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诱捕公式ABO

      “来来来,这是你的,这是他的豨……”⽔李枫笑眯眯的把糖果⧯分ᄀ给孩子们:

      撬 “别急别急,都有都有!”

      “谢谢哥哥!”断腿孩子坐在轮椅上,双手捧着接过了糖果,特别开心。

      “错了!”一个只有ᬧ一튴只手的孩子接过糖果,挤眉弄眼的笑:“谢谢姐夫!”

      李枫:魭“噗——”

      李枫本来不知道他是谁쿤的,但是发糖的时候认了出来。

      这只小手儿㷑干干巴巴,麻麻赖赖,一点都不圆润,正是当烊初第一个偷他钱包的小孩儿。

      寍余小小淌涨红了脸,但她性子柔顺,只细声细气的说:“别瞎说,是哥哥!”

      其实,她也有这方面的猜测,李枫这么帮他们,如果不是喜欢她,图什么呢?듺

      她确实很感激李枫,她愿意为李枫做任何事,哪怕为李枫做牛做马都可以!

      但是她知道那不是爱情,刚刚的拥抱,也只是很纯粹的出于感激的拥抱。

      “就你话多!”李枫笑眯眯的揉了揉一只手小孩儿的小脑袋:㼗“来背首诗!

      䆷 ⦃“就背你们刚才学的静夜思!” 墈

      ܑ 小孩儿哭了:“哥我错了,饶了我吧……”

      ᛣ李枫不禁哈哈大笑,这些孩子跟其他孩子混在一起上课,明显阳光了很多。

      虽然还有着不该属于这个年纪皣的小油滑小狡黠,但至少已经融入了群体。

      人性本善,李枫相信随着时间的推ἑ移,那些不好的回忆都会消失在笑容里。

      分完了糖果,孩子们很有眼色的给李蹺枫和余小小留出了空间,二人世界。仩

      㧧李枫问ծ余小小:“现在去?”ꞩ

      余小筞小点点头:“现在去!”

      她没有半点ૣ的犹豫,这一鯁天她ᩔ已经等了很久㝚了,很久很久,所以迫不及待。

      靜 李枫却犹豫了,沉吟了两秒:“我得提醒你,可能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好……”

      余小小小脸犩儿白了,咬了咬牙,还是毅然࿦决然的点点头:“我想现在去!朔”

      䓱 抱 李믰枫:“那就现在倬去!”

      上了车,余小小默默地坐在李枫身边。

      李枫跟大头说了地址,余小小的小脸儿苍白得像纸一样,小手儿下意识抠着衣角,指甲隔着衣服荖刺入了肉里。

      李枫叹了口气,轻轻在她耳边说了结果,余小小始终沉默着。

      䄹 有意无意的从后视镜瞥了余葿小小一眼,李枫看到她眼中蓄满了泪水。

      她坚强的没有让眼泪流下来,细小如石榴籽儿的小牙却把樱唇儵都咬出了血……

      一路汷无话,宝马760很快就到了花ᛸ都海公墓。

      李枫带着余小小行走在一排排冰冷的墓碑之间蘑,寻找㚉着余小小父ཌ亲的葬身之地。ሿ

      由于预先ꕼ就查明了第几排第几个,他们很快就找到了。

      㲅那픢是个位置在边边角角的疥墓碑,很麛小,也很冷清。

      有的墓碑螌修得跟豪宅似的,余小슜小父亲的墓碑就孤零零的戳在地上。

      ꪯ 虽然这么小的墓碑也有几排,但别人家的有挂花装饰,收拾的利利索索的,起码还是有人惦记。

      ሕ 余㰥小小父亲的墓碑光秃秃的,除了灰尘以外馎什么都没有。

      就连墓碑上的刻字,红漆都掉光ㆵ了。

      围着墓碑誋一찄圈更୮是杂草丛生,不知多久没人来过。 ⽅ 鷑 李枫回头瞅瞅余小小,并没有预想之中的嚎啕大哭,余小小很安静。

      很安静的站在굣墓碑前,很安静的看着父亲的遗像,很安静的流淌着眼泪……

      大痛无言,大悲无声。

      李枫知道对于余戥小小而言上坟是件很陌生的事情,好在他很有经验,他已经把该带的东西都带㾤了。

      先用工兵铲把墓碑周围的杂草蜙清理了,再用湿纸巾把墓碑擦得干干净净,把带来的一捧菊花摆放在墓碑前,然后用毛笔蘸了红油漆一笔一慔划的描逜字……

      这是他穿越之前每年清明都要做的,子欲养而亲不待븀,可惜现在꣦就连上坟都做不到㗔了。

      李枫犮默默地做着这一切,脑海里想的却是前生的父母。

      ྉ 奈何奈何,一切皆为尘土……

      最后喢李枫点燃了三炷香,送到余小小手里,余䬨小小泪流满面的接过来,在她父亲的墓碑前深深鞠躬,三鞠躬之后把三炷香插在了李枫带형来的侥小香炉里。

      也不知道墓地是不ሎ是都这么阴,明明是夏天,这里却阴风阵阵的。

      余小小冷得打了个哆嗦,李枫并没有借衣服给她,斝默默走开了ᱬ。Š

      他也只穿了一件㒒。

      巏 뻄……

      离开花都墓地,余小小一直都ꀳ很硍沉默,李枫也没说什么。

      ݩ 车里的气氛很퓀压抑,大头连音乐都没敢开,就这样四个人鸦雀无声的开到了LC区。

      这一带早就听说要拆迁了,但听说了好多年,都还没有拆,传言却不止。

      壂 켆̑在一栋危房q前笋,余小㶜小见到了她的妈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