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瓣网

      如果方塑的젯推理是正确的,这三栋别墅的人都是被同一只怪物所杀的。

      那么就危险了。

      不仅仅是方塑危险,那些仍然活着ᬹ的人更加危险。

      从朗这三邶户人家不留活口,分尸的迹象来看,这只⒗怪物一定是极度凶狠残暴,对人类有着刻骨铭心的仇恨。

      ……

      熊熊大꽳火在庭院里肆意燃烧뼢,一位金发少年慌忙的逃出宅邸,本要冲向门口,大声呼救。 렃

      可当他看到眼前那熊熊燃烧的烈焰时,张大的嘴巴却哑然无声。

      “为什么……官会这样。”

      绝望的情绪在他的心中弥漫,屠刀划过地面的刺耳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他的身躯忍不住地颤抖,仿돻佛那紧追而来的是,地狱的魔王。

      “不……不要……不要!”

      猐 他的身躯不断后退,但身后早已是火海,退无可退。

      W 㒰 “终于找到你了。陋”

      沙哑的声䤔音从䇉黑暗中传来,不缓不慢,紧随而来。

      “你知道为什么你能够℃活到现在吗?”

      出乎预料的是,从那샣黑暗中走幽出的,不是什么令人恐篭怖至极的怪物。

      而是一位戴着眼镜的少年,少年的刘海长到近乎遮住右眼。

      如놇果不是他那把染血的长刀,估计谁也无法想到,他竟是这一切杀戮的罪魁祸首。

       “ꖳ因为我不急着杀你,我还没有想好要怎么做。比如,把你父母和你妹妹都杀了,然后留你一个活着?”

      “或者,썻杀了你父亲,然后让л你和뮨你妹妹全身瘫㼣痪,拖累你母亲一辈子?”

      金发少年牙齿发颤,怨恨的眼神紧紧地盯ˉ着持刀少年。

      “李,李,李正义!你不要,要,要太过分了!”

      持刀少年一愣,忍不住地哈哈大笑。

      “你真是逗死我了ᫎ,金正龙,你竟然说我过分,我过分?我过分?我过分!!!”

      持刀少年李正义捂住肚子,仿佛真的笑到肚玝子疼一般。

      笑到᪛最后,笑声转化为歇斯底里的嘶吼!整个人猛烈地伸展开,眼神中是无尽的怨念,冷漠㐌的表情下是扭曲湼的欲望。

      “就是因为有你这种存在,这个世界才꘻会变得这么糟糕!”

      名叫李ƶ正义的少年甩出长刀,扔向金正龙。

      眼看着长刀就要刺穿金正龙的腹部时,一道蓝光从天而降。

      锵!

      剑与刀碰撞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

      “好险,终于赶到了,不然,又♆是一个活口也没有了。”ଽ

      䆼 方塑ᥨ不断跳跃,来到⪻了金正龙的身前,拔出插入地面的漆黑剑鞘。

      方塑自从发现了三栋宅邸的人都是被同一只怪物杀死之后,就打起了十二分精䎵神。

      结果就在他搜查第四栋宅邸时,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栋宅邸失火了!

      ꨚ在这里侧的世界,会失火,要么是怪物的特殊৲能力,要么就是人为纵火!

      无论是哪种情况,方塑鶸都得赶过来看看。

      于是,当方塑抵达最近的一栋宅邸屋顶时,就看到了长刀扔出的一幕。 ༊

      方塑当ⱇ机ﷲ立断,瞬间开启终末之瞳,扔出漆黑剑鞘,阻碍了长刀的涔攻击。

      “那么,让我看看,这䳮次又是什么怪物,竟然会控制人类。”

      ⴠ ᭀ方塑远远的就看见了李正ዾ义,只不过没看清,当时他下意识的认흅为是一个人类被寄生型怪物给控信制了。

      ⭩可没想到,当方塑的视线投向李正义的脸㴨颊时,忍不住失声。

      “李正义,怎么是你!”

      那张脸方塑怎么也不会忘记的,倒不是说脸仳有多特别。

      而是李正义当时和方塑在一个班级的时候,就是班上出了名的怪咖。

      뒚 因为他从不与人社交,说话也是磕磕巴巴,总是喜欢自己一个人独处。

      一开始还有人包括方塑,担心他是被排挤了같,然后想要把他拉入自己的小团体。

      结果李正义根本不领情,每次都拒绝。

      渐渐갻的,也就没人愿意去邀请李正义了⸜。

      毕懭竟,谁也不愿意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

      后来学校根据成籼绩进行分班,方塑就基本上就没猪见过李正义了。

      结果方塑万万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遇见了李正义。

      “不对!你不是李正义!怪物,给我从李正义的身体낦里出来!我可以放你离开!”Ẉ

      方塑在惊呼之后,大脑强制性地压下思绪,恢复冷静。

      在里侧寄䡶生型怪物并不少见。

      ᶓ ﭢ 方塑上次进入덑里侧探索发现的同学里,就有一个学生是被寄生型怪物寄生了。

      方塑当时无法狠下杀手,最终是西钊将寄生怪物给杀死了。

      但同时,他的同学也死了。

      因为怪物的肢体早已和同学的内脏融为一体,怪物死,学生也会死。

      方塑至今都忘不了他那同学一边说着好痛一边向他求救툊的表情。

      那一次,也是方塑ヂ真正的明白了里侧的᭬残酷。

      幜 他们不是什么英雄,只不过是一群清道夫而已。

      其实有些话西钊没有对方塑说,当时就算西钊没有把寄生怪物杀死,方塑那同学也必死无疑。

      因为那怪物与其说是身体与人体的内脏融为一体,不如沩说是身体内脏被怪物吞噬同化了,这是一种不可逆的现象。

      随着时间的流逝,Ἣ最终怪物暷会将整个人体完全吞噬,包括大脑。

      㒹吞噬同化完毕后,怪物又去寻找新的宿主,继续吞噬同化。

      “方……方塑…ꓑ…”

      李正义在看到方퉈塑出现时,神ꗥ情间也有了一丝恍然与不解。

      但下一秒,这种恍然与不解就被狰狞与痛苦的表情给代替。

      “方塑,离开这里。”

      李正义像是在维持自己仅有的理智一ᦞ般,向方塑下达警告。

      “李正义,怪物到底是寄ግ生在你的哪里!你涋快告诉我啊!”

      方塑的神情某些着急,⨎全然没有注意到身后金正龙突然站起身,露出了决然的表情,朝着大火外跑去。

      然后,方塑没有注意到ണ,李正义却不会忽略。

      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找到金正龙,然后复仇!

      ྺ“方塑,你给我让开!”

      长刀回到李正义的手刌中,李正义向着金正龙的方向冲去。

      金正龙听到来自身后的声音,吓得跑的更快了,全然不顾身上的火焰。

      锵!

      方塑持剑横立,拦鱁住了李正义。饀

      “让开!”

      ᩴ 方塑摇了摇头,“不能让,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谅

      李正义露出冷笑,“怎么?告诉你有什么用?方塑曢,别消磨我对你仅剩不多的耐心!”鎮

      拨方塑始终不为所动,“告诉我,我想帮탴你!”

      ዊ 对于此时此刻的方塑来说,哪怕在里侧遇㭋见的只是平时在学校里泛泛之交的同学,他也会倾力相救。

      因为只有失去了,才知道原来只道是寻常的过往,才是真正的齬不寻常。 掠

      “帮我?你说你帮我?”李正义笑极反怒,怒极反笑,一时间竟分不清他到底是笑还是怒!

      “这种时候!你给我说你帮我!既然你这么想帮我!那就让我杀了你吧!퐐方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