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网官网

      㽾 正在众人錸聊天的时候,天上一朵白云无声无息的落了下来。

      慸 当快要临近地面的时候,黄烁才看清,哪是什么白云,而是一艘浮在전白云彥上的大船。

      磽童志ﭠ宇很会做人,知道黄췍烁出身低,见识有限,所以很随意的解释道。

      奚“这是万里云艇,修行界不算最好떖,也不是最快,但却是最平稳,ᬢ最ꭻ舒服的交通工具之一。我们要先去널帝都集合,再一起通过传送法阵,去往剑宗。”

      这话并未刻意对黄烁说,似乎⚿在向大家解释。不愧“是当官嶠的,心思细腻,颇为照顾黄烁的自尊心。虽然黄烁并不在意。

      这船极大,一点不亚于黄烁上一世的꺉那种游轮。所以也不可能专为接他们几个人。

      事实上,这船作为一种大型法宝,速度极快,跑遍大燕朝三州六府五十二城也要不了一욒天。当然这速度的代价就是大量八品灵石的快速消耗,足够让一般散修心梗的消耗。

      李 船上已经接了二十多城的人了,虽然不少都回房休息了,但船上依旧热闹非凡。

      童志宇眦很自然的就融入了人群,左녌右攀谈起来。乌氏兄妹虽然受过良好的交际教育,但是显然两人喜静,和船῭上的服务人员迭打听后,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而黄烁则端了些吃喝坐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静静地听着这些人的谈话。他也不喜欢闹腾,但对他来说棵,更需要的是情报。所以老老实实待在这儿,当了一个合格的听众。

      可惜搜集情报这是个专业的活,这么一帮准备参加大比的弟子,宯又能讨论什么机密。左右不过是些各地风情,吹牛打屁一类的话。听了半天也没什么收获,黄烁干脆也就回房休息了。

      真别说,这万里云艇真就像童志宇说的一样,平稳无噪音,几乎都感觉不到在急速纜移动。相比于黄烁坐习惯了的分光梭,那可真就是天壤之ꆇ别。

      蜷过了大半㸀天,终于彻底绕了大燕朝一圈,接齐了人,万里云艇落嫾在了大燕朝的㝹都城,中ڴ德城。

      从上空俯视,这座都辺城相当宏伟,봯环山而퓹建,一座城就是一座山。山顶是一座精美宏伟的皇宫㎛,金碧辉煌,映照着阳光,宛若一顶皇冠。Ꮪ

      万漅里ට云艇直接落在了皇宫内的广场上,一个身着黄袍的老人,对众人进行了一番辞藻华丽,激昂向上的训话。只是这些话,对黄烁来说实在免疫了。鸡烀汤罢了,上辈子的老板们个个是此蔹间高手,比这希老头说得䥌好听多了。

      뿁 他的注意力更多地在那些和他站饎在一起的少年们身上。

      打眼一瞧,黄烁的心就凉了半截。粗粗估计,在场的不폦下二百人。

      渊黎可是说过,剑宗겙大招每届招收不过区区数十人,光是第二项百舸争流,就只收前百。

      当然了,这些人中有些是并不参加正规大招的。他们都훋是各峰各院定点招收的专业人才。有像童志宇这般,只接受浩养峰考核的。也有像乌家兄꼠妹那样,只接受药事房专业考核的。真正参加大招的估计也就一꙼半人。

      但这只是大燕一国啊,剑宗麾下足足七国之地。好ꕽ激烈的竞争,千军万马过俟独木桥啊。

      又臭又长的训话ⶭ终于结束了,黄烁忍不住吐了口气,站䬙着虽然不累,但是一动不能动,听着这些没营养的废话,实在是种覹煎熬。

      紧接ꯄ着,众人被带到一处露天的大殿前。说是大殿,是因为有台阶,有噠两人抱不住的粗大圆柱。但说露天,是因为这里没顶,就是青石铺设的地面和数十根大柱子。看着像个未完工刭的大殿雏覟形。 눰

      但很快,随着一队神威和一队侍剑的人到来,一番操作后,黄烁知道自己想错了덳。

      黄烁再次见到了渊辞,可惜对方一脸的高冷,一眼都没看这ஏ些菜鸟们。只ਂ是专注于眼前的事。

      只见随着几位剑ⓦ修仙剑겈激发剑气,刺入了柱子中。一个个闪着幽꼌光的符号陆续在柱子上出现,一直蔓延到地面。接뻰着地面上荧光亮起,一ᵲ个复杂的阵法在柱子间勾连成型,无数复杂的符号㸬闪烁着光华。

      黄烁眼睛一眯,打量着这些符号,有些眼熟但又有些陌生。说眼熟,是因为构造和他会的道纹有些相似。说陌生是因为全不认识猇,而且这些符号相对构造㏉简单,远没䈵道纹复杂。

      궷要是比喻的话,Ғ道纹更像是上一世的篆文,复杂而抽象。这些ا符号更像是简体字,简单明了。

      不对,不全是˗!当阵法彻底激活,正中间的部分出现了一个极为繁琐的符号。虽然不认识,但是黄烁还是下意识的判断出,这是道纹。

      果然!看来道纹是这修行体系中重要的一环了。这么뤘说来,从酨那个邪修那里偷来一个有着道纹道纹的传承不算亏啊。

      不过也没事然让他多想了,随着阵法启动,自有人组织着这些弟子㢻,十人一组走进阵法中。然后亮光一闪,人就没了。

      숡 传送阵!渊黎提到过,廞黄烁并不惊异。这玩意儿前世游戏里算是标配。

      很快就轮到了黄烁,混在人群里走进了阵法,随着眼前一亮,一뚺种奇妙诡异的感൶觉涌上心头。

      옳黄烁感觉自己的身ᔶ子被无限的拉长,又似乎被靱无限的压缩。本来连六合本剑被锻炼出来的优秀方向感,瞬间失灵。这一个瞬间,方向失去了꺢意义,距离感完全混乱,大小感彻底错乱,感知的混乱引发了黄烁身体上极大的不适。仿佛晕车一般,阵阵恶心感涌了上来。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一瞬,可能是很久,似乎时间誛判断也出现了问题。突然眼前亮光消去,还没等黄烁缓缓神斊,一鳋个不耐烦的声音就在耳边炸响。ꊣ

      “动起来,都动起来,发什么愣!都滚出来,给后边人ﯰ让出位置。”

      同时一股巨力涌来,身子不自觉地向前扑去。

      黄烁下意识的紧走⺭几步,化解掉了这股冲力,但是眼前一暗,一头撞在了一个人身上。

      “不好意思。”

      还有些昏沉的黄烁,下意识的츺道歉。

      “没...呕!”

      被撞那人刚想回话,似乎是憋到了极限,一张嘴控制不住了㍁,直接翻江倒海吐了一地。

      被一ᡥ股酸臭味一冲,本쉣也俦不好受的黄烁脸色一变,就感觉胃里有个孙猴子在⍩闹腾짥。不过他下意识的运起真气,阵阵凉意,终于缓解了一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