阁老继妹不好当

      天劫的再次出现,让所有人都不明所以。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天劫出现后,没有人升天瘟渡劫。

      那么,人在哪呢…

      玉阁。

      玉冰清神识蔓延而去,最终碍于天劫的威压,无法再前进寸许。

      但也已经够了。 陉

      神识化作无形之眼,放眼看去。

      漫天暴雨中,只见一个人浑魔气笼罩,面容与身形模糊不清,跪地不起。

      如此魔맋气,远未到引动天劫的程度。

      可偏偏天劫出现了,并且目标就是对方。

      此事,颇为诡异…

      玉冰清无言中,视线穿透雨幕看向其他地方,结果一无所获。

      除了席卷而归,迅速远去的野猪群,此地再无其他人。

      天劫的再次出现会与陆林有关么…

      玉冰清不得而知。

      抬头看天,云涡中的天劫依旧在凝聚。

      天劫之威笼罩下,此方天地中的乌云显得更加沉重,让人喘不过气。

      ࿋ 万物沉寂,家畜ⷡ躲避。

      凡人心有所感,俱都心神莫名恐慌,回家避雨。

      䧡 妖魔鬼怪片刻也不敢露头,藏死在阴暗处。

      没有存在敢小觑天劫。

      也没有人知道,那魔气笼罩着的东西为何能够引动天劫。

      唯一幸运的是天劫终将会消散…

      “到时候…”

      地窟↦内,猪妖王冷哼一声,道:“不过是垂死知挣扎而已,等天劫消散,到时候再让猪仔们出去也不迟。”

      哇 九头虫心下有种不祥的预感,忽然道:“这一次的天劫只怕不会那么简单…”

      猪妖王看向天劫,道:“与刚才的天劫威力一样,没有看出有何不同之处。”

      九头虫其中一个脑袋摇了摇,道:“我的每ᗛ个蛇头代表着一个能力,其中一个能力便是预感。”

      “这一次的天劫给我的预感很不对劲,但具体哪里不对劲又说不上来。”

      “…”

      猪妖王不屑道:“我看你是睡糊涂了。睸”

      九头虫顿了顿,道:“也许吧。”

      山丘上。ຣ

      城卫军们看着野猪退去,俱都双腿一软坐了下来。

      “得救了么。”

      “奇迹真的再次出现了。”

      톒 “不,只ㇸ是暂时得救,我们快些离开,不然等那怪云消散后野猪会卷土重ⷾ来饷。”

      ⍨ “对对对,走,快走,不守了。”

      “城外的人怎么办。”

      ℚ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先管好自己,活下去吧。”

      “…”

      轰隆,雷声乍响。

      临仙观。

      혌陆林一路遁地而行,顺利归来后破土而出。

      门口,孟婉儿翘首센以待,见此心下欢喜,道:“热水已经备好了。” 覙

      陆林微微点头,走进道观。

      片刻后。

      屋内。

      ﷃ陆林舒軴舒服服的泡着澡,身后女人在按摩,手法很襟不错。

      期间,话语不断。

      “任青娥…”

      䔄 陆林得知了这件事,重复了句这个名字。

      看来师父的桃花运换人⻙了。

      饶了这么埄一圈,任青娥才是最后的正主么,听ꭧ起来不错。

      孟婉儿轻声道:“不蹒知为何,李大哥他好像不愿去见青娥。”

      原因跩…

      陆林心下很清楚。

      师父这是怕自己的高人身份被识破,所以才不愿意去。

      괮这样…不行…

      毕竟事关终身幸福。

      陆林心下叹息一声,道:“我知道了,一会我去跟他谈。”

      孟婉儿轻点臻首,心神苽放松下来。

      这一次心里终于不用再有压力,终于不用再ब被཈逼着做师娘了。

      촩 与此同时,陆林也在思考这件事。

      孟婉儿怎么解决。

      大 就这么一直留在道观里?

      不合适。

      浴水被撩起。

      陆林抓住胸口处的玉手,忽然道:“去修行吧,如果想一直留在我身边的话。” 稊

      ┧ 孟婉儿犹豫了下,道:“你会教妾身吗?”

       陆林笑了笑,道:“有更适合你修行的地方。”

      孟婉儿道:“妾身不想离开。”

      “不远。”

      陆林打了个哈欠,语气慵懒道:“就在玉衡山上。”

      玉衡山上… 씶 쇇 那种地方一般人可不敢上去。법

      孟婉儿不情愿道:“那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收下妾身,教妾身修行。”

      帝王的权利,有时候不得不用噙啊。

      陆林闭眼靠ꇙ枕着,道:“会收的,既然逃不过,那么试试也许不错…”

      煜 ⚰ 回来的一路上,他想了很多。

      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来都来了,面对吧。

      只要自己足够强大,他人又能奈何…

      “妾身…”

      孟婉儿依依不舍,欲言又止。

      陆୳林握着女人的玉手,道:“如果你想更长久的留倄在我身边,㛳那就去修行吧,衍变得强大起来,如若不然你终究还是会被我甩开,跟不上我,无奈离开我。”

      獞 无言片刻。

      孟婉儿道:“好,妾身愿意去。”

      也算䒚是搞定了。

      陆林心神放松,闭眼间思绪再次脜飘散。 

      죏 天劫威慑不是长久之计,必须得㓭从根源上解决野猪作乱的问题。

      根源在南木林深处。

      传说中的猪妖么…

      自己去的话怕是有去无回,最好还是想办法让其他人去。

      不过其他人可不好指使。

      眼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愵明月城内塽,月宫中的月神蓜身上,怕是根本不会去管那些野猪。 黫

      只要猪妖不出现,就没人去理会。

      ꨮ明月城有城墙在,野猪数量再多也很难造成威胁。

       七星山更是如此,野猪们根本上不去。

      䊘 薇 所以这一次的灾难在某些人眼中不值一提,一点也不重要。蛇

      唯有凡人会面临灭顶之灾。

      弱者的可悲…

      흖陆林已经一天一夜没睡觉了,再加上泡澡很舒服,于是渐渐的思绪沉寂下来,陷入黑暗。

      不知过了多久。

      黑暗中。

      一点光亮出现。

      待到陆林清醒后,自身已然来到了一个更加奢侈精致的缗闺房内。

      看看看四周。

      太华丽了,太大作了。

      ⥎一切家具布置都是人间少有,与上一次所来的房间完全不同。

      犹豫之后,陆林漫步前行,穿过轻纱帘幔,来到了一个大床前。

      床上。

      红衣女人正随意而躺。

      篚 睡着혓了么。

      陆林没有轻举妄动,仔细⹱打量着女人。

      很美。

      身材气质也是独一无二。

      只是眉宇间夹杂着些许落寞之色,即使睡着后也未散去…

      心下叹息后,陆林在一旁坐了下来,沉默无言。

      看看标签吧。

      【琳琅,标婪签:炎妃,情妃附体。】

      情妃附体…

      襣陆林微微皱眉,随手点赞。 峦

      【你点赞了琳琅的“情妃附体”标签,获得:灵识+100,种情术,夺舍术。】

      种情术,`一璓旦种下情种,目标便会榓慢慢爱上自己,最终对自己死心塌地,无法自拔。

      夺舍术,可以强行对他人进行夺舍,占据他人的身体,取而代之,跟转生术差不多,限制一样不少。

      ۼ看来这位亲娘身上还有不少秘密…

      褕 陆林若有所思。

      值此之际。

      床上。

      ዖ女人缓缓睁开眼眸,眉쥣宇縰间的落寞消散,展颜而笑,坐起身柔声道:“宸儿来啦。”

      陆林平静道:“我们好好谈谈吧。”

      琳琅伸了个㜓懒腰,轻笑道:“好呀,宸儿想谈什么?”

      陆林简单直接道:“你想做什么。”

      琳琅想了想,道:“想做的有很多,弥补十五年来对你的所有亏欠,得到你的欢心,让你当上皇位…”

      皇쮣位?

      陆林不由苦笑。帹

      果然,终究还是逃不过…

      也罢。

      奵 陆林起身缓缓舒了口气,漫步转身间,帝王脉象显化,帝座讜浮现在身后,随意而坐,淡淡道:“那么,看来我们可以合作…”

      㒾 如此一幕。

      琳琅怔了怔,而后笑得更开心了,放肆娇笑道:“太好了,本来啰为娘还想着先夺走皇帝的帝王之象,或者干脆帮你夺舍了皇帝,现在却是不需要了…”

      “帝王之象,当真是天佑我儿…”

      ฉ “…”

      外界。 ೢ

      华丽寝宫内。

      洨 玉帝猛ㄅ地推开身上的皇后,坐起身看向炎妃殿所在的方向,抬手捂住了心口。

      自己的帝王之象动了。

      新的帝王之象所有者诞生了。

      怎么会这样…

      玉帝海神色阴ᴜ沉下来,眼神无比冷漠。

      无言中,神识轰然而落,炎妃殿内的一切顿时秋毫顿现。

      没有其他人。

      只有一个躺在床上睡着了的女人。

      体内帝王之象被牵动的源头,正是来自面前睡着的女人。

      ㆘ 炎妃,还是情妃。

      一介女人,也想称帝么。

       不。

      事情只怕没这么简单…

      李 皇后再次缠了上来。

      玉帝缓缓吐了口气,闭目享受着,沉思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