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蒙炼神道

      “酒哥,使不得啊!⸰”

      “让开。”

      “不让!”曹六一脸慷慨,ᣪ“想劈ʡ了它,先劈了我!灮”

      “我再说一遍,让开!”

      “酒哥,这种事真不能乱来。”

      ⯥ 曹六苦口婆心说,

      “这鬼头罐好比凶≢煞的棺材,不动它,还有机会用祭祀血食的法子送走,动了,那就是刨坟掘棺的死仇,会大祸临头的。”

      “凶煞?挛”陈酒冷笑,“我倒要看看,是它凶还是我凶。” 

      “你凶,你凶ᑆ。”픣

      曹六眼珠子一溜,

      “但咱活人没必要和死人一般见识不是?再说了,我这庙又破又小,镇不住煞物,若是里面这位戾性大发,伤及邻里,咱可就造了大孽了。”

      廑 “臭小子。”

      陈酒终于垂下长刀,曹六见状,才重重松了口气。

      陈酒黑着一张脸。

      뵘 不是曹賃六说动了他,而是刚刚那一刻,一道机械般贱冰冷的声音在脑中回响簂:

      “注意!注稵意!以暴力手段破坏目标载体,极大概率会使部件质量下降,影响任务评价。”

      陈酒想了想,用刀尖琔指点陶罐。 缽

      “这个罐子你压不㵯住,放我那里吧。”

      ❎ 曹六这口气刚松一半,就又窒在了嗓뒧子里,“酒哥,㶁你懍看我像三岁小孩那么好骗么?韴我可不想明天∎去你院子里收尸啊。”

      “放心,我不砸它。”

      “你发誓。”

      “我发誓。”

      “对着左大叔发誓……”

      ལ “你皮痒了?”

      曹六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嘴贫。

      陈酒单手抱起鬼头罐,回到自己租的小院。

      院子不大,房屋低矮,地上铺着一层薄薄的沙土,几个练武用的拳桩刀桩用楔子固定在土层里,樵包裹其上的牛降皮磨损严重姓。

      陈酒步入屋Ự子,插上门栓,翻出一柄直尺,纲敲打着罐壁。

      “来,咱俩碰一碰。”

      陶罐:“……”

      섬将鬼头罐和尺子放在枕头旁,陈酒往草席上一躺,双眼闭阖。

      民间传说,尺줏为梦中桥。

      ……

      雪花飘飞,天地昈同白。

      陈酒立身于风雪之中,一时펩茫然。

      冷。

      饿。

      以及一股莫名其妙䤜的、难以抑制的恐惧……

      ᠩ 浓浓血腥味儿窜入鼻腔,宐放眼望去,漫山遍野的尸骨望不到尽头。

      满地箭支的羽毛在风中颤抖,如丛生的杂草,倒塤伏的旗帜上隐约一个“李”字,被撕扯得半碎。

      陈酒低下头,看向自己身上。

      衣不蔽体,瘦小羸弱,破衣烂衫下露出嶙峋的肋骨,枯藤般的双臂瑟瑟发抖,艰难拎起一柄缺鏈口如锯齿뿢的生锈斧头。

      싑泥土被泡得松软,一脚踩下去뺳,雪水、泥水和血水一同渗涌。

      “幻境?真老套。”

      陈酒没有惊慌,只是皱了皱眉。

      阴物再凶,害人也得按着规则来,或榨取阳气,或읂吓人肝胆,或招引厄运,或织造幻境,虽然方式千奇百怪,但总有脉络可寻。若是它们能直接取人性命,那这世间就不是活人治世,而是鬼怪横行了。

      至于面对怪异的态度……

      陈酒的真实想法相当简单:世上岂有活人惧怕死人的道理?

      所以,姬兵来将敌,水来土堰。

      正想着,身后炸开一声嘶哑的吼叫。

      “nik犰an(汉人猪猡)!”

      陈酒闻声回头,一彪骑兵踏着尸骨冲来,为首将领一身蓝底红沿的布甲夲,下衬铁铠,盔枪上的黑缨凛凛威风。 ⩉

      头盔下一෋副威严面孔,胡子花白,唯独一个显眼的兔唇格外滑稽。

      輟 “niyeha(受死)!”

      老将弯弓搭箭,白羽如⹢电!

      陈酒匆忙抬斧去挡,可又饥又渴的躯干再也榨不出半分力量。

      于是,羽箭贯穿胸膛。

      㲵……

      草原广阔,青天辽远。

      两支骑兵追逐交缠,셽如同两条缠斗桻在一起的凶龙。

      思绪还停留在上一秒被射杀,陈酒眼前的景象便豁然一变。他身⠺下骑着疾驰的战马,头顶微微发凉。

      伸手一摸,摸到一片光滑,原来是个秃顶发髻。

      Ꭶ 踏ꋲ踏踏,

      伴着激烈的马蹄声,一个骑兵迎面直冲。

      陈酒定睛一᧷看뒌,是个手持骑刀的中年将校,ف嘴上兔㭛唇无比醒目。

      切 “是你!”

      两骑交错而过,刀刃重重碰撞。

      陈酒被振得手臂一阵酸麻,虎口崩裂,眼神却明亮而炽烈。

      “再来。”

      明明在现实中不会骑马,陈酒却娴熟地调转了马头,靴上尖刺踢打兎马腹,加速冲锋。

      对方也做出相同的动作,伴随着从肺腑间迸发的怒吼,须发皆张!

      跃马,ᶇ挥刀!

      然而在这一刻,陈酒的坐骑一个趔趄,却是蹄子踩进了旱獭洞里。

      ꎪ陈酒完全失去平衡,脸庞直直撞向对面的刀锋。

      噗。

      一颗双目圆瞪的头颅冲上鷕高空。

      ᩫ…榗…

      西风烈烈,残阳如血。

      这一回,陈酒是个全副披挂的步卒战兵,飞碟铜帽,山文甲胄,手持一柄雁翎腰刀。几됌步之外,一杆大旗猎猎作响。

      “明”!

      髀“出来吧。”

      陈酒声音沙哑。

      뫰眼前的死人堆动了动,钻出一个拄着长矛的清兵。

      满脸鲜血下,依稀可以看出青곴稚的五官和滑稽的兔唇,明明只是个稚嫩的少年,却有着如野兽一般嗜血的目光。

      他没戴头盔,脑门光亮,脑后垂挂一条金钱鼠尾辫。

      “栉蛮子,听得館懂汉话么?”陈酒问。

      那人扯了扯嘴角。

      陈酒不再多言,纵步前冲,甲片摩擦的簌簌声好似雪落⪈。

      年轻的清兵双手挥动长矛,其㥝势如山崩,朝着陈컀酒腰间扫去。陈酒就地一个翻滚,看上去沉重的铠甲却动作格퀚外灵活,一刀扫向对எ方腿甲。

      Ꙩ 飒!

      清兵后撤半步,让开刀光,长矛的尾钩斜挑陈酒胸口。陈酒只得纞侧身闪避,迎面却是早就等候在那里的三棱矛头,棱刃反射着夕阳的惨光。

      蚉 间不容发的险要关头,陈酒虚虚一刀点在矛杆前端,化用了披挂刀路中应对长兵器的缠劲,刃口黏住长矛往一旁旋去。

      眼看武器即将脱手,清兵披着几十斤甲胄的身躯向前一扑,两具风格迥异的铠甲重重相撞!

      㩘砰!

      明字ಡ大旗于风中䑆狂舞。

      陈酒满眼凶戾煞气,两颊绷出清晰的咬肌,简直比恶ж鬼硇更像恶鬼。

      他一脚踹在对方腹甲上,趁势拉开了距离,雁拾翎刀朝着清兵的脑门狠狠劈落。

      䑝 清兵举矛格挡,桦木矛跹杆被一刀斩断,干脆甩手丢掉了半截矛杆,矛头直戳向陈酒的面门。

      同时,

      陈酒改单手为双手握刀,又是一个ꤹ劈㳁斩!

      鲜血狂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