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灭之殇

      高义有段日子没堵到葛少爷了。学校外面葛新财天天接送,学校里面又到处都是监控,不好下手。

      但成大事者,必锲而不舍。灭情敌者,必百折不挠。

      就在快放寒假的时候,高衙内突然发现,这几天葛少爷又开始一个人上下学了,这不是天赐良机,就是不把他高义放在眼里。

      他约上两个死党,摩拳擦掌,“那个兔崽子又不把咱们放在眼里了。咱们今天老地方堵他。”

      葛少爷上学的路上会经过一条小胡同,弯弯曲曲三百多米,更重要的是,里面路灯很少,还没有监控,下晚自习的时候,基本就没什么人了。

      这是设伏的绝佳地点,已经在这里和葛少爷谈过好几次心了,现在葛少爷忍不住抱着书包一路小跑,就想快点穿越这条“死亡峡谷”。

      可是,高衙内早就布下了三路奇兵。

      “站住!”

      一声低吼,葛少爷的去路被突然冒出来的两个黑影拦住,胡同原本就很窄,两个黑影基本就堵死了葛少爷的去路。

      想必葛少爷也是被逼的警觉不少,一看形势不对,扭头就往回跑。

      哪知身后也闪出了一个黑影,冷笑一声,

      “小子,还想跑?我说过,见你一次打你一次,怎么,当我说话放屁呢?”

      “高义,我这段时间可没有和媛媛说过话。”葛少爷声音微微发抖,但还是想为自己找一条生路。

      “少来这套!你特么还赖在学校不走,就是对媛媛心怀鬼胎。”三个黑影前后夹击,朝着中间的葛少爷越逼越近。

      “救,救命啊!”葛少爷绝望中想要呼救,哪知小胡同里本来还亮着的几扇窗户瞬间黑了下去。

      葛少爷这下傻了眼,只恨老葛还说一切都安排好了,更恨自己怎么就轻信了那个老东西。

      算了,这家伙双手抱头,护住太阳穴,夹紧双腿,护住命根子,然后靠着墙壁蹲了下去。

      挨打是个技术活儿,学霸已经上网百度过,毕竟对方人多,若是还手只怕更是自讨苦吃。

      “你们谁是媛媛的男朋友啊?”

      就在高衙内指挥着手下,准备修理葛少爷的时候。小胡同的阴影里,又传出一声阴森的质问。

      接着,几条黑影从暗处显出身形,领头的一人人高马大,带着一个口罩,让人看不清他的面孔。

      高衙内被吓了一跳,但是一向飞扬跋扈的小崽子不想在手下面前丢分,壮着胆子回应,

      “你们是谁?媛媛是我的,关你屁……”

      “事”字还没说出口,啪的一声脆响,硬生生的被一记耳光扇了回去。

      “谁是媛媛的男朋友?”口罩壮汉又问一句。

      “我是媛媛的男朋友……”

      啪,又是一记耳光,这下打瓷实了,高衙内的两个鼻孔全都留出了红色的鼻涕。

      另外两个同伙想跑,被其他几个黑影死死的按住。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是高义!”

      啪,又一记耳光,高衙内被彻底打蒙了,捂住嘤嘤作响的耳朵,“我爸是高攀峰。”

      “高攀峰?把你老子喊过来,我照样打!”一报高攀峰的名号,口罩男就像是吃了士力架,打的更来劲儿了。

      完了,这下遇到硬茬子了,高义捂着脸开始呜呜的哭起来了。

      “怂货,也不怕给你老子丢人,我再问一遍,谁是媛媛的男朋友?”

      “我……”高义捂着脸,呜弄着刚说一个“我”字,啪的一个耳光,瞬间被盖倒在地上,这下他彻底嚎啕大哭起来,

      “我是说,我不是啊!叔叔,我不是。”

      一直在一旁看热闹的葛少爷忍不住插了句嘴,

      “叔叔,媛媛不喜欢他的。”

      这下,口罩男把注意力转到了葛少爷这里,

      “那你的意思,媛媛喜欢你呗?”

      “咚”一个飞踹踹在了葛少爷的肚子上,这一脚踢的很专业,小伙子倒退几步,咕咚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但他毕竟挨打有经验了,任凭眼泪滴落下来,强忍着没哭。

      “还特么真有种!”口罩男招呼另两个手下,把葛少爷按在地上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最后打过瘾了,口罩男打了一个手势,把几个瑟瑟发抖的毛孩子聚在一起,

      “以后,我再看到谁敢打媛媛的主意,非剁了他的手不可!听明白了没有!”

      “叔叔,听明白了。”几个好汉认清了当前的形式,认怂保命。

      哪知口罩男被这个称呼惹毛了,又是一顿拳脚,

      “都特么喊谁叔叔呢?喊我大哥,记住,今天赏你们耳光的是豪哥,媛媛的男朋友,豪哥!”

      “知道了,豪哥。”

      几个鼻青脸肿的毛孩子抱头痛哭了一会儿,这才发现眼前已经没有了那几个黑影,顿时撒腿就朝有光亮的地方奔去。

      高衙内恶狠狠的骂着自己的同党,“你们真特么怂,咋就让那几个土逼给制住了?还不如姓葛那小子。”

      两个死党不敢回嘴,心里却在怼他,“当时哭的最凶的还不是你这个不怂的好汉吧。”

      高衙内挨打了,这事儿可非同小可。他爹是地局干部,他妈是工会主席。平时那些处长,科长见了他这个高衙内都要点头哈腰,夸赞一番。现在,竟然被一个什么叫豪哥的给打了。

      而且豪哥说了,高衙内看上的校花媛媛,竟然也是他的。

      这位高衙内带着脸上红扑扑的掌印,还有身上那件印着脚印子的纪梵希跑回家,扑倒他老妈的怀里就开始哭哭啼啼起来。

      哪个女人看到儿子被揍成猪头不心疼,高夫人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安慰自己的孩子,

      “高义,早就让你别在外面惹事,别在外面惹事,这下可好,让人给欺负了么?他不知道你爸是局长嘛?”

      “妈,我就是报了老爸的名字,才被揍成这样的!”

      “啊?!”高夫人也不淡定了,这不是等于是打了老高的脸嘛?

      等一身酒气的老高回来,听了家眷们的控诉,也是气的火冒三丈,“好啊!欺负到我高某人的头上来了!看我不把你这个什么豪哥给收拾的服服帖帖。”

      “你和那个朱所长关系不是挺好么,让他去把这个什么豪哥给我抓起来!”高夫人怒不可遏的鼓动着,

      高攀峰拿起电话就拨了出去,

      “喂,是朱所长嘛?我是老高啊,高攀峰。”突然,高攀峰像是想起了什么,改口道,

      “啊?没事,没事,朱所长,就是很长时间没见面了,哪天有时间,我们再去御膳房聚聚,那里又出了几道新品黄鱼。”

      看着高攀峰挂了电话,却没有提这个什么豪哥的事,一旁的娘俩儿都有点懵逼。

      高夫人不满的抱怨,“咋?你儿子被人打了,你都不敢吭声气,你还是不是男人?”

      “是啊,我一提爸爸的名字,他还把我打得更凶。”

      娘俩你一言我一语的煽风点火,老高听的心烦意乱,最后猛地一拍桌子,大吼一声,“你们懂个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