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职转生动画

      徺左左魍四人歇息到申时一刻才起来,连日的奔波使左左本来就没有恢复的身体,有点吃不消。她全身无力,脸色苍白。

      左松和十七起来没餯有看见左左,不由得二人对视一眼,眼中的担忧暴露无遗。赶紧去敲左左的门,俩人走ꑍ进去看见左左蔫蔫躺在床上脸色苍白。赶紧上前摸了摸她的额头不热,才放心啦。

      左松赶紧出去找人叫纪管家来:才“管家,我家姑娘ꣷ受过伤身体弱,她的ⷠ药膳要单独做,可否在这院子里雋垒个灶台,日常也方便我们给我家姑娘煮些汤水,我和十七都不擅长厨艺。可否找位姐姐来帮忙?府里可有大夫?找来先给我家姑娘诊诊脉⑏,”

      “是我疏忽了,我这就去安排。”纪平贵赶紧差人去禀报胡夫人,佱又派人去请大夫。

      一盏茶的时候,大夫来了,胡夫人带着两个丫头也过来了,两个丫头一个叫墔白桃一个叫黄杏。

      左左赶紧下床给胡㬂夫人行礼:“左左见过胡婶婶,这是我弟弟,还没有醒탃。一来就给婶婶添麻烦,真是让我过意不去。”

      “这怎么话说的?我听我家ᾧ老爷说䈐起,你此前受过伤还未痊愈。若非他是个急性子,一直催你来,你也不用受此磨难。秝就不ᑬ要客套了,先让大夫瞧瞧。”胡夫人赶紧扶她上了床上躺好,说完就给大夫让地看诊。

      ⾁ 老大夫仔细的给左左诊了诊脉说:“小娘子血气亏损,乃是쪟先前失血过多,加上过度操劳,没有休养好所至欸,该好好歇息才是。这温养的方子,要久服㨣才有用。要是配ࢌ合药食ᡳ,或许可以快些。每日不断,平常糝药材也要半年才有效鑏果。而且小娘子身体太虚,不能大补否则易坏事。小小年纪,身体怎쫾么弄成这样?”

      左松听的难受䪺,眼眶都红了。“我家姑娘在地龙翻身时,受过重伤,因为无人照料,还得照顾公子。时常操劳不敢停下来,不然就得饿肚子。后来又……”摪

      “左松休的多嘴,大夫别嫌循他呱噪。我这里有一个方子,你给看看现在可不可用。”嫀左左及时打断左松的话,把廔一张药膳方子递给大夫。

      “哎,不会我懂。大灾来临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人数不胜数,难怪姑娘身体亏损如此。”老大夫同情的接过方子仔细看起来。

      “这方子㙄很合用,想必此人是个医道圣手,很贴瞲合姑娘体虚的现状。可以用三个月,再复诊看你的身体恢复情况,再定下一剂方子。”

      “白桃跟着大夫务去照方抓药,回来即刻给左姑娘熬煮。”

      “勔诺。”

      “姐姐,你病了?”左昊终于被吵醒了,他揉着惺忪睡眼,看见一旁的大夫,一ⶈ紧张彻底清醒了。先伸手摸了摸左左的额头⦄,才憋着嘴眼泪汪汪的看着左左。

      “你别担心,我就是赶路赶的累了。并没有事,所以让大夫瞧一瞧好安心。”左左爱怜的摸了摸左昊的头,看着左昊对自己的贴心满心安慰。

      胡夫人看着左左ꊔ姐弟之间,感情㶴如此深厚又彼此关怀,心里也是有所触动深有感触。送走大夫留下俩丫头,嘱咐左左好好休息就走了。

      左左自然而然的就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了。第二天天气阴沉,原本左左答应左昊,带る他去逛街的计划也就泡汤了。左左让十七带他和大雄去街上逛逛,左松在家照顾自己。顺道请纪管家帮忙,给几位合作的家主送了拜贴。

      퐀 ⶋ 当初在黎城参加拍卖会的几家家主,知道左左已经来了郡府且身体微恙,就及时的来胡嬅府探望了㗧。

      做丝绸生意的段守恒,茶商王非钧,做酒肆生意的郑云哲,粮商宋世雄,还有有商队的李天辉,一䴣个不漏的全来了。

      他们五人来时,左左吃了药膳喝过药,正在床上看从胡冰哪里要来的兵书。큆黄杏进来禀报:“倴姑娘,五位家主到访,您见还是不见。”

      “既然都来啦,就见见吧!”黄杏赶紧过来伺候낧她更衣梳妆,和白桃二人扶着她往惠水院的会客厅走去。

      门外少女穿着湖蓝色襦裙外罩粉黄轻纱,除了腰间挂着俩粉黄色绣狼首燦的荷包,全身再也没有一点概配饰,倒是显得干净清爽。

      左左一进屋就屈膝给五人行礼:“左左见过各位家主。一直以来身体微恙,耽搁了几位前辈的生意,令我心里惭愧。如今特地来给焫各位前辈赔罪了,路上赶了些䮊,结果볾一到身体就不舒服了,还请几位前辈见谅。” 혽

      “左姑择娘客气了。”五位家主一齐客气的说。

      즹 拙 “此次我来郡府,一是给各位赔罪,二是来看店铺的选址,若是事情顺利ﯲ,就顺道培训酒楼人员试菜。菜谱我已经带来了,大厨具我也带来啦锌,一套十金币。

      另外我还有余外的惊喜䰚带给大家,根据店铺实际情况,我会在选好的两店中同时举行一次,我左园小吃和糕点的招商,来提高你们酒楼的人礨气。这样安排,不知几位家主觉得怎样?”

      “为何不在店里开业时再举行呢?那样不是更好吗?”开酒肆的郑云哲对左左的安뛋排提出来质疑。

      㣳 “各位既然和我合作,那么我⨿就要对你们的生意负责。虽然开业时烘托气氛更好,但是这会影响另一家的开业气氛。

      如果两家一块开业,各位家主不知是否可行?若不一起开业,先绪开业的那家就占了先机,另一家晚开业的就吃亏一些。若是装修风格和就餐人群不一样,譬如权贵ꎞ和平民。因为针对的群体不一睉样,两家一块开业就会嶗影响参加开业的人流。

      所以才提前安排,就是先告知民众此㲟处是干什么的?加深客源期待,人都有好奇心,那么开业时就会忍뺼不住前往,看看两家有什么不同?我只是建议,最后决定还是由你们自己定。”左左简单干脆的说完全自己的想法,就看着五位家主等着他们表态。

      五位家主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抉择。左左看了看他们几个笑了笑:“要不这样,Ⳏ等我看完了店铺,确定了装修风格,你们也可以看看我给你们提供的图纸,然后再决定要輷不要一起做开业庆典?到时你们心里也有数㬃了,再决定也不迟。”

      “也好,那我们就好好考虑考虑再定。”段守恒和宋世雄也ᘳ插嘴说道。

      锒“还有,此次我想和几位家主谈笔生意,此生意若是谈成将是这世上第一份的,我只提供配方﹆其他的都不管,但是我痧要以配方入股分其中纯利的一半。

      抒 那就是制作素油的䱈技法,由动物身上提炼的油叫荤油,顾名思义由植物提쨺炼出来的油就叫素ᴜ油。这油以后不管贫富,家家户户都的吃。有钱的可以买,没有钱的可以用粗糙的粮来换。这种互换的交易方式,不需要投入又可以源源不断的提供货源,可谓一举两得。

      还有我쳲有粮店货品增收的新经营之法。想问问宋家主感不感兴趣,我以此法与你合股经营,我只要你纯利的三成。我提供粮店新货品的做法和吃法,民众可ꅹ以买回家,这将是粮店里的附加收益,这份收益我要占七成ᜰ。而且必须单独立账,我要掌握这个城市的人群购买力,以便随时调整卖货技巧。若时机合适,也会优先在两家酒楼推出。

      作为对各位的回报,我在胡府最多可能呆一个月。我的算学想必各位都曾耳闻,哿你们每家可以出一到二人,每人我收五ⵢ百金币,就在胡府我这个院子,由我亲自教授自己独创的,新式算学记账法,

       此法学会可以管理店铺和家里中馈,許若女子学会对以后当家理事,也有事半功倍的好ꗍ处。这是惠及人一生的技能,所以๏学帐人的人品端正很重要。新法学会若他心术不正,你们又不懂新账猫腻会损失重大。所以人你们自己挑好,每日在午膳后,来学一到二个时辰,明天就可以᧟开始。 

      等我看完店꠶铺,人员培训也就可以开始了。我身体有恙不能来回奔波,所以我决定俩家人员合起来一块培训,॥每日来胡府报道。你们回去把人选好,把名册给我送来。最好找些好学上进有识字功底的人来,不论男女。

      这是这次我来郡䰑府的打算,这些事完成我要和李家主好好谈谈,看看能不能在商队走商时有合作的可能ꁊ。你们先把店铺近三年来的账,备好等我查看。没有问题,我会立即给店铺设计新图装修Ǎ。我的话说完了,各位家主可以说说你们的打算。”

      五个人听完左左还有这么多的事要做,从心底都挺佩服左左小小年纪就能独当一面。也对左㻹左的新生意很感兴趣,尤其粮商宋世雄觉得,这完全闃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宅所以他计撕划回家精心准备一下,争取拿下左左郡府ꡜ新生意的经营权。几位家主,都满怀期待的离开胡府,高高兴兴回家准备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