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官网福利免偻app下蒌

      孙策领兵救援九江,当孙策兵马开赴九江时,联军尚在围城,虽九江仍在袁术手中,但也不过是时间问题为沮授所破。

      沮授并州军攻南门,曹军攻北门,而옷袁绍军攻西门,只留东门与九江守军脱困。

      陈纪虽Ḟ不是什么人才,但围莏三放一之策他还是看得明白,于是命士兵坚守九江,不得랡退却。

      九江虽说也是大ૈ城,但其横纵也不쩄过五六百米宽,城头所能容纳兵马有限,再加上有曹ꑋ操和袁绍的人,并州军最擅长的器械攻城战术也不能施展,军阵也不能完全展开,这才使陈纪能坚持到孙焇策来救。

      对于孙策的援军,沮授当然清楚,但他也没打算去拦截孙策兵马,孙策大军近万浩浩荡荡开来,而自詾己这头虽有曹操与袁绍的兵马相袸助,但到底是过来帮忙还ʼn是捅刀子,他沮授看不出来?

      ቍ自围城以来,两门战事虽不能说是偃旗息鼓一膲点动静都没有,但也是小打小闹,每天两ꔴ军城头和挡箭牌下弓箭手那么意思意思互相抛射一꧆个时辰,然后曹军和袁绍军就回营不管了。

      굁就连陈纪都看出↊来联军上下根本不是一条心。

      要不是沮舡授将计就计故意卖破绽引诱陈纪出城突袭并州军大营,让沮授杀得丢盔弃甲,这仗蟵根本就是在艗过家家。

      如今袁术又派来这么多兵马助战,这仗根本就儈没法打,拖现在沮授连撤军的心都有。

      但只可惜,并州军响应天子诏书不过五千兵马,而袁绍与曹操分派七千和六千三百,话语“权不在沮授手里,而握在那两个本来就打算捅自己一刀的无名之辈手中。

      “军师。”

      沮授正在军帐中为难,却听帐外有人呼唤᩿,抬起头倉才发现军中斗将王远站在帐口。箕

      “灋军师,袁军遣来信使,邀军师今晚至大营,有要事相商。”

      ᭚ 听王远如此说,沮授轻笑一声,尽是不屑,挥手示意王远下去。

      “告诉信使,让他回去吧,我已知晓。”

      “军师柩,这般怕是不好吧?”

      䀲看沮授没意ﱃ见见人的打算,王远微微皱起眉头试探问道。

      “ତ曹操和袁绍那头一直在想놬方设鸽法抓并州军的把柄,军师此事还是小心为妙。”

      “小心챦为妙?” 끵

      沮授站起身,将斥候传回的报告递给王远,曹、袁两军来找沮授早已是板上定钉的事了,只不过,沮授倒是没想到会如此之快,看来让并州균军吃败仗,这事먕已经是两方商量好的,无需质疑。 

      ྎ “欲呪加之罪何患无辞?켉”

      “那첻军师是去还是不去?”

      听沮授这般说,王远蛩皱起眉头,虽然他不过是并州土生土长的百姓,但他天 资尚佳,他的老师便是因他为于禁鞿所收,官至震寇将军【杂牌将军名号】,这才在上郡得官,要说自己从这一年多的学习中学到了什么,那就儸是思他人之所思,想他人之所想,将己比敌,方知短处何在。

      “若夜袭,罨我等有八成把握大破曹军,若袁军来援,我等也自信可全身而退。”

      ﶸ “还不至此。”

      看王远也挺上道,沮授摆摆手让王远放松下来,虽然曹操、袁绍两方都与刘坚关系紧张,但也完全没到撕厝破脸皮这种地步,再者,曹操的兵马和袁绍的兵坉马也是各自为战,虽塥说都是找机会捅并州军一刀,但两军之间也是小摩擦不断。

      “就凭ጜ那两䁭庸凡之将,企图陷我沮授于险地实在是太高看自己了。”

      ꗽ “请军师下令。”

      王远双手抱拳低头听令,쨻沮授既然已经这么说了,那想必是已经有了好计策应对这种局面,챔他这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凡夫俗子,也不好跟着瞎操心,上面的人说什么,他照办就行。

      “王竷远⩮全凭军师吩鼇咐。”

      “嗯。”

      沮授点点头,脸上露ࢺ出些许笑意。

      咫 “你知鹓道于禁手下那么多小将,为何我选你么?”㳷

      “王远不知。”

      听沮授说话,王远不抬头,仍抱拳埓低头垂目答道。

      “小人武祰艺也好谋略也罢,皆为不入ߋ流之辈,能得军师相识,乃我之幸也,然小人难堪大任,只怕会让军师失望。”

      “֨因为你自知。”

      沮授摇头伸手扶起王远,示意王远进大帐说。

      “你觉刘坚此人又为何使我等如此为其舍生忘死?”

      “王远愚笨,不知。”

      王远摇头,起身为沮授斟茶,茶杯半满王远便坐回侧位去静听璒沮授所言。

      “请军师指点。”

      漗“因其自知。”

      看见坐大帐内的王远,沮授仿佛又看鲏见当年那嚋个年轻自信的刘坚。

      如今的刘坚确实㎣更加善战,眼光皾深远,但,这样的燺刘坚也不是他沮授当初认识的刘坚了,那个满嘴豪言壮语的少年英豪,如今已经被名为大汉的无形之物所束缚。

      贾诩懂刘坚,陈宫也懂刘坚,但很可惜,他们笩只不过隰是懂现在的刘坚,当年那个意气뒬风发的少年,他们又可曾见过䴡?

      刘坚身边不缺成大事的人,但刘坚的心里话,他们却承受不起,即便是吕玲绮涣,也未必能让刘坚尽뵕吐心言。

      刘坚也是活生生鑂的人,在如此重任全压在身上时,他也会崩溃,也ᆀ会变뎰成一个홻为了征服天下而征服天下的行酵尸走肉。

      “王远,这╌些日子,我一直忙一事。”ဃ

      看着这个少年,沮授将背后封好的木匣交给他。 䮠

      “这是我所学所知全뼚部,今成书共一千七百四十五言,虽不能使汝知天命算⓷阴阳,但行军打仗观天断事绰绰有余,刘坚身边不缺成大事者,但能与之交心之人,却百觅不见,空有子房而쉸无萧何,何以灭秦兴汉?”

      “时日也不早了。”

      看王进双目瞪得炛浑圆,半晌说不出话,ᣘ沮授也不多说什么,站起身ک将铁兜戴好掀帐出去。

      “对了,下令全军,今쾲夜拔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