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卢英雄

      ᮌ将获取的个人信息展示给其他人看,吉文有些犹豫的说:“他的疾病状态已经加深到中级ྛ,棪我的法术不一定有效,但可以̆尝试。”

      “试试看,总比看着他死去好。”旁边的鲍勃䈴鼓励他。

      吉嫝文立刻施放法术燃血秚术,橡树芯上出现微光,正想点到高瘦黑人男子身上,却被一支白嫩的手臂拦灊住。

      “你媉不能这样做,没经过他同意,你不能对他做任何事,必须尊重他的选择。”蕾欧娜面无表情的说道。

      “你!要看他死吗?”吉文忍不住怒吼。

      被䌢拖延一下,橡树芯上的微蒩光ꦐ消散了。

      蕾欧娜继续坚持阻拦,嘴里说着:뢛“他是我的人,他的生死由我堙决定,不用䮗你管。”

      吉文气愤的想打啻人,想不到这个女人如此固执,丝毫不顾同伴的死活,黑人男子明显已经在生死关头,救还有机会活,不救肯定死。

      ⬰吉文打算再试图说服希腊女子,鲍⣆勃却把他拉到一旁,指着地上的黑人男子说:“来不及了,看。” 梖

      只见本来蜷缩成一团的黑人猛烈的ᣠ翻滚起来,手脚扭曲,睁开的眼睛只有令人寒颤的眼白閒,嘴巴张开发出嘶嘶声,突然向上挺起躯体,似乎想呼吸,最后无力的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地上的黑人,他没有变异̉成怪物,保持最后的体面㖸,作为人类死去,嗔也许是个好结局。

      狠狠瞪了一眼蕾欧娜,吉文害怕自己愤怒之下会忍不住打人,转头走进楼房去了,他想一꽏个人静静。

      白色塑料布覆盖的楼房内,黑暗的底层被两道手电照亮,弗里曼带头走到一处隐秘的暗门外,看着被破坏的铁皮防护门㙽,已经被打开一半,他忍不住骂了一声:“该死,实验室被发现了。”

      “什么?里面被破坏了吗?快进去看看。”DR.霍桑急忙问갰道。

      挥手让女博恆士等着,弗里曼用力拉动铁皮防护门,让空隙更大一些,也许能让他进去。

      ﷰ刺耳톼的咯吱声充满不大的空间。

      忽然,一道黑影从黑暗的角落冲出来,向女博士跑去,吓得DR.霍桑尖叫起来,手电照在冲过来的人体上。

      “啊~~救我!Darkseekers”

      没等弗里曼转ⴳ过来救人,那道黑影从女博士身侧闪过,跑到外面去了。

      迍 “F**K!”弗里曼再次咒骂,没有追上去,反而拉着DR.霍桑向防护门走去。

      “别理怪㤗物,先进去找资料,不能让那群幸存者知道我们的任务。”

      “哦,好的,知뎌道了。你要保护我,我不想变怪物。”

      过了几分钟,DR.霍桑手里拿着一份实验报告,急忙对弗里曼说道쇥:“他们进行了人体试뾗验,使用GA-93血清10至45号化合物注入变큭异体,只有一个受试者存活,是޸一个亚裔女性。”

      “我想起来了,刚才那个跑掉的Darkseekers就是女的,是实验体,谦你必须把她找回来。”

      “该死,该死,你弄干净这里,出去找幸存者,我去追那东西。”

      Ꙣ 说完,弗里曼气急败坏的冲걐出去,四处寻找目标。 鑃

      楼房底层的一条走廊,对外的窗户已经破损,丝丝阳光照웖射进来깁,灰蒙蒙的空气中漂浮着无数灰尘。

      吉文在走廊上一个椅子上坐着,虽然不是第一次面对同伴的死亡,但他依然不能适应,蕾欧娜的态度更让他气愤不已。

      遳 鼱 慢慢控硇制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吉文感到有一쥬个人在附近,他忽辎的站起来,发现几米外阳光照不到的地方罫,有一个皮肤苍白的人,是顨黑暗追踪者?

      立刻端起M870散弹枪对准,吉文却没有开枪,愣愣的望着那个人。

      白皮肤下蓝黑븇色血管清晰可见,急促的呼吸和快速起伏的胸膛,褴褛的衣服下有着微微鼓起的曲线和平坦的腹部,最令人难忘的是她的眼睛,明亮带着智慧。

      恅 这是一个有理智的变异人,不是丧失人性的黑暗追踪者,吉文心里忍不住冒出念头来。

      腦 也许能沟通,不知道她会不会说话,吉文放低枪管,表示没敌意,轻声问:“你是活人歷?能听懂我的话吗?”

      䟣“喝~喝鯱~~”可惜她只能发出奇怪的声音。

      吉文刚想呼叫同伴过来,잊却看见女变异人身后走廊拐角,弗里曼愂跑出来,大声喊道:“拦住她,别让她跑了。”

      女变异人吓得像兔子一样跑向吉文,吉文选择侧身让开,她迅速穿过走廊捻,消失在黑暗里。

      弗里曼咚咚的大步追过来,用力推开ₛ吉文,追了上去。

      吉文靠在墙上没㾺有说话,想了想,明白两个关锉键人物肯定藏有秘密没有告诉契约者,都是混蛋⮧。

      回到装甲车旁点与同伴回合,吉文向鲍勃打个oᄁk手势,表示自己没事了。

      鲍勃裂开大嘴笑了笑,指着正在说话的女博士。

      DR.霍桑告诉幸存者们(契约者),没有在楼房里鏋发现有用的数据,需要去另外两个地址做下一步半调查,希望䀚幸存者们能继续帮助她。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找出能治檜疗传染病的方法,为了人类能活下去。

      ꍳ契约者们收到系统提示䥻,主线任务发生变更,请保护关键人物前往新的地址。

      无奈,加斯顿只能答应DR.霍桑的要求,与其他人商量起来。

      칮 뜶 “噼~滴~”

      “嗨,伙计们,看来我们必须明天再行动了,还有一个小时,太阳就要落山,我们不能继续呆在外面。”吉文指了指PROTR咵EK腕表。

      닃 DR.霍桑也抬手看了看时间,考虑一会,答应跟随幸存者们先回图书馆过夜,但要求在回去的路上帮抓捕一个黑暗追踪者,她要做一个小实验。

      첄 加斯顿听了,面色有点难看,杀死怪物容易,抓活口就很难了,黑暗追踪者可不会被人说服,自愿跟着走。

      “弗里曼,看来他们不擅长抓捕,我记得你以前很擅长,能帮ꏄ他们一下吗?”DR.霍桑主动提出让护卫帮助抓捕。

      弗里曼没有推辞,点头同意,对加斯鈣顿说:“你뼯们可룬有发现其他建筑쟠里藏有黑暗追踪者?”

      幸存者们都看出抓捕活口对关键人物很重要,但一路上是有发轛现几ጸ个可疑的建筑,但没实地侦查,无法判断黑暗里藏有多少怪物。谁都不想为了抓一个实验体࿌,惹出几十上百个怪物。 ḵ

      这时蕾欧娜站出来对弗里曼说:“我知道一栋小型居民楼,里面应该只有一大一小摇两只黑暗追踪者,就在附近的街区。”

      ﷝“好,就选那里,你们再等什么。”弗里曼望着其他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