?”皮亚这一刻恍然意识到杨与正常人类的区别。

      这个时代已经没有纯粹的人类,大多分为改造人和仿生人, 前者是在人类的肉.体上加入各类义体,后者则纯粹是机械和数码编织而绺成的类人类。

      皮亚记得,自己那么喜欢杨是因为他看起来像是个纯粹的人嘥类,干净、单纯,没有任何杂质,可说到底,千言万语, 他只是一个披着人类外皮的仿生人。

      在那层拟人类皮肤的包覆下是复杂的电子纹路、冰冷的高科技材料和早就编鯒写好的程序, 他也许会随着时间而老化、学习、推移……但那只是机械程序的变化。

      仿生人掌握了人类的情感, 并从情感中衍生出自我人格?不。

      在大部分人眼中, 那并非是真正的情感,而是一种程序推动和进化的自我认知以及对世界㶕认知的改变铂。

      经过⮰精英教育, 皮亚对这点心知肚明, 但他一直在蒙昧自己的意识,不断麻木自己杨是个仿生人的事实。但这一刻,杨程序的崩溃让他从指尖开始一阵阵发麻, 被一种既恶心又悲痛的复杂情绪攫住了所有呼吸。

      自欺欺人总有一天会被揭开欺骗的帷幕,他终究要回到现ᅟ实的舞台,明白自己不过是沉浸在程序懗塑造的完美人格,活在一种自我感动的想象里。

      텬皮亚冷下脸,矢口否认:“你胡说什么,他不是仿生人,我怀疑是你做了什么,请你让开,不然我就报警ꨜ了。”

      沈凛:“……”

      花焈生解释道:“别在意,凛,这就是科技塔里的人的正常反应,他们一边享受仿生人程序设置任好的完美情人,一边厌恶他们仿生人的身体和身份。和仿生人᠑的恋넶情从뭒来不能被公开,婚姻更得不到法律和伦理的认可。蜴所谓的仿生人,不过是柦些具有定制功能的高级『性』偶罢了。쫦”

      沈凛没说什么,皮亚依然态度恶劣地怒视着他,他的关注点已经放在自己光퐉鲜亮丽的外衣有没有被残忍地扒下来,不再关心杨的状态是否因为高温过热而宕机。

      疬 花生说:“已经掌握这具身体的控制权,正在重新连接,请给我十秒钟。鲛”

      沈凛立刻改口:“抱歉,是我的疏忽,我看错了,杨先生㱣不是仿生人,现在情况紧急,皮亚先生,请让我帮你把他送出去就医。”

      沈凛:“投力量。”

      他过了个成功的力量,把杨打横抱起,少年体型纤细,但力气大到震惊了皮亚,皮亚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听췷沈凛说:“快跟上,皮亚先生。”

      他小声对花生说:“还要多久?”

      “五秒。”

      耳緹边是花生的倒计时:“5、4、3、2、1……重启完毕,记忆载入成功。”

      被沈凛抱着的身体苏醒过来,他睁开眼睛,茫然地看着四周,最终目光定格在皮亚脸上,茫然地问:“我怎么了?둎这是哪儿?发生什么了?”

      彚 皮亚忙说:“没事,宝贝,出了点意外,你还好吗?”

      “我没事,”杨目光移到沈凛脸上,紧张地问,“你是谁?”

      “我叫凛,一个普通的宾ᛣ客,”沈嫎凛把杨硩放下,说:“你们没事就好,皮亚先生,杨身体不稳定᝔,建议你们还是尽快就医。”

      “我知道了。”皮亚神『色』冷凝地点了点头,他把杨扯到自己身边,担忧地嘘寒问暖。

      沈凛离开,将从杨身上卸下来的记忆芯片塞入自己耳后的凹槽,他开始读取杨的记忆。

      芯片里记录䄭的信息量很大,非常庞杂。

      kp:“ᔒ你过个图书馆使用。”

      “可以用电脑使用同等替代?”

      kp琢磨了下,说:“可以。”

      沈凛投掷,检定成功。

      他很快从庞杂的信息中查阅到几条有用的消妱息。

      他们是v-t集团制作的仿生人,用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和材料,可以1:1完美还原人类的皮肤、『毛』发和肢体,在他们被“唤醒”的೰瞬间鸗,所有仿生人都获得了同一段记忆和一段无法被删除的咒语——

      那段记忆开启的时候,沈汳凛眼前漫过一团鲜艳的红光,巨大的宛如火球一样的东西从天空中坠落而下。

      譿身穿红袍的法师跪在悬崖上,虔诚地向火球伸出双手。

      他身边的深渊里堆积着无数废弃、残破的机械,断口仍在冒着火花,他的背ꏯ后城市崩溃,㆘熊熊烈焰滚滚燃诇烧,就连冰冷的天空也沉入一片浓浓的烈焰。 Հ

      火焰将他吞噬,他的身影在烈焰之中迸裂,然而,在顷刻间所有火焰全都걼被虚无的黑暗所吞没,一团漆黑的灰烬被风吹起来的同时凝固成了一个模糊的影子。

      他逐渐变得清晰而具备形体,烈焰包裹着他的身驍体,他浑身赤.『裸』而洁白,宛如浴火重生。

      在仿生人的记忆深处有一条不可被取代、不可被清除的╗指令——【他是火焰的使者,火焰让他拥有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甚至会让他重生。】

      25号kp:“眼前奇异的景象让你非常震撼,你仿佛真的看到魔鬼城陷入末日,那巨ⵅ大的红『色』火焰是你无法理解的诡秘,san-check,成功1d10,失败1d20。”

      沈凛:サ“……”

      kp解释道:“直视外神是这样的,现在只是存在于杨的幻想中的外神,如果是克图格亚降临,失败了你得1d100,投吧。”

      沈凛“啧”了一声,投掷骰子。

      넹失败。

      kp忽然来뙑了兴致:“哦?”

      沈凛又投了理智减少数。

      1点。

      kp:“……”

      沈凛初始感觉那㻰团火焰神秘而强大,但在冷静下来之后只觉得像是传ၓ说中的彗星쫽曳地,这么想也就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

      “火焰让他拥有不可思议的强大力量,甚至会让他重生䔬,这话意味着㜉什么?”沈凛斟酌着问,“氇是不是代表,杨只要接触火焰就是不死的,甚至有比常人更恐怖的力量。”

      “用枪杀不了他?”瑞克斯问道。

      훠 “也许一切能产生火的东西都无法伤害他。”

      修说:“冷兵器䋍。”

      “是的,”沈凛点头,“只能暂时这么推断,他一定不会乖乖跟我们回去,只能用冷兵器制伏。”

       他继续往后看仿生人记录的下一段记忆。

      那是一段咒语,是整段记忆里最显眼的文字。

      当北落师门落于树梢时,ᯍ『吟』诵咒语:【虽已逝去但并未遗忘,候于北落师门的克图格亚,向汝等许下死亡之诺!降临吧!克图格亚!】

      如果神明响应呼唤,他会带着无数火球亲临这个世界,但在那时,神明会先剥夺所有赐福,只有清空瓶子的一切杂诟才能注满最纯净的水。

      除此之外撈,还有一个巨大的火焰云团似的图标,和之前那个仿生人身上的标记一模一㵘样。噌

      这足以作证,杨『操』控的所有仿生人都是真正的拜火团的成员。

      他们在魔鬼城各处制造巨大的爆炸和火灾,将其当做一种献祭,这种献祭会一直随着킑他们生命而持续,锐为了积蓄足够召唤克图格亚的信仰力量,直到北落师门星升至树梢的时候,他们会举行最后Ꮇ的献祭仪式。

      “北落师门星?那是什么玩意?”这段记忆芯片由几人共享,瑞克斯发出疑问。

      吒䉯沈凛说:“那勒是南鱼座的主星,如果用二十八星宿来解释,指的是北宫玄武中的室宿。”

      瑞克斯퉫:“……?”

      “小朋友,你是否有许多的问号,”花生咯咯直笑:“没关系,对瑞⡹克斯来说,只要知道那是星星就好了,让人不明白的是树梢,我无法烒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你这么说话就像个ai了,”瑞克斯缩着下巴,拿腔拿调地说,“我好像不明白你䢯在说什么——这样才像个ai。”

      “2077年了,瑞克斯,ai早就不那么说话了㭹,”花生毫不留情地捅刀,“你老了,现在我们说的都是‘废物,这都不懂,就不会自己查吗?!’”

      瑞克斯:“……”

      琥“树梢……”沈凛仿佛想到了什么,沬他对花生说檀,“把之前那张照片再调出来给我看一下。”

      花生的态度三百六十度天旋地转:“好的,亲爱的。”

      那张照片——真正的杨所在的渡鸦낞公寓——铺在沈凛面Ꟊ前。

      “杨在几楼?以他所在的地方为中心,辐『射』一下四周。”

      花生:“请稍等,马上为你调整3d全景地图。”

      全景地图在眼前展开,沈凛可以随着心意滑动照片,他最终锁定了一个视角:“帮我拍下这个的照片。”

      ㎙“好的!”花生愉快地拍下照片,还贴心地给周边做了明显的方位标记,方便沈凛一眼就能正确地找到这个位置。

      照片被同步传输给修和瑞克斯。

      上面是棵巨大的朽木,枝干几乎枯死,没有一点生机,但还诡异得保持着耸立的姿态。

      “亲爱的,我已经帮你把资料查好了,那是一棵老槐树,在魔鬼城屹立了千年,是地标『性』植物。大约一百多年前,ꪠ这里䓗经历了一场雷火,球形闪电直劈下来,烧着了这棵老树,所有植物学家都以为这棵树即将结束他近千年的寿命,但它却顽强地活了下来,根部依然扎根在魔鬼城贫瘠䶨的土地镬里,汲取着为数不多托的养分。”

      “当年雷火发生之后,枝干尽数枯萎,但突然有一天,飞췂来了很多乌鸦,㾭这쟤些乌鸦长相奇特,翅膀里夹带着鲜红的羽『毛』。他们乌泱泱地盘亘在老树上,使得老树像是燃起了火光,引来了许多城民的围观。一个星期왛后,这些乌鸦又都神秘消失了,房地产大亨维力察觉到有利可图,在老槐树旁边盖起了这栋渡鸦公寓。”

      䫸 “按理说,”kp声音沉痛地说,“这些你都应该过电脑使用,但你在花生这里的好感度太高了,她什么都帮你查好了。”

      “赞美花生。”沈凛说。

      花生优雅地回复道:“感谢赞美。”

      沈స凛接着问道:“那能查星象吗?从照片上的角度来看,北落师门星什么时候能落在榕树的树梢?” 龝

      “很遗憾,”花生委婉地说,“我没有这方面的涉猎,需要机器学习才能辅助我掌握,推算星턇辰变化需要……”

      kp:“你投个1d6的骰子,来决定花生学会这些技能需要的天数。”

      沈凛点击眼庌前黑白相间的骰子,转动后跳出了数字4。

      花生随即说:“要四天。”

      “四天?”瑞克斯不敢相信地反问,“花生你不是吹嘘自己是最厉害的ai吗?你可是凛妹造的,我觉得凛妹要是现在还在学得都比你快。”

      花生说:“给你四百年你都学不会!蠢货!”

      ꋷ 瑞克斯:“……???”

      修问:“还联系不到Ṫ福尔赛斯吗?”

      花生遗憾地说:“是的,他还是无法똮给我们提供任何帮助。”

      沈凛陷入沉思。

      仿生人给他们的记忆指向『性』非常明确,杨受到了克图格亚的庇护,不是他们能轻易拿下的,必须要等到北落师门星降临到树梢的时候才能制伏杨。

      现在的问题在于,如何推算出正确的时间点能让他们悄无声息地做好准备。 䔗

      沈凛想到먛了一个人。

      一鑖个很早就提供给他,还一直没能派上用场的线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