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玩家插曲

      “叔母,请用茶……”

      景西从丫头的手里接过了一杯热茶,奉了上去,一袚旁的叔父景鸿看这场景立马又开了口。

      “﹏其实我们这一次来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几年来的铺子收益也不好剄,我寻思着……”

      혼 “叔父,请喝茶。”

      景西恭恭敬敬又递了一杯。

      景鸿脸上划过了一抹不自在,倒还是接了过去。

      “西儿,庄子上的事情都是你做主,怎么铺子吃紧也不盯着点?”

      景泰说这话的语气没有半分责怪,只是有几分泺无奈,家里的事情自己섥向来是交给女儿做主,可如今霄出了事自己倒是知道,那一家子是不好养活的,只是突然之间就赔了,谁敢信?

      “老爷,小姐这两日身子不好,可铺面上确实是穘没有出现任何亏损,顶多是有一些铺子并没有年前那样分红得利,朝廷连续两年征战花销巨大,这几年物价鑎较低,咱们府上的铺子还有盈利可吃,已㿌经是十分不容易了。”

      春儿这丫头也有一些看不过二房那些人便开了口,却没想到才说了话便被人呛了一句。л

      “你不过是╜个府里的丫鬟諊而已,哪儿来的这么大权力回伯父的话Ḧ,我这个羿表姐心思也太好了,把府上的丫鬟都惯成这个样子,活生生像个官家小姐,瞧那一身的锦繷缎……”

      景北一边说着,一边红着一双眼睛打量,那眼神活像是一个看戏的。礲

      肔 景西不悦的勾了勾唇角倒是没有说什么,自己这几个丫头平日里向来穿的都不是最妖ꋜ艳的,也不칪是十分出众的,只是京都这种人家,哪怕是뼎小姐的贴身丫头穿的都是有几分贵气,不过是一些氐宝石簪子,平日里自己不要了,就给了这些丫头。

      不过景北自己身上的那些绸缎也是十分名贵的,虽说罗裙并不是十分华贵,可这景北这一身云锦扮相也⬅像个五品官员家中的小姐了。

      “秋儿,去账房支个十两银嚋子,一会儿给北儿小姐送过去,就当我是给妹妹的一点心意,留着妹妹做衣裳的……”

      “哎,别急着走啊,大小姐的意思是我们北纤儿只皂配着十两银子做衣裳,人家千金小姐做衣裳,那可都是百千两的花着,你日后是做王妃的,不愁没银子花,这府上日后也就冷清了,我们这一家子这次可是打算瓌搬过来住的……”景二夫人尖酸刻薄的眉脚㬸皱了皱拦了下去取银子的丫头,眼见着这事就要办不成,便立刻开了口。

      景西这才算是明白了过来,平日里只是伸手要钱花的有点事情帮帮忙而已,今日倒是狮子大开口了,知道自己被册封为王紥妃的事情,反而打算常住在府上不走,其ᇁ实于道理而言,分了家在合읈府也是可以的,只是当年自己的爷爷实在是맰太过于偏心而叔父这一家子在自己家最贫困ኋ之时,是浡一个子都没有借出来⣰的。

      自己,对这些人难免心存芥蒂。

      景泰毕竟是年纪也大了,总盼着一家子和和气气的,如今自己作为弟弟,既然低了头,自己做兄长的螧,怎么可能会有拒绝的道理,便一下子答应了下来。

      “也好,也好,老爷子走得早,老爷子走了,家里难免冷清,你们愿意ﻑ过来倒是可以扶上,还有闲置的地方……”

      昹“哎哟,我就说㪒嘛,大哥怎么会有见死不救不료帮忙的道理呢?既然哥哥愿෦意相ﯦ帮,那我们马麑上就搬过来也好做个伴,北儿,去告诉那几个外面的褲长Ŏ工抓紧把那些工钱结了吧,뇅把东西搬入⭓府中就可以了,我们一家三口过来也没带什么物件儿,这府ӎ上是什么都⇱不缺吧?”

      景二夫人一脸的喜气洋洋的得意劲儿,一上愽来也顾不那么多畝了,立马就和外头那些伺候的人张罗了起来。 党

      景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父亲的性格太过于软弱一些,只怕着日后的麻烦还多着。

      “姐姐,出什么퐪事了탗?外面好多人在搬东西,我旁边住的暖阁屋子里已经被堆满了,这是怎么了?”景池池这两日总是贪睡,府里的只以为丫头年纪小便没有多叫,没想到,这丫檿头今日倒是睡醒了,其实只有她自己心中明白。

      她小手一动便可以实现自己喜欢的人的愿望,只是会付出一点时켫间和精力的损耗,导致自己贪憎睡的。

      “呵,这就是咱们家大小姐从街上捡来的那个姑娘吧,没想到年纪这么愛小,这养大成人可是要不少银子的,我们家可就没有这样的能耐了,兄栝长家里倒是有这样的姑娘,还不止一个,上次那个叫什么彩儿的,我瞧着就有几分不通事理的样子,还非要养在隦门下,如今这个可不知道是个什么货色呢……”

      景二夫人将头扭过了一边,显然是看不上这꘽位了,一旁的景鸿赶紧怼了怼戢她的胳膊,事情已经达成了,就不벜要再卖弄说人家不尤好了。

      “池池,你醒了身子好些了吗?总不知道你졈到底是个什么䳇病症,也许是年纪小有一些贪睡,春儿,前两日让你照殤顾着二小姐的起居,怎么照顾成这个样子?”

      景西最喜欢的还是䔶见到自己这个天真可爱的妹妹,池池就仿佛是天上一颗十分璀璨又清澈的星星一般。

      “二小姐?ƌ景西,你这话说的㻃可就有一些难听了吧,之前那个应彩儿都称不上是景府的二小姐,如今从大街上퓍随便捡了一个不明来历的稭孩子,也能称之为二小姐,那我们家北儿是什么?你有把你这个北儿霎当成妹妹吗?别忘了谁才是与你真正有血缘的人!”

      二夫人脸上一青一白也顾不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立刻炸了庙。

      “二夫人是在我즤的府上教我右做事吗?叔母譅,我愿意称呼您一声叔母是对您的尊敬,可你也别忘了,我愿意收池池为妹妹,这是我们大房的事情,应该还轮不到你ތ来管教和过问。至于什么血不血缘的,若瓃是常走动鳸互相扶持,或许那还真是血缘至亲,若是日日都是伸手向别人要东贁西,这血缘二字恐怕都被玷污了吧?”

      景西可允许这些人撒野,但并不代表谁都可以欺负池緡池。

      景二夫人哪能想到景西这些年已经历练的如此厉害,短短的几句话便把她噎了回去,她张了张嘴瞧了瞧眼下的形势,没有敢再说什么。

      “姑娘,端王爷送信来了…⩻…”

      夏儿左手还拎着浇花用的水壶,急急譸忙忙的便跑了进来。 

      睧 景西空灵的双眼中闪过一抹欣喜却并未久留择。

      这男人还在打仗,倒是关心銝自己……

      “拿进来踓吧。”

      “是。”

      ᚥ ֳ 送信的是端王府的两腂个护卫,将信交到自己手上行了个礼。

      景西拆了信,那上面并没有写几个字,却让她笑成一脸向日葵般的。

      秋儿好奇ఐ的将脑친袋凑了过去,只见那上面写着:沐风院已入宫伺擦候,勿念。

      ꐥ 景西将莖短短的十个恵字放在心里绕ꐺ了几遍不由的额头上一阵黑线。

      ——即便是带兵打仗,你也不忘了送几个美男陪伴皇后?

      有心了……

      ㆍ却不知远在千里之外,一个黑色衣衫的男藉子头上戴着玉冠,身边还站着了一个头戴白玉冠,身穿白袍的锦衣男子。

      “听说皇兄这两日身子好多了。”

      “嗯,陛下发了一顿脾气,应当是好了。”

      “嗯,皇兄如此ₔ惦念,实在是愧不敢当,入宫那些哥儿挑几个年龄小的调皮的……”

      聂合非迎䨱着凛冽大风,不由的嘴角又抽了一下。

      ——你们这两口子,都这么会关心人的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