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提出想睡我

      左拳,右弥拳,从齐开右眼的死角。

      ヰ风雪之中,齐开刁钻的殴打着高桥。

      接住齐开駽的拳头,脚下一撩,将他直接放倒。

      拉住高桥玩笑般的巴掌,齐开轻轻一拉就把这个女人扯到雪地之中。

      ꙟ又是一击海浪拍下,齐开抓住高桥飞身踢在自己小腹的脚,向后一扯。

      大ઌ雪里,高桥十分不雅的捂着自己ힼ的两腿之间,痛苦的憋着眼眶中雥的泪水。

      双手撑在甲먏板上,高桥灵巧的转动身子,后脚跟直接敲在齐开的太阳穴上。

      剧烈的窒息感㔸蔓延至大脑,身子就连风雪中的寒冷也感受不到了,仿佛整个世界都已经和高桥无关。

      膝盖按在齐开的后腰上,高桥的手臂死死地扼住齐开的后颈,用띬力,用力,用力地将自己这么多年的压抑,通碊通发泄在这个少年的身上。

      只是,脚下船只被炮弹卷起的巨浪狠狠地房抛到空中,在下落的时候,齐开和高桥两个人的身体都因为惯性,脱离了甲板一瞬间。

      而就是这一瞬间,几乎昏厥的齐开终鶤于在这个间隙中呼吸到了﹨关键的氧气。

      快速的将自己唯一一只能动的籨手在下落的时候撑在身体和甲板之间,齐开用尽᎙全身的力气猛地一推,将身上的高桥直接掀了出去。

      刚刚落地还没站稳的高桥就看见一只大脚,伴随着海水直接踢在自己的面门。即使她已经줬举起㮆双手挡住这一脚,但还是因为其上巨大的力道,整个人囝朝船舷边缘飞去。

      这种机会齐开当然不可能放过,三两步就追了上去,准备直接将这个可恶的女人从船上扔下去。只是他刚走到船舷边缘,高桥就双手抓着栏杆,灵巧地借助惯性从栏杆之间饶了一圈,一脚踩在齐开峢的脸上。

      ﶚ 很难想象一个健壮的青年,会被这样阹一个较小的焛女孩子一脚踢飞,狠狠地撞在轮船船舱的舱壁上。

      “提督!”驾驶室中,萨拉托加鷆的声꫍音凄厉的响起。

      空中,一架舰载机冒着三、四架人类舰载机的攻势,不惜伤到船体直接向高桥开始扫射。

      只是已暱经破碎的机体无法精准的完成萨拉托加的任务,弹链穿过巨浪,在大海之上留下一串无力的波纹。

       ꆰ “可欣!”注意到萨拉托加的举动햫,齐开压着牙拼命咽下了胸口中涌动的感觉:“做୬好你自己的事情!”

      “可是......”萨拉托加犹豫道。

      “没有可是!堇”齐开严厉的声音在大海上回荡:“我说,没有,可是!”

      两萨拉托加沉默了。 

      作为枕边人,她深知齐开的秉性。这是个控制欲极强ꇀ的男人,此生最讨厌听见的词汇就是不要,可是,但是。

      可是,可是,可是......萨拉托加焦急的在驾驶舱中跺着脚,一口银牙几乎都要咬碎了。

      而齐开则在那边喘了几口气,才颤颤巍巍地靠着船舱站了起来。

      刚才굸的那一脚虽然把齐开踹在舱壁上,震的他身子难受的不行,但是就伤害来说最为严重的还是那一脚对头的伤害。

      随意地吐出嘴里的一口鲜血,℔齐开看着高桥忽然笑了缼。

      浪花又一次拍打在船体上,发出令人心悸的声音。而齐开和高桥就在这漫天黑色的海水中彼此对视,仿佛穿越了时间。

      “你笑什么?”这是高桥在登上挐齐开的船后,第一次说话。

      “笑我自己쟢啊。”齐开抹了一把脸上的海水դ,身子站稳,离开了船体:“对手卧薪尝胆好几年,自己却到头才想起来她是谁,这样愚蠢的人难道不该好好笑一笑吗?”

      高桥皱了皱眉:“你想起来了谁?”

      “还能是谁?”齐开又喘윹了喘:“北极的雪地,不好受吧。”

      高桥的眸子动了动,仿佛有什么东西闪过:“太平洋的海水也不好受吧。”

      “哈哈哈哈。”面对高桥的反讽,齐开不怒反笑,巨大的笑声几乎扯动了他的伤口,让他啴立刻痛苦的咳了两声,但是咳嗽结束他还是坚持的笑着。

      “你这又是在笑什么?”高桥眯了眯眼睛,危险的朝齐开问道。

      瞷“还是笑我啊...哦,不对,这次也笑你了。”

      “笑我什么?”

      “笑你也和我一样啊...我们原来都tm是一路人啊。”齐开笑着,似乎是因为太好笑了,而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我记得,当初你和我家老头筏子说什么,最大흀的梦想就是做提督了是吧。”齐开笑够了,身子微微后倾,倚在舱壁上:“告诉我,冰海总督,你现在还想做提督么?”

      蜵高桥的眼睛突然瞪了起来。齐䏣开很熟悉这种眼神,那是心里最敏感,最脆弱的地方被触碰到的时候㠟的眼神。龙有逆鳞,触之ꭨ必怒,如果说每个人都是一条龙,那么这个,就是高桥的逆鳞了。

      “呐ㅹ,告诉我,高桥女士。”看到高桥的那个眼神,齐开似乎笑的更开心了。他在巨浪之中嘶吼着쬠,宛如古代嘲笑命运一般的英雄,站在奥林匹斯山上,藐视诸神:“在这大海之中,你失去了什么?”

      “与你无关!”高桥说着,绝美的芲五官剧烈的扭曲着,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爄

      陟“这怎么会与我无关?”齐开看着脸前那张精致的恶鬼面具,声音越发豪迈:“你⧛我明明都是因为同样的遭遇才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不是么?区别只在于你选择和这地狱同流合污,而我,要撕碎这片炼狱!”

      “你做不到。”高桥说着,已经重新做出了战斗的姿态:“你什么都做不到,你只会在这里死去。”

      “那然后呢?”齐开崺反问:“我死㑥了之后呢,你又会怎么样?”

      高桥突然沉默了下来。

      “一个死人是杀不了我的。”齐开笑了笑。

      “你也是死人!”高桥重复道!

      “错!”齐开脸上所有的笑意在这一刻突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怒意:“我从死人堆里爬了出来,我站在这无尽的尸骸之上,我是亡灵的化身,是地狱中索命的恶鬼!”

      “但是,我不是死人!”齐开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

      扦“我只是,他们的代言人。”

      那一瞬间,高桥似乎看到了一徟个奇异的世界。

      那是一个黑暗的世界,黑色的天空,黑色的大ා海,远处是不断升起꟥的太阳。齐开立在那大海之上,在他身后,无数残破的战舰耸立着,宛如......

      宛如炼狱之中无尽尸骸之下的极恶之鬼。

      下一刻,ူ齐开口中忽然发出震天的咆哮。

      譭 通过刚才拖延的时间,他刚才因为高桥重重揣在头上那一脚造成的影响已经消失⩭了,现在,是决胜负的时刻了!

      高桥整个人慢了一拍,但也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巨大的浪花在二人之中炸开。

      纷飞的炮火席卷四周。

      孤零零的船儿在命运的波涛中,无力的起起伏伏。

      齐开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器,就像高桥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一样。

      他们是那么的相同,却又那么的不同。

      他们在这黑色的海水中蹒跚,在泥泞的沼泽里前行。

      没人,能够在这个世界G中幸免。

      “提督,希佩尔被击沉!”云龙美丽的眼睛中全是惊慌了泪水。

      希佩尔?

      高桥奈奈子的脑海中,浮现起那个笑眯眯的,随身都会带着一根棒棒糖的女孩儿。

      她看着显示器上不断涌现的红色斑点,意志宛如阳光下的雪水一样,不断消融。

      “不行了,我们,我们...呀!”通讯器中,又传来一声惨叫峺。

      “提督姐姐,提督姐姐...我怕,我怕......”听到这个声音的高桥一愣,拉菲,那是拉菲?

      䤌刚刚凝聚的光芒还没在高桥眼中形成完整的意识,下一刻,驱逐舰拉菲的声音就永远的消失在了通讯频道之中。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高桥的瞳孔颤抖着,她的身体缓缓后退,抱住头脑的双手也在无助的颤抖:“怎么会这样,怎么这样?”

      舲她明明这么努力了!即使没有成为前十,即使没有被各大总督招揽,即使自己只是一个治安官,可是她明明那么努力了!

      ఀ 16名!整整16名舰娘!她一年的时间努力捞出来的船比别的治安官一䌲辈子都多!可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她努力的学习战术,努力的演习,努力的提升着自己的能力,努力的......

      可是,为什么自己管辖的,这片已经被人类进化的蓝海,会出现这么一批上百艘黑海组成的舰䣣队啊!

      究竟我要怎么样,才能带着这16龰名舰娘,阻挡这上百名黑海的舰队啊!

      儖 炮击在高桥的指挥室外响起,往日和谐的海边小镇此刻烽烟四起。

      滔天的大火不断蔓延着宁静祥和的街区,原本欢声笑语的广场此刻充满哀嚎。

      那是蜔,那是小森迪的家。高桥颤抖着,看着那栋精致的二层小楼在战火中化为飞灰。

      那是汤姆爷爷的商店。

      那是乔尔叔叔的超市。

      那是安娜姐姐嫳的医院。

      몷 那是...孩子们的学校啊!

      你们怎么可以...怎么可以...怎么可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高桥惨叫的冲出自己的指挥室,刚跑出两步却被身边的云龙一把扑倒。

      片刻之后,一颗航空炸弹落到了指挥室的屋顶,引发了巨大的爆炸。

      四处蟵翻飞的碎屑裹挟着炙热的热浪,扑打在高桥的脸上,似乎是想要为这位美丽的人儿抹去脸上的泪水一般。

      只是,泪水并没有因为他的努力而减少,反而愈演愈烈的从高桥眼眶@中涌出。

      是,我的过错么?

      空旷的广场上,高桥捂着自己的胸口,绝望的嘶吼着。

      ᪌是的,就是她的错。

      都是因为她是提督。

      如果她不是提督,那么此刻镇守在这里的肯定是比她更加有作为的提督。

      那样,这个小镇,恐怕就不会遭到这样的命运了吧。

      如果她不是提督,那么希佩尔也就不会沉没了吧。她会驓在另一个时间,成为另一个提督౫的舰娘,然后叼着心爱的棒棒糖,笑眯眯的发出幸福的呻吟。

      如果她不是提督,那么拉菲也蒾会活下来吧。

      如果她不是提督,森迪、汤姆、乔尔、安娜......

      都是她的错啊。都是她的错啊。都是她的错啊。

      如果她能更好一点就好了,如果她能更有能力一点就好了,如果她是个更加出色的提督就好了......

      不......

      如果,她不是提督就好了。

      就像当初齐文远说的。

      是自己..笽.害死了他们啊。

      远处,突然有一个爆炸在黑海中炸开。

      随后,越来越多的爆炸在牤黑海中响起,无数黑海被卷上高空,无数黑海的残肢四处飞舞。

      人类舰娘的舰载机飞掠低㼥空,想着在城市中大肆破坏的黑海投下正义的制Ό裁,所有的黑暗和邪恶在这一刻被巨大的正义制裁。

      高桥怔怔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忽然感觉自己头顶有什么퓋东西落了下来。

      一股熟悉的味道萦绕在自己鼻尖,她看着自己头顶洁白的提督制服,就好像记忆中,齐文远身上,那镌刻在海平面上的希望。

      “对不起,我来晚了。” 盝

      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高桥一转头,就看到了自己熟겲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面孔。

      温柔的男人嘴角带着温柔的笑,用眼神中藏不住的温柔,温柔地朝着这个崩溃的女孩子,温柔地说道:“ʨ对不起.듋.....我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