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99re6久久精品

      “松开!我母亲和郑叔叔他现在有危险。”司徒用起全身的力气要挣脱陶生紧抓自己的手,无论自己吼他,骂他,他就是不松,差点把司徒急出哭腔来,

      “你不能去!是我失策了,我下的蛊,整个副城主府就他没有吃,看他的气息,他已经是金丹境初期境界了,你去了不但救不了你母亲,反而会害了她们,我感觉那朱文涛的气息不一样了,好像被血魔的魔元乱了心神,你现在下去肯定会被他练成鼎炉,巩固血气和神魂的,你现在一定不能出去,现在第一个计划失败,你要去帮我做另一件事情,听到了吗!”陶生握着司徒双肩,厉声把有些失神的她拉了回来。

      司徒看着陶生不容置疑的眼神,绷着嘴重重的点了点头。

      考生地给司徒一个储物袋,和一张图纸一张符咒。

      “这是一张阵法的图纸,一会儿你要把这些灵石放到特定的位置,等到我的命令你便启动阵法。你放心去,这是一张四阶的一品的隐气符,避开他是发现不了你的,我向你保证,你母亲不会有事的!”陶生眼神复杂的捏了一下司徒的脸,这回司徒倒是乖巧,并没有躲而是点了点头,打上符咒,含着泪去完成陶生交给他的任务。

      “小子!能行吗!别瞎逞英雄!”

      陶生先是看往远处,正在吸血的朱文涛看了一眼,眼神复杂,略有不甘

      “人生百态,世事无常。算计了半天,最后成了个笑话。”

      第一次见朱文涛的时候,陶生便觉得这人不简单,没想到这人不但心狠,还如此懂得蛰伏,自己也是近期刚发现他才是幕后主使,根本来不及制订计划,他就杀上门了,现在自己的优势荡然无存。

      “小子!我劝你跑,你现在会的所有东西加起来,都不够对这个继承地魔传承,结了天品金丹之人出手,更何况他是一个血修,生命力,恢复力何其强悍,再说还不知他原先修炼的功法什么,如果和五行元素有关,你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什么报仇了。”

      陶生也想过跑路,但司徒那傻妞老不停的在自己脑子里窜,实在有些受不了

      “噬魂!报仇,那是更遥远的事情。我已经失去家人,我虽然跟司徒认识时间不长,但也算得上朋友,不想让她与我一样,我记得老余经常挂在嘴边一句话,人生在世皆是赌,赌这世间真情,赌这金银财宝,赌这生死有命,赌这万事因果。此刻!我想赌,赌我活!”

      陶生想起了那个爱养妖兽,扎着两个麻花辫,穿着兽衣的余老头儿,没事儿总喜欢拉着自己赌两把,还时不时的讲一些听不懂玄之又玄的大道理,陶生也不知骂了他多少遍,但现在想想,有时会是另一种意境。

      陶生目光坚毅,看着远处张狂嗜血无比的朱文涛,无惧,无悲,只有浓浓的战意。

      “好了,好了!附着在你这魂质上也是我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噬魂的话让陶生一惊,不过随即就释然了,我就是我,不是任何人,也不为任何人而活。

      陶生又翻出一张隐气符,给自己打上了地龙玄甲符,鳞甲让陶生安心了许多,弄完一切拿出一把,精铁炼制的裂纹钢剑,涂抹上了红线蛇毒,悄摸潜入黑暗。

      为了防止朱文涛查觉,别的动静,陶生悄摸的来到城主府外躲在阴影里,朝着朱文涛的背后蹲着身子错步过去。

      “哈哈哈,怎么害怕了。”话音刚落身后的魔影散发血气,如洪水野兽般,朝这除了余涂娇娇外的两人外的人卷去。

      面对如惊天潮水般的血修法术,众人急速后退,甚至有些心性不强修士在法术煞气的影响下,直接丢掉了武器跪在了地,不断的磕着头,祈求恶魔能放过自己,三两下就有人把头都磕烂了,但恶魔并没有怜悯的意思,一个喘息间,法术漫过几人“滋滋!”声和惨叫声过后,几句干瘪的尸体就杵在了地上,空洞的眼神,如生前被夺了神智一样。

      “快跑!这是恶魔!”再有人大喝之后,其余几人也从煞气的影响下恢复过,急忙祭出自己的绝强法术或珍藏宝物,甚至有人直接夺路而逃。

      “哼!蚍蜉撼树,可笑自不量。”朱文涛舔了舔嘴唇像是欣赏这世间绝美景色一,当红色的眼眸散发着令人恐惧的寒光,在涂娇娇身上上下打量一番后,突然露出了一个邪魅的笑容,淫邪至极,不得言语

      啊!

      滋滋…

      “救……”

      几声惨绝人寰的叫声后,剩下的的几名修士,下场比刚才几人更是凄惨,不仅身体化作轻烟,甚至手里真若性命的宝贝,化作一摊铁水,这可能也是,种人活在世间唯一的证明。

      “怎么害怕了吗!美人不必担心,你只要告诉我司徒浩在哪里,等我炼化他之后,定不会亏待你母女二人,哈哈哈!”

      “你!放……”

      还没等涂娇娇说完,她的瞳孔瞬间放大,面露恐惧,还没等她说完,朱文涛便直接出现在了她的面前,伸手要扣住她的喉咙,还好旁边的郑英眼疾手快,把她拉到了身后。

      眼看猎物就要被自己抓在手里,谁知一个区区筑基初期的城主府谋士,居然敢阻挡自己。

      怒急之下的朱文涛,直接一个反手,扣住了郑英的一条手臂,要用蛮力把它撕扯下来。

      “我会慢慢放干你的血,不会让你死的痛快,哈哈!”说完便要开始发力。朱文涛邪笑这看着郑英,目光不像是在看一个人,而是一件精美的玩物。

      啊!

      铮——

      也就在这一刻,一直蛰伏在暗处的陶生,猛然跃出电视越过后方的叶永城后,像他打了一道束缚符,速度不减反增,冲向朱文涛后心,准备一击毙命。

      铮铮——

      就在陶生刺过血影,要刺到朱文涛后心时,他的那把飞剑瞬间从前方绕到后背,挑开正要刺入背心的陶生,境界产生的力量差距,把陶生在空中挑飞了几个跟头,还好经过缓冲,没有直接趴在地上,但也是已经狼狈不已的站稳脚步。

      噗通!

      一声朱文涛扭身,直接把已经掰断骨头郑英扔在了一旁,虽然手臂没有直接被扯下来,但也已经大大的降低了战斗能力,反观涂娇娇并未逃走,祭出一把飞剑,在郑英飞出的那一刻,飞快的护到郑英的身边,喂了颗丹药后郑英才开始缓慢恢复,但是涂娇娇,不敢有丝毫松懈,站起身立马摆好战斗姿势,立剑,剑光微闪,好似在酝酿什么绝强剑技一般。

      朱文涛丝毫没有搭理他们的兴趣,而是玩味得看着,已经稳固身形的陶生,露出玩味的笑容。

      “你原来没死,真是太让我惊讶!”

      ”我没死是不是让你很高兴?不是我想活,实在是你们的技法太过拙劣了,给你们机会也没有把我弄死,怎么我的宝物还好使吧。”陶生此时也不知哪来的底气,面对强者,并未有一丝胆怯,反而莫名说起了玩笑。

      “我确实小瞧你了,真是令我大开眼界,一个普通人能做到你这种地步,少有的让我佩服,怎么把那些宝物的祭炼之法告诉,我饶你不死。”

      “哈哈!那感情不错,不知道朱公子,又能保障什么呢,我这个人太过怕死,如果没有保障的话,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早上笑了笑,用玩味的目光看着朱文涛,看着像有拖延时间之嫌。

      “哼!那你去阴曹地府去讨价还价吧,我是在命令你,不是在与你协商。”说完朱文涛的那柄飞剑一化而三各带血影,朝着陶生极速飞来,这些飞剑,时而为的陶生打转,时而猛然攻击。

      铮铮——

      陶生虽然用精铁剑,一遍又一遍的阻挡这飞剑的攻击,但身形也开始不断后退,体内翻起了无数血浪,稍有不慎便会从口中涌出来,三柄飞剑非常诡异,每一次触碰到陶生,便会带走丝毫血气,身上黑色的虚甲,也开始不停的冒着灼目的白光,这样的强光,是金丹修士,也无法睁开眼睛放开神识,陶生瞅住机会,拼尽全身力气,挑开开三柄飞剑,继续瞅着朱文涛的位置,刺了过去。

      “去死吧!杂碎!”

      陶生原本以为,这次可以刺中,但事与愿违,朱文涛身后的虚影突然便的凝实,巨大的血手,直接握着,陶生的身躯,让他丝毫不能动弹,朱文涛则是冷笑的看着他,

      “自不量力,以为这种小手段就可以对一个金丹修士造成威胁吗!井底之蛙,不过尔尔。”

      “啊!混蛋!有种你弄死我,老子绝对不皱一下眉,但你别高兴的太早,你们口中的名门正派是不会放过你的,你的下场只会比我凄惨,哈哈…哈哈…咳咳”

      面对朱文涛的突然发力,陶生我身躯已经变形,你不住把血咳了出来,但他虽然嘴上硬,还是希望可以活下去,心里更是默默祈祷司徒赶紧把交给他的任务完成。

      就在疼痛快要让陶生快要昏迷之际,

      “混蛋!谁给你们的狗胆,敢来我司徒浩的地盘上撒野,拿命来。”

      听到这话,陶生重人突然松了口气,不用现在被杀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