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苹果手机免费下载

      鼐 1.12-你是我们打结时不可或缺的拇指,你是夜时最高的星꟭,你是晨时第一缕光,是每一声膒回响,你是雷霆,是乌云,也是太阳。

      你是万物的父,亦是万物的母,一切皆由你而来。둍

      ——斯莫兰圣典-节蘺选.第三节

      姓 ——————

      现在的空气,不怎么像冬天。

      空气甚至于有点燥热,空气中死了似地没有风,令人烦闷。

      暂时是这样。

      阿尔伯特坐在床前,偏折了光线在眼前制造【镜像】,观察极远处的天边,海䮎天相接处,极厚的灰黑,内里有雷⽚蛇穿梭,像高悬于天空的山脉般向这里横推过来,ݷ不出意外的话,将会在四寻后抵达这里,然䎏后气温会骤降。

      他已经感觉到空气中莫名升起一丝凉意了——降温的速度,将会在几寻内极速加快,最终在抵达某个点后断崖式跌破零度。

      騐 塞德拉斯的气候很奇怪,【乱纪】的气候最奇怪。

      不过阿瓦兰迦的建筑有足够的保温措施。

      只要老师们没厭乱讲,就不会有事,而且这也不是他第䮖一次看到这种末日般的景象了。

      “你画啥呢?ⵟ”

      他陇散去了眼前的【镜像】看向身旁正在绘画的唐吉诃德,对方这会儿刚画出几笔漩涡。

      斍“风暴,娘化。”

      少年回道,快速地画出一张带着几分挑衅,给人以狂野感的少女面容:“还有闪电。”

      “现在光画这᫪种?”他问,“你刚来的时候不是喜欢画兽耳娘吗?”

      횈“当她真出现的时候。”

      唐吉诃德抬头,一脸心如死灰:“她就不是我老婆了。”

      ...二刺螈二刺螈。

      髻 “렖还去图书馆?”

      金发少年看了眼合上沷笔记本起身的同伴,继续画着。齖

      “嗯。”阿尔伯特想了想ᑲ,递给他一张纸,뻜“对了,帮我看看有没有问题。”

      ẋ ㄤ 鿳他结果,很认真地看了半分钟,抬头,一脸诚恳地䊿看向少年:“老特,你是我见过学人体最快的,跟我学画本子吧,绝对能比我强。”

      “不要。”

      슆“来嘛~特哥~———”

      “没兴趣。”

      说起来,他跟这货认识的时候,好像就是因为本子认识的,当时唐吉诃德正在画一副“大作”,画到关键部位,阿尔伯特认出了角色的脸,试探着问了几个经典角色——然后开学典礼成了老乡兼沙雕댠网友线下交流会。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今晚见。”

      “嗯,活着给爹回来。”

      誢 他背后延展出流淌岩뙘浆般的丝线匞,向唐吉诃德竖了个中指。 ⴯

      现在是【冬乱纪】最后一月。

      很冷。

      这会儿热是暂时的。

      但是少年穿得并不多,他体内存储和产生的热能正在【能量循环系统】总运作着,这足以御寒,所以他只比夏季时多穿了件外㻃套,此时正是周末,星期九,他有一天的时间随便做点自己想干的,但他也没别的爱好,这个世界没有网络,能做的也不多,所以想想看,还是决定用看书消磨掉这个“休息日”。

      緷要是【恒纪】的话还可以进城逛逛公园,现在„嘛,实在不适ὧ合出远门。

      阿尔伯特走过拐角,和路过的饭堂阿姨打了个招呼。

      鬖接触魔法到现在,操作已经非常熟练,演算也很迅速,这套体系给他的感觉就是,很“科学”。

      Ꮗ 㥶 操纵热能之前先学热力学三定律,防雍御电能的法术是騛法乶拉第笼,飞行的方法不是召鵘唤风元素而是操纵气流,最后,了解世界之前学的不是【ﳪ四元素】而是【四大基本力】,而他当前以自身撬苐动外界的三大手段。

      引力。

      他周身的灰炕尘被无形的力量拨开。

      电磁力。

      细小的电火花在他领口中闪烁了下。

      ۑ 热能。

      鲋暗红色的光环闪过眼底。

      每一种只疕要搞懂了就都有许多种变化,不拘泥于固定限制。

      这就是㴑【㵩一环巫师훅】。

      刚刚在魔法道路上入门的学者,修习精神力,积攒知识,为后续阶段打下基础,阿尔伯特仍有很长的路要走。鋴 ㉬

      “...阿尔☦伯特?”橊

      少年循锃声望去。

      一位头戴贝雷ϖ帽,长着尾巴的少女站在不远处。

       낙 “塞西莉娅同学。”ე

      他扶了扶平光眼镜,面琑无表情地问:“有什么事吗?”

      “ᙊ没事。”

      她迅速地回答道,顺便扫了眼他夹在仵肋下的笔记本:“你去图畣书馆?”

      “嗯。”

      “一起?”

      “...行。”

      这孩子,最近也在学一些晜比较超前的课程,大概是被其他人㛹的气氛感染了,现在班内都是꼤这种趋势,且愈䟇演愈烈。

      所以最近和他走得近一点,看样子多半是把他当成了活体题库。

      明明呃刚来时怕他怕得要命。

      还说他是...变态?

      不过没关系,这帮孩子只要肯学好就万事大吉,只要达成目标,阿尔伯特想⮋道,他们说他是乐色也就那么回事。

      他向来是不管名声多烂的。 ★

      ᜱ “班长,最近怎么都没见你人啊?”

      “..뉣.叫我阿尔伯特就行了。”少年最近正被出版社催崡得头꽿痛,疯狂赶稿,“最近写点东西,没空出门。”

      前춄几天刷题上头了,然后出版社搞活动,밢因为最近出了点事有热度,正好卖得好,所以急着让他赶一波,䎰他也不是什么大걉作家Ῠ没本钱跟出版社谈,为了长㔶期经济来源,就只能埋头干,鶆所以...他这两횡天刚赶完稿,出来放风。

      掣 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形势所迫,生活不易。贊

      “㪗平常看你都挺忙的诶。”

      “事情比较多。”

      少䧗年的开始觉得麻烦了,微微皱眉,又平复下来。

      “唔嗯?”她思索着,点头,“那尼都忙些啥鹈啊?”

      “跟㟫你没关系。” 㼅

      他面无表情,表示拒绝。

      没有告知对方的必要,他也不想谈比较隐私的东西,再者魜说,他现在最大的目漲的仍是抵达蛶图书馆,有问题到那边可以随便问,在那以前,所有试图炒热气氛的谈话阞都是不必要的。

      “先走吧。춗”

      “哦哦。”

      他迈开了步子,小姑娘啪嗒啪嗒地跟上,点着尾巴尖,看来心情很好。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着。

      阿尔伯特稍稍鲸回头看了眼,他想起了某个熟人,短暂地愣了下,又完全地平静了。

      走廊的窗外,风变大了。

      距离暴风雪来临,还有三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