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污视频软件

      五年时光,当真可以改变许多。

      犹记得初初读经那年,踌躇满志地以为只一年便能参破“玄妙”,然而失败了;第二年振奋精神继续,仍自没能如愿,一时竟陷入低谷,甚至自我怀疑;好在第三年由调整过来,继续静心读经。

      等到第四年,乃至今年,或许是修行起了效果,封亦的心境变得宁静而祥和,隐约里似乎触碰到了某种无法言述的壁障。多次尝试也未能寻得如何突破那壁障之法后,封亦明白了自己想要突破,应是还差了一点机缘和运气。

      不过五年来,封亦早就习惯了每日读经、练剑的生活。

      从穆师姐处他一共学了三套剑法,除“松风剑势”外,另有“冲虚剑法”走堂皇中正之道,“却邪剑法”走奇诡之道。学习这三套剑法用了三年,三年之后,他便极少去逐霞峰了,因为更高深的剑法以他未曾修行之躯无法负担那般强度。

      封亦居住之处,较之五年前多了一个书架。

      书架上摆放了许多经书,那是熟读道经之后,闲暇是以空白书卷默录抄写的。院子变得十分清静,尤其是半年前徐明修为突破,搬出弟子居后愈发清静,甚至隐隐有些冷清了。

      作为一个五年时间便将“太极玄清道”修到“御物境”的天才,徐明一时在整个朝阳峰都名声大盛,也颇受师父商正梁重视。与此同时,封亦在朝阳峰的名头也很大,不过却是反向名望。

      五年时光,几乎每一个人都知晓封亦始终无法修行入门的事了。

      所幸能被选中收入山门的朝阳弟子,虽各自怀着竞争心思,但心性却并不见得有多坏。平日里相见,最多也就是古怪地看一看他便是了。封亦起初还对这异样眼神颇为不适,可时间长了,一切习惯了也就不觉得如何了。

      除此之外,五年时光也似并未改变什么,每个人仍旧忍耐着寂寞与清苦修行着。

      “封亦!”

      “封亦!”

      正自出神的封亦,忽地被一阵熟悉呼喊声惊醒,不等他回应,房门被推开,一个人影撞了进来,看见他便道:“哈,我就知道你在这儿!”

      封亦见到他,也颇为高兴:“师兄,你怎么来了?”

      来人正是徐明,五年时光让他也全然成长为英武青年,背负长剑气度超然。他来寻封亦,却见封亦反而问他,不由露出无奈神情道:“你果然是只顾着读经了啊,可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封亦见说,屈指计算了一下,惊讶道:“今日便到中元节了?”

      徐明翻了翻眼皮,道:“你还知道啊!难道今日去用膳厅吃早饭,你就没觉察到吗?”他这样一说,封亦再去回想,果然发现了一些端倪,只因自己沉浸在思考道经哲理中没有反应过来。

      当下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还真没记起来。”

      中元节乃是道家节日,俗世称作“七月半”,有祭祖、祀亡魂、放河灯以及祭祀土地等习俗。青云虽是修真门阀,但毕竟出身道家,如中元节这般节日也是会有相应活动,不过较之民间简化许多,只存了“祭祀祖师”、“放河灯”两样。

      朝阳峰人多,节庆时愈发热闹。

      修行之人斩断尘缘,基本上便没有再过诸般年节,是以似中元节这般节日,本是祭祀先祖、告慰亡魂的节日也成了清修年余的弟子们心中念想。

      “我就知道你多半不记得,所以专门来找你!”徐明忽地凑身后掏出个包袱,抛给封亦道,“喏,给你!赶紧换上吧,一会儿便要去朝阳主峰祭祀祖师了!”

      “什么东西?”封亦解开那包袱,一时哭笑不得,原来那包袱里竟是一件崭新的道袍,“祭拜祖师穿戴整洁干净不就行了吗,没必要还需换新衣吧?”

      徐明愣了一下,嘶地一声道:“你真不知道啊?”

      封亦莫名地道:“知道什么?”

      徐明道:“几日前佟师叔去了小竹峰,回山时邀请了小竹峰同门观礼,也就是说晚上甘池河灯小竹峰的同门也会参加!师兄说届时我们每个人都将代表着朝阳一脉的脸面,当然得穿好看一些!”

      “师兄?你是说江枫师兄?”封亦眉头一挑,“所以这衣服不是你准备的啊?”徐明点头,道:“当然了!江枫师兄准备了两身衣服,一身给我,一身便是给你准备的啊。别说了,赶紧换上罢!”

      封亦嘴角一抽,无奈摇了摇头。

      ——还以为你年纪长了忽然就开窍了呢,原来还是熟悉那个徐明师兄啊!

      说起江枫,封亦上山后地三年,他便成功突破了“玉清四层”达到“御物境”,也搬离了临客峰北苑弟子居。平日与封亦他们熟识的,便成了何劲师兄。当然江枫的突破,对何劲亦是莫大刺激,这两年他明显沉浸修行的时日比往常多了许多。

      中元祭祖乃是在傍晚时分。

      封亦换好衣裳随徐明出门,往隔壁庭院去寻何劲,却没见其人。两人便只好往朝阳主峰而去,一路上遇见许多平日少见的同门,互相见礼招呼,便一齐往祖师祠堂而去。

      青云门历代祖师的祠堂建在通天峰后山,朝阳峰的祖师祠堂只供奉着本脉祖师。非大事要事,七脉大多是各自祭祀,而且即便举行大祭也并不是每一个青云弟子都能参与其中。

      朝阳峰祠堂也修建在主峰后山,一处僻静的院落。

      封亦和徐明两个过来时,院外已经站满了同门师兄。封亦很快在人群里见到江枫、何劲两个,忙上前见礼,同时谢过江枫赠衣照料之谊。江枫笑呵呵的摆手,忽地左右看了看,似警惕那般拉着封亦与徐明两个避开旁人,压低声音道:“徐师弟,你都给封师弟说清楚了吧?”

      徐明理所当然地点头:“都说了啊。”

      江枫欣慰点头,而后看向两人的目光变得奇怪,乃至有些猥琐,他道:“小竹峰水月师伯座下都是出类拔萃的女弟子,我听人说了,今晚来观礼的有不少入门时短的师妹,你俩可要好好表现表现!指不定届时博得哪位师妹青睐,那可就大涨我朝阳声威啦!”

      “咳~!”封亦嘴角一咧,苦笑道,“师兄,您这,似乎就有点过了吧?”

      “太过?”江枫没好气的敲他一记,道,“咱们青云虽是道门,可从来不禁道侣,你只要有能力博得人青睐,谁会说你?——哎,算了,你还小,不懂!来,徐师弟,为兄给你好好地说道说道!”

      岂料徐明并不领情,挣开江枫的手道:“师兄,您还是少费些力气吧!我可不想学你和苏师姐那般腻歪。至于道侣,呵呵呵,我徐明何需道侣?那只会浪费宝贵的修行时间,拖累我出剑的速度罢了!”

      江枫嘶地倒吸一口气息,瞠目结舌地看着徐明,一时竟不知何言以对。

      封亦则更是被徐明的话逗得直乐,失笑道:“师兄,希望你能一直记得自己说过的话!”

      徐明有些莫名,道:“我当然会记得了!喂,你俩这是什么表情?我说错什么了吗?没有啊!”

      “封师弟!”

      一个从旁边传来的声音让封亦转身过去,看了几眼之后,才蓦地惊讶道:“侯师兄,你也来了?”来人是常住清渊峰的侯澈,他听了封亦的话,笑着道:“瞧你说的,中元祭祀祖师我怎能不来?——嗯?有什么问题吗,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看?”

      侯澈见他目光不住打量,不由觉得奇怪。

      “哈哈,抱歉师兄,是我说错话了。”封亦又上下打量了侯澈一遭,道,“只是见惯了师兄你短衣与满面烟火色,忽然见到你这般浑身英武周正模样委实有些不习惯!”

      “你小子!”

      侯澈笑骂一句,下意识理了理衣裳,道,“其实我也有些不习惯来着。对了,怎么最近都不见你来铸剑坊坐坐?”

      封亦露出个敬谢不敏的表情,摇头道:“师兄,铸剑坊太危险,师弟修为不精,可不敢常来!”

      侯澈神情一滞,叹道:“倒也是,近来剑坊的确事故不断,唉!不过么——”侯澈顿了一下,又露出自豪且神秘的神情,对封亦道:“最近闫师叔在符箓炼制上有所突破,等到了晚上,你应该就能亲眼见到了!”

      “哦?”封亦果然被勾起好奇,“那我可要拭目以待了!”

      又等了一阵,大师兄楚誉宏、梁文策,以及颇有威望的申天斗一一到来。随后便是穆蕙秋师姐与一众朝阳女弟子来到,不多时,师父商正梁与两位师叔也一齐抵达祠堂。

      随着商正梁与两位师叔到来,祠堂内外嘈杂的窃窃私语为之一净,气氛也变得肃穆起来。朝阳峰祖师祠堂并不大,也容纳不了两百余弟子一齐祭拜,除了少数人随着师父商正梁步入祠堂,其他人都站在外边宽敞的庭院空地上。

      祭拜祖师并没有耗费太多时间。

      封亦只是肃穆而安静地站着,而后在师兄行礼之声里恭敬地拜了三拜,祭祖便至此结束了。而后朝阳弟子化作洪流,三五成群,各自结伴往半山处甘池而去,便是那些修行有成的师兄,此刻也没有御剑飞行,而是在熟络同门簇拥下一道步行而去。

      “蕙秋!”

      却是从祠堂出来的佟正宁出声叫住了穆蕙秋。

      “师父,弟子在!”

      穆蕙秋连忙止步回应,那些走在前面的其他女弟子也都停了下来。

      “少倾文敏师侄她们过来时,便由你来替为师招待她们。”佟正宁道,“甘池为师就不去了,不然你们也会觉得拘束!”

      穆蕙秋忙道:“师父——”

      “好啦,”佟正宁少见地露出浅浅微笑,“你们先去罢,记得招待好同门客人便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