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裸体不用下载

      “咯咯~”

      少女嫣然一笑,丝毫未有掩饰自得之色,她道,“能告诉你的,我都已经说了,至于信不信便是你的事儿了。”她缓缓后退,在即将没入黑暗里时,忽地又止住脚步,戏釹谑地道:“另外最后提醒Ꜵ你一句,据我探到的消息,那隐藏幕后之人只怕几日内便要启动阴谋。你若想阻止的话,䌍最好抓紧时间了!”酮

      革 封亦眉头皱起,沉默地目送着那白光渐渐转淡,终归宁静与虚无。

      “原来如此!”

      久久,明白过来的封亦,无奈苦笑,“还鄣真是让人无从选择的阳谋啊。” 肾

      “嗜血珠”,八百年前镇压了整个魔道的凶煞ᗣ法宝,不管是前世记忆还是封亦此世见闻,都使他知晓此等法宝虽是魔宝,其威能品阶却足以与神兵“天琊”、“斩龙”相比。

      试问与这般法宝有关的消息,她怎么会如此好心告知?

      ——ⱝ重뉅炼“嗜血珠”!将整个上望城中之人,全都献祭为祭炼材料,以封亦见识백,也不得不由衷感叹那生出这般心思之人狠辣无情的心肠,同时也感慨这般可怖的气度手笔!

      他隐约记得,原著里似乎便提过,“嗜血珠”正是万千无辜生灵精血熔炼蠬而成。也不知暗中冷血施谋者,究竟是从何得筺来这般祭炼之法,莫非自己猜错,此事仍与“炼血堂”有关?

      封亦最初便是因为这消息而心蝜神震撼,一嫘时没反应过来,此后慢鮫慢一想,便立即明了对方告知这消息的用意——她槍做不出视万千生灵如无物的冷血,那么便只有让“嗜血珠”不被重炼出世,才是最好,没有人愿意再被一个“黑心老人”压在头上䢒。

      如此,她便只剩破坏对方阴谋一条路。

      䥚“她就益是看准了,方才故意将这消息透露给我,因为她知道我必然要拼尽全力阻止此事,也便间接达成了她的目的!”封亦神情复杂。

      事情仍是那件事,没有她的提点,封亦也会去阻止,可却是心中欣然;偏偏她这一说,倒成了毫无遮掩的利用,狖事情不改,封亦心情变了,总有一种不得劲之感。

      “难道我招惹她了吗?”封亦回顾一下,摇了摇头,“没有啊!总不能单是为了膈应吧?这般低级的恶趣味?”

      封亦失笑,平复了一下心境。

      目光一转,再度看向山腰处的山庄。——去,自然还是要去的。既然知晓了这般全无人性的恶行,封亦怎ᴦ能不䀝去阻止?不管是出于道义还是本心,封亦注定无法坐视㬨。

      正所谓,“道之所向,义无反顾”是也!

      “三清祖师在上!”封亦低低地道,“还望护佑弟子除魔卫道,还世间清正!”时间太紧,便是向门中求援,也有些来不及。他并不全信她㿜的话,可偏偏自己不敢去赌!

      语罢,封亦神色坚定,运起法诀纵身而起!

      ——

      沉沉夜幕,暗得深邃的林间,有道身影飘忽而行。廁

      那人身法之灵动、修为뱺之精深,便是封亦,也决计远远不及。其行在林间,无声无息,无踪无影,便是亲眼看见,恐怕也只会以为自己眼花,而不会发现其极速飘忽的行潦进。

      纵掠闪进,ƅ宛如鬼魅!

      直到,那人见到前方林中空地一团淡淡的白光,方才放缓了身法,显出身形来,轻声地道㐡:“碧瑶——”

      ᛑ ቷ 白光中,少女惊喜地抬头看向那人,道:“幽姨,你回来了啊!”

      那人向少女走近,白光映照下显出黑纱笼罩的窈窕身段,竟正是与淾少女一道曾出现在长津镇的那黑衣女子。此人身份不凡,在蛮荒圣殿一系魔읥门中硖极有地位,寻常人根本无鮝法遣使于她,她是自愿跟在少女身边的。

      她的名字叫做“幽姬”。

      知晓这个名字的,整个魔门并不多,可知晓她身份地位的却不少,只因眼前女子呿,便⋻是那魔门四大圣使中现任“朱雀圣使”!

      一袭黑衣的幽姬走到碧瑶身前,见她独自一人,微遼微皱眉:“其他人呢?ᇼ”少女笑嘻嘻地道:“我让他们去城中调查那些善堂了,析放心吧,幽姨!以我的修为,我能保护好自己的!”

      幽姬叹道:“碧瑶,不要掉以轻心!——亷这一回,恐怕没有那么简单。”她顿了一下,似在犹豫措辞,贋碧瑶奇道:“幽姨,你查到了什么吗?”幽姬Ⓝ摇头,道:“只是一种感觉,飞鹤观幕后之人让我有种熟悉之感!”

      “熟悉?”碧瑶领会了一下这个词,反应过来后惊道,“幽姨,你是说,飞鹤观幕后也是我圣教中騸人?”幽姬没有予以肯定或者否定,她只是略显思虑地道:“巳若句当真是뿴圣教中人,那便糟糕了——”

      碧瑶也面色严肃,接道:“若是我圣教中人,而我们却根本不菌知、不识甚至不曾听闻此人,那么的确有些㷂糟糕!”她眉头微微颦蹙,手上莹白的썣“fi伤心花”,在她指间无意识地转动。

      “对了幽姨,”碧瑶一时思虑无果,只好放下,又问起其他事情,“你此去飞鹤观,可有查探到什么吗?”

      “飞鹤观,并无阻碍。”幽姬说道,“可正是如此,我却不敢贸然行动——那一切,仿似早就摆放出来,仍由人看那般。”

      碧瑶此时也不禁感慨:꯾“圈行事周密又胆大包天,幽姨,我还真有些好奇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了!奖”说到此处,她忽地想起什么,面上闪过一瞬的古怪。幽姬与淙她熟识,自是立ꖩ刻注意到她的异样,柔声道:“怎么了?”

      碧瑶神秘一笑,道:“幽姨,你说如果,有人此时为我们搅动佘风云,能否惊出幕后那条大鱼呢?㑚”幽姬怔了一下道:“什么?”旋即有反应过来,“你是说,有其他人也盯上了飞룜鹤观?”

      “幽姨!”

      碧瑶没有解释,只拉着她的手,少见地有些期待,道,“我们赶紧ꧩ跟过去,指不定那人便已经动手了呢!——紧绷的弦再是可怕,但只要放过⾳了,也就不再具备威胁—颦—幽姨,我一定要将那幕后之人揪出来!”

      幽姬无奈,见她兴致勃勃,只好依她。

      两人又循着她先前的来路,再度往飞鹤山庄而去。

      阴云沉沉,夜风凄凄。

      不知何时起,天上有下起了小雨。细雨无声,密密绵绵地落下,将夜幕变得愈发厚重而朦胧。

      两道芴人影,轻❻捷无声地循着飞鹤山庄高墙落入庄内。

      幽姬拉住了碧瑶,轻声地道:“碧瑶,接下来跟进我!”碧瑶也不是莽撞之人,便点点头寿应下,而后跟쬴在幽姬身后往山庄深处潜伏而去。

      飞鹤山庄十分广阔。

      也静谧뜔沉沉。

      乍一入庄,便有股邪异气息弥散而至,叫ꜣ人生ꋚ出极为不舒服之感。越是往内,如此气息越是浓郁。山庄景致繁多,楼阁㣡建筑也十分精美,可偏偏偌大山庄全无人气。那股子邪异气息里,仿佛积郁满了污秽、阴鸷与邪恶,让见惯了世事之艰、人性之恶的少女,此时也不禁皱起了眉头。

      更让她不悦的是,即便两人深入山庄,她竟也没听到山庄頎里有哪怕一点的动静!——“可恶的小贼!”碧瑶又气又疑,“难道自己判断失误,其实那人根本没有一点正道担当?果然不愧是虚伪的正道中人,可恶!”

      ˻前面的幽姬忽地停下脚步鏮。

      她回转身来,看着碧瑶道:“再往前走,便是飞鹤观了,碧瑶。我们——嗯?”正欲劝说幽姬,忽地神情惊讶,转头便往飞鹤观所在看了过去。碧瑶虽惊,但也立时循着她的视线眺望。

      只见,远处静静伫立阺,仿若一尊蹲伏巨兽的飞鹤观,骤然在黑夜里迸发出一슴道惊天火光!那火焰熊熊,炽烈如日,竟是映照得飞鹤观里灯火通明。紧接着轰隆一声,飞鹤观雕梁画栋间破开一道缺口,便立时有炽烈火焰从中汹涌而出,旋即又飞出一道鼢身影!

      ➵ 那人手持仙剑,长身而立,定在半空。톥

      슭 火光烈烈,映照了一片夜空,显出夜晚那细密的雨丝来。不㶎过,即便细雨绵绵,却分毫不能减弱那灼灼艳㵽阳光华。此时此刻,那手持仙剑之人,仿佛便䳤成了飞鹤山庄黑夜里的一轮孤日,璀璨夺目!

      ——是那个⻯小贼!

      ⦊ 碧瑶目光一动,见到对方如此张扬,也不由得撇⎤了撇嘴。

      盰而幽姬见到那人,也不由惊讶,想起当日在长津镇的断言,轻声道:“原来此子是青云朝阳峰一脉,‘少阳剑诀’!不成想当年一战之后,又见到了如此惊艳的道家神通!”

      碧瑶见说,奇道:“青云门有名的不就‘通天峰’、‘龙首峰’两脉么?幽姨,这朝阳峰又有什么说道?”

      幽姬抓住碧瑶,挫先是道:“且先随我藏身!”等她带着碧瑶,寻了一处僻静位置隐蔽,又能正好看到飞鹤观所在,这才继续道:“青云门七脉传承,各有擅长。碧瑶你初生晚,故此不知。一百多年前那场大战,我圣教门人不知有多少殒落在那些行烈如火᭼、攻势如哈雷的朝阳弟子手中!当年,那‘少阳剑诀’쉿,瑩便也是这般烽火绵延。”

      幽姬眼带异色,道:“只不过,当初我圣教虽殒落许多精锐,朝阳峰也死不少。没想到不过堪堪百年,竟又有人能使出这般程度的神通,青云门果然是人才济济!”

      “哼~”

      亽碧瑶虽没说话,可明显有些不服——再厉媋害又如何?此时不仍然受驱使乖乖蹚水探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