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燕真知子

      那不积口德的弟弟之所以被称作黄狗,主要原因倒不是他턀有什脂么语言习惯,主要是这二位青年本身就姓黄。那姐名叫黄珏玉,那弟名叫黄羽雕。

      他们믄那父亲曾与江羽덮之父有过一些交情尿,虽然不长,但互相还是印象比较深刻的。

      젺但不同于墨莲家和江羽他爸,这位黄某就不是什么⯖能和人拼刺刀的爹了。

      虽说他实力实际上也不잃弱,但可没带来什么好东西给他的两个孩子。

      呥 他本是出条家去道观修习,本也是天赋异禀,在道馆中也䀚算一个人物,每天过的悠哉悠哉,秏修习先人道法,过的那是相当舒服。

      褶可惜,出家不代表离世,出家人也是人,这道观因修炼而大规模版之后,里面还是不盁可能保持世外桃源。

      㯟 说到底,还都是普通人。 

      本来混钔元式的真气,练的就是掌握,提前把威力拉得太高ꙷ容易出问蔫题,导致修炼卡壳,本就不能冒进,这是基本规律。

      但白嫖还是非常强大的动力,䭴这种消磨耐心ᱫ的修炼,徥实在是过于不堪一击,很容易让人半労途而废。 

      本ญ身外面就有很媿多其他快速且不弱的流派,这也正常,一直以来都是这样쁬。

      ⰼ不ᜰ过正常和正确是两码事,单一属性随便求快,安全得ၻ很,混謀元就是另一回事殲了。混元还过急,无异于人肉自爆。

      但出现,还是不可抑制。

      混元是给大法术打基础的重要步骤,但不是谁的见识都能走到这一步。靠经验自然领悟,随着时间几乎钁所有人都能做到,道家一直走着᳖这条路线,只要有恒心,ꏿ每个人⬨都能得道。

      但那是过去딩。 ї

      在其他门派大都起来,各种快速成长的专职出元现之后,这种勉强的平衡完全跟不上,被时代按在地上狠狠蹂躏。

      必然的,黄老퍣爷子被打败了。

      被他知道这么下去终究卡死在半路的同门打败了。

      嵘ຝ他早已领悟到这些,둯试图向别人解释,但㒬他的失败,实在是过于没有说服力。

      久而久之,连最善良的人都可怜他的䗕失态。

      最终他放弃了。

      回到老家,成家立业,打算自己独自再修炼下去。

      痿 但可惜,他家不小。

      一个出了家的人,突然带着一身本콞事还俗,这是搞什么?

      儾理所当然的,他被排挤了。

      他自知如此,一直不加以反抗,他早已被雖磨平了耐心,不想和不听他话的人多ۭ说一句。

      但对方显然并不打算就这么算了。他孩子出生后这十几年来,他们一直备受排挤,只升不降。

      直到这一年,他女儿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机。 膥

      这危机不必说也猜的出来,于是蚆一直沉默的他茧再也坐不住,想着必须做点什么。

      这时,他想到了自己的老朋友。

      此ꤔ次前来,他便是想假冒订婚,想办法拜托此次危机。至于之后,反正是假冒,说清楚了还是有余地可说的。

      他不知道江羽体质有问䆻题,来之前还担心会不会潬答应,早就做好换人的打算,谁知江羽他爸直接就答应了。

      江羽他爸相当果决,出乎他的意料,但最吃惊的完全不是他。

      而是偷跑到夡楼上偷听的江羽。

      闌 要知道,他爸之前可是直接让墨莲睡自己家,俩人都混熟了,这时候突然搞这种鬼事,算什么操作?

      实在是过于坑的决定,坑的他想当场跳下澝去质问他这糊涂蛋老爹。

      不过他自然是不敢下去的。他可不是什么任性的疯子。

      他爸还在和人谈笑,看起来短时间垿根本结束不了,他也只好先行离去。

      走之前还不忘心里跑过几只羊驼助兴。

      江羽看楼下自己也没有操웱作空间,于是拿出宝珠,在没人注唈意的角落颅内值放羊之后,触发了手上的宝珠。

      ۗ

      只一瞬间,他就一只手搭在墨莲肩上,当场给少甫和枥羽鸩抒情컆的墨莲吓得差点学会飞行。

      墨莲闪电般转䄦头,见鬼似的看着他。

      江羽不知道她搞什么飞机怎么跟见着鬼似的,墨莲是有些阴影的。

      ਢ本来她的真气属性对外不济,侦牏测能力不足,这些年她一直都在改进自己的运功思路,甚៱至把被动护体今刷天特地关了,专门探测他。

      江羽由于自身体质不易被探测,墨莲本来是要试试,看看自己探测能力如何的,岂料江羽直接完全没被她检测到,直接一下拍上她肩膀。

      江羽是偷偷往她衣服里留了对应的宝珠,但墨莲是完全不知道的。

      ⣒别说墨莲,就是那两位,也瞬间被一鬎吓,然后恢复笑容。

      “你是人是鬼?走过来不仅探测不到,连一点声音都没有吗?”

      墨莲刚刚就在说话,此时也有说话的感觉,顺口就带了出来嶰。 䙴

      江羽愣了一下,不知作何回答。

      䧚 江羽今天穿的鞋是新的,显然䒁不是踩软了走路没声的主钟。

      “?什么玩意,쁕我就是传过来了而已啊。落地还不让我扶一下的嘛,又没扶到不该扶的地方。”

      墨莲被江羽这么一下,早就萌生呵了不做人מ的念头,身经百战的她此时早已找到憾突破口。

      只见她一副受害者模样,戏精上身賿一般扭扭捏捏起来:

      “为什么会这么准确摉地……难道摖师傅天天都……”

      江羽此时瞬间感觉到不对䪆。说实话,这已经不需要直觉了。墨莲突然叫他师傅,大多数时ꬤ候都不怎么当人。

      江羽瞬间决定先发制人,把墨莲的想法摁死在出口: 婀

      켶“什么一直?我就是提前把宝珠放你衣服里,当坐标了啊。难不成我还搞一波预判?”

      不过这点操作完全拦不住敢与战神嘤舞正面斗嘴的女战神,墨莲殙反而借力打力,更加扭捏地ળ护住身体:

      “我衣服里?我衣服明Ꙇ明……难道……什么时候……师傅为什么,明明可以直接跟▷我说爐的啊,为什么……”

      其实也就是她口袋里而梂已,不过她基本上是专门的。

      逳 “?啥玩意?你不是有口袋的吗?这什么鬼话?”

      墨莲不理他U,整个人嘤嘤嘤起来。旁边的兄弟完全不打算江湖救急,直接开始吃瓜,直接看乐子。

      四人在压倒性的战局里起手,一直玩到深夜,江羽才推脱累死,㢂在百般挽留下﯂离开。

      要不是今天江羽听到劲爆消息要䤰去质问他老爹,他今晚也掿能不睡一晚。

      只是这次他真的完全压不住让冲动安息的棺材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