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鸣人×所有女角色

      北平王府后园,观景楼ꂙ台,最高处,刘知远一싫个人夜下独酌。近侍与卫士在稍远的地方伺候着,以免影响了北平王安静独处的氛围。

      起身,正对着太原宫方向,凭栏远眺。皎洁的月光平静地洒下,照出刘㩹知远的影子,显得十分壮硕,一点也不似一个곘知天命之年的᥎老者。

      入夜渐微凉,感受着徐徐吹拂的凉愺风,刘知远心中却是有几分波澜,期待、랑紧张、兴奋......眺望处,朦胧夜色下的太原宫群,让他的锐利的双眼带上了几分火热。

      엶 轻轻的脚步自背后响起,隐约能听到匊长裙拂༶地的声音,能不受通报步至他身边的人,整个晋阳只有一人。

      回头,刘知远静静地看着走上前来的李氏,严肃的面庞难得柔和下来:“夫人!”

      “这么릜晚了,大王还不歇息?”手中拿着一件不厚的裘袍,李氏亲自替刘知远披上,柔声问道。 楡

      “睡不着啊!”转过身,刘知远视线投到近处的花园中,叹了一口气:“社稷倾覆,局势动荡,前路维艰啊。我夙夜忧思拯펍溺蕮之策,却只感力不从心啊......”

      闻得刘知远Ὃ的感叹,李氏恬然道:ὼ“大王当世英雄,既欲行非常之事,当翮有斩荆棘,୻破万难的决心才뎡是。忧思过虑,可是不是您㝫的性格。”

      李氏温和的声音,似乎让刘؄知远那颗躁动的心安宁下来了一般,再度扭头,刘知远迎着夫人温和的目光,露出一点럈笑意:“明日孤率军出征,这王府上下,就交与夫人打理了!”

      “大王且放心。妾身自当于府中,静待大王凯旋!”李氏跟着露出一뚵道笑容。

      就如往年一慻样,每事出征,每遇大뿇事,李氏永远都是在背后默默地支持着刘知远。此次,也不例外,心有所感的刘知远不由探出手,轻轻地握着了李氏的手。

      眼神之中,透着熊뗢熊的进取之意。

      这一夜,注定有许多人难以成眠,包括刘承祐在内。也许是“父子ꢛ连心”吧,站在窗前,隔着窗棂,刘承뼾祐也望着太原宫方向。

      也许这一刻,在那宫椤殿之内,仍有憧憧人影,在夜幕下打扫清理挬着。᰾

      “明日就十五了!”刘承祐感慨퇏了一句。

      ʢ“嗯?”耿氏小女人的娇柔模样,轻轻地依偎在刘承祐身边,闻言稍显纳罕:“怎么了?”

      她只知道,明日刘承祐就要随军༻出征了,却不知道十五日有什么特别的。

      不过刘承祐벱并没有给耿氏解释的意思,冷着张脸,心中默默补了一句:“终于到十五了!”

      恍过神,低头看着耿氏。美人那张如玉娇靥,在晕黄灯光下,在刘承祐的注视之下,显得那般明艳动人。暧昧的篇气氛渐渐氤氲满房间,刘承祐平静的心境陡生波澜,就仿佛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

      深吸一口气,刘承祐努力地平息下긭内心的起伏,想要吹凉下那丝火热。转身,走至榻边ꄳ坐下,沉吟几许,方抬首凝视着耿陷氏,温声说:“卸甲!”

      “啊傅?”呼吸微微有些急促的更胜闻言一呆,羞涩地垂下的脑袋抬起,美眸之中透着不解。 咀

      “卸甲!”刘承祐声音拔高了一些。

      但迎着少年那ꑥ双似乎将自己看透了的眼睛,耿氏仿佛一ⱔ下子明白过来了,对着枅刘承祐妩然一笑,粉面上的绯红在烛光照耀下又加深了一层。

      ......

      开运四年,二月十五。

      㛃这一日,显糦然컂是个好日子,天气晴朗,风和퉼日丽。旭日东升之际,早就整装待发的“迎驾之军”,在北平王刘漟知远的亲自统帅下,在晋阳官民的目送下,开拔东去。 ᲏

      两万余兵马,序列分明,浩㋳浩荡荡而볮行춍。不过,这几日出征前的充分准备似乎完全没能用得上,辎重营只羸一日之粮ᣨ食,一路轻装简行,却走得十分地慢。

      辰时出发,至午初,一个半时辰的时ꂟ间,行路不足二十里。然后,大军“意外”地停下了,所有将士“鼓噪”不前,不走了...剻...

      中军,临Ȥ时撘就营帐中,刘知远正在大发雷霆。

      ፔ“立刻雲给我查清楚,怎么回事?为何停止不前?”脚步急促地在营中来回踱着步子,刘知远神色狠厉,朝ߦ着几名幕佐咆哮着:“他们想干什么?啊?造反吗⹡?”

      刘承祐随侍在侧,此时瞧着刘知远这副激动的表现,心里反倒是越发平静了。今日䂲,他只需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即陓可㾸。

      “二郎,你去삽把޶史宏肇给孤叫来!”发泄了一通,刘知远压抑住怒气,对刘承祐吩咐道。

      “是!”刘承祐应命而出。

      쁝军帐外╊边很静,各军各营将士虽然聚在一块頱儿,却很有秩序,没有闹鵽事的意思。刘信、史뮑宏肇킑、郭威等高级将领并诸军、营指挥使,领着大瀏量士卒,已“悄然”将刘知远的帅帐围了一圈。

      见到刘承祐㇐出来,几名高级立刻迎了上来,小声问:“仆射,怎ꈱ么样?”ꕮ

      픶扫视一圈,刘承祐没有作话,就站在众军官面前。双手抱怀,慢悠悠㣓地踱步,场面静得出奇。帐外没有卫士向里通䣈报,帐内似乎也没有察慳觉到外边的异样,派人出来查ᑎ看,里外仿佛保持着一份默契。

      ꏽ 见刘承祐那副“装模作样”的表现,史宏肇却是忍不住了,上前一步,直欲说话,却被身边的郭威拦住了。郭威也没有说话,只冲其摇头示意。

      뽮良久,䱕刘承祐朝张彦威招了招手。瞧见手势,张꾐彦威立刻兴奋地凑上前,递上一个包裹。接쀭过打开,取出一件黄袍,刘承祐当先朝帐中走去,嘴里淡淡地说道:“史将军,大王有请!”

      闻声,史宏肇等将立刻跟上,蜂拥而入。

      帐中,刘知远负手而立,但见刘承祐带头闯入焵,手僢里还抓着黄袍,平静Ⱐ的脸色“变了”:“鮾你、你们想干什么?”

      没有多废话,闯入的十来名将领直接跪倒,埋头高呼:輹“陛下!”

      事实上˒,到这一步,已无需匞再多赘言了。见到这副场景,刘知远哪里还ꏕ不明白。当然,ﳈ也许从一开始,他就是最明白的人。

      “尔等,这是欲将孤置于火釜上啊!”手指着众人,刘知远的声音有些颤抖。

      这个时ニ候,刘承祐起身,抛开黄䈟袍,快步上꼤前,直接扣在刘知靪远身上。随即,깱沉默地与众泘将拥着刘知远出帐而去。

      䶝当身披黄袍的刘知远,在众将的拱卫下现身于갷三军面前时,一阵阵响彻嗹云霄的“万岁”呼声猛然爆发出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