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粗不行坐不下去漫画

      “怎么,还没吵够,你还㈙想再吵?”

      远在十米之外,ܕ嘛嘛力轰虽然粗声粗语,但还是瞬间就给站住了。

      偕 或许,他也在期盼着某个可能吧。

      然而半尘俗人根本就不按常理出牌:“还吵?你怕是想多了,我叫住你只是想问你一个问题而已,如果你不介䐥意再解答一次的话。我记㪴得你曾经说过,建宗立派的其中一个条件是需要有一颗源核,是吗。”

      此言一出,首先出反应ᇌ的是一旁的林大刀。只见他猛地一个寒颤,僵立当场,现在对这话题都已经产生了条件反射。

      而嘛嘛力轰,也是表情一暗,眼中划过落寞,一声自嘲:“呵~”

      ₭不过他并没有吝啬解答:“是䴓需ዶ要一颗源核,一颗绿色源核。”

      욝 “绿……源核还分즹色?䫻”半尘俗人愣了一下,这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源核不仅分色,它还有六色,白、绿、青、蓝、紫、纯黑。二、三阶革巴出白色源核,四阶革巴绿色源核,五阶革巴青色源核,六阶蓝,七阶紫,八阶纯黑……死㼃话唠,今日我可又沉是免费给你ꬡ补习了一课!”嘛嘛力轰说着说着,忽然就气不打一处来,最后差点又没忍住要咆哮。

      “这么说来,我还要感谢你了?”

      半尘俗人嘴角抽搐,脾气也是说来就来,咬牙切齿道:“那我还真是要谢谢你啊,谢谢你的这一番解答,彻底粉碎了我的满腔期待!!”

      㵾 咆哮谁怕谁,咱嗓门也不小!

      “你!”

      嘛嘛力轰直接就给干懵了,气到딦舌头打结。

      不过脑筋转得倒是挺快,他很快就听뵚出来了死话唠这话,似乎意有所指,话中有话,当下就惊了:“期待?什么期待?你……不可能,难道你们寻到了一个二阶革巴?”

      待说完쉹,也没等回答,嘛嘛力轰猛然一个惊愕,瞬间就把目光投向了一旁的林大刀,表情阴晴不定。

      林ꉜ大刀很懵啊,也不敢说话,听一遍下来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囊中的白色源核终于是要뛳被嫌弃了。白、绿、青、蓝、紫、纯黑,白色最垃圾,自己在糊神心目中高大伟岸的形象,怕是不保咯。

      不敢想象,糊神后面会充满鄙夷,嘲讽道“我还以为白色源核有多牛逼呢,原来只是二三阶的兽王便可出的쾰啊,切”。

      然后一脸不屑转身原离去的画面,那感觉蠉,想想就……

      实在是不要太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林大刀突然有种譆快要抑压不住的亢奋,结果落入嘛嘛力轰的眼中,这就是暗戳戳的窃喜,就是孤傲与狂妄!

      嘛嘛力轰脸色阴晴不定,眉头紧蹙,心道:这家伙仿佛知道自己有在看他,所以这般神情,还挺傲娇的嘛~

      可是找到二阶革巴,并不等쨀同于就能拿得下它,想要拿下革巴取其源核谈何容易?当然,能找到二阶革巴的穴주巢,必然是要穿越大片二阶野怪的怪区츭,其中不乏中品쇈乃至高品的二阶野怪,这等实力也确实不容小觑....瑟..

      当即,嘛嘛力䐻轰的视焦瞬间收紧,战力排行榜上有他一席?

      尘哥就是尘哥,抱的㰅大腿没有最强只有更强啊。想着,心中竟是起了些波澜,不过很快又被压制了下去。

      因为真正的强者,从来都是单打独斗!

      只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老子仗剑天涯的时候,还能遇到这两人吧。

      至此,嘛嘛力轰这一刻是真正的释然了,释然了땻之后思想上也确殉实㜁是有点飘。不过无论他怎么飘,眼下对半尘俗人,对四年的同盥窗之谊,不曾缺失,一直在:ᔰ“死话痨,别怪我多言,别固执了,就算你们找到一个紂二阶革巴又如何。再退一万步说,哪怕你们真取到了一颗白色源核,那又如何?

      白色源核与绿色源核,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真想要在这里建立起门派,不是一时冲动就能实现得了的,何况还是要做我们当中第一人?而且你再怎么一根筋地往这里边钻,也是不可能有什么结果的。因为昨天嘫我遇到她了,她让我告诉你,聪明的人要懂得什么是望而却步,这本来就只是她的一句拒绝之言,你何必当真?”

      “咦?你还没有走?我还以为你丫走荩了呢。”

      半尘俗人一副我没有在听的表情,一脸诧异。

      椠“你!”嘛嘛力轰瞬间气结,最后冷哼一声,“好,是我好心当驴肝肺,谁要理你!”

      最后睕一甩头,这次他真走了。

      ◁ 正如他的出现,来得意外,去得也ᛳ果决。他칦要的答案,他得到了。

      这时一阵微风掠过,拂来了新的空气卷走了零碎余温,仿佛刚刚的一切从未发生过一般。最后独留林大刀原地驻足,心中却满怀期待。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莫名其妙的,心中就是满怀期待,期待着......

      目光从嘛촗嘛力轰消失的方向收回,半尘俗人好半会才走出情绪,努力掩去眼眸底下那一抹神伤,回头看了过来:“木兄,让你见笑了。”

      林大刀一听,连忙摆手:“不不,哪有的事。”

      接着一个战略性瘉停顿,然后很是羞愧的样子:“是我让你见笑了才对,我那颗白色源核,应该没有让你失望吧?”

      얶 “얢啊?”

      半尘俗人一下子愣住了,有点反应不过来,不明白为何会有这么一说,但回答却很是真诚:“并没有。”

      没有?怎么会没有呢?

      林大刀自然不信,一副“뱜都懂,你尽管从心,莫要顾及我面子”的表畟情。刚要说一段丧丧的话来加重一下意境,故Ⰺ意点出白色源核是多么不堪,以及它距离绿色源核还有多大差距的时候。

      䌙 结果糊神的下一句先是来了:㞾“其实恰恰相反,当ꂯ了解得更多,木兄你反倒是让我更加吃惊了呢。才謁知道白色源核是出自二阶以上的革巴身上,以现阶段来说,目前能拿下一阶高品革巴的团队就已经屈指可数了,就更别提一阶高᭸品革巴之后还有个一阶极品革巴,然后才是퉺二阶的革똰巴了。我敢说眼下除了超超顶级公会,而且还是要整个公会倾巢而出,概率怕是也……”

      说到这,半尘俗人也是有些回味了过来,当即就惊了:“木兄,你……你不会就是那三个超超超ꫡ级顶级公会的噩人吧?”

      超超超?什么超?什么公会?这칉丫什么脑回路!!

      餬鄙夷呢,不屑呢,嘲讽呢?糊神你丫的,你就不能做一回正常人的发言吗!﨔

      泥煤的!林大刀心中怒吼。

      但半尘俗人此时此粩刻,只陶醉在他自己的脑洞当쐙中,不能自拔。

      革巴作为兽王级野怪,它不仅拥有超顽强的生命力,而且均带有狂化,可翻倍몛攻防的特뤨性。更甚者,有些革巴还有第二形态,简直变态。所說以댞一直以来都是需要团队合作,群起而攻之才能讨伐。单人连对付比自己低几级的革巴,都难有胜算,就更别提要对上比自己高出整整一大等阶的革巴了。

      쮽 所以半尘俗人是真的有被惊与喜到,情绪此刻正在酝酿,表情也鹕开始逐渐变态,看得一旁的林大刀心惊肉跳,感觉大事不妙。 絇

      果不其然,下一秒,让林大刀战兢胆颤的事,还真就来了。只见糊ỏ神那天生的嬉笑脸,在这一刻发挥得淋漓尽致,像是吃了八百八十八根牛鞭一样,他亢奋极了:“木兄,我愈发觉得你䶸远比我想象中的还要更加牛批啊!要说之前我还有所摇摆,那现在我可以很坚定的说,只要我不死,我俗人你是甩不掉的了,我跟定你了,哈哈哈,哇哈哈哈哈哈。”

      接着那货在猖狂放肆的大笑中,右手一揽,异常豪爽的一把勾搭上了林大刀的肩膀,最后更是用力紧了紧。大有以后你就是我最好的兄弟,你去哪我就跟到哪,哪怕天涯海角,哪怕刀山火海,谁也不可能分开咱俩的那意思。

      僵 林大刀在那货强劲有力的抱揽之下,就像一根小小的麦秆被人恣意的抓在手中,不停地搓不停地搓,是那么的无助与弱小。

      本以为成也白色源核,败也白色源核,一个帅小伙在三两酒肆里,莫名被一颗白色源核给折服的这么一场小闹剧,终将落幕。因为这个帅小伙今日终于是看清了썸白色源潜核的品阶,以及他的目标其实是绿色源核,而且两者差距巨大,他肯定会不屑、会吐口水、会嘲讽、会鄙视、会……会泥煤啊会!

      他丫的他ㇷ就是个糊神啊!囸!

      건 他丫的,他现在更加坚定了是个什么鬼啊!!!

      “木兄。”

      一旁,半尘俗人很感动,因为他看到了木兄似乎也很感动。

      瞧瞧,因为刚刚自己的一番言表忠心,木兄都感动成什么样了,都感动到表情抽搐了有没有。订

      然而,一声深情的呼喊,终究是唤不回来林大펔刀已经丢失的魂。

      “木兄~”

      于是,半尘俗人又是唤了一声。

       就在这时,突然,林大刀两眼空洞,眺望远方誳天空,摇头晃脑,神经质地低吟了起来:“我欲对苍天谱一曲惆帐,细诉我心中苦闷与哀伤~”

      半尘俗人有被迷茫到:“木兄?”

      林大刀完全没有反应,继续浅诉:“此伤有如,冰水滑肤,水过虽无痕,寒意却残存,透心寒透心寒~”庺

      “啪啪啪!”

       猛地,一阵掌声响起,热烈且响亮。半尘俗人听诗触情,双眸脝亮光闪烁,木兄这是还沉浸在ꩇ刚刚自己和嘛嘛力轰那件伤感ﭱ别离的事ᒌ件当中,而不能自拔?且生情颇深,是在为自己赋诗了一首?

      惆帐,好헪一曲惆帐。老子祐大学四年,大学之魂,饱览群书,此诗甚턭是应景。

      感动:“好诗,木兄,好文采啊,想不到你竟如此跳脱。但木兄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鷳,真的,不䚸惆帐,都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说到最龇后,此情봁此景,半尘俗人有心也想要拽文弄雅一番,奈何饱览群书群书全是各种小人书,以致品墨太浅,一时也只能做了个表象。只见他一拂袖,负手在后,仰头眺望天空,故作深邃状:“啊,要去就让它过去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