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a爱做片观看免费

      显然,大明太需要一场大胜,来提振京畿的军民士气了。

      高阳官军在数日之间,击溃혵了五千东虏,斩র获一千攑余颗首级,奴酋阿巴泰狼狈而逃,大汉奸孙得捒功被生擒活捉的消息很快在京畿一带传开了。

      即便是京师戒了严,在游击将军押解着五六辆装满首级的大车,웩进入京师广渠门时。

      京师的百姓们沸腾了,纷纷涌出家门,迎接那个能打败鞑王,生擒孙得功的黄游击。

      无数的百姓欢呼着,迎接那个能斩杀千余嘪鞑虏的黄将阾军。

      ɓ

      “黄将军,好样的!”

      “黄将军虎威盖世!翃”

      “乡亲们,你们看看黄将军身上那沾满血迹的甲衣,再看看黄将军絘头上、手臂上包扎的那些伤口,这是真正保护咱们百姓,﬿保护我大明㏹江山的好官呀!”

      一个又一个百姓发出无数的叫好和赞叹声。

      甚至有百姓高举着手中的银元宝大声呼喊着:偠“黄将军杀鞑辛苦了,小人烝们不能上阵杀敌,这点银两还请黄将军收下,给将士们买点肉食,덱补补身子。” 檌

      游击⯔将军显ᄏ然邡还是有点羞耻心的,䟫脸色通奋红地坐在马上,郶不断地向热情的京师百姓拱手作揖。

      很快!

      张达押解着遍☮体鳞伤的孙得功,打着一幅数尺长的露布,进了广渠门。

      那露布上画着孙得功的画像,两侧则大䶃书广宁䧅叛将、血债血偿几个血红的大字。

      “那厮就是孙得功,那个ᧇ天启朝祸害了广宁全城百姓的狗汉奸!”

      낚 有识字的百姓惊怒交加地嚷嚷了起来。

      “打死他,打死这个狗汉奸!₞”

      “打死他竞,他他狗日的!”

      围观的百姓愤怒肗了,纷纷捡起地上的砖石碎块,扔向了装在囚车中的孙得功。

      接替了押解任务的数十个锦衣卫,也不恼,这会皆是喜笑颜开地看着被砸的嗬ന嗬乱叫的孙得功。

      “乡亲们,你们打归打,可别轻易就打死了,皇爷可是要将他千刀万剐了!”

      带队的锦衣卫小⇢旗,则是不断地向街道两侧的百姓拱手行礼,一边高声呼喊着。

      “将爷,您放心,这个假野猪皮,厚实着呢,咱们断궩不会砸死他的,实在不行,咱们回去拿大粪泼他。”䘴

      有胆大的百姓,嬉皮笑脸地对那个小旗说道。

      锦衣卫到찜是无所谓,只要不打死人,你们就是用女人的月事带켷打他,都没关系,说实话要不是职责在身,咱们兄弟早就动手了,还轮到你们在这起哄。

      由于尚在战时状态,京畿各处不断有县城陷落,崇祯也没有搞什么献捷太庙的仪式,而是在查验过这次斩获的首级后,即命人在京师德焬胜门外用这批首级筑起了一座京观。

      至于那个被生俘的孙得功,駵既然舌头都被游击将军拔了䵑,那更没有审讯的必要了。

      在ᆱ游街之后,崇祯ᴋ皇帝直接下旨,着刑部堪定갵其罪,立即送至菜市口凌迟处死ゐ,务必割满三千六百刀,以祭奠广宁和辽东的数十万军民。

      ጩ按制,凌迟处死,是要用渔网将人死死地勒住복,然后用㪔匕首羖,透过ꇠ渔网的网眼,就如同片鸭子般,将身上的肉片下来,ԯ必须割满三千六百刀,方可。

      刑部调过来的刽ꢫ子手,本姓张,是븝个老师傅了,熟悉的人皆称他为老张头,当年凌迟袁崇焕,就是他行的刑。

      㒠 然而张师傅看了䗊孙得功后就是不停地摇头,说这活他接不了,原因是孙得功被俘后,已经被黄文昌折腾的半死不活了,一路上又饥一顿,饱一顿的,这会就如耯同一个活ಝ死人般绑在菜市口一틏处立柱上。 ﲮ

      刑部右侍郎徐石麟亦是无可奈何,皇帝已经明发圣旨,百姓ᕏ们又在菜市口围观,不行刑,ꩇ肯定是不行了。

      귨刑部给事中郑讯笑道:“少뷾司寇不必疑虑祌,陛下既有明旨,咱孟们只管行刑就是,哪怕死了也要割,反正这种汉奸败类本来就是要挫骨扬灰的。” 䆷

      徐应麟深以为然,将手中令箭扔下案几,喝道:“行刑!”

      张师純傅无可奈何,狞笑着看向孙得功,“狗汉奸,要是依俺老张,就得先将你养的謳白白胖胖,再下手,只不过咱们皇爷有旨,却是Ɇ便宜你了。”

      说罢,踏步上紼前,对着孙得功的身体,小心翼翼地片了起来,张师傅割的很精细뎈,每一刀几乎就是沿着渔网勒痕处片下,被割过的地方,很快布满了鲜血。

      孙得功这会只疼的嗬嗬乱叫,身上的汗珠如雨点般滚落,汗珠混쩋着血水浛,很快淌满了孙得功的全毣身,那些被割过的皮肉,被汗水一浸,便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噬一般。

      早就虚弱不堪的孙得功,哪里经的住如此折腾,脑袋一歪,直接疼的昏死过去。 철

      “老张头,你他娘的怎么回事,怎地把人割死了?”

      “他奶奶的,就这么死了,太둆便宜䓡他了。”

      菜市口围观的京师百姓,正看到兴头上,只以为孙得功熬不过,居然疼死了,纷纷喝骂起廯来。

      垥老张头也不恼,伸手探了探鼻息,心知这怂货只是昏迷,又吩咐左右的刽子手取来一大桶水,对着孙得功兜头倒下,然后又小心翼翼地挹割了起来。

      等ᛸ到孙得功再度发出声音时,底下的百姓,这才安穔定下来,一个个惊喜地喊了起来:“别吵了,人还没死呢,等老张头收工了,咱们非的抢两块,老子要活吞了这狗汉奸的肉。”

      在处置孙得功的同时,崇祯帝以地方军情紧急为由,当日就在平台召对了黄文昌。

      游击将军这会也豁出去烄了,反正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硬着头皮跟着王承恩、薛国观进了紫禁♩城。

      “黄将军,见了皇㰋爷,可千万不许乱说,皇爷不让你起,你万不可乱ጁ动,礼䴝仪咱家都说清楚了,你可万勿懋忘了。”

      냧 前面带즊路的王承恩,一边走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

      黄文昌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只知道一个劲的点头,王承恩的话是前面记,后面忘。

      很快!ⴎ

      诸臣就是到了平台。

      急于要见到自己爱将的崇祯皇帝早已在平台正襟危坐。

      待左右太监唱彰名后,王承恩和薛国观就是带着黄文昌走上平⩓台,正待向崇祯行礼。

      黄文昌却猛地一跪,五体投地,山呼道:“末将保定游击黄文昌拜见陛下锫,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承恩和薛国观懵了,路上这怂瓜不是将面见皇帝的礼仪都꥘说清楚了吗?见了皇帝只需行吉拜礼,弯腰鞠躬就行纡了,蛘你这大礼参拜是整哪一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