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音先锋

      再接再厉!

      凌寐云霄打z算接着修行,忽然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嗯?谁呀!”

      凌云霄睁开眼睛,现在正是修炼的好时机,怎么有人这么想不开要来找他?

      “啊,原来在这里!”

      来了个年轻的修行者跑过来,“大师兄你怎么在竹林里?”

      凌云霄也不认识他,只是道:“什么事说吧师弟,我的院子暂睕时在修整。”

      反正䂍在门派里他叫谁师弟都可以。龭

      这位小师弟道:“今天正是秋招开始ি的日子!”

      鮍凌云霄明白了过来,就相当于招新生的意思,不过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看出了凌云霄的疑惑,小师弟道:“本来这样的小场面用不到您出面的,但就是有个人,好像是新来弟子的父亲。

      非要吵着闹着见你㴅一面,指名道姓的要你和他打一架,不然就不罢休,要在山上撒野,我们也实在拿这个人没办法……”

      凌云霄倒觉得有趣,有人找他打架?Ⴧ

      鍄 “你们和他挾解释过了没有?真的是要找我,而不是找别人?”

      小师弟也叹息一声:蹎“是找你啊,我们和他说过⍓了,他偏偏说找的就是你。”

      “他什么境秱界?”凌云霄心想僪,该不会是他什么仇家来了흑吧?

      小师䒘弟笑道:“就是普通凡人境塷界。” 壇 畃

      凌云霄立即站起身来道䶻:“让我去会一会他!”

      獙还有这等好事?

      他现在刚刚获得먕了修为,立即就有个菜鸡找上门来,此时不虐他更待何时?

      今天我大师兄就要去虐一虐菜!

      솧 他正要撸起袖子,獧但立即感觉到不对劲손,“你们这么多人难道按不住他吗?”

      小师弟尴尬的道:“他虽然是个普通凡人,⍡但一身力气庞大,堪称是凡人巅峰的实力,我们对付嚥他又不能用上真气,二长老ᴣ已经吩咐譈过了,对这帮人要和和气气的,不能动真格。”

      凌云霄暗自紧张了엾起来,凡人巅峰的实力?那可不弱啊!

      相比较他现在的力量,才凡人五阶,还真的好像打不过。

      普通人哪ሥ怕没有学习过修行,把身体锻炼到极致,D也能拥电有不俗的力量。

      他摆了摆手道:“那就随便找个人把他匥打氎发走吧!”

      風 小师弟连忙道:“这可不行啊大师兄,二长老有过吩咐的,不能赶走任何一个人!他要是走了,一定会把他儿子也带走。

      如此他人效仿,二长老的心思就全白费遰了呀!”

      凌云霄咬牙无奈,只得过去看看。

      “到底是什么人这么重要?”

      小师䝨弟答道:“就是几年前被您剿灭的盗匪残余,有些人没有逃走,也没有犯下什么大过,就被安排成为了普通农户。

      直 可能是他们对您有些心怀怨恨吧。”

      蹹“他们很重要吗?”

      凌云霄心说一帮盗匪残余有什么好客气的?

      “不是重不重要的问楦题,而是若不给他们安排生计,很可能这帮ȳ人又会捡起盗匪的勾当去⤞祸᯦害周边百姓。

      当年招降他们,除了分给他们田地,还许诺긌让他们的子女允上山㓡修习。”

      凌云霄縷嚯了一声:“咱们门派可管的真昆够宽泛的!”

      舒小师弟叹息一声道:“当今天下纷乱,到处战乱뽨,百姓困苦,朝廷自顾不暇。

      我们灵霄派能做的,只是在有限魙范围莓内尽量的起到照顾百姓的作用。

      ᥽ 二长老也是当过官瑤的人,心怀慈悲,只愿方圆百里内再无饿殍,不见横尸,如穁此方显我派仁义大道。”

      凌云霄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还没到演武场就听到了一阵喧哗声,以܇及桌椅板凳乱飞的声音。

      一个粗犷的声音传来,大喝道:“你们若是不让我见到你们那什么狗屁大师兄,我一把火烧了你们什么狗屁灵霄派!”

      此人乃灵霄派周边,野狼帮的一员战将,名叫吴仁贵,虽说已经当槁了几年农民,现在依旧是人高马大,满面虬髯,头上扎着一条汗巾。

      据传几年前被剿灭的时候,他正摔伤了腿修养,怎料不到半柱香的功夫山寨就被攻破了,他也因此被抓。

      心中愤恨不平,现在腿脚好了,又想起当年的事来,非要找凌云霄要一个说笈法。

      凌云霄听见了这人的辱骂声音,∇喊道:♦“是谁人在此춁无礼?”

      刞 演武堂里众人正发愁不知如何是好,见到大师兄来了,心中一喜,恭敬道:“大师兄!”

      吴仁贵一见到凌云霄,便是瞳孔一缩,就是这个人ꂫ,当年凭一己之力破了野狼帮,就是他,让自己做了几年穷苦的农民,勒不然他到现在还是野狼帮四当家。

      这个人就是让他好几年闷䴴闷不乐的元凶!

      恃凌云霄看了看덞他,这个人身材的确高大,七尺有余,四五十岁的年纪傩,浑身㱵筋肉壮硕,俨长久的田间辛劳养成了一身黝黑的皮肤㳊,脸上布满胡须,瞪大了眼睛,满脸狰狞。

      “就是你要뗎和我打架?”凌云霄笑看了他一眼。

      “是你老子我!”吴仁贵挺起胸膛聲怒喝一声。

      ិ演武堂中其他弟子眉头一皱,纷纷怒视,这个人也太无ھ礼了吧?!

      톿凌云霄抬手示意众人退后,毕竟是他毁灭了这人所在的帮派,心怀怨恨也是当然,只是他想不明白,他是怎么会想到和自己打一架?

      凌云霄道:“你该不会不知道我是谁吧?”

      佌 伆 其他弟子心中也是不服气。

      这个人到底谁呀!难道不知道大师兄的威名吗?

      吴仁贵喊道:“我他妈当然知道,我要挑战的就是你!

      打死我也不相信,就你小子能凭一己力破了我野狼帮的山防,定然是用了什么手ፉ段!

      我岂能让颟我儿子由你们这帮人教导?”

      凌云霄点点头道:“不错,我是用튈了一些手段,但那是修行者手段,你奈我何呀?”

      ᝇ 其他人心里纷纷点ఖ头。

      就是!

      我们修行者需要向你们解释为ᩒ何强大吗랧?!

      㕍吴仁贵呵呵冷笑一声道:“我这辈子从不相信什么神佛鬼怪,有本事和我真刀真䪉枪的打一场!少用榴你那些花里胡哨的骗人手段!”

      其他人忍不住道:“我们怎么是骗人呢?”

      “荘我们堂堂修行者,用得着骗你吗?”

      更有气愤者,直接拔出剑来,一剑劈在了桌案上,一丝剑气展露,桌案瞬间四分五裂炸了开来。

      那弟子指着桌子道:“这能是骗人吗?ﴭ!”

      吴仁贵昂起脑袋道:“那都是障眼法!有本事往我身上砍!”

      “你!”众人都被气的不行。

      凌云霄抬手制止了几位生气的弟子,笑道:“那你的意思是,又要和我动手,又不允许我使用修行者手段?

      不使㸞用真气,也不使用兵器ฎ?” 锑

      “对!敢不敢和我打一场?!不用什么兵器法宝,就凭着胳膊腿脚,真刀真枪的打一场!”

      众弟子一惊,这怎么ꩯ能答应呢?

      修行者不使用真气,那还是修行者吗?

      凌云霄却点点头道:“好,我答应了!我会把修为限制在与你相同的阶段,不使用任何的法宝兵器,你可服气?”

      众弟子更加吃惊了,纷纷劝他道:“不可啊大师兄!”

      “不能上了这货的当!”

      “那样太吃亏了!”

      很多人铩心里明白,෯修行者之所魨以强大,靠的就是一身的修行手段强化自身,若要真的比较起纯粹的身体力量,还真不一定比务뽢农的老汉强!

      吴仁贵心下大喜,抬头道:“服不服气,要打过了才知道!你可不许耍赖,偷偷的使갸什么招늒数!”

      凌云霄笑道:“当然不会,有这么多的띟弟子作证,我可以告诉你,你用什么手段,我也用什么手段!你用什么招数,那我也用什厭么닏招数!”

      凌云霄暗喜,他还正愁找不到理由打一㋄场旗鼓相当的战斗呢,这不是正好?

      是时候该练练手了!

      区区一个务农残匪,能有什么招数?

      隲 在他看来,无外乎街头混混之类的打架罢了。

      “狂妄!”吴仁贵二话不说的就冲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