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樱电影

      原来这人竟然又是那老叫花蓝癫子,此时本已饿的无力,所以也无心思与他说话,便又把眼闭上。

      “傻小子,我看你也饿了,不如我们现在去吃饭喝酒。”说完也不等Ꮙ贺聪答话,拉起檤他就走。才走出几步熐,又突然停了下来,放开ᙔ拉着贺聪衣袖的手,快步走了回去。䶨

      “差点把吃饭的家伙给忘了。”边说边用手拿起先前摆在贺聪面前的破碗,又匆匆的赶了几步,又拉起贺聪的衣袖,一起走向长街。

      贺聪突然Ꮯ被蓝癫子带走,感到一丝惧意,就想抵抗。

      㠚那蓝癫子将声音放低说道:“别抗拒,乖乖听我的话,知道吗?只要你乖乖的,我就不会伤害你。”

      贺聪岂能心甘情愿地听他摆布?A便想用力挣쐟扎。可那蓝癫✷子的手劲愈来愈重,像要把他弄断似的。

      可贺聪䈸却不想屈服,他用力咬唇,血丝顿时渗出唇瓣,并用力想挣脱。

      “别抗拒,听话,否则疼的人是你。”蓝癫子跟他杠上了,他声音更轻,像风般缥缈却又清晰传入贺聪的头脑中。听话,现在乖乖听我的话……”

      “休、休想!”贺聪抗拒道。

      “信不信我可以把你弄断?”蓝癫子冷冷的说道,脸色如鬼魅般邪冷,衬着厚唇上的血渍,阴冷无情的模样让贺聪心中一颤。

      他信,眼前这男人好可怕。想和他杠上的心退缩了,现在只想能远离这个恐怖的男人。他鼓起廅勇气,迅速的拾起腿往上一踢。

      “该死!”蓝癫子没想到他会突然动作,来不及防范,可还是闪避不及,胯下顿时被狠狠踢中。莫大的痛楚让睉他闷哼一声,擒着他的手也跟着一松。

      趁此机会,贺聪拔腿就跑笴。当蓝癫子看到贺聪跑起来以后,心中到是一惊,“这是什么速度!虽然也不比自己快,可那完全依靠双腿自然高频摆动的力量达到的,要是自己不使用修炼的话,绝对没这臭੶小子快。乖乖,这小子不得了呀!”䏷想到这里蓝癫子看见贺聪已经快跑的没影了,连忙追了过去。

      这时的蓝癫子决不会把眼前的这快良才ᔡ璞玉放走,今日无论如何也要收下他,但也要刁难和修理他。这臭小子实属武林中千百年来难得一现的奇才美质,如能好好调教一番,他日必当为武林大放异彩。

      鐮꺑贺聪打小就惹是生非惯了,而每次都是先作弄和袭击了对方,然后见势不妙就扯呼。所以,小小年纪,那逃跑的功夫却是一等一的高明。他这一迈开脚步,对于自己逃跑的速度还是很有自信的。此刻他转身就跑,拿出캊了逃命的速度。他想身后的蓝癫子此刻一定是急的直跳脚,却只能眼巴巴地닳看着自己离开而无计可施。正在得意时,突然感到自己全身一僵,腿脚不听自己的使唤了,前冲的力量把自己带的飞了起来,对着前面不远处的一棵大树就这么直直地撞去。

      “完了,这下不死也要破像了,邪门了……,”看着越来越近㲲的大树,団贺聪无奈之下双眼一闭,心想撞就撞吧。将身子绷的紧紧的准备承受撞击……。待睁开了眼睛,大树还在,不过奇怪的是,大树正在慢慢地变远。不对㜓,应该说是贺聪正在向后飞去。

      क़真的涉邪门呀,此时也不禁浑身一个激灵,感到了一丝寒意。

      再仔细一看,那蓝癫子正在自已面菖前也不说什么,只是笑眯眯的看着。

      “唉……老头,你这是什么邪门功夫,居然能让人倒着飞翔,你不会是真的一只老鬼吧!”贺聪胆怯地问道。

      “哈哈,老鬼,不错,我就是一只法力无边的老鬼,怎么样!小子,你怕了!”蓝癫子呵呵地笑道。

      贺聪看着他笑的那么诡秘就知道他是故意吓唬自己的,心里那颗心也迅速地变得从容起来,嘴上也就立即轻松起来。

      苆 “傻小子,倒飞的感觉不错吧!”蓝癫子问道。

      “什么不错,难受死啦!”贺聪不悦道。

      鎈“呵呵,那是你的感受,对于我来说,我就感觉挺有趣、挺开心的,哈哈!”⼢蓝癫子笑道。

      “你当然有趣、当然开心啦!我像个木㜌偶一样,被你随心所欲地耍着玩,你当然开心了。”贺聪心中虽然不爽暗骂着,但这些话却还是没敢脱口而出。但一张无比生动有趣的小脸,无疑将他的心事全都暴푶露无疑。

      “傻小子!想不想学?你想想,跟我学会了,你将来可以行走天下,那是多好的事啊!”见时机成虁熟,蓝癫子开始抛濇出诱饵。

      这功力应该是很不错的,这一点通过刚才的事就可以感知到。他提出来的这个ꊌ建议,说实话确实让人动心。不过自已可是有师傅的,现在也不知这老头有什么居心?管他的,先把他哄着,等再找机会溜之大吉。

      于是也不想那么多了,自己也没有什么东西值得这老头发多大心思来弄的,索性什么都不顾了,一口先应承下来。 襓 岶 这贺聪一应承下来,蓝癫子反而板起翘来,说什么要考察考察。于是乎,像老鹰抓小鸡般地又将贺聪抓了过去,全身上下摸骨敲髓了一番。贺聪只感到他的手在自己浑身的骨骼关节处都细细的摸捏了一遍,然后一丝一缕的酥麻酸ꮹ痛的感觉传遍全身。等到遍身摸捏完毕,贺聪气得一跃而起,乘他不注意,抬밗脚又向他下身踢去。

      “你这臭小子!”蓝癫子忍着胯下的痛,伸手抓住他的脚踝。

      “啊!”没想到他还能动,贺聪吓得低喊出声,整个人往前一扑,硬生生的趴倒在地。

      “想走,没那么容易!”胯下的疼痛让蓝癫子賖额角青筋浮现,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他生平头一次怒火中烧。

      这个该死的臭小子,还攻击他“那里”,以他踢过来的狠劲,要不是他有稍微退让,一定会落得不能人道。

      “该死!放开我!”贺聪用力挣扎,使劲往他身上踢。

      “可恶……”那蓝癫子低咒一声,只一用力就让贺聪全茱身虚软下来。

      贺聪现在也已完全使不出力气,只䬌剩下意志牘力还在死撑,不示弱的瞪着眼前的蓝癫子,并恨不得杀了他。然后冷冷的道:“你即然不容我,那我为什么要跟着你?此处不留人,天大地大,总有肯收留我的所在。”

      贺聪此时已是对他再无半点好感,有的只是多了一丝怨怒和愤懑。

      “臭小子!你还挺有个性⯘,怎么样?不爽就来咬我呀!不过我可告诉你,你若൩不肯安份,你若自恃有些本事,那你可是自寻麻烦、自找罪受。像你这样当然也可以拼命努力地熬下去,但你绝对拖不过三天。如果你想恨不得立刻去死,以求少受些痛苦。那我也要让你从开始受罪到断气,也要拖你个三天。所以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地縙听话,免得受那皮肉之苦和那难熬的饥饿痛苦。”仗着他不能动,蓝癫子得意的嘿盏嘿笑道,露出狡诈的眼光,跩跩的看着他。

      贺聪的身体依然动弹不得,加上饥饿难耐,早已是浑身无力,只能没好气的瞪他一眼。但他知道,被这该死的蓝癫子所擒,他是绝不会轻易放矽过自已的。不过,想来想去应该没什么好怕的。

      那蓝癫子又说道:“你个臭小子,你是遇到了我,也是我们有缘。只要你听话,我会马外上让你从“不幸”变为非常的“有幸”。”

      줇 听蓝癫子所言,猜测他并无害人之心,直到此刻,贺聪痛苦扭曲的脸上,才获得磌一丝平静。这时贺聪才定下心来打量着他,见这蓝癫子倒是位瞽目老者횯,童颜鹤发,倒有几分仙风道骨。不知怎么他穿戴却像个叫花子,而人又疯疯癫癫的。

      于是,贺聪问道:“老前辈!看苗你定不是个普通凡人,ﯲ想必也应当是武林上赫赫有ꓨ名靅的高手。只是֞不知你为何老是要与我这等无名小者过不去,你这样岂不有损你的身份?”

      这蓝癫子慢道:“看来你个臭小子还算有点眼光,也Ǽ算我没看错人。只是我空有一身武艺,却至今还没有一个겣真正的传人若。所以我要收你为徒,要把那绝世的武功传授于你。这也是你的造化,你有幸遇上了我,将来不至于落得悲惨下场。”

      这贺聪一听此言,觉得好笑,你能有什么绝世武功?但突然想起曾有多人提起过他,看来此言不假,不由地惊讶得看着他。

      那蓝癫子见他那副模样,便大笑道:“怎么?不相信吗?你知道有多少人想跟我学艺,有多少人想拜我为师,可我都没看上。不知怎么,我却偏偏看上你个臭小子!”

      话语间,已来到大街上的一酒楼前。店小二看见筃两个如同乞丐的人进来,脸上充满了不快。如果不是老板吩咐过什么人进来都是客的话,店小二早就伸出无情的手挥赶这两个乞丐般的人了。但这刻他没有伸手去驱赶二人,只是脸带不快的转身走了,他认为这样的人基本上不需要招呼,应该是来这里混几口吃的人。

      这酒楼内早已挤满了人,两人一进来,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蓝癫子一看里面人满为患,皱眉道:“哪来的这么多人?怎么办?”于是喊道:“小二!给找个位置。”

      那店小二急忙跑过来道:“爷!今天客人多,位置已没有了,要不ﺘ你到那桌坐坐试试?”

      蓝癫子稍微观察一下后,指着角落那一桌只有一个人坐的位子。回道:“那桌?好,就坐那桌吧。”

      贺聪顺他的手指示方向望过去,见那一桌只有一个穿黑衣服的四五十岁的汉子正专心吃着。但令人奇怪的䔔是,别的桌子都是七八个人挤在一起,而那人却是独占一桌。这人长的并不难看,也不像没钱的主,只不过光他一个人就占了一整张桌子,却只叫了一盘菜一壶酒。本来这也没什么,再进来的客人也可以过来拼桌坐。但这人手上却拿着把刀,别人见了犹他手上的刀,都纷纷避而远之。

      蓝癫子렀脸上微微一笑,仍夹着贺聪就붤往那桌走去,然后把贺聪按坐在桌前。贺聪有些尴尬的看着许多不善意的目光扫向自己,心里有些无奈和不安。一个乞丐般的人坐进酒楼吃饭,人熃们当然不会给他投去好的眼色,更何况还有一个疯癫的人在旁边大声嚷嚷。

      那黑衣壮汉子用眼角看了两人一眼,正꫰想发作,但一看是蓝癫子,虽没有吭声。却忽然内劲一发,把뿚掌内酒杯捏成七㋇八块碎片。又以“倒洒满天星”手法,用反掌把碎片用力甩出窗外,然后低沉◮地说道:“师弟虽然一隐十余载,未曾想我们还是相见了。”

      蓝癫子不由欣然笑道:“申师哥别来可好,想煞你这懦弱无能的师弟了。”

      那黑衣汉子脸上现出一种急切的神情,向蓝癫子说道:“师弟,我们且慢叙阔,我只想问一下,你可寻得图中的宝物?如果仍未寻得,那就请把图交还于我。这样以后你我仍是师兄师弟,或者井水不犯河水,大家都相安无事。”

      蓝癫子闻言,掀眉笑道:“师哥呀,这么多年你总是费尽苦心,居然还是念念不忘,还一直穷追不舍。我早已说过,任何人都休想从我手中夺去那图,你也不例外。”

      说到此处,突然眼珠略转,露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笑容说道:“师哥,想必你又是不远千里寻找而来,不过你不会得逞的。”说完不再看他一眼。

      那黑衣壮汉子气得是咬牙切齿,见蓝癫子不再理他,更是气愤至极。这时反到急急忙忙吃完,丢下几个碎银子就走了。

      蓝癫苮子对他的任何反应并不放在心上,而是一屁股坐了下去。“店小二,店小二!听见汎没有?快过来,给我们拿最好的酒来。”他一只脚放在地上,一只腿᳓站在凳子上,朝穿梭在人群中的店小二大声的叫喊,生怕自己声音低了别人听不见。

      ꑐ那店小二看见二䩩人,也不去理会,自顾着招呼别人去了。

      贺聪实在忍受不了这样的场面,拉了一把蓝癫子,低低的说道:“你可不可以不要大声叫喊,该来的自然会来的。”

      蓝癫子뒡看了贺聪一眼,又大声说道:“不大声不行啊!别人以为我︆们是Ԣ来混饭吃的,其实我有的是银子。”

      说话的声音全酒楼里的人都听的见,贺聪知道现在闭嘴是最好槇的选择,把头低下任凭他在那里叫喊。

      店小二仿佛实在受不了这呼喊声,急急的走过来,面带难色的问:“二位要点什么?”虽在问话,却用手捂着鼻子。

      “没츿听见我刚才的话吗?先龎给我弄最好的酒来,顺便来几个拿手的菜,我也是慕名而来,可不淊要让我失望哦!”声音依旧很大,酒楼里的人不屑的眼色如同利刃一样,刺的贺聪鋂心里极度不舒服。蓝癫子却没事似的,继续半站着手舞足蹈。

      那小二匆匆的走开了,到是很快便送来了大鱼大肉和几样小菜,外加一大壶酒。

      蓝癫子这才闭上了嘴,急急忙忙的摆了톒上杯子,往杯里倒酒。不知道䮾是不是他倒酒很熟练,酒一滴也没洒在桌面上。

      看到桌上的美味佳肴,贺聪的两眼都直了。二三天没吃过东西了,此时已饿得前胸贴后胸,看到食物本能地就伸手去拿。

      可是手还没有接触食物,手背就被筷子重重的一击。手被打的又痛又麻,又本能地把手缩了回来。贺聪不解地看着蓝癫子,没想到蓝癫子则说道:“这些东西不是给你翳吃的!”

      贺聪可怜兮兮地说道:“前辈,我都快饿死了。”

      ᭘他还未说完,那蓝癫子则说道:“你饿死也是活该,没人会心痛你。你就是饿死了,也就如同饿死一条狗一样。人活着就应懂得生存法则,要自已想方设法去生存去抗争。要想办法获得生存条件。你现在要想吃也可以,但必须和我赌,赢得我方可吃一口,输了看我吃!”说着从身上拿出一副骰子。

      然后又说道:“我们掷骰子比大小,只要能赢得我,你就可囟以吃一口。”说着拿줍过一空碗,在里面掷起了骰子来。

      只见他手一掷,三颗骰子滴溜溜一转,竟然是三个六点。蓝癫子得意一笑道:“臭小子,힧想吃就来比试蔪,否则你就继续饿肚子。”

      贺聪为了能不继续挨饿,无奈之下只好拿起骰子掷了起来。可是那骰子根本不按自已的意愿,掷出来的不是一个点,就二个点,要ⰳ想赢简直是不可能的届。

      蓝癫子看后更是得意的哈哈大笑,边笑边吃边喝起来。看到别人的吃喝,贺聪更是饿的心里发慌。于是求道:“这样比赛不公平,你是掷骰老手,我可从来没有掷过痐。你应该ﺼ先教一下我,然后我们再比。”

      那蓝癫子一想也是,但一转念说道:“要我教你也未尝不可,不过你要先拜我为师,否则免谈。”

      贺聪一听心里那个气嗫呀,让自己先拜他为师,心里是一百个不愿。可眼前自已也无计可施,要么争口气,要么被饿死。可小小年纪就这么死掉也确实不值,不要说还未孝敬父母,就连师傅和林姐姐的大恩还未报,这怎能让人心甘?于是灵机一动,心想现把眼前这一关过了再说,໾以后认不认他这个师傅到以后再说。

      这时贺聪装作诚恳认真地样子,一下子跪在蓝癫子的面前,大声喊道:“师傅!徒儿给你叩礼了。”喊完就连叩三个响头。

      这一下蓝癫子可高兴的是手舞足蹈,忙把贺聪扶起说道:“哈哈!我的好徒儿快快请起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