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上古神话>

      “大풦玩具”太好玩了!

      韩昕有点迫不及待,本来可以休息三天,但休息了两天就主动上班。

      先联系设备商的销售工程师,再去买了个油桶,去加싗油㢲站先登记然后买了点汽油。

      等工程师到了,请中队长帮着借了辆车,一起把“大玩具”拉到城北。

      飞了两个小时,感觉很不错,但问题也来了。

      工程师说操作这괽样的无人机,理论上需要去考“民用无人驾驶航空器系统驾驶员合格证”,也就是ꌧ所谓벯的无人机执照。

      滨江就有一家培训机构,最多一个月就能拿到证,并且不用天天去。但学费不便宜,要一万左右。

      之所以说理论上需要,是因떃为现在有不少种田大户也买这么大的无人机打枖农药,他们大多没去考证,好像也没人管。

      打农药不用飞太⢐高,而且全在农田上空飞。

      航空踏查就不一样了,不但要在农村飞,也要在人员密集的城区上空飞。

      这么大的家伙,万一在空中发生故障,㑠掉下来真会砸死人的!

      ⪬韩昕觉得有必要“系统的”学习一下,有必要去考无人机执照,赶紧回来向队长指导员汇报。

      张宇航之前真不知道需要证,赶紧向上级汇报,申请培训经费。

      괽 结果上级大钱都花了,要花点小钱却抠抠索索,不但没痛痛快快批,还让设备商的工程师去一趟装备财务科。

      张宇航很郁闷,悻悻地说:“早知道就不申请买这东西了,搞的像我收了人家回扣似的。”

      “张队,你想哪儿去了。”

      缵 蓝豆豆端起他的杯子,帮他续上茶,劝道:“你只是打了个申请,采购是他们负责的,选择哪一家是他们拍板的,价格也是他们谈的,只是时间太紧没招标。不管是买贵了还是细节没问清楚,跟你有什么关系?”

      “是我申请采购的,采购狿回来也是我们用的,嚘细节没问清楚怎么可能跟我没关系。”

      鄽“买都买回来了,难道能退回去,别想那㍐么多。”

      “那几天光顾着筹备会议,考虑的鶷是不够全面。不只是没考虑到需不需要执照,也没考虑到这么大的体积,不用的时候往哪儿搁,需要用的时候怎么往外拉。”᰼

      张宇航揉着太阳穴,唉声叹气。

      这点事就把他搞得焦头烂额,韩昕再次颵感慨领导不好当。

      蓝豆豆意识涾到再劝也没用,干脆汇报起工作厠。

       “张队,我已经安排好了,明天去曙光社区突击检测,上午检测两个,下午检测两个,时间错开,不会让他们碰面。”

      便 “有没有通知戒吸人员?”

      “通知了,时间都约好了,陵海街道的小刘说他们满腹牢骚,说什么年前刚检测逪过怎么又要棱检,还说什么白天要上班,假不好请。”

      “那他们明天会不会准时去社区接受检测?”

      “他常们都答应了,肯定会去,只是发了点牢骚。”

      张宇航捧起茶嚵杯,沉吟道:“他们有吸毒前科,找份工作不容易,我们是不是应该人性化一点。中午加个班徾,或者晚上加个班,不影响他们的正常工作。”

      蓝豆豆楞了楞:“行,我……我让小刘再给他们打个电话,跟他们重新约个时间㨿。”

      “派出所事ˈ情多、压力大,只能快刀斩乱麻。我们不一样,我们是专业禁毒的,既要干好工作,也要尽可能体现出关붉怀。”

      “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

      禁毒不只是缉毒。

      ꔲ韩昕突然发现顶头上司并非兄弟单位同行以为的那么不堪,其实他是一个很称职的禁毒民警,只是工作性质决定了他平絁时要参加各种会议,要进行没完没了的检查。

      指导员同样如此,要不ꘂ是禁毒宣传教育组织开展的够深入,陵海的禁毒形势绝湁不会有现在这么好。

      打个最简单的比方,如果一个人涉嫌盗窃或聚赌,他的家人可能只会规劝,不会劝他自首,更不会举报。

      ੣但要是有亲人吸毒,哪怕是自己的儿子,他们会毫不犹豫举㒂报。

      去年新增颟的两个吸毒人员,就是从外地回来之后被家人发现染上了毒瘾,他们的家人主动向派出所报告的。

      当然,这⺷跟老家良好的社会风气也有很大关系。

      正感慨自己这个专业缉毒的,在老家没有用武之地真不是什么坏事,顶头上司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张宇航,是吗,这方面我真不太懂,我怎么会有想法……只要有利于工作,好好好,让他们过来吧,我这会儿正在单﬋位,好的,再见。” 䋫

      “张队,谁呀?”蓝豆豆低声问。

       “董局,还能有谁。”

      “董局怎䷉么说?”

      张宇航没急着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看着搁在会议桌上的“大玩具”笑道:“原来这玩意儿是多用途的,配合禁毒扫描识别预警的软件,它⻗就是禁毒侦查无人机。

      ക配合能识别车牌照的软件,就賭是交管无人机。配合人脸识别软件,就能航空巡查。”

      蓝豆豆追问道鼿:“那董局是什么意思?”

      “再花点钱,再买两套软件,一机三用。移交给特巡警大队,还打算安排两三个人,组建一个无人机特勤分队,专门操作这玩意。以后哪个单位需要用,就给特巡警大队打电༴话。”

      “给他们也好,省事。”

      蔞 “可这么一来,小韩就没得玩了。”

      韩昕其实从听说需要证那一刻,就觉得没那么好玩了,不禁笑道:“没关系,我们不拞是可以调用吗,我可以跟着他们玩。”

      ᑦ张宇航点点头,可想想又苦笑道桬:“交给特巡警大队,我们是省事了,但这套设备是用禁毒经费采购的,本来就是用作禁毒的……”

      折腾了半天,给人家做᥋了嫁衣,韩昕能理解他的心情,连忙劝道:

      “张队,这套设备在我们这儿其实发挥不出多大作用,再说该踏u查照样踏查,又不会影响我们的工作。”

       “只能这ꮱ么想了……等等,我先接个电话。”

      张宇航再次举起手机,跟对方寒暄컏起来,听着像是哪个派出所的领导。

      ⠙ 特긨巡警大队的人马上就来拉无人机。

      韩昕没得玩了,其实也不想玩了,见已经到了下班时间,站起身正准备回去,张宇航突然道:“小韩,别急着走。”

      “张ꔠ队,什么事?”

      “有个东海籍的戒吸人员,来了我们陵海,住在中坝南路的豪泰快捷酒店。城南派出텕所已经安排民警婤过去了,杨千里担心他们的ኑ人不够专业,想请你过去看看。”

      蓝豆豆生怕他不认识,抬头道:“就是城南派出所的副所长。”

      韩昕正愁没事당干,笑问道:“那我是去派שּׁ出所,还是去酒店?”

      派出所主动找四中队,这可是破天ﵢ荒第一次。

      张宇航别提有多高兴,笑道:“当然是去派出所,杨千里这个人你打几次交道就知道了,遇到这种情况,他一向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人带回所里再说。”

      “行,我这就过去。”

      “看仔细了,如果那小子有问题,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钕

      “明白。”

      왟 ……

      公安系坐统是一个讲究实力的地方。

      只要你有真本事,不管是不是领导,都能赢得同事们的尊重。

      比如早退休了的老刑警徐光荣,擅长랦从輻蛛丝马迹中发现线索,破案特别厉害,那些年只要发生大案要案和疑难案件,从局长到办案民警第숡一个想到的就是他。

      可随着科学技术尤其信息技术的敖飞速发展,以及上级在经费岢上的不断投入,像徐光荣那样的“神探”已经成为了历史。

      以前那些让人抓狂的疑难案件,现在调调监控就能水落石出。

      再加上大数据、DNA、人脸识别等新技术的广泛应用,可以说只要办案经费有保障,没有城南派出所治安中队搞不定的案子。

      事实上这就是杨千里敢跟刑警大队叫板༇的底气,也是刑警大队混得一年䉎不如一年的原因。

      但随着2.12案在分局内部引起的“轰动”륒,确切地说随着城东派出所教导员黎杜旺闹出的大笑话,已㖒销声匿迹多年的“神探”又出现了,只不过冉冉升땢起的“新神探”是专业缉毒的。

      别的事用不着找他,但只要涉及毒品的,把他找过看看肯定不会错。

      杨千里看着监控里正上楼的韩⭜昕,低声道:“老汪,跟姜大姐说一声,让她多准备一个人的饭,等会儿不知道要搞到几阴点呢。”

      汪宗义掏出手机:“行,我这就给姜大姐打电话。”

      ……

      韩昕轻车熟路来到二楼妘,走进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警网融合大数据指挥中心。

      他正准备敬礼问好,杨千里就热情地招呼道:“小韩,你来得挺快啊,来,先坐下喝口茶。”〖

      “杨所,茶就診不喝了,那个吸毒人员呢?”

      “马醩上带到,这会儿是下班高峰期,路上有点堵。”

      “打算在哪儿检测?”

      “楼下询问室,都准备好了,用的是你们刚下发的新试剂盒。”

      杨千里示意值班辅警澵把楼下的监控信号切换到大屏上,坐下点点鼠标,指着电ܫ脑ሣ屏幕:

      “这是那小子的基本情况,方俊,二十八岁,因吸食K粉被处䕙理过,社区戒毒已满三年,现在属于社区康复人员。从资料上看已经有五年没复吸,但毒瘾有那么容易戒除吗?”

      韩昕坐下道:“如果真坚持了五年没复吸,也只能算暂时戒断,不能算戒除。我见蒣过坚持了十二年没复吸,但最终还是没忍住າ又吸上的펟。”돃

      “所以你䳂等会儿一定要帮我好好看看。”

      ૯ 杨千里顿了顿,又笑道:“小韩,我们这儿是城南派出所,不䦃是城东派出所,我杨千里更不是黎杜旺。我们是一发现线索就赶紧请你来帮忙的,不像黎杜旺,你主动去帮忙他还不要咩!”

      “杨所,这个玩笑可不能开,要是传到黎教耳里,我以后都不敢再去城东派出所。”

      “这事用得着传吗,现在谁不知道啊,哈哈哈哈。”

      “谁说的腪?”

      “交警大队,好像是从交警大队那儿传开的。”

      杨千里是真觉得好笑,笑完之后拍拍韩昕胳膊:“他自己有眼不⒍识泰山,这不能怪你。再说城东派出所那么远,没事去他们那儿做什么?

      我ཱུ们是邻居,我们以后要多走动,要是有什么线索,有什么案子,我们一起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