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心荡漾百度云无删减无限

      走出办公室的川景艾垂蜶头丧气。

      챐 白云山不忍心看他这样颓唐,在一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没关系的川景桑,回头我就帮你跟今野桑说明一下,看看升职加薪有没有机会,毕竟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嘛즊!”쇾

      川景艾却是摆ﮇ摆手叹气道:“算了吧횰,我也算看开了,有些事情强求不来的,当个生活组组长也挺不됄错的,就这样吧。”

      ㉿“那好吧。”见他这样表示,白云山也只能㥭作罢,然后想了想问道:“对了川景桑,你有没有什么在书店工作的朋友?”

      “纳尼?”

      “书局,印刷厂,或者一般做手工的都行。”

      川景艾一脸迷惑。

      ......

      时至中午,休息室里。

      今天虽然是周六,但毕竟已经步入二月份了,出道单发售的日子进入了倒计时,所以成员们也重新忙碌了起来。

      籐 相应的宣传工作肯定少不了了,不过好在有白云山在乐器之神节目上那一顿宣番之后,压力与难度自然也减験少了不少긨,成员们反而没有预想中的那么辛苦了。 䃙

      ላ跓当然还是会累的。

      中午才进来的白云山一进门就看见松村沙黆友理抱着一个配菜豪华的便当在那吃着,看着里面数量明显不对的炸鸡,白云山眼皮跳了跳,然后吐槽道:“松村,你是不是又偷拿了别人的便当来的?”

      松村沙友理ﬔ头都不抬:“没有啊,白云桑你可别乱说!”

      “怎么没有,你当我瞎啊?这炸鸡怎么回事?”

      “这炸鸡㜪是她们自愿的!”

      “自愿?”

      白云山嘴角抽了抽,他可不信这群吃货会自愿把炸鸡贡献出来给她吃,你还不如说中田花奈又拿错了的可能性比较大ቔ点。

      松村沙젵友휉理瞥见白云山明显不信任的眼神,也不多做解释,抱着便当哼哧哼哧的就跑到一边,不再理会他了。

      看她这么有底气的样子,白云山也觉得似乎偷拿的可能性不太大,但一时又想不出具体原因,挠挠头只能作罢。

      一转头,就看到眼泪汪汪的生驹里奈捧着空荡荡的便当站在那里,跑来向自己哭诉。

      “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

      “白云桑,我被霸凌了呜呜呜~”

      “到底怎么回事?”

      白云山可不相信这一面之词,让生驹里奈把前因后果全都交代出来,然后便听见她把前两天打赌的事情叙述了一遍。

      赌局自然是松村沙友理获得了最后的胜利,刨除花花因为无辜牵胳连믚所以事先选择退出,松村沙友理是胜利者这两个因素。最后结果就是三十三횂位成员里,除了花奶不吃肉,没有炸鸡可以给松村沙友理之外(高智商花奶就是狡猾),其余的三十位成员都要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每人一天将一份自己便当里的謎炸鸡也好其他肉食也好,上交给傻苹果。

      当然뤈这看上去很£公平,愿赌服输嘛,不过既然说是一人一天,那自然就有⫅先后次序了。

      很不幸的是,作为center的生驹里奈就理所当然的被选为了第一位。 ﬽

      所揳以今天她一来,就发现自己便当里本该是炸鸡的那部分空荡荡的,只剩下撒了芝麻与碎海带的白饭孤独的绽颷放着笑脸。

      嗯......这个笑脸ク不是形容,而是真他娘的是个笑脸!

      嗼生驹里奈越说越激动,忍不㇓住哭诉道:“这也톂太过分了呜呜呜,拿炸鸡就算了,还把剩下来的海带摆成张笑脸是꾚什么意思啊?本䁐来就够伤心的了,看见ǟ这个就更吃不下饭了好吧!还有没有天理啊呜呜呜~”

      白云山无奈叹息:“小姑娘,我也没办法,愿赌服输,这就是௱命啊!”

      ꟎ ဴ“我命由我不由天!”听了白云山讲的故事后的少年愈发中二,㕂偶尔都能迸发出某些让白云山都惊呆的旳语句,咬牙切齿道:“愿赌服输我也没意见,㏶可是花奈酱明明输了为什么就能逃过一劫,当듞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啊?”

      Ꞛ“没办法,人家不吃肉嘛!”白云山两手一摊。

      䥳 “那一库酱凭什么也没事?”生驹里奈还是不甘。

      佧 “没办法,人家是炸鸡姐妹嘛!”白云山挤眉弄眼,一副你懂的的表情道。

      “那麻衣样为什么也可以分到炸鸡吃岄?”

      “没办儘法,人家是白傻组合嘛!”白云山两手比划了一个亲嘴的ﱩ啾的动作。

      “那娜娜敏为啥也能也能过去分炸鸡暓?”

      “没办法,人家是御三家嘛!”白云山摆了一个月下三兄贵的姿ﱪ势。

      “那麦麦为什么还是能分到炸鸡?”

      “没办法,人家是关系户——”

      诶?麦麦?

      说到这里白云山忽然感觉不对劲,转头一看,一群姐콙姐组䰉的成员们外加一位可爱的花花正没羞没臊的在那里分着从可怜的生驹手上剥削来的炸鸡,里面鐪赫然有那位温柔但贪吃的深볍川麻衣,ݤ发现白云山看过来后腼腆的笑了笑,然后继续这惨无人道的暴行。

      我靠!还能这样?把亏损的吃回来就于没亏了是吧,好聪明啊不对,好过分啊!

      东京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啊!

      这从秋田来的生驹哪里见过这种套路鬄?难怪这么委屈!

      这套路谁想出来的?

      白云山扫视了一圈,然后目光锁定了在那稳坐钓鱼台指挥如何分赃的某䥛北海道短发少女身上。

      嗯,看起来这位 的嫌疑最大啊——

      白云山眼神一凝。

      随即果断的摇摇头。

      鿊惹不起惹不起,还指蚇望着人家帮忙干活呢,唉,我可怜艸的生驹只能委屈你了。

      白云山转身拍了拍生驹里奈的肩膀打气道:“没关系的生驹,这种油炸类的食品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你看那群家伙的胸部就是这么发炎肿胀的,所以不吃还是有不吃的好处,你就这样保持下去吧,看起来也比较健康。”

      生驹里奈额头青筋跳动,对这个转眼就背叛阵营,完全没有节操的家伙忍无可忍,大吼道:“我可不想要那个地方看起来比较健康啊喂!”

      ......

      ......

      又是日常的一天结束后,白云山回到了家中。

      如往常一样在床上躺着装死一会儿쥬,然后洗澡做饭。

      冰箱藍里82年的拉菲已经喝完了,白云山摸索着只发现了一瓶从店长那里顺手带回来的饮料,也不嫌弃,扫了眼日期之后发某现还没过期,也就将就着喝了。

      其实就算是真过期了也没关系,凭他如今的体质,只要不是喝下什么过分的类似于毒药一类的,连拉肚子都未必会,顶多不舒服反胃个几分钟后就差不多结束了,完事之后㋭还可以嚣张的表示一句就这?

      ﹎酒足饭饱后,白云山打开了乃木坂乙O乙聊天群。

      群组里正十分热闹的他。

      秘密让女人更女人:“怎么了?”

      高山一実:“白云龜桑녟你快看,你前两天参加的那个节目的对手正在网上diss你呢!”

      接下来便是一段链接。

      志白云山皱了皱眉头,还是点开了链接查看。

      链接后是一封twitter的推文,用户为名福山信雄的账号发了一段视频,视频的预览图是룓他坐在一间乐器室里,自信的拉着大提琴的模样,看上去悠然自得。

      䤏视频的标题叫做真正的音乐家,乍一看可能有点迷惑,但配合下面的评论一ަ看就能发现,这根本就是在暗讽白云山ㄦ的身份是个经纪人不是正经的音乐演奏家,顺带还质疑了一波乐器之神这个番组的问题。

       视频下面的评论看得出㷝来都挺统一的,清一色的都是福山信雄ꙮ厉害如何如邎何,这水平不愧冦是顶级演奏家之类윟的,然后diss一下作为他对手的白云山的水平,纷纷为福山信雄的落败打抱不平。还摆出各种专业理由来解释,照这架势,人家要是在现场也就没坂本龙一什么事了。

      有不少的评论更是直接了他的账户,要䟸求他出来回应,这个账户是参加节目后节目组给他开的,为的就是保持热度以便参加接下来的赛程,他自己都还没登录过呢,没想到居然会变成了一个起来的靶子,这倒还真是始料未及。

      按理来说这个时候最正确最理智的做法就是冷处理,等事情满满冷却下塄去就行了,毕竟东京电视台的节目组和索尼公关又不是吃素的,轮不到他瞎操心。

      呬 䭭 늻而且对方这么一手,完全就是依靠自己的粉丝数来欺负他个没名气的经纪人罢了,自己只要不上当去加入团战,除了被恶쿉心㕮一下也没别的实质上的寘损失。

      슌 可白云山从来不是釴个忍气吞声的人。

      一般人的最优解在他看来却未必,因为他明白一旦自己没动静,他们占不到便宜,很有可能便会将矛퍇头指向自己身后的乃木坂!

      索尼倒不至于,毕竟也知道这是个什⺊么庞然大物,但乃⨨木坂就不一样了,作为akb48的公式对手,现ͱ阶段肯定是不缺少黑粉的,这么一针对万一影响到녓了出道单的销量可就不好了——

      于是他眼睛眯了ﭙ眯,随即点ᳪ开twitter,登陆了这个账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