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朋友把我腿打开了添下面

      둄 首先一句话结论,南汉皇室是无可争议的辇汉人;懒得看后面论证过程的可以划走去ヿ看正文了。 戩

      好㏊,现在开始摆ᣥ事쪨实,讲ؠ道理。

      䫔首先上易史料:

      其先彭城人,祖仁安,仕唐为潮州长史,因家岭表。——《旧五햘代史》

      前汉刘陟,其先彭城ི人,仕唐为潮州长史,因家岭ᨥ表。——《册府元龟》

      刘知谦,寿州上蔡人。避乱客封州。——《新唐书》

      苹 刘隐,其祖安仁,上蔡人也,后粯徙闽中,商贾南海,因家焉。——《新五代ᑃ史》

      南汉刘鋹,五世祖仁安↗,唐潮州刺史,其子孙因家뫖岭南。——《隆平集》

      鱌 初,上蔡人刘谦(刘隐Ⲡ刘陟父亲)为岭南小校,节度使韦宙奇之其器,以兄女妻⒨之。——《资治通鉴》

      ┣ 刘鋹,其先蔡州上蔡人也,五世祖安仁,麼唐潮州刺史,其子孙因家岭南。——《东都拠事略》

      伪汉先主名岩(刘陟原名刘⪅岩),后名龚。其先上蔡人,徙闽之仙游,复迁番禺,因家焉。——《五国故事》

      这些文献虽然对于刘陟祖父的姓名(刘安仁/刘仁安)和刘陟祖父的캷官职有出入之处,但是与籍贯地只有两处——上蔡、彭城,这两个地方一个河南,一卒个江界淮,都鿜是传统的汉人聚居地,民族属性不言而喻。

       说句题外话:我个人认为,这淢两个洁并不矛盾,因为天下刘氏多出于彭城,上蔡可能是其籍贯,而彭城刘氏炚则是郡望。如《高祖天皇大ᱩ帝(刘龑〿的庙号、谥号)哀册文》中提道的“符卯金而叶运,绍斩蛇之开基”,就可以算是南汉皇室攀附刘邦的᜚一个佐证。

      ‷好了,话归正题。

      在近代以前,南䡳汉统治者ථ的民族属性基本没有疑问,直到一个日本学者藤田丰八在《北梦琐言》中发现一썧段话:

      䡍“丞相韦公宙出镇南海,有小将刘谦者职纜级甚卑,气宇湒殊异,乃以从犹女妻之。其内阌以非我族类,虑招物议,讽诸碕幕僚请谏止之。”

      “ᏺ非我族类”四个字,ᮄ就成了他认为刘谦ꡚ不是汉人的⩬根据,然后抩藤田先生又因为癎《南汉金石志·跋》中南汉后主㍿刘鋹橔铸造铁像“状豪恶可憎,俗称番鬼”的记᫬载,以及“刘”为“阿拉伯”的音译,即A闷la、Ali之对译,来推断南汉皇族为阿拉伯人。

      ɩ 这个逻辑怎么说呢,我做个类比澂推理:

      閞 ᇭ 你家里有路飞的手办,됵再加上姓卢/陆/鹿/鲁/路,你就是路飞的后代了!

      这个结论另一个的漏洞则在于ħ信仰——南汉是崇佛的,说他是大食人,难以럂令人信服。涉及到某教,旻我就不展开了,懂的都ꡑ懂。

      那这䬼个ࠆ“非我族类”怎么⎿解释ඔ呢? 桬

      ؾ 主㿇流观点,比如唐森认为,“非我族鸆类”的툏族类是“士族”、“䘗寒门”之差,是为了表明韦宙的独具慧眼,不碍ꯝ于门第之见。

      森 另一种观点,则是刘美崧提出的Ѥ,他认为刘谦乃是岭南汉化的俚僚,这倒是最符合《北梦琐言》这句话的推测。撂

      但是刘美挋崧观点有个重要漏洞﬋——几乎所有史ᇉ料,都是将南汉뤯皇族的源头刘安仁祖籍指向了上蔡或彭城,难道刘安仁绔是从上蔡或彭城迁徙来㧯的俚僚?

      这种可能性䅽可以뻬忽略不计。

      뼡 那么ᘌ还有最后一萣种可閦能,就是其他史料都错了,如果以上史料都那么巧的错了,那就有一傚个鏆更值得深思的问题了,这是不是意味着那段历史有着成홫规模的删ᝧ改呢,这可是要对呬五代十国历퇋史研究产生大的颠覆啊。

      셮当然这“成规模的删改”是我的推测,就如同藤田丰八和刘美崧做出的合理推测一样~

      综上所述,唯一能在南汉皇族民族属᧓性上打上问号䕘的《北梦쁵琐言》,推碍导出来的结论都很难站得住脚;所以在没有其他有髰价值的史料提供更有利的证据之前,南汉皇族是汉人这一观点不容置ៜ疑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