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直播αqq安卓下载

      对于女儿不再是女儿,这个结果,父亲他们提醒过,他早有所预料。眼神闪烁,林流云很快便按捺下万般心思,收敛所有情绪,继续不动声色地观察。

      忽而,他神念微动,手指便捏出二张传询符纸,双唇开开合合,吐了几字,鹤符便各自飞向一剑峰和无名峰。

      林芳菲虽然垂首看着玉杯,注意力却全在男子身上。

      余光瞟见飞走的纸鹤,她对他的身份更加确定,对这个世界的猜测也得到了确定。心里越加慌乱,不知会被人怎样对待。

      “菲儿,你别紧张,也别怕。大家都欢迎你归来。”林流云神识微转,忽然道出这句。

      林芳菲猛然抬头,傻愣愣地直视他,不明白什么叫“归来”。

      “先生,我不是这个地界上的人,也不是你口中的菲儿。你们是不是弄错了什么?”

      “不会错。”林流云的语气坚定。对于她的不欺骗稍满意。若不是她得了一缕菲儿的神魂本源,又如何能够被招回。不相关的灵魂,又岂可由术法相招。

      “可是,我不可能是菲儿的。你看看我,仔细看看。我记得自己的父母家人…”林芳菲不愿意顺着他的话顺杆爬,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蝼蚁得有蝼蚁的觉悟。

      “不过,我却不知为什么在睡觉时被你们勾、招来了。”林芳菲看着对方眼神越来越不善,她的声音就越来越低,几近于嗫嚅。

      “莫狡辞,你懂什么?”林流云不容人反驳。气势一放,压迫林芳菲陡然跌坐在地。

      “你…”你不讲道理。林芳菲又惊又怕又愤怒,心里感到悲哀,还有委屈。

      又不是她自己想来的,更不是她愿意夺舍小姑娘。她也没弄清楚夺舍人的原因…

      她知道,别人不在意她愿不愿意,也不会看原因,只会看结果。

      皆因为她弱小,没有能力得知真相,没有能力为自己讨个公道。

      在地球的十七年,她早已懂得了一个道理,弱者,没有发言权。

      在地球,年满十八岁,法律还会给予人一定的发言权。这里…

      想她在莫名其妙的一个夜晚,受尽疼痛折磨被人勾来这里,却即将任人宰割。

      真是人在屋檐下…

      她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强大,有没有机会强大。

      修炼的世界,强者为尊么。想想,其实任何世界都是强者为尊。

      林芳菲不忿,林流云心里也不忿。他只是想招回女儿失掉的一魂一魄,没想招来一颗整魂。

      这颗神魂成功夺舍了菲儿,居然还不情不愿。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看在她的魂魄中有菲儿的一魂一魄,看在她已经成功融合了菲儿,不能再…暂时不与计较。

      林流云走到窗边,勾过一旁的蓝色锦凳,正坐其上。情绪极复杂地看着跌坐在地以后不准备站起来的小姑娘。脾气还挺倔,黑亮的眼睛里闪着委屈的泪光,却不哭。

      看着那白生生的小身子,就因为魂魄不同,眼神不同,他居然就没了以往的心疼怜爱。

      本意不想吓她,只是…想着女儿,情绪一时失控。

      嘿,虽然她不知好歹了些,但如今的结果,也不是她的错。

      林流云试着劝服自己,沉默许久,方收敛了所有的情绪,又试着套话,“菲儿,你还记得我吗?”

      林芳菲不知其意,明知自己不是他的女儿,并没有见过他,还这么叫,这么问,几个意思?

      抬头与他对视了一眼,又吓得赶紧低头,他的眼睛…黑沉沉的幽深如渊,有太多的东西沉浸在里面,让人心惊肉跳。

      不过,他的这道声音倒真是耳熟,以她超强的记忆力,那入梦的魔音里有道就是他的。

      林芳菲心里又升起不忿,但心上的压迫让她知道不能得罪人,强自压下不服,微微点头,细声细气地道:“我记得您。”

      顿了顿,又补充:“您是菲儿的爹爹!”

      “对,我是菲儿的爹爹,现在也是你的父亲…”林流云说得特费劲,停顿了一下,勉强道:“你亦可以唤我_爹爹。”

      “我…我…”林芳菲正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菲儿醒了。”一道突兀的话音以及二道突然出现的人影打断了林芳菲的后续。

      林芳菲陡然崩直了身子,蹭的跳起,后退几步,靠床站立,像只遇到强敌的小猫,警慎、严肃、郑重地盯着随风飘进来的二个气势超强的高大男人。

      二个看似四十多岁的中年伟男子,如高山似深海,给她不可逾越之感。

      二人的装扮一个风格,气质各不相同。一个面目严肃,更显大气沉稳,一个脸上带笑,神态更洒脱肆意。

      一个着紫色道袍,挽道髻,插紫玉簪,一个着玄色道袍,挽道髻,插青玉簪。眉宇间有几分神似,好像是兄弟俩。

      林流云站起来,整整衣袍,拱手对二人躬身行礼,“曾祖,父亲!”

      “免礼。”

      林芳菲只觉一丝微风轻拂了一下面,那个“父亲”的礼就没有行下去,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托住了手臂。

      注视他们二人行到小圆桌边,就坐在那两张玉色的圈椅里。行止飘逸,气度斐然。

      感觉到人大胆的注视,两双眼睛便直直地射向林芳菲,让她心神一跳,瑟缩了一下,又赶紧收笼神思、稳住身子低头。

      “菲儿几时醒的?”林锦安随意地问,眼睛看向他的儿子,神识却一直在审视紧张戒备的小姑娘。

      林芳菲虽然见了“父亲”的行礼称呼,只是他将那二人一道称呼的,她就没分清楚这俩谁是谁。

      林流云笑笑,指着林芳菲温和地回答:“菲儿今早醒来,意识非常清楚,还记得我,叫我爹爹。”

      林芳菲可没有叫“爹爹”,不明白他为什么那样说,似乎是在替她遮掩些什么。

      林老祖瞄她一眼,点头,林锦安也点头并道:“那就好!”

      尽管他们尽量收敛气势,但仍让林芳菲觉得被挤压,浑身紧绷。

      “不用怕,不用紧张,你只是个小鱼小虾,不值得人家张嘴。面对他们,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乖乖地听吩咐就是…戒备也没用。”

      林芳菲努力安抚自己,又将那份刚刚浮起的浅淡悲哀压下心底。面对绝对强者,弱小者真是无能为力。只能随波逐流,以待时机。

      收笼心事,稳住情绪,想一想他们的身份,想想这身体的原主,以后,肯定还有打交道的时候。

      她回忆大姐平日对父亲暴怒时的作态,抬头,眼里流露出崇拜、臣服,神情怯怯地打量他们几眼,又低头。

      时不时地观察他们的神色,揣测他们的态度,也许,他们暂时并不会伤害她这个小虾米。

      三个大男人眉来眼去地无声交流了几句,林芳菲便被刚才还让她叫爹的男人用力拽到了坐着的紫衣人面前。

      “菲儿,这是老祖。你行跪礼拜见!”林流云扯过人,命令之。

      林芳菲忽视掉心里忽然爬上来的屈辱感,怔愣了一瞬便跪下,暗道:“跪吧,权当替这具身体的原主尽孝还恩。”

      又阿Q般乐观的想:认下几个祖宗也无所谓,或许不定能捡到什么便宜。

      三拜三叩首,叩拜之间晃到了紫衣袍角,玄色中帮靴子,恍悟:原来这个是老祖,那么着玄衣的那个就是祖父。

      “见过老祖,老祖好!”林芳菲叩拜完了,起身又像给老师敬礼一样再来一个九十度鞠躬。

      林老祖递过来一个紫色的小荷包,“拿着,见面礼!待你开始修炼就能用得着。”

      “要修炼了吗?”林芳菲心思复杂,几许怅然,几许欣然。

      “谢谢老祖!”上前双手接过荷包,顺便看了看又捏了捏,感觉不出里面有什么。

      林老祖看着小姑娘的动作,犹带几分稚气。满意于孩子的这份识时务。不吵闹最好。

      看孩子的神态,便知那一魂一魄入了妇人胎胞发育成了一个完整的神魂,年岁应该不长,神念却比许多炼气的强大。神定意正,收服确还需费点功夫。

      好在,他们终于在今年招她回来了。若是再过几年,她的神魂更强大,稳固,对她就无能为力。

      “这是祖父。”

      林芳菲随之移动几步,站在玄衣人面前。抬头打量了一眼祖父,先还以为这看似年岁相当的两人是兄弟,后来知道是爷孙俩。

      修仙界真神奇,眼见不一定为真,以后不能再凭外形断定人的年龄辈分。

      照例三拜三叩,最后亦是深深地弯腰再鞠一躬,道了一声,“祖父好!”

      这个祖父摸出一个带玄色花纹又镶嵌了几颗宝石的手镯递过来,笑道:“收着吧,祖父给的见面礼。可防御,可储物。”

      林芳菲看着精致华美的手镯,犹豫一下,上前二步双手接过,套上手腕,过于宽松,还是行礼道谢,“很漂亮,我很喜欢,谢谢祖父!”

      林锦安点头,面上无波无澜,心里却颇意外这孩子直接戴上了镯子。

      她对他们无戒心?非是如此,还是天真,对修仙界及修士的手段不了解。

      林锦安抬手一指隔空点向镯子,宽松的镯子便紧贴林芳菲的肌肤。

      林芳菲愣了一下,又若无其事地笑着摇摇胳膊,对于他们神奇的手段已经见怪不怪。

      收到了看起来精致有用的礼物,可并不让人很高兴。

      看着屋子里三个各具特色的优秀男人,林芳菲又神思发散,居然特别特别地想家,想爸爸。

      想爸爸沧桑蜡黄的面容,温暖的眼神,想爸爸粗糙的大手端二碗简单的稀饭,在厨房门口笑微微地喊:“芳菲,吃饭啦!”

      林流云见小姑娘无视他们的存在,虽面色平淡,但神思又不知道飞去了哪里,眼里有伤感怀念,心情更加不愉。

      “你有十六七岁了吧,讲讲你在异界十几年的生活!”林老祖的突然出声又吓林芳菲一跳,也中止了她的伤怀。

      她惊愕地转眼看着林老祖,他能看透灵魂?怎么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年龄?

      对上他笃定、审视,穿透力强的眼神,林芳菲撒不出谎,也不敢撒谎。

      无论如何,还是先给人留下好一些的印象吧!作为一个无自保能力的孩子,乖巧听话是一条出路。

      林芳菲嘴唇嚅动几次,不知道应该讲多少,心惊肉跳之余,觉得所讲内容详略自己需好好把握。

      不能够讲假话,也不能全说实话,至少不能够说出自己所在的星系,不能说出地球的名字,万一,他们能够找到那里去,去了搞破坏怎么办。

      “我、我是林芳菲。”提起自己的名字,就想起第二位养父。

      想起这位养父,林芳菲心里疼痛,泪水奔涌。

      林芳菲的这个林,在她的心里是养父的林,不是亲生父亲的林。

      这个养父给她姓氏、名字,给她身份,让她进学…

      在林芳菲的心里,他才是她的父亲。不是亲生胜于亲生。

      只是,好人不长命。

      压下心底涌上的悲痛,胡乱抹抹眼角的湿意,长吸一口气…

      林芳菲仰头望向窗外,望向远方苍茫的天空,有一缕阳光,却未能照进房间,继续叙道:

      “我的记忆大概从一周岁的时候开始,那时我还在吃米糊糊。

      我曾被三对夫妇抚养过。

      六岁时开始上小学,十一岁小学毕业,十四岁初中毕业,十七岁高中毕业。

      我今年六月刚刚高中毕业,考取了京城的著名大学学府,本应该于九月份去报到上大学。

      可…昨晚,不,应该是前日晚上了,我在睡梦中听到了和尚道士们的念经,头痛的厉害,痛了不知道有多长时间,然后,又沉睡,醒来,就在这里了。”

      看他们面无表情,林芳菲急忙表白道:“我不是有意夺舍菲儿,不知道怎么的就占据了她的身体。而今,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如果你们有能力,可以施术法分开我们,而且让我回去吗?”

      林老祖听到后面,终于起了一丝兴趣,“哦!你知道术法?知道夺舍?异界也有修炼传承体系?

      那你所在的那个异界叫什么名字?体系如何划分?你已开始修炼了?几岁开始的?六岁。”

      不仅仅是他感兴趣,另外两个也是兴致昂昂。

      三双眼睛炯炯有神地盯着林芳菲,让她心慌慌地腿软,整个人不争气地抖啊抖地。

      “不、不、不是,我们那里是水蓝星球,已是末法时代,现是科技世界。没听说谁有修仙。

      现大概只有修练武道的吧,也应该修不到什么高阶,从来没听说谁有多厉害。

      对于修仙、修道早已经断了传承,但一些书籍记载的上古神话故事中,有仙人,有龙凤玄武麒麟等等神兽之类。

      不过,大家都当《山海经》《封神榜》为神话故事读的。”

      “异界的和尚道士做什么?有什么特殊本事?”流云盯着人问,他们需要小姑娘说实话,自己判定真假。

      “人去世了,请和尚道士做法事念经超度灵魂,希望下一轮回可以投个好胎,还有看风水选墓地安葬,人死了都讲究个入土为安。”

      林老祖点点头,不知道是认可林芳菲的回答还是认可林流云刚问的问题,“异界之人的寿数几何?”

      “人的寿数?据报道,某个长寿县长寿村人的高寿,普遍的八九十岁,最高者达一百二十岁多点,没过一百三十岁。

      活过了一百二十岁的也是凤毛麟角,全世界就一个二个而已。

      大多数去世的老人,基本上是在七八十岁这个阶段。这已经算是寿终正寝。”

      “那你上学学习什么?”林流云看了老祖和父亲一眼,“有开始修炼武道体术吗?”

      林芳菲已经不那么紧张了,她比较容易在与人谈话中放松心态。

      “刚入学时识字,习国文,学数学,就是识数懂简单的计算,自然,就是了解风雨雷电,气候的形成等等。

      学思想品德课就是教爱国爱家爱学校,乐于助人,团结友爱同学亲友,另还学体育,音乐,绘画,书法。

      大点了又加历史地理外文植物课,再大点又加物理化学生物课,高中时就是所学的这些课程内容慢慢加深加广。

      大学会分专业,但我还没开始读大学…大学一般学习四年,四年后可以出来工作,还可以继续考硕士、博士深造。

      当然,深造可以边工作边深造,反正是学无止境。

      音乐,书法,绘画,体育课这些不是主课,如果不进行相关专业工作的话。

      我们的体育就是学体操,练跑步,游泳,打篮球,羽毛球等等。

      如果是体育特长生,好像老师会根据学生的特长进行更加专业化高难度的训练。

      我们不是体育特长生的就是一般进行大众类的体育运动,锻炼好体能就行。”

      三人看林芳菲的神态,知道她所说的内容为真实。

      林流云道:“菲儿,练一遍你所说的体操。”

      林芳菲看看他,又看看林家老祖和祖父,扯扯睡衣道:“这个衣服…不方便运动。”

      “这个以后再说。”林老祖看看,穿成这样的确不便,他也不可能等着她去换衣服,只问:“你所学的体术,有无心法口诀?”

      “没有。老师只叫我们根据自己的身体情况在运动时调节呼吸,跑步时三步一呼吸或怎么样,都是自己看着办。”

      “和尚们和道士所习的经书典籍,你是否习读过?”林老祖对这些更在意,如果有,可以对照着玄元世界的研究。

      “和尚的经书,我没有习读过,我又不剃度当和尚,好像当和尚还得上他们的佛学校才行。

      道士的经书,留传下来的都是古籍。我不知道有多少,我所知道所习读过的只有二篇。”

      “背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