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人物电影

      活在这世上,每个人心中都带着伤,只是댜深浅不同。

      ᕭ 前夫便是赵三两老춛婆难以愈合的伤痕。

      趬 但伤是可以沭治愈的。ꍄ

      阝 治愈不了,就会像得绝症般无药可医,最后撒手人寰。

      赵三两老婆晚上吃完丰盛的晚餐,又饮了一杯葡萄酒,活的৬很好。

      所以她伤的程度大概就是肠炎,或浅表性胃炎级别,死不了人,却会隔三差五疼一下。

      未经允许喝了她的酒。

      在这事上面,赵三两确实欠缺考虑,也忘了两人虽犽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但直到如今,依旧不熟。

      想通之后。

      悯ꯇ赵三两礼貌将酒钱还붹给她,甚至表达了歉意。

      却得来“做作”评语。

      这些赵三两不介意,毕뼡竟自始至终没想过踏进她的生活,更没想与她做真预正夫妻。

      但他在乎床尾挂的照片啊!

      萜尤其那位在巴格达战场上,被导弹炸得连法医见了君都理不清头绪的前夫,在照片中正用含情脉脉眼神凝望着他,仿佛说“后辈,来啊,来啊,我想你啦,到天堂,我们一起嗨起来”。

      膈不膈应?

      瘆不瘆得慌?

      如果其他人,早就将照片摔出去了,赵三两这算态度好的。

      “滚”

      赵⟛三两老婆打破客厅窒息沉闷,如受伤的野猫炸毛,挂着泪珠的脸庞呈现出阴冷表情,看着墙边的赵三两,用不惊惹到女儿声音,道“现在就滚,别让我看见你”

      “恶心”

      赵三两脚步没动。

      摸出口袋香烟点了一根,不甘示弱望着他老婆,在顶灯映照下,缓缓说出剧毒无比的话。

      蘮“如果你当时态度坚硬,앤我们这段婚姻就䤬不会开始㔫,还有你装深情的쎊样子真是奇丑无比,既然这么爱你前夫,怎么不下去陪他,别说为了孩子和父母,你要真死了,至少还留一段佳话,而不是现在与我结婚成笑话”

      “滚㑻”

       宛如被赵三两尖酸刻薄的话击中,身上穿真丝睡衣的周念卿一瞬间头晕目眩。

      一股火气直朝脑门涌去,放下照片,手掌像野猫张牙舞爪般就朝赵三两扑去,半空中那张高槁级脸쎲充满增怒和一丝无法表述扭曲。

      “你最好别跟我动手碸动脚,我麎现在打你杯一顿,在不打伤你的脲前提下,只属于家暴范畴,构不成刑事责任䴇”

      赵三两一把甩开他老婆。 癪

      周念卿手指纤长就像钢琴家,但涂成粉红色的指甲盖的美甲很长,修剪成弧形,挠人很疼,赵三两揉了揉被抓出伤痕的胳膊,冷哼一声道“你再敢动手,我立马正当防卫”

      “没男人风度”

      赵三两老婆心头瞬间又对赵三两加了찝一条负面评价。 䚓

      “神经病”

      提了一件外套,拿қ起放在门口柜台上的车钥匙。

      赵三两打开客厅房门,没有一丝留恋走了出去。

      ⼺如果遾时间拥有倒退键,回到领结婚证那天,赵三两绝对不会再同意。 ณ 秧

      相安无事。

       各自安好。 

      做到尽量不干扰伐,碰到也可相识而无需相爱的朋友般正常뮰交﹐流趨。 ื

      因为同住一个屋檐下,再陌生也要每天相见,멖应该懂得珍重和相互理解,而不像赵三两老婆每天摆一张冷脸,挂死人照片恶心他。

      他想要一个结婚的人,并非一鉋个妻伯子。

      可赵三两老婆,居然像正常妻子使用不属于她的“家暴”权限。

      这无疑触犯了赵三볶两的底线。

      用植物店喝酒剩下的“一元换购”,在超市换了两瓶啤酒,提着酒,又买了两根微辣鸡爪鲄,䁝赵三两上了天台。

      城市高楼林立。

      闪耀弥红灯将这座已经沐浴在黑夜之中的城市,ᘂ映㉔照的五光十色,鲜亮而真实。

      歙迎着微凉的晚风,倚在栏台处,撕开鸡爪,赵三两一边嚼着,一边灌一口啤酒。 鮯

      姿势很放松。

      ᬜ 心情也ꚅ不错。埡

      完全不像刚和老婆吵过家的男ʚ人。

      “不在乎的人,就用无所谓的姿态相处”

      这ꩵ是赵三两人生格言。

      食指和中指之间夹了一根香烟,动作娴熟老练,一看就知烟龄已经靠近肺癌周围,与它只有一步之隔,只等着拱哪ོ天身体不适,到医院拿张宛⏱如晴天霹雳的检查报告了。

      “你坐在上面应该很久了”

      转头看着右边坐在栏台上的男人身影,赵三两慢悠悠喝着啤酒,好奇җ问道“你打算跳楼,还是观景?如果观夜景可以站远点,要뤀是跳楼,现在就可以跳下菩去”

      “能给我一支烟吗?”

      秿 男人声音沙哑,异常颓废忧郁。

      ㌾“死滚”

      ጩ赵三两骂道。

      “我都要跳楼了,你就不能让我抽根烟”

      男人有气无力的声音再度ꪚ传鳚来,语气带着哀求,就跟嗑粉的无良䁯畜生,连尊严都不要了。

      “要抽,自己下去买一包”

      赵三两冷淡道“我这烟是红南䴮京,平均六七毛钱一根鑛,很贵的,还捁有一点,我想了一下,你现在跳楼,警察还以为我把你推下去的呢!?所以务必请你临死之前行行好,等我离开半小时后再跳” 띐

      “对一个生活没了希望,打御算自杀的人,挶你就没有一点同情吗?”

      “没有”

      赵三两冷漠道“每天死十几二十万人,该死的不该死的都死了,虙我同情得过来吗”

      当男人转身,赵三两줲才看清他的长相。

      年纪不大,二十八九岁左右,皮肤比较黑,像被遗常年暴晒所致,穿着一件蓝色卫衣,裤子是一条很前卫的破洞牛仔裤。

      駢 这么大岁数就想不开,打算成仙,倒激起了赵三两的好奇心,手搭在半空中,问道“说说,怎么想不开的?”

      ꍘ“老爸死的早,老⦑妈跟人跑了,前两天老婆突然受不了苦日殨子,丢下我和女儿跟人也䢰跑了”

      坡 男人脸上突然间蓄满眼泪。

      一个人卑微到极致,连落下的眼泪都是无声无息的,就像风中的蒲公英。

      ٳ风起时。

      无声。

      落下时,同样静怡无声。

      寥寥四句话,却刻画出蘆他悲伤的人生。

      微凉的夜风,继续吹着。

      有些人的苦,完全不是那些父亲帮忙还贷캓款,母亲帮忙带孩子的人能体会的。 ꁏ

      更不是那些本身一无是处,靠着拆迁的人能感同身受。

      ᦔ 当置遥身㨖苦难之中,才会明白有些苦,真的比穿肠毒药更毒。

      父亲是天ĝ。

      母亲是地。

      一个人没了父母,相当与置身在虚无空间中,没有了任何借力的Ⲯ依靠。

      很多真正成为家庭顶梁쿥柱,直面社会压力的成年人,是从不发朋友圈的,因为他们懂得,“人椳生并没有值得炫耀的地方,生活中一切都是来之不䗯易的”。

      自杀的人,也并非全是承受能力不行。

      换一种境遇,你可能会选择与他们一样方式结束。

      不经历别人的人生,怎会知道道路险阻,肁崎岖且长。

      赵三两很庆幸三炮돎和三婶身体健康,感情很好。

      喝完啤酒,沉默半晌。

      赵三两卷起袖匬子,露出手腕上的疤痕。

      “你比我强,你是生活所迫,被逼无奈,我因为丢了一个人,所以想不开,选择割腕,很不凑巧,被朋友救了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