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斩完整版免费观看

      第一件事是他打听到王家这时候上赶着来提亲,是因为王家大太太许诺一年内让沈宗望官升一级为条件,和周氏换昕玥的一纸婚书。

      而这门婚事他家爷已经摆平了,至于是怎么摆平的,让她等着看热闹就行。

      第二件事是方才他碰到了沈宗望,被沈宗望好言好语劝了一番,决定先回去,至于以后还过不过来,等问过世子爷后再做安排。

      这两天要是有什么事可以让丫鬟到镇国公府传信。

      昕玥本来也觉得付风一天到晚守在望月居不是那么一回事,好好一侍卫还是该去执行更为艰巨的任务才是。

      遂没说什么,点头让付风走了。

      付风走之前,将楚珩放在他身上的银票一股脑都留给了昕玥。

      昕玥数了数,竟然有一万三千两之多,瞬间乐开了花。

      这么多钱养狗用不了多少,即便加上给楚珩研制缓解毒性的药物会有所花费,也还剩下许多。

      更何况那些药大部分家中药房都有,这钱等同于全是她的了。

      呵呵呵呵……

      昕玥沉浸在暴富的喜悦当中,久久不能自拔。

      用过晚膳,没等天黑,她便知道付风所说的热闹是什么了。

      王家那二傻子被打了,还被一脚踹到了牛粪里。

      昕玥,“……”

      没错!

      正是某世子干的。

      事情是这样的。

      下午的时候,楚珩和他二房的大哥楚浩正好在城中万福楼上听书喝茶。

      付风找到楚珩,说了王家上沈府求亲以及打听到的王家许诺之事。

      楚珩听罢自是嗤之以鼻,笑王二想娶昕玥是异想天开。

      刚琢磨着要怎样才把这事处理得漂亮,好让小姑娘出气,原谅他那晚伤她的事。

      转眼便看到王伦和几个跟班大摇大摆从楼下经过。

      这不是送上门来了嘛!

      想都没想,楚珩将手里的玉扇从窗台扔了出去。

      不偏不倚,正好砸到王伦的脑袋,再弹到地上,被他一脚踩了上去。

      玉扇咔吧一声断了。

      一连串的动作,楚浩看得是一脸懵,半晌都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

      心想他这没心没肺的二弟从来没对哪家姑娘上过心,眼下为了给人家姑娘出气,竟是连这把宝贝扇子都牺牲了。

      真是怪哉怪哉。

      楚浩满眼戏谑,一副看好戏的神情,期待接下来的发展。

      王伦被称作恶霸,这名号可不是白叫的,满京都城谁不知这人不好惹。

      周围百姓难得见他吃瘪,都纷纷停下脚步瞧热闹。

      王伦看都没细看被自己踩断的扇子,仰着头对着万福楼上便是污言秽语地破口大骂。

      “呸!是哪个狗娘养的敢扔东西到老子头上!”

      “乖乖的给老子个说法,不然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然而上方的窗台并未有人出面。

      王伦更是气得怒骂连连,撸起袖子就想要上楼去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扔东西砸他。

      但他身边一跟班将他拉住了。

      那跟班抖着手,指着地上断了的玉扇,哆嗦道,“二、二少爷先别去,你、你看看扇子骨上的字……”

      王伦不耐烦跟班的举动,但还是瞄了一眼地上的扇子,等看清上面的字后,瞬间脸黑如炭,身子也开始瑟瑟发抖了起来。

      只见扇骨上耀眼紫金镶嵌着一个清晰的‘楚’字,而原本精贵的扇子已然是断裂不堪。

      这把玉扇很多人没亲眼见过,但却是听说过。

      此乃当今皇上御赐给镇国公府世子爷的生辰礼。

      世子爷从来都是扇不离手,如今竟让他给踩烂了。

      正当王伦想着要怎么善后之时,就看见某世子和楚家大少爷阴着脸从楼梯上下来了。

      周围百姓瞧着竟是丑恶霸遇上贵纨绔的戏码,只道有得热闹可看了,围观的人是越来越多。

      “世、世子爷......”

      王伦颤着声都不知道从何开口。

      楚珩自是不会给他求饶的机会,淡淡对付风吩咐道,“这厮毁了御赐之物,还辱骂镇国公府,揍他!”

      付风得令,很是开心地出手了。

      爷没明确说是断手还是断脚,那就是让他自由发挥了。

      已经很久没揍人了,手可是痒得很呢!

      被付风三下五除二般利落处置过后的王伦,早已是鼻青脸肿,牙掉了几颗不算,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几根,眼下是话都说不出来了。

      那几个跟班没人敢上前阻止,只躲一边眼睁睁看着王伦被揍,还默默祈祷千万别波及自身。

      最后付风过了瘾,拎死狗似的将王伦提到楚珩面前,眼神问这般程度可还行?

      楚珩冷哼一声,还有些不解气的样子。

      想着这样也应该能让他在床上躺几个月下不来,王家估计没那工夫再想着去沈府提亲了。

      这事也算就这么了了。

      而这时正巧不远处酒楼的后门停着一辆拉柴的牛车,那牛又正好拉了一坨牛粪……

      一旁看戏的楚浩这时捂着嘴轻咳一声,朝牛车斜了一眼,然后付风就懂了。

      潇洒地一个飞踹,王伦的脸就摔进了那坨新鲜温热的牛粪里。

      咦……

      围观的群众鄙夷地看着王伦满脸污秽,嘴巴一张就是一口牛粪,恶心不已,纷纷退后。

      “可算是王二少倒霉,惹上了镇国公府,这下有得受了。”

      “就是!让他平日嘴上不积德!”

      “这下街上总算能太平上一阵了。”

      “害,那也不一定,没了这王二作怪,还有其他个三四五六的公子哥儿呢!”

      “快别说了吧!小心祸从口出!”

      “走了走了!”

      ……

      听完夏橙绘声绘色说完这段,昕玥笑得在床上直打滚,眼泪都给笑出来了还停不下来。

      夏橙见状嘴角直抽抽。

      有那么好笑吗?

      姑娘竟笑成这个样子。

      她只觉得恶心,想像到王二满嘴牛粪的样子,就替将来嫁给他的人默哀。

      忍不住抖了一身鸡皮疙瘩。

      幸好姑娘不可能再嫁给他了。

      夏橙本来就觉得昕玥反应够夸张了,没想到她回去和趴在床上的春桃一说。

      好嘛直接把春桃笑得屁股上的伤都震裂了。

      王伦被镇国公世子揍了一事,一夜之间在京都传的沸沸扬扬,甚至还传到了宫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