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田咏美自慰喷水无码

      ꠁ 时间匆匆流去。

      䙨 转眼,就过去了五天时间。

      他们的作息很规律,每天早晚课,上午清理垃圾,下午练剑识字。

      小师叔依然每晚飞出去找食材,也不知龙族有多少数量。

      孙正佞还是一无所获,只能对着空气练剑島,挥剑千百遍。

      而钟离钝,同样记不住文字,记忆只裓有七秒。

      “哈,哈,哈。”

      桃树林,孙正快速的挥剑练习。

      轻巧的桃木剑,轻若无物,被他挥舞的看䪣不清影子。悵

      小师叔说,最初练剑时,以快取貌胜,唯帝快不破。

      贎 桓 而后,才是以意取胜,意之所指,所向披멃靡。

      럕 剑意他不懂,还不到时候,当然要快。

      而师弟,好像是天生自带虚无剑意,才能瞬间劈开木柴。

      贒“师兄,这个字삷怎么读来着?”

      钟离钝清醒ퟶ过来,指着鵖《识文解字》封面,第一个识字。

      孙正回头望来,无奈的摇头。

      在他练剑的间隙,师弟已经走神半个多小时。

      Ꚁ“shi 念识,认识,初识。”

      孙正稍稍停下,再次认真的解释一遍。

      “这ࣨ样,你今天就记这一个字好了㯑。”

      “你跟着我一起念,我每㨏挥一次剑,就读一遍。”

      想想五天的成果,孙正换了个教学方法。

      师弟识字之事,小师叔完全交给他了,没㠉有多管。

      现在,小师叔也不在此ⶤ处,而是在房里修炼。

      “识,识,识。”

      每ᚄ次挥剑,쟫孙正♁就念一遍识,将哈这个词换掉。

      쿎 不过,他觉得意义不大,师弟也没将哈字记住啊!

      “识,识,识。”

      钟离钝很听话,跟着孙⪯正䗓念。

      他太难了,师兄练剑有㦉手就行,他识字却难比登天。

      “哟,过来休息下吧!我给你们送水果来了。”

      旁边不远有一方石桌,童莫北提偎着篮子出现。

      꾞 “小师姑,多谢了。”

      孙正放下桃木剑,带着师弟走过来。

      最近几天ꃺ,小师姑下午都会送水果ꭾ来。

      相比于小师叔,小师姑更像是七杀山的主人。

      山间的动物,全部都归小师姑管ꁎ辖,能找到很多吃㫱的。

      ㍩孙正觉得,小师叔每晚夜出,有小师姑大部分原因。

      他夜里会听到动静,小师姑偷偷进小褾师叔房里,白天才会离开。

      即使小师叔不在,也要在他房里过夜,还真是一往情深啊!

      “小师姑,我好想你啊!”

      一道绿色人影闪过,⬙快速㧮的揽住童莫北脖子。

      人影完全趴在童莫北背上,脑袋深埋在脖颈间。

      䨀“绿叶,你怎慌么来了?”

      童莫北见怪不怪,伸手摸着这颗小脑袋。

      师兄一唬家,跟她关系还是很闚好的,特别是这个小女儿。

      滱 “嘻嘻,这不是想小师姑了吗?就特意跑来了。”

      聂绿叶龇牙一笑,摇晃着童莫ﮒ北身躯。

      ษ“想我?不是这릵样吧!是想念我的礼物嗂才对。”

      童莫勺北轻轻一拍,示意쀟聂绿叶不要胡闹뭅。

      两个弟子面前,她身为师姑,还是要注意形象的。

      “喏,这个送你了。”

      童莫北拿出一根木钗,递到聂绿叶手里。

      她很少出七杀山袲,딁没多少宝贝,几乎都是自己身上掉落之物。

      䘏“谢谢小师姑,嗯嚒。”

      聂绿叶开心的接过,在童莫北脸上亲了一口。

      孙正喜笑颜开,站起身四处大量着。

      一眼望去,ڡ桃花朵桯朵开,他的桃花也要来了ᓮ。

      “姐夫,别看了,姐姐没来哦!”Ꝕ

      殬聂绿叶䛯这才离开ᜌ童莫北身体,调皮的打趣孙正。

      “哈?娘子没来?”

      孙正跌坐下去,櫤瞬间死气沉沉。

      怎么会这样?娘子说好,过两天来看我,这都一个星期了。

      他还以为,会是小ꎶ别胜新婚,能好好恩爱一番来着。

      “姐姐还有其他事要做,特意嘱咐我来此。”

      “看看姐夫有没有见异思迁,在外面沾花惹草。”

      룀“如果﷕有,就让我,嘿嘿......!”

      ꜔聂绿叶走暴到孙正身边,仔细的打量着他。

      鼻子轻轻抽Ӥ动,好棈像要闻出孙正身上有没有其他女人味。

      “咳咳,怎么说话的?我孙正岂是那种人?”

      孙正感觉很不自在,样子十足的教训道。

      小姨子,第一ᚹ次见面,就让他感觉不好应付了。

      “쵵真的吗?哼哼,谅你也不敢!”

      聂绿叶瞪了眼孙正,傲娇的坐到他旁边。

       “喏,这是姐姐亲手熬的人参汤,还热着呢!”

       伸手一挥,一陶瓷醉罐出现桌面,聂绿叶一脸不忿。

      黑山最近┍发生了点事情,姐姐一直都很禴忙。

      每晚都很晚才ᖌ回家,却还是不䖄睡,坚持练习熬人参汤。

      “哈哈,孙正,红花对你可真好텂啊!”

      童莫北打开陶罐,轻轻闻了闻,对着孙正眨眼而笑。

      红花啊!她竟然会熬汤,还真是难以想象。

      䡨红花可是黑山大小姐,不食人间烟火,公主一般的存在。

      多年前,师兄夫妻就不管黑山事务㌴,将一切都交给红花打理。

      孙正眼眶都要鉻湿润了,娘子对他真是太好了。

      没有矜持,孙俊正直接捧起ꯅ陶♯罐,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屝 味道不算很好,但孙正却没有停下,一口气将人参汤喝完。

      这人参汤,在쑗他心里,比一条龙㎭还要美味。

      聂绿叶却是看傻了,一脸尴尬,☚而又有点开心。

      让她送人参汤,她能这么开心的来吗?

      “额......”

      人参汤喝完,孙正打了个饱嗝。

      “咕噜——咕噜——”

      紧接着,奇异的响声,从他腹部传出。

      觰 “噗。”

      孙正整张脸皱到一块,猛然疺张口,喷出一大口鲜ꫪ血。କ

      随后,孙正皮肤快速发黑,黑中带着几分紫。

      “啊.....᮲.”

      ڲ孙正惨叫一声,从凳子摔落在地。

      ꌥ身体蜷缩,双手捂着肚子,无力的痛苦呻吟。

      ꓸ “你,你真ᯔ厉害。”

      痛了一会,孙正勉强抽出右手,对聂绿叶竖起大拇指。

      在他땼娘子费尽千辛万苦,熬制的人参汤里下药,这是他万万想不到的。

      嫉妒,这是赤果果诀的嫉妒,嫉妒使人面目可憎。

      “呃......我说有一颗丹药,不小心掉落进去了,你会信吗?”

      ፡聂绿叶强忍着笑意,坏笑着狡辩。

      她也没想到啊!

      一罐人参汤,姐夫会直接一口气喝完。

      쁺 不都是用勺子的吗?一勺一勺喝,不会这么严重的。

      嬬“小师姑,ᑽ救我。”

      孙正已是头晕眼花,自觉命不久矣。

      说完,孙正就彻底晕死过去,嘴里无意识的喷恏出黑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