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7700

      阳光晦明,春潮涌动,万里无云。第十月四人返回轩辕古城已是日如中天之时。因为三人的手机皆在河水中浸泡过,导致了死机,所以根本无法确定此时的时间。而另外一㨏位黑衣佣兵,他们仨估计此人与他们也相差无几。⼦

      此时正直冬去春来之际,这本是万物复苏,生机勃勃,一派欣欣向荣的时节。

      然而此时的轩辕古城除了那幽灵一般的铁甲卫士之外,根本再无任何一点有活力东西,即便是树林间ӄ的幼鸟,花草间的幼虫,也无一声嘶鸣。这里太死寂了。

      望䳒着这诺大一所空城,匆匆返回的四人陷入了一阵默契的无言。

      第十月挠挠头道:“这么大的古城,我们上哪去找叶家的人啊?昨晚还四处都是,今天天一亮,这群人就跟消蘔失了一般,没影的那叫一个干脆,真是活见鬼了。”

      磥 陈初肰升瘂也皱眉道:“不应该啊,怎么这么反常?”

      鹤栖低声的嘟囔道:“该不会都撤走了吧。”

      第十月顺手就是一巴掌,“我说小栖,你以后说话能不能不要在这么丧了,这是修仙时代,你万一练个乌鸦嘴,大家췞都完蛋。”

      陈初升摇摇头说“不会”,毕竟叶家人可是包圆了整个卧牛山旅游基地整整一个月。要不然他们何必如此,包一两天就可以了。难不成有钱人吃饱了撑的慌?专门扔钱打水漂啊!更何况昨夜那群人一直忙活着寻找什么,怎么看也不像是䏞找到的样子,要不❢然也不会和那笨重的巨猿周旋如此之久。햓

      鞡一想到这里,陈初升内心一个不确定想法陡然升起,随即立刻对着第十月与鹤栖问道:“我记得你们说过,叶风曾对你们说,他去接受轩辕帝冢的传承了?”

      第十月与鹤栖点了点头,随即同时目光一闪,쨲瞬间明白了陈初升的意思。

      那群人去那了?他们在找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来此地。

      答案显而易见,那肯定是“轩辕帝冢葈”啊。

      ⋦可是,知道了是轩辕帝冢又如何飒?他们怎么去找叶家人揥?又如何找到他⇱们?

      赱这䴊又成了接下来四人所要面对的问题。

      躔正⓪在众人一筹莫展之时。

      칰 되那黑衣人率先而动,径直一人越上墙头,就ầ要离去。

      第十月见状大喝到“你去哪?” 좽

      那黑衣人闻言一顿,停在墙头俯视着三人道:“既然你们没有实现诺言带我离开,我自然无需在理会你们。去哪?当然是看我自己的心情了。”言毕,綮那令人恶寒的刺耳笑声又呵呵呵的悚然传来。

      随后又是一跃,径直离开了房顶,朝着远方而去。

      刹那间惊变突起,那黑衣䜃人尚在跃起墙头的半空之中,一道黑影如暴湥风袭来,直拖着黑衣人砸向古楼的白墙之上。随之粋轰然声爆起,渐起一墙的烟尘。

      这变故来的太过突然,还不待第十月三人反应,那离去的黑衣人,已然被黑色长枪钉杀于古楼之上,瞬间死去,刹那间于雪白的墙壁上开出一朵妖艳的花,好不凄惨,渗人。

      也就是这一瞬间三人后知后觉的手麯脚发麻,冷汗丛生。

      自出鮈生以来,三人何曾见证过正真的死亡,即便昨日生死数次,可那也远没有触碰到真䷿正的死亡。隬因为真鰅正的死亡,是消失,是黑暗,是永寂,是结束,是一븐切过往的终结̀,겏是生者与死者的诀别。

      而此时,一条鲜活的生命,刹那间就在三人面前消失,还是以如此凄惨悲烈的状态死去,这叫三人如何能够轻易承受。

      뤢就算第十月这种平日里胆大妄为之辈,诈见如此惨死,依然是惊的面色乌青唇齿惨白。陈初升与鹤栖就更不用说。

      直到此时,三人才算彻彻底底明白,什么叫做修仙世界。这虽然是一个充满机遇和奇䪆遇的新世界,但与此同时也将会伴随着巨大的危机乃至死亡。

      春风抚过,陈初升瞬间清醒,拉着第十月与鹤栖,就近隐蔽起来。

      鹤栖哭丧着脸说:“到底怎么回事?”

      陈初升与第十月互视一眼,除了一脸茫然,也是一阵无语。

      片刻之后,陈初升又道:“看来这城中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危险,我们还是躲起来比较好。”

      第十月眉头紧锁道:“可总不能一直躲着吧。”

      陈初升听完也是一阵无言,在没有足够的信息基础支撑之下,他再聪明的脑子,也想不出办法。

      鹤栖见初升无言,那本就是哭丧的脸,此刻竟是要挤出泪水,胀而后泫然欲泣的说道:“我想回家,我怕现在再不回家,就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第十月哪听䒿得﬒这些言语,顿时无名火起。

      可就在此刻,愤怒的第十月突然发现三人被巨大的黑影笼罩,随后地面的光线都阴沉了许多。

      ꛚ三人立即抬头,一只大如山岳、塗似龙非龙、身负六翅的乌青异兽,自天儿䦽降,威压王城。而后目光一凝,陋竟是四目齐开,冷冰冰的盯着第十月三人,随后一爪探出直掏三人而来。

      三人顿时大惊失色。这是什么情况?这么大的巨兽简直闻所未闻,结果一见面,直接就是对着三人一爪,他们这是得罪谁了?还是鹤栖的乌鸦嘴已经﹄出现成效?

      随即一股恐怖的威压覆盖三人,瞬间将三人碾压在鉕地,差点昏死过去。

      然而就在此时,一隶道黑光自城中突然暴起,而后直飞天际,横ǀ刀立马悬于半空,直指着那异兽巨大的头颅道:⌟“大胆异族!胆敢在王城逞凶?纳命来。”话音一落,一道漆黑刀光如渊如瀑直冲霄汉,黑光一闪而过,简直欲将天地一分为二。

      随之天哩地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嘶吼,那大如山岳的异兽,面对如此可怖的刀光,也不得不折戟而归,他那只探向三人的巨爪,更是齐肩而断,被留在了王城。

      那遮天ﵼ异兽仅一个照面,便断了一臂,顿时心生退意,不愿再战,随即嘶吼ꀝ一声,摇头摆尾,化作一道乌光消散在天地之间,而与此同时,那震天嘶吼之下,又响起一道稚嫩的低吼,一只缩小了无数倍的小异兽,一个蜷缩也化作一道乌光消散在了天空。

      那黑甲天将却并不罢休,他不依不饶,大喝一声:式“哪里走?”而后一个闪烁,消失在了九天之上。

      而第十月三人此刻早已被那遮天异兽的气息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奄奄ķ一息。想想也是,这等遮天异兽的一个眼神,一个吐息,霊又岂是第十月三个区区凡人所能承受的齷了的。

      然而好死不死,那从天而降的断爪偏偏落在了他们三个䉫瘫软的区域,三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巨爪越来越齏近,最后轰然落下。

      只听“咚닖”的一声,那如山Ĕ一般的巨爪就落在了王城的古首街之上,溅起满地烟尘。

      还好,不幸中的万幸,那带涿血的巨爪恰巧落在三人身边一尺之距밍,溅起三人一生种兽血,若非如此,这닻三人怕是就在此地与家乡的父老乡亲说再见了。

      只是兽血滚烫,热气奔涌,随着流出的越来越多,第十月三曆人竟是直接被淹没在血雾缭绕兽血之中,若是时间一长,这三人非在这血浪之下活活淹死不可。

      可时间不长,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霿那将三人淹没的血浪之擂上竟开始律动其诡异的波纹,那波纹忽快忽慢,忽停忽续,忽轻忽浅,忽而紊乱,ꪣ忽而平和竟是一时间将整片热血震动的沸腾起来。热血翻涌一阵,似乎又受到了神奇力量的牵引,竟开始不由自主的向着第十月、陈初升与鹤栖的口鼻而去,那些滚烫的热血方一进入三人口鼻,变化做血红的雾气钻进了三人的肺䶟部,而过后口鼻处的鰄血雾越来越多又化作液体,直接沿着三人皮肤钻进了肉体,䀣如此反复数次,血河渐ä渐干枯,这诡异的波动才渐渐停止。

      三人此时只有第十月还算清醒,大概因为他的肉䅓身早已经历了一次进化,所以他才能在这痛苦的肉身洗礼中清醒下来。

      が此时也就是第十月的身体还不能动弹,若非如此,第十月早就像孩子一ꔸ样四处飞奔狂欢呼啸了。这都是因为,在这异兽的血液洗礼中,迆第十月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大脑内除了一股幽蓝色的力量,竟又有一股金色的能量ⶪ在那神秘频率震动洗礼之下形成。也就是業说,这一天之内,他第十月就觉醒了两种天赋异能,这如何能够不让这么一个开局双技能的选手兴奋呢?

      然而好景不长,正在第十月暗自窃喜之时,天上一道黑影瞬间砸向大地,那黑甲天卫,冷漠的看了第十月三人一眼道:“染指异法,洗礼异血,是为异端。你们不配待在轩辕王城之内。”言毕,手中黑光一闪,一道黑色光芒架着三人撞破数十重㊄古楼,瞬间飞出了轩辕王城的次元界门,令三人直接离开了轩辕古界。

      三人不知道的是,若不是看在第十月与鹤栖身上有着那熟悉的仙力气息,他们三人此刻早已身首异处了。这也是那黑衣人为什么方以离开他们三人,便被瞬间钉杀在墙上。

      第十月直觉的嫕一阵天旋地转,还不带反应,三人就又重回蚼了那既熟悉又陌生的卧牛山䱕,牛角涯。第十月苦笑一声:“终是回来了。”不用质疑,那双涯内湾的山峰,绝对错不了。

      鰩 随着身体的渐渐复苏,他扭动了一下头颅,却突然发现,他们哥仨又被数十位黑衣团团围住。第十月心中瞬间千万草泥马奔腾忽而过,有完没完。他们三兄弟就不能安安稳稳的休息一会?

      第十月活动了下筋骨,正宓要站起来。

      “不许动,双手抱头,给我们蹲好了。叶少说了,陌生人一律给我拿下。”

      第十月眉毛一挑끴:“叶风?”

      那带着黑眼镜的主事之人冷笑道:“一个丧家之犬,也能对我发号施令?”

      第十月点了点头道:“行了,你们的家务事,我哥三就不掺和了。”

      言毕,一个抬脚,第十月就如魅影一般来到了那主事醗人眼前,而后一个勾拳,那主事人就飞出了十多米远。第十月双眼顿时绽放出异常的神采,他发誓,他刚刚只是随便一动,竟有如此速ꭹ度,这说明他的身体机能又在刚刚兽血洗礼中再次增长了一大截젪,如此看来他并不仅仅是又得到了天赋异能那么简单,他的身体各项基础指标,一定也达到了一个超凡的境界。揝等回了江城,他一定要阿月他们好好给他测试测试。

      想到这里,擋第十月脸上灿烂一笑,对着叶青衣的嫡系人员道:“拜拜了各位,就不用留我们吃晚饭了,再会。”

      言闭,第十月直接휭化身成一道黑影,直接提着昏迷的鹤栖与梅陈初升,在数十人的长枪短炮之下,消失在了丛林深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