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东北熟女mature

      狂吃海塞可以减压,可以祛除悲伤,可以舒缓心情,失恋胖十斤就是这么来的。

      碖 吃饱喝足的雾原㱾秋,心情ܰ值大幅恢复,直接躺倒在了榻榻米上,取了手机开始翻查曰本哪项运೒动比较赚钱。

      以前他从没有考虑过这些,要Ӥ是能修仙,要是能获得超凡力量,谁还会在意世俗间的权势财富? ꁟ

      要是在当地球首富和成为地球上唯一的修仙者之间选择,9Ộ9%的人都会选择后者吧?

      可銐惜了,好好的都市修仙人生,就这么硬生生胎死腹中኉了,只能改普通的都市爽文剧情。

      以前准备娶九个老婆的,现在估计也没了戏。

      令人遗憾啊…ﵙ…

      他在那里翻看了一会儿,发现现在曰本腴最赚钱的运动是棒球和足球,两者难分伯仲,并列第一,其次是赛马,再次是篮球。

      赛马可以先排除掉了,优秀的骑韆师要求长得像猴子,能不能出成绩主要看的还是马,不合适。

      那就是棒ꄖ球、足球和篮球三选其一。

      쒜棒球自己完全没接触过,不太感兴趣,但一流的棒球运动员收入好高,动不动就年薪数亿円,顶级十多亿円的也有好几ř个,而且这项运动职业寿命长,很多人都可以打到四十多岁的,赚钱周期很长班,似乎쀏比较划算。

      只是,这项运动对身体素质要求相对不高,至少不是决定性的뜲,ᣱ更讲究用脑子来打球,极端吃团队配合,自獀己的优势发挥不ꛗ太出来。

      足球相对差一些,但发展迅猛,球迷人数持续增加,球员越赚越鸈多,也是很好的选烫择,就是职业寿命相对较短,也比较吃天赋,只是跑得快跳得咈高没太大用处,要的是脚上的球感,半ᄢ路出家比较吃亏。

      而篮球在曰本相对就不怎么火了,观众少一些,球员收入也差一些,不过遰却是最适合自蘜己的,以自己在“壶中天地”锻炼出来的身体素质,就算现在突然去打篮球,哪怕什么也不会,起码也能混个樱木花道吧?

      先加入学校的f篮球部,然后IH地区๞赛夺得出线ᕉ权,打入全国大赛再一⮉举夺魁,然后来个三连冠,最后以IH全国大赛超级MVP球员的身份参ꚣ加十二月选秀,踏入砟职业赛场,转战NBA,大捞特捞……

      吆西撉,似乎不错啊! 㫉

      对了,还有赤木晴Ꭳ子……

      这个也是重点!

      雾原秋躺在那里翻看网络信息,虽然时不时胡思乱想一下,但他已经过了懵懵懂懂的年纪,知道选择人生方向的重要性,总体还是很认真的,甚至都去查询了一下自家学校篮球部历年的战绩——竟然还不错,去过全国大赛,虽然只是打了一次酱油就回来了,但也是地区性质的老牌强队之一,底子还是有的。

      他又在那里动起了歪脑筋,琢磨炼妖壶还有他的天赋怎么用来打篮球,就像两年前摸清环境,决定要获取超凡力量,马上带着“素人肥料”就去贿赂树精一样。

      他不是很极端的性格,不会不撞南墙不回头,更不会撞到南墙了还想把墙顶䖣个洞出来,算是颇有理智的ଈ人,知道止损的重要性,但只要做好了决定,也从不介意投入时䁝间和精力进行尝试,更不介意去冒险。

      他在那里一琢磨就琢磨到了晚上十一点多,算是把平日里进“壶中天地”训드练的时间全搭进去了,而正列着清单,准备购买物资在“壶中天地”中修一座篮球⡃场以供日常训练时,突然听到一阵猛烈的踹门声,还伴櫾随有含糊不清的叫喊:

      “混蛋,开门……快开门!听到没有,马上给我开门!嗝,忘了是谁让你能魘吃饱饭的吗?”

      ꏇ “开门,不然明天你就别干了!”

      “快点开门,别躲了,我知道你在家!”

      廉价公寓隔音都比较差,虽然不是在踹雾原秋的门,但听起来和﯎踹他的门没太大区别。他被打扰了思绪有些不高兴,开了门出去探头一瞧,发现一个醉汉命——就是个标准的曰本人,五十多岁,瘦巴巴的像只猴子,现在灌饱了马尿,酒气熏天,闻之就令人作呕,঳正在猛띈踹猛砸隔핢壁,ி气势汹汹,一副准备破门而入的陓样儿。

      雾原秋大概看了一眼,再瞧瞧他正땤踹着的那扇门,记起里面那个仿若小小幼兽的小女孩了……

      他很干脆地说道:“喂샌,你!对,就是你,别撒酒疯了,快点ꭰ回家!”

      这种事ᇺ在曰本贫民区很常见,半夜路上到处是喝醉的人,什么乱砸ꑏ门、乱按门铃、踢垃圾筒、四处撒尿之类的事真的非常多ቪ,曰ꧦ本交番(派出所)里的治安警都常备着被子,见到撒酒疯的醉汉就是一裹一包,免得伤人伤己,然后抬回交番里醒酒——这仹都算曰本治安警的主要工作之一了。

      䟏 醉鬼听到动徝静,打了个酒嗝,转头向他看来,含柀糊骂道:“八嘎!少管闲事,关上笑门,别……嗝,别找打!”

      “八嘎你妈!”

      昫 所谓艺高人몎胆大,打不过树精还打不过你?雾原秋可不是胆小怕事之辈,听到这醉鬼还敢骂骂咧咧的,明显讲不了道理了,直接赤脚出门,伸手就把他⇝推了逆屁股墩:“人话听不懂是不是?赶紧滚蛋,不然势把你从楼上扔下去!”

      他是不介意管闲事的,身为“正道的光”,做好ӂ事能갠提升他的身体素质,这都要⇢准备去当篮球巨星了,能多跳高0.01毫米也是好的。

      “杂种,竟敢打我……”

      喝醉酒的人完全没有理智,基本和个智障差不多,眼前这个也一样,被一推就倒都没意识到两者ؕ之间绝对的力量差距,竟然边骂边爬〩起身,准备和雾原秋干一架。

      “去你娘的!ᕉ”雾原秋才箿不惯他的臭毛病,再次伸手一推,这醉汉就觉得胸前又是一股大力涌来,身不由己就倒飞캎了出去,重重摔앸在了地上,哪怕有酒精麻痹的作用䋡,䊕也觉得整个人被摔散了架,一时都爬不起来了,甚至还吐了。

      走廊里一时恶臭熏天,雾原秋被一熏差点也吐了,恶心쥹得不要不要的,掩了口鼻,避开呕吐物过去伸手揪着他头发想把他提起来,뱤但一揪之下吓了一跳,这厮是个秃头,头上曄戴着假发,猛然一揪,还以为不小心用力过猛,揪掉了头搞出了人命。

      真没想到秃子还有这种格斗优势。

      雾原秋觉ᘉ得更晦气了,随手把假发一扔,转而揪住醉뵜鬼的后衣领,拖着他就往楼梯走去。

      刚才只是在说气话,虽然他住在二楼,真把人扔下쩑去也不会死,但性质就变了,他可不想惹来了警察——要真不怕警察,以他在“壶中天地”苦练了两年能和树精肉搏的身ⳅ手,一拳就能把这醉鬼打进医院,퓛没必要一直伸手推他的胸口那么温柔。

      连续两次摔倒,又吐了稀里哗啦,醉汉酒劲完全发作,这会儿彻底神智不清了,根本没了反抗能力隺,⢵像条死狗一样被雾原秋拖下了楼,然后又❻像垃圾一样被扔到了大街上。 櫿

      这样就行了,现在是四月份,夜间气温也在十度左右了,冻不死人,扔在这里巡逻的警察会收拾的,反正曰本警察就干这个在行。

      푱 雾原秋扔Ḧ完了人,拍着手又回到了楼上,路过刚才醉汉踹的门时,发现门已经开了一条小缝,但还是挂⾢着防盗链,里面一个年轻女子搂着一个小女孩正跪坐着深深鞠躬,展露出优美修长的脖ᬚ颈,表达着感谢之意,而小女孩的小脸上还残留着惊恐之色,小小的身子还微微发着抖,紧紧抓着妈妈胸前的衣襟,明显被吓得ᢊ不轻。

      雾原秋也无心多问之前的醉汉是谁,٬是ᑽ为了什么跑来骚扰的,那又不关他的事,他只是点了点头,又冲小孩子笑了笑,然后就回自己房间了。

      他不需要感谢,就算不是为了增强天赋,那醉汉那么ᜣ吵,他也是要出来一脚踢स他滚蛋的。

      小事一件而已,不用多挂心,还是回去接着规划新的人生方向比较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