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app图片

      “从何而来?”

      李道一抬了抬眼皮,这句话何解?

      符篆,自然是书写才有的。

      郝方同话中有话,显然,在他们心里,并不认可符篆是李道訦一自돡己书写的。

      心念一转,李道一就明白了郝方同的用意。微微沉吟,李道一笑道:“侥幸得之...”

      禔 这句话其实不假,如果没有小世界,就不会有他今天成就。小世界为何谒出现,真的犺是一种侥幸,李道一也뗒很迷惑,自己怎么就得到了쯛如此逆天机缘。

      “侥幸得之?!”

      郝方同似ꋛ乎松了口气,也似乎有一些失落:“果然...”

      如今修道界,修士大多止步炼气九重天,而无法再前进一步。纵然有不少筑基高人,也⽪极难见到。哪뗜怕机缘巧合见到这些得道高人,⎞对方也自恃身份,从不交谈。

      李道一不是筑基㭉高人,那么对于他们而言,少了一个竞争对手。李道一不是筑基高人,同时,他렋们无法得到奫指点,无法修为在进一步。

      这是一种极端矛盾的心理。

      李道햽一笑了笑,郝方同模棱两可的回答,似乎让他验证了心中猜测:“道友...符篆...”

      “如今修道典籍,因数䠖千年来战火ㅱ,种种缘故丢Ⴌ失十之八九。而〒剩下的,只是最基础的,对于我等来说,无关紧要,对修行反而帮助不大的典籍...”

      汏 这是典型的高不成低不就,修行本就如此。只有更加玄妙的道术神通,修行之法,才可以在修行上,修士才可以借㋓鉴,明悟㖇,更进一步。

      相反,对于풹修士而言,没有多少帮助。

      Λ郝퀓方同苦笑靖一声:“符篆,各宗脼其实都有传承,只是到了如今,哪怕正一符篆玜传承为名的上清纆观,也仅仅传承了符答篆图蛵样,无法传承符篆真得,从而无法书写。”

      “如今修道界,出现的符笣篆,要么从人道遗迹中得到,或者仙神遗迹中得到。或者,各宗祖师遗留...”

      ꍽ郝方同手指敲了敲石桌:퐧“清ꚁ虚观主,是从那里得到的符篆?”

      你都告诉我答案了,还셴问我做什么?

      ᒔ心里这么想着,李道一轻声道:“无意间进入一方领域,领域似乎岁月太久溃散,得到几枚符篆。为了清썝虚观道籍,与青山道友做了交换。”

      “原来如此...”

      这句话,妙闻还有郝方同信了大半。

      符篆传承,哪怕以符篆立宗的上清观,都无法书写符篆,清虚观这个,原本依附青云观的小小道观,怎么可能会出现一个符篆真人?

      蓣ﹱ赵青山不仅自己冒充得道高人跄,而且还把清虚观推上前台,妄图洗脱冒充得道高人的耻辱?

      如此,郝方同两臒个全真名宿,更加看不起赵青山。

      隐约之间,李道一感觉到,这两位全真名宿看他的眼神,也莫名少了一种难以言状的情感。

      至于朗森㭏与袁玄的存在...郝方同眼中闪过一丝了然:“清虚观主不仅得到了符篆,更是得到了驭兽벧之法吧。”

      传闻上古时期,普通人ઉ如果得到了驭兽之法,都可以驱使妖修。

      ⫏ 当年蚩尤与炎黄大战之时,神道修뎤士传授蚩尤驭兽之法,让蚩尤驭使无数妖修,战力大增。 꼳

      差点改写了华夏历史。

      至于正道...

      看似乖巧,而且有修䊐为傍身,如何听从清虚观⽯主这个普通人㫗的命令,其实并不奇怪。

      每一个宗门,哪怕是最普通的弟子,收徒之后ᓝ说不准也能侥幸调教出一个得道真修。而修道界杝,最是注重尊师重教,未来成仙了,也要尊重自己作为普通人的师尊。

      李道一也不去争辩,自然爷也不会去证뇠明自己的能力:“道友所言不差...”

      “清虚观主还是小心为上,人道司不会让妖修出现在华夏大地,如果被人道鋃司知道清虚观圈养妖修...后果...”

      ⧗郝方同起身:“告辞...”

      ......

      “真人...”

      当全真名宿走后,正道满脸不忿。

      这两个老道,好不尊重人。

      正道也很不解,为什么真人容忍他们的轻视?

      “被人轻视,我们会有损ᅯ失吗?”

      知道正道心中想什么,这个从流浪乞儿,得机缘造化,踏足修行的少年,恢复正常之后,自尊心极重,恨不得处处彰슙显自己。

      这是很不好的现象,如此发展下去,必然会走极端。

      正道皱眉:“可是我们的声誉...”

      㦁“就算我们被天下道门承认,知道清虚观띲有得道真人뺰,我们会得到什么好处?”

      正道沉思:“会有很多麻烦,起码,会有人前퍤来求道。”

      “既然如此,被他们轻视又何妨...”

      少了打扰,多了宁静,对于修道者而言,这是极其难得的宝贵时光。

      太清宫、崂山,甚至龙虎正一,每日多少前去拜访之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尊重,他们可曾得到什么好펈处?

      除了名利,对于修行而言,没有半໚点帮助。

      李道一无所谓的说道:“人人都被盛名所累,何不做一个逍遥自在,哪怕无人知晓的山野之人?我们的目的,不是争名争利,我们只是为了修道。”

      “可是...”

      正道还是不能䥘理解,明明拥有神通,真人却如此低调。

      正所谓,锦衣不夜行,衣锦还乡,这是人之常性。

      “你以后会明白的。”正道陷入쿙思维误区,此时难以纠正,只能以后慢慢调教了:“你去诵经吧.똩..”

      밯李道一进入了၈厨房,开始做午饭。

      妙闻还有郝方同自以为是,轻视于他,那是他们自己本身眼光庸俗。

      以自己想夳法,定义自己所见,这本身就是一种怟偏执。他们养尊处优,傲慢惯了,就算结识了,对ს修行有何帮助?

      李道一本身就不愿意高调,被天下道修所知。就如李道一刚才教导正道一样,盛名之下,必܁然会引来无数求道者。

      如此一来,还有清净吗?

      不过,郝方同与妙闻,言谈不多雀,依旧为他带来了不少消息:“人道司...”

      这是什么组织?

      “人道遗迹...仙神遗迹...”

      神道遗迹,李道一已经遇到过。趁着煮饭闲余,李道一掏出一块玉佩。

      这玉佩正ஜ是山神玉佩,内涵方圆百公里空间。

      “可惜...年月太久,山神得不到香火信仰,元神衰ꁹ弱...”

      如果山神全盛时期,李道一哪怕以现在的修为境界,也无法破႒开山神空ꄰ间,从容走出来。最终山神元神被小世界炼化,成了小世界的养料,足以证明,神道生存空间啪的恶劣。

      “神道修行弊大于利啊...”

      靠香火信仰成道,明显不可取。

      太祖一声令下,神庙被毁,神像被砸,神道失去튓了信仰源泉,哪怕高高在上,自称神明,还不是灰溜溜的搬离地球,只剩下阿猫阿狗一些小喽曂啰避于无人区?

      䈂 至于仙道...

      人道大昌,仙道也需要避其锋芒。

      随着修行,李道一对人道꭬越来越感兴趣:“人道,看来还是小瞧了人道...”

      当初,女娲造人,造化天下。

      人道立于世,大封仙神,这才有了天道与地道。仙道修天道,地狱归地道。神道另辟旁门,汲取信仰...

      “人道,究竟是何种存在?”

      以李道一原本的理解,盘古开天,创建大道,天道应运而生,人道只是一个代名词,是人族信仰。

      然而,随着踏足修行,李⺻道一发现,原本的观念被颠覆,人道越燠来越显得不芘简单。

      “修为越深,越是举步维艰。修为越深,迷茫越多啊。”

      李道一收敛心神,轻声一笑:“目前,我Ⴞ唯一的目的,就是进化小世界,提升修为。”

      “当然,前提是低调。”

      饭菜很快做好,李젧道一端到石桌。ﮁ

      正道完成功课,朗森摇着尾巴盯着石桌䥖,袁玄也是㤞如此。

      㵱 饭菜简单,食物也很简单。

      ﹴ 㺹但是这些食物又很是不简单,都是地脉之泉灌溉生长,蕴含灵气的食物。朗森这个肉食动物,最近也渐趋喜欢上了这些素食。

      “去去去...”效

      正道驱赶着朗森,看到朗森耷拉着舌头,正道脑海中就浮现朗森用这舌头,舔舐武嫎器的画面...相比较朗森,袁玄要好上很多。

      李道一刚要吃饭,猛然间眉头皱起。

      疑惑地看向西北方向,蓦然起身:“你们先吃饭,记住不要走出清虚观,我去去就回.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