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菁门事件

      “我听觉不太好,你们刚才说什么来着?”

      古辰拍了拍身上的玻璃碎片,看向前方拥挤的诡异群。

      此时此刻,这一层楼鸦雀无声。

      刚才鬼哭狼嚎,心中充满想要撕碎人类欲望的诡异,都不由自主地停下动作,僵硬地待在原地,不敢动弹。

      其中甚至有部分四脚着地的诡异,硬是在这个过程中用一脚勉强支撑。

      即便身体颤抖得左右摇摆,也始终不敢着地。

      “那人怎么那么熟悉?好像是...…叶哥?!”

      侯兴锋顿时由哀转喜,要不是觉得现在情况有些不妙,恐怕都忍不住跳起来打招呼了。

      左芊眼中异彩连连,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开心地笑了起来。

      “怎么,我说的话,你们没有听清楚吗?”

      见周围无诡异发声,古辰微笑说道:“是不是要我点名才行?”

      气氛顿时凝固。

      不少诡异瑟瑟发抖。

      很快,就有诡异忍不住压力,转身逃走,眨眼就消失不见。

      “凶神来了!”

      “跑!快跑!”

      “哪个垃圾绊的我,不要被我找到!”

      霎时间,嘈杂的声音响起。

      就如同按下了开始键,所有诡异都争先恐后地远离这处地方,更有甚者直接跳到上一层或者落到下一层,慌不择路地逃离。

      若非它们被限制在这栋大楼里,再加上楼外也很危险,恐怕不少诡异都忍不住跳窗逃跑了。

      而原本在楼上楼下虎视眈眈的诡异们,也早已在古辰出现的第一时间悄悄退走,距离一拉远就把速度开到极致,躲入他们自认安全的地方。

      这般变化,让本以为会有一番恶战的侯兴锋和左芊都微微一愣。

      “我长得有什么可怕吗?”

      古辰并没有去追的想法,而是抬起手摸了摸脸。

      “叶哥!”

      侯兴锋冲到古辰身边,激动道:“两个多月了,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扑腾一声,他跪了下来。

      其中原因虽然有部分是激动,但更多是紧张与后怕。

      刚才被那么多诡异所包围,再加上来前就已做好准备,于是心中有种不惧生死的感觉。

      可事后,他就忍不住双腿发软。

      古辰拍了拍侯兴锋的肩膀:“没想到你还活着。”

      转过头,他发现侯兴锋身后之人有些熟悉,定眼看去,面露惊讶:“左芊,你怎么也在这?”

      侯兴锋只要没死,会来到这一层,古辰并不感到意外。

      毕竟在他离开后,不管是杨家还是冯家,恐怕都不愿意看到侯兴锋这个与他关系较近的人,继续待在他们面前。

      可左芊既不是罪犯,也不是黎明军团之人,又是怎么会来到这里的呢?

      “有问题!”

      还没从腿软状态缓过神来的侯兴锋,目光在古辰和左芊脸上来回跳跃。

      似乎想要通过两人的面部表情,来看出他们是什么关系。

      “我加入了黎明军团。”

      左芊深吸一口气,坦然对上古辰的眼神,补充道:“我是来找你的。”

      古辰笑容变得僵硬:“找我?”

      左芊点了点脑袋:“我想过了,要不是你,我恐怕已经死了,反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来找你,或者与你死在同一个地方。”

      没想到自己明明尽量低调了,还是招惹了一个女人。

      古辰心中叹了口气,看来自己耀眼的灵魂,是平凡的外貌也无法掩盖的。

      对于左迁的明示,他并不准备回应,她那种情绪与其说是爱情,倒不如说是危机之下被救后的感恩之情,以及他中间所透露出的神秘感强大感......

      种种情绪加在一起,进而变化成一种强烈的自以为是爱情的特殊情绪。

      “不说这些了。”

      古辰转移话题,淡淡道:“你们什么时候来的?”

      侯兴锋拿出怀表一看:“大约两个小时前。”

      “那我来得还是时候。”

      古辰默默走向不远处的青藤树。

      正是对方向他发出预警,他才能及时赶回来。

      如果没有预警的话,他恐怕需要一到两个月后,才会再次回到这栋大楼。

      “跟我说一下这两个月发生了什么事情。”

      古辰看了眼周围遍地的狼藉,又说道:“去楼顶说。”

      侯兴锋与左芊都没有意见,但周围还幸存的几人却因为这突然的变化,直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甚至于也不认识古辰。

      毕竟古辰的事件传出时,他们还身处监狱之中,哪里有渠道去了解外界的事情。

      唯一知道的一点便是,这名突然出现的棺材男子很厉害。

      否则,那些恶意满满的诡异们,也不会在看到他到来后,连一点反抗都不敢,就选择逃命。

      “麻烦弄一个升降台。”

      古辰来到青藤树旁,脸上带着温和有礼的笑容。

      唆!唆!唆!

      空气中响起阵阵破空声。

      短短时间内,成百上千条藤蔓搭建了一个简陋的升降台。

      侯兴锋目瞪口呆,虽然这树状诡异只出手过一次,但从刚才那些诡异一路追杀他的时候,也不敢触动它的枝叶可以看出,树状诡异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恐怖。

      可此刻,这么恐怖凶残的诡异,竟听了古辰的话,叫要弄一个升降台就弄一个升降台。

      听话得像只宠物一样。

      侯兴锋小声喃呢:“这还是诡异吗?”

      “还愣着做什么,上来。”

      见侯兴锋和左芊两人没有动作,古辰出声提醒道。

      左芊先一步踏上升降台,侯兴锋紧随其后。

      随后,当其他几名幸存者想要进去时,却发现升降台动了,正一层层平稳地向上移动。

      “这是什么意思?”

      “上面不是还有那么多地方吗?为什么不让我们上?”

      “我们......该不会是被忘了吧?”

      “我觉得,我们还是自己上去吧,而且动作最好快一点。”

      几人左右看了看,顿时紧张起来。

      刚才那些诡异虽然被吓走了,但他们可不知道,在没有棺材男的情况下,那些诡异会不会再次出现。

      他们手脚并用,一层一层地向上跳跃攀岩。

      等他们来到最顶层的时候,已经累得倒在地上,不想起来了。

      侯兴锋讲解,左芊不时补充。

      不过半个小时,古辰对于自己来到这一层后,下面所发生的事情也终于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