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放荡人妇系列短篇

      “重庆?我为什么要去重밞庆?”安久久不解。᜿

      貱季予宁愣了下,岔开话题道줹,“是瀹这家吧?”

      “对对,就是这家。”安久久看了看他手机上的图片,点头。

      “那走吧。”

      就这样原本应是安久久带他,结果成了他带安久久。

      还没走到慐时,他便已经闻到了螺蛳粉,那独特的臭味。

      襅到门口时,味道更浓了,即便带着口罩,季予宁还是忍不住干呕了一声。

      海安久久顿时扑哧一笑。圶

      “要不,我们还是换个吧?”安久久见檶他好像受不了笑道。

      찓季予宁摆摆手,好像打定了馣注意一样,说,“就它了。”

      䅋“那好吧。”安ﯦ久久转身对老板娘说,“老詡板娘两碗螺蛳粉,寴有一碗加鸡爪。”

      安久久㪎又想到什么,问季予宁,“你也要吃鸡爪吗?”窱 娽

      “롼可以啊,你加什么我也加什么。”季予宁道。

      “好。”安久久回头,“那两碗都加。”

      扫码付挽完钱后,安久久就带ꮠ着他往里走。

      螺蛳粉店有两层똧,都是满满的人。

      安久久带着季予宁,坐在了她最常坐的楼梯拐角下面。

      因为这个地噼方隐蔽,不容易被人注意。

      ᫉ 不一会儿两碗螺蛳粉就端了上来。

      “好了,你尝尝吧。”安久久递给他筷子道。

      季予宁接过,拉下口罩尝了口。

      搈“怎么ۧ?”安久久覀期待的看着他。囌

      季予宁眼中放光,惊奇的说,“好吃耶!”

      “而且好奇怪,明明刚刚我还问到一股厕所味儿,吃的时候就没有了,反朽而这味道还香了起来,这个味道黑꣰巴适。”季予宁赞道。

      “巴适?”安久久不懂。

      季予宁笑言,“这是我们重庆话,好吃的意思。”

      “哦。”安久久啃起了鸡爪。

      季予宁笑了笑,又问,“久久有去过重庆吗?”

      “没有啊。”安久久吐着鸡爪骨头,顺口问了句,“重庆好玩儿吗?”

      “好玩儿啊,你有空可以去看看。”季予宁笑道。

      安久久嗦了口ᐷ粉,点头。

      安静了一两秒。

      “久久。”ꪕ季予宁迟疑了下,有උ些小心的问,“刚刚那个男人是什么人?”

      “不重要的人罢了。”安久久轻描淡写的回到。

      她不想让那些肮脏的事肮脏的人,去恶心到别人恶心到季予宁。

      季䮓予宁见她似乎不太想详说,便也没追问了,他扯过旁边纸盒里✢的纸巾,自然的伸手过去擦掉了安羥久久嘴角的一滴焹油。 ’

      安久久夹着츃个啃到一鎋半的鸡爪愣住了。

      “怎么了?”见她呆了,季予宁好笑的问到。

      “啊。”安久久立刻回神,低头扒粉说,“没,没什么。”

      “小姑娘。”旁边收拾ᥭ碗筷的阿姨碰了碰安久久,慈眉善目的问,“这是你男朋友吗?长得好乖哦,而且阿姨觉得他怎么,跟伊我闺싯女房里贴的那个明星长得特别像翻。”

      “不是的,뒐阿姨。”安久久忙解释。

      阿姨笑道,“我当然知道,他不是那个明星撒,阿姨只是觉得像。”

      说着她端着碗走了。

      可安久久想说的是,他不是她男朋友啊。

      季予宁也没介意,反而好像有点开心,还好奇的问,“好乖是不是好看的意思?”

      安久久点点头。

      “那跟我们重庆一样。”

      “你们重庆好乖,也是漂亮的意思?”

      ꯽ “对啊。”季予宁笑言,“我们夸女孩子长得漂亮就会说。”

      “你们重庆话,好有意思,就像东北话一样,带着喜感。”安久久还挺喜欢。

      季予宁道,“我们㳸不仅话有意思,我们的城市更有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安久久觉得自己和季予宁总是有轶很多话可以说,明明他们才认识没多久。

      谈话间安久久也越发觉得,季予宁跟圈里其他男星大不一样,他身上有皓月般的干净,也有着㹝人间的烟火,他生为世俗,长为世俗,却不世俗……

      칓“哎,护士有剪刀没?”一个染着一头红发的男生,走到柳佳宜台前问到。

      “有的。”柳佳宜从应急盒中拿出剪刀递给他。

      那人看了眼柳佳宜,忽然惊奇道,“你不是我表姐的那个闺蜜吗?”

      柳佳宜愣了下,才想起来眼前这红头,就是安久久的那二流子表弟。

      掓“剪刀用好了,还请归还哦。”柳佳宜没回答他的问题,自顾自的䢠说到。

      可这红头偏不识趣,继续追问说,“你肯定知道我表姐ﮣ住哪吧,告诉我一下呗。”

      摳“对不ᘹ起,无可奉告。”柳佳宜没好气道。

      他们一家是个什么样的人,柳佳宜最清楚不过了。

      “你不告诉我,信不信我投诉你!”

      “那你去榡啊。”柳佳宜⍄有恃无恐道,“我们医院明姶确规定了,上班期间不能做无关工作之事,所以我完全可以不回答你刚刚的问题㯫,你要去投诉你就去呗,陯看谁闹笑话。”

      “他妈的쑫。”红头绕过㵄桌子直接揪起了柳佳宜。

      柳佳宜忙到,“你要干什么,放开我,不然我叫保安了啊!”

      ꆉ ︿“干什么呢!”这时又忽然来了个男生,推开了那红头。

      柳佳宜扭头一看,眼中顿时惊讶,轻言了句,“是你……”

      连续工作几天后,安久久总算得了空,去看望安康。

      安康有些生气,故意不理安久久。

      “怎么啦?”安久ɱ久不明所以的问。

      安康不开心的说,“᪾你已经一连几天没有陪安康了。”

      “因为我工作太忙銛了啊。”安久久道。

      “哼。”安康抱着奥特曼转了过去,拿背对着安久久说,“你就是把安康给忘记了。”

      “好啦。”安久久走먩到他前面,蹲下,哄他说,“是我的错,哥哥就原谅我吧。”

      安康看着窗外那些玩耍的螋小孩子,说,“要我原谅你也可以,那你带我出去玩儿,去哪里。癶”

      他指着窗外的公园说到。

      蠹 安久久犹豫着。

      这些年她都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安康,安康对于安久久而言与其说是哥哥,倒不如说他已经成为了安久久的瓷娃娃般的存在了。

      幮 安久久比她妈妈之前,还要保护安康,不允许他受一点的伤,杜绝一切可能存在的危险因素,他病房里所有的东西,她都嘱咐护工对其消毒了一天三四遍。

      她小心翼翼的守护着,这世上她最后的亲人。

      “久久,就这一次,我想默默摸摸外鋴面的小草,闻闻外面的小花。”安康求着她,满脸的期待。

      安久久最终还是心软了些,说,“那好吧。”

      “耶쪿!久久最好啦!샰”安康顿时开心极了。

      安久久又言,“但是你得向我保证,不可以乱跑要听我话。”

      “好,安康最乖啦齯。”安康保证道。

      安久久拿着毯子,带他出了病房。

      “安久久?”程甜从墙后走了出来。

      “安康,不可以跑,慢慢的走。”

       安久久葚对蹦蹦跳跳的安康命着,他像一只刚到外面的小᤮猫咪,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

      不过说起来,自打安康入了这医院,已经足足两三年没有出过那病房一步了。

      因为安久ꢊ久从不让。

      安久久把手中的毛毯披在他身上。

      安康却扯了下来둗,说,“堽久久,我不热。”

      “不行,你身体不好,不可以受风。”安久久又ǀ重新给他披好。

      安康坐了下来,渴望又向往的说,“久久,我ؔ想出去,我不想住在这里了,我想出去吃烧烤,你听说过过山车吗?他们说可好玩儿了,我也想去坐你带閄我去坐行不行?”

      ✚“不可以,烧烤不健康,你要是想吃好吃的,我叫阿姨给你买回来吧。”

      安康不说话了,低下了头,显然对安久久的回答,很失望。

      “哥。”安久久耐心跟竷他解释说,“你뫆身体不好,烧烤和过山车都会害你,久久都是为了哥好,你现在主要就뭑是安安心心的养病,听医生的话按时吃药。”

      “为什么烧烤和过山쿣车会害我?他⺜们是会让我疼吗?有做化疗那样疼吗?”

      面对安康的疑问,炣安久久鼻腔一酸,她轻轻抱住了他,有些哽咽道,“哥,我答应你,等你病好了,就一定陪你去游乐场,陪你去玩过山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