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正确手婬

      “那么我们也走吧,早点搞定,早点开饭。”鹿云站起来往那片山脉跑去,可可錧也是动身往平原跑去,萨尼则是跟上了鹿云的脚步。

      两人往山脉跑去,鴛路上两个人也在商量怎么捕获那两个猎物。突￟然两人都停下脚步,眼睛盯着前面一个慢悠悠爬山的动物。

      “棉花糖山羊,捕获等级5,身上的羊毛是香甜的棉花糖,根据颜色不同味道也有差异,一般都是生活在山中,由于喜欢登山,所以捕获的位置本身就具有一定危险,头上有着巨大羊角,能对近榄身的敌人进行攻ʮ击。”

      “棉花糖山羊啊,看身上毛色应该是原味的吧。”鹿云看着眼前白毛的山羊֡,对着萨尼说道。

      “尝一尝就知道了”萨尼头一甩,一束头发就缠向踩着一个凸出岩石的山羊,没想到这个山羊看到有ហ东西向自己袭来,果断的往前一跳,就这样从山崖上落到地面。

      地上有着四个小坑,从山崖上落下的棉花糖宰山羊,将身体躬下,头上的羊角对着面前的两人,后足不停的刨土。

      “来了”萨尼的头发漂浮在周围,银不断形成包围网笼罩向冲过来ᓃ的棉花糖山羊,而鹿云则是跳到一边,他不太擅长处◎理比较ᬥ精细的东西,毕竟如果导致羊毛≝损坏,那么就是浪费食材啊。

      “飞返”两束头发顶住羊角,然后用同样的力量将믢其击退,但是看着面前晃了晃头又在刨土的山羊,可见效릆果一般,毕竟大部分山羊的头骨都是很坚硬的部位。

      墩 “发锁”萨尼一个箭步冲向还在蓄力的棉花糖山羊,企图用纂双手抓住羊角,然后用发锁固定它全身,然后剥离全部棉花糖羊毛。

      没想到这羪只山羊身体一窜,灵活的躲了过去,然后又跑到远处准备冲撞。

      “萨尼,它身上的羊毛都是棉花糖,可能是没有那么重的,所以这个家伙速度很快,最外面那层因为时间最久,ৎ所以应该是一层硬化的糖皮。”鹿云歠在后ᚬ面看着刚才多开萨尼攻击的山羊,略有思铴索后对着萨尼说道。

      萨尼听到鹿云的话后,开始收拢头发,准备抵住冲撞然后缠上对手,他现在最大范围是7米,但是会导致力量大幅度削弱,刚才通过弹反山羊后,他发现对方的力量很可能在最远距离会被挣脱掉。

      롯“咩!”大叫一声后,棉花糖山羊两됓只蹄子一起用力蹬出,用比刚才还快的速度冲向萨尼。

      “咩!”就在萨尼身前还有3个身位的距离,棉花糖山羊保持䭡着腾空的姿势浑身颤抖ﵜ的定在哪里。如果刚才那股力量弹回去或者多开还好٥,萨尼用头发是硬接住后,用蛮力将对方缠住。

      鹿云则是趁此机会,跑到山羊面前,用手从对方脖后颈插入,略微用力就将其羊毛撤下,只留下腹部和侧边、尾巴上的一点。

      松开棉花糖山羊后,对方头驎也不回的就跑了,鹿云则是将틓外面硬壳处理掉后,将软软的内部一大团递给萨尼。

      咬了一口后,一股奶香在嘴中散开,随后就是浓浓的甜味在舌头上散开,如同奶糖姻一样,回味无穷。

      两人几口将棉花糖吞入腹中,继续寻找各自的目标,也遇到许多其他食材。

      “饼干羊驼,捕获等级3,身上挂着美味可口的饼干囘,想要获得完整的饼干需要一定的实力。”

      “蛋糕岩层,捕获等级1,一层层不同味道的蛋糕,就如同岩层一样。”

      “巧克力石头,捕获等级1,外形如同随处可见的惩石头一样,但是﫸劈开后却发现是巧克力,想要发现这个美味,可能需要耐心或謒者殹运气。”

      这条舕山脉出现的食材大多数都是甜食类型的䥌,鹿云和萨尼就这样一边吃着一边继铔续深入,但是周围路口和身后已经出쎗现几个身影慢慢向他们靠近。

      纐“啊呜!”

      两人立马背靠背,防御着突然窜出来的几只憞野狼。

      “黑糖狼,捕获等级9,尾巴是上等的黑糖엵,尖抧锐的爪子和牙齿能够让大多数对手丧命,但是真真危险的是其坚硬的尾巴。”

      “还好就几只,后面的我来对付,前面的交给你了,尾巴是好东西。”鹿云说完,就像前方3只黑糖狼冲去。

      鹿云双脚一跺,两股波动随着他的脚步隐蔽的射向左右两只,他自己则是拳头紧握,冲向面前龇牙预咬向他的黑糖狼。

      左麱右两只黑糖狼的攻击也是随后而至,一只黑糖狼挑起打算咬向禮鹿云肩膀,另外歬一只则是打算咬向鹿云的小腿,正前方的那只一点也不畏惧袭来的拳头,打算用嘴硬吃攻击后咬住对手。

      狼群的攻击是相互配合的分工制,3只黑糖狼的攻ܵ击不但能够控制住对手,也론能给其他狼制造杀戮的机会,但是这一次他们的愿闯望估计要落空了。

       两个土柱在两只狼ၥ的腹部猛的突起,跳起来的那只还好只是被顶偏了方向,但是贴地的那个发出一声哀嚎被顶的原地飞起。

      面前长着的狼嘴带着一股腥臭味,4쭣个尖锐的犬齿闪着寒芒,鹿云不退反近,左手一拳重重的捣进狼嘴,身体往前一探,拳头打在喉ᔧ咙深处。

      吃痛的黑糖狼更加셑凶狠,牙齿用力的闭ᮣ合,犬齿刺入到鹿云手臂中,鹿云绷紧胳膊,右手快速的一拳拳打在黑糖狼头侧。

      刚打了几下,被顶偏了的那只黑糖狼就恢复姿态,又冲过来打算攻击鹿云,尖锐的狼爪抓在被当做Ἀ盾牌的킞狼身上,带起一块血肉。

      鹿云也发现自己手上这只的打算,不管死活就是要挂在自己手上,不是咬断胳膊就是当个拖累还耗住对手。

      一솺脚从侧面踢开那只黑糖狼,鹿云借力往山崖靠近,在接近山崖后鹿云运其能力,右手抓住左手黑糖狼腹部砸向山壁。

      “地刺”山壁上凸出一个尖锐的石刺,尖锐的石刺从黑糖狼背后刺入,从肚皮刺出,狼血溅了鹿云一脸,봩挣扎着想要逃开的黑糖狼反被鹿云৭控制,在哀鸣几下后,软软的从石刺上滑落。

      “岩石臂铠”鹿云双手插入山崖中硫,再抽出来后,两个土褐色的岩石튓包裹住他的双手和小臂,在拳头处还有几根突起的尖刺。

      “泥沼”

      ꠾鹿云双手抵住地面,說他的四周地面变成一片泥沼,踏入其中胾的两只黑糖狼不停的挣扎壬。

      鹿云则是乘此机会靠近最近的那只,一只手按在它的周围,让它爵四周的셊泥土变得更加粘脀软,另外一只手不断锤击着它的头部,在其身体全部进入泥沼中后,才읆停止能量输送,让土地逐渐恢复原样。

      而另外一只则是脱困后绕着泥沼不停的转悠,寻找可以攻击的地点。 劐

       鹿云将自覅己从泥土中拔起,他的能量运用的差不多了,现在的他只能靠肉体的力量了。

      㘓艫 鹿云和那只黑糖狼打起⦰了近身战,好在手臂上有着附着铠甲,明显能够更加有效的抵挡伤害。

      而拳头上的尖刺也给黑糖狼身上扎出许多血洞,黑糖狼的血性被鹿云彻底激发,攻击越发疯狂凶猛,尖牙和利爪每一次都能带走一块臂铠。

      面前伸爪的黑糖狼身体猛的一扭,鹿云突然余光瞥见一团黑影从下方靠近,双手连忙挡在前方。

      “咔嚓”挡在前面右ꃯ手臂铠直接破碎,强烈的攻击让右手都发麻。

      “看样子这一下你也不好受ᣗ啊”鹿云后退几步,拉开和黑糖狼的距离,刚才那一ᕴ下是黑糖狼的尾巴扫击,而黑糖狼尾巴上则是如同蜘蛛网一样的裂纹。

      再付ꠏ出另猱外一条手臂铠甲和左手暂时不能用后,鹿云将最后一只黑糖狼击杀。

      这时候萨尼也从远处拖着两条体型明显大一圈的黑糖狼过来。

      两人将5只狼略微处理后,放在鹿云勉强制作的石台上放好,萨尼利用头发给下面的圫灶台扇燅风,鹿云在一边用石头砸碎弄下来的ᎋ狼ԭ尾,将其砸成颗粒。

      在两边均匀撒上黑糖粉后蝏,狼肉发出一股奇异的香돻味,狼肉上融化的黑糖,让肉质开始松软,随着火堆熄灭,5只黑糖狼也烤好了。

      两人卸下狼腿,大口的撕咬下偛一块吞入口中,黑糖略有焦味的苦涩,和狼肉略柴但是劲道的口感,在肌肉中的美味肉汁,걣都让人不自觉的不停咀嚼。

      比起狼腿那满是咀嚼的口感,狼肋排那细嫩的软肉则是另外一种口感,黑糖的甜味和满쌑是肉汁的肋排在嘴中碰撞,松软的肋肉一扯就掉,肉汁被不停的挤压出来,弥漫口腔,浓香四溢。

      背肉的口感则是恰到好处,腹部的肉略肥但风味十足。两人大快朵颐一番,身上的伤也在进食和休息后好的七七八八。

      越高等级的野兽不但味道更好,蕴含的美食细胞也越多,他们这些细胞携带者在受伤后能够通过进食来快速回复,鹿云他们大概듴现在都是10ﶩ级左右,所以能够很好的吸收。

      “你要不然往高处看看吧,说不定能发现那家伙的踪影。”鹿云指了指前面一处明显高处一截的山峰。

      젰 等两人走到山下,萨尼拉住了准备爬山的鹿云说道。

      “你在下面等我,我如果看到什么洞穴첱就给你指方向,你过去就行。”

      说完就像是水黾一样将自己撑起,开蟖始攀爬山峰,不一会儿的功夫鹿云就只看到一个黑点。

      在下面抬头等了一会儿,萨尼还是没쏢有任何动静,就当溯鹿云打榵算喊他一声问问情况的时候,高空出传来各种声响,还有许多碎石坠落。

      鹿云多开一端렼距离,就听见萨尼的声音传来。

      “鹿云,往哪个方向走有个塌陷的地穴,他튷的周围是并排的三座山ㅟ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