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游戏竞技>

      只见层层乌云之中隐有雷光浮现,眨眼间,便听到雷声嚯嚯,巨大的雷弧向着望月ꏭ崖劈来。

      不等雷弧落下,金鳞大手一挥,那漫天的乌云和雷电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天空居然变得烈日高照,只是那烈日太过的巨大,甚至大的有些诡异。

      红色烈阳不停地往外喷吐着岩浆,周围的岩石,在高温之豔下,开始融化。

      而金鳞的手掌竟然有些颤抖,额头之上隐隐有着汗珠滴落。

      显然以他如今的修为,操㑠控此等阵法,略显有些吃力。

      片刻之后,他大手뱈一挥,周围的灵力顿弁时涣탧散,只听“⋤波”地一声,周围景象再次恢复如初。

      望月亭又再次出现在金鳞的眼前。

      ……嶡

      深姃夜子时!

      一座高大的建烁筑,静静地矗立在坊市中心㱳!

      鉴宝楼!

      在月光照耀下,投下巨大的阴影,阴影中一条削瘦挺拔的身影静隲静地站立,正是金鳞。

      眨眼间,他便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又出现在楼顶之上。

      倲 金鳞在楼顶游走一会后,就再次消失不见。

      ᱊只见他顺着采光管道,缓慢地爬行。

      同时,将精神力悄然外放,

      蠆 金鳞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不一꾛会他便来到一个蛇坑前。

      一朵赤色的火苗从其眉心窜出,正是三昧真火,

      地赤色火苗缓缓地向着蛇坑内飞去。

      “呲呲……”声响起,一股烤肉的味道,从坑≏道内飘出。

      金鳞微微一笑,继续向前爬去。

      约摸一盏茶的时间,他已经爬到了采光口的尽头。

      金⽼鳞向下望去,只见下方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自己已经置身蟡于雪山뗿库了。

      库内,白雪环绕,一层层的置宝架,呈金字塔形状布置,好似一座座小型雪山。

      这些置宝架,被白雪覆盖,其上放置着适于高寒地区的药草。

      金鳞正要纵身跃下,突然心生警觉。

      툄 下ᢥ一刻,一道声音传来:“金护法,这么晚了,你还来库房查看,真是辛苦您了,小人这就帮您将阵法暂时撤去……,请进吧!”

      “吱吱吱……”乌钢大门缓缓打开,然后又缓缓闭上。

      一位花白胡须、三角眼的灰袍老者,缓步走到库内。

      但见这位老䶶者精神奕奕,脚步轻盈,在﫸一座座“金字塔”附近快速游走,好像在寻找着什么。皡

      片刻后,老者在一朵雪白的大花前,停了下来。 

      金鳞心跳骤然加速,这朵白花,正是自己寻找的雪莲花。

      ĺ金护法看到白色大花,顿时喜出望外,正欲伸手去采。

      突然,一声尖啸响起,一枚黑色的小珠,向着他的手背激射而来。

      金﷠护法应变及鍬时,迅速地后退转身,沉声喝道:“什么人?”

      金鳞从空中轻轻跃下,双目紧盯金护法。

      䥩只见金护法警惕地,扫视了一遍四周,然后低声说道:“大胆,你难道不认识本护法吗?”

      金鳞眉头微皱,隐隐感到有些不妥。

      此情此景,由不得他多想。

      金鳞身೵形一晃,便来到雪莲前,一把抓去。

      与此同时,金护法手掌一番,一把银针赫然出现㶨,他手掌一挥,银针带起一片银芒,向着䠪金鳞飞去。

      银色光芒将金鳞的双手、双眼和咽喉尽数笼罩在内。

      他若继续抓向雪莲,其双目、双手和咽喉必然会岄被银针击中。

      說金鳞虽金石体大成,双手自然不怕银针,但其双目却其不得不保。

      钀 于是,他双掌连击,将射向咽喉和双目的银针击띒飞。

      也就是这片刻的功夫,金护法已经飞身向前,一掌向他拍来。

      金鳞运转灵力,一骜拳打出。

      “噔、ᥧ噔、噔……”金护法接连后退五步,方才站稳身形。

      二人正欲再斗,只听乌钢门外,传来一道年轻的声音:“金叔,今日是你当值啊,我进去查看一下,뗥涨涨见识,马上出来。”

      “少爷,您可輮真够泹勤奋的,这么晚了,还来研究药草。”

      金鳞与金护法,非常默契地,一起㌏飞身퇒后退,懫二人钻进一扇黑色的铁门之中,并将铁门轻轻关上。

      㐙 铁门内一片漆黑,金鳞心中隐隐感觉到一丝危栭险。

      突然,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胼两位少⵫年,可否卖老夫ൕ一个面子,不要再打雪莲的主意。”

      金鳞、金护法身躯巨震,同时向着房间深퍞处望去。

      只见黑暗深处,一朵红色的火焰,缓缓亮起,火焰后方赫然是一名灰袍老者。

      那老者,全身没有一丝灵力外泄,一时之间,金鳞竟然无法探查其战力几何! 眝

      如此便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굧彼此的实力太过悬殊。

      ࠭ 只见老者淡然地端坐在石凳之上,红色火焰缓缓地悬浮物在他的指尖。

      他曲指一弹,火焰便将墙壁之上的火把﷯尽数点亮。

      킠 金鳞定睛一瞧,老者生的花白胡须,三角眼,竟然与身旁的金护法一模一样。

      苍老的声音再次响起:“阁下好手段,竟然扮作老夫来行盗窃之事。

      你可知假扮迂老夫有何后果。”

      那假护法见被揭穿,一伸手便往脸上抹去。

      原本苍老的面孔,竟然变做了一名俊美少年。

      这少年톞不是别人,正是飞花门媚乐。

      “是你!”金鳞诧异道。

      媚乐白了他一眼,说道쀿:“我认识你吗?”

      说完,他便ؠ转身看向金护法,非常淡定地道:“金护法,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小弟也是仰慕您的大名,方才假扮成您老人家。

      您一定知晓飞花门吧,我就是飞花门的媚乐,媚君正是家母。

      今日小਷弟还有要事,就此别过了,他日定当登门道歉。”

      媚乐说完,就要抱拳离开。

      “哈哈……天堂镹有路,你不走,地ﮐ狱无门,你闯进来,既然你们觊觎雪莲,那今日,㣧就不能让你们活着离开!”

      金护法肆意地大笑起来,仿佛站在他面前的是两个死人。

      下一刻,便见其头顶有着无濨数的灵力光子闪耀起来,赫然达到了两万灵力光子。

      他袖袍轻挥,一股恐怖的气息席卷而去,这是……分神后期。

      ⵮媚乐和金鳞心中一惊,顿感不妙,二人掉头就要逃跑。

      二人之所以逃跑,是因为彼此的实力太过悬殊。

      修道者最初的修行期分为:筑基、培元、融合。

      ѩ 这三个时期是修道者的入门时期。

      是否具有修行天赋,就要看其是否能够突破融合期,继而在体内结成金丹。

      一旦体内茥结成金丹,修道遵者便会突破人体的寿命极限,极大地增加了自己的寿命,为珹日后的修行打下基础。

      雓 䣢金丹期的修道者不但可以御空飞行,同时可以灵力化形,从而随心所欲地战斗。

      突破金丹期便是元婴期,修道者体内结出元婴。

      元婴是修道者的第二킻生命,从此以后,修行的目的,便是修炼元婴。

      突破元婴期以后,就是出窍期,此时,元婴方才能够离体战斗。

      但这种离体籆,也有一定的限制,那就是施㨁法者,不能同时操控坟元婴和肉体。

      所以修道者施展出窍之术时,往往都是寻找騴静谧安全之处。

      但是,出窍期真正的好处,쯁在于肉体毁灭之后,元婴可以独自存在,修行者依然可以继续修炼,甚至突破鞘。

      突㮂破出窍期,攀登分神期,达到分神期以后,便可以同趪时操控肉身和元婴。

      元婴塹离体便可以随时施展,但也要注意保护肉身,因为自身的灵力,会伴随着元婴的离体,而被大幅地削弱,所以不到必要时刻,修道者也不会冒然将元婴离体。

      韟分神期的灵力要远远超过元婴期的修道者。

      这就是为什ᒳ么金鳞和媚乐要仓皇逃命。

      恐怖鵄的灵力威压,转瞬之间已经到达二人身后。

      下一敿刻,便将他们彻底吞噬。

      “咚、咚!”遭此一击,两人同಩时倒飞而►出,撞向铁门,继而又从铁门之上滑落下来。

      再看铁门之上,赫然留下了两道人形的凹陷。

      金鳞甫一倒地,便双掌一撑,弹跳起来。

      而媚乐,却是犹如一截木头般,躺在地上,口喷鲜血,无力爬上。

      “咦!居然练过锻体功法。”金护法诧异道:“你这个年龄,能够在老夫一击之下,毫发无损。当숋真是不易啊!

      想来你也是有些天赋吧。

      可惜!

      䍃 再高的天赋,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徒然。”

      ͜ 金护法说完,再徧次举起了手掌。

      “咯吱!”铁擋门再次打开,一位翩翩少年走了进来。

      少年身材高塣大,气宇轩昂,满脸坚毅,正是通元商会会长金玉温之子:金强。

      金强进的门来,开口说道:“金护法,请住手!”

      콹金护法微微一ᑕ怔道:“金少爷,为何深夜进入药库?”嚜

      金强答道:“金护法,我深夜前来,只为巡查药库,增长阅历,我看他二人年纪轻轻,与我렭年龄相仿。

      且他们面目清秀,不似奸邪之人,ꅘ晚辈对他二人,生出恻隐之心,不知前辈可否放他们一马?”

      䖰 金护法抱拳道:“既然金少爷开口,老夫定要卖你这个人清,这二人偷盗簦雪莲之事,我便不再追究。”

      金强赶忙扶起媚乐,来到药库譇,金鳞也紧随ᥐ其后,正欲离开。

      既然这里有一位分神后期的高手,想要拿走雪莲,简直就뽓是痴人说梦。

      一个不好,甚至还会把小命搭上。

      虽然,金鳞想要得到雪莲,但与小命相比,还是小命更加重要。

      峬突然,金护法大喝道횸:“卑鄙小儿,竟敢在老夫面前盗走雪莲,拿命왐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